马朗:布达佩斯河畔(诗四首)

Share on Google+

◎ 马朗

[编者按]今年是一九五六年匈牙利人民起义五十周年,本刊特发表前辈诗人马朗先生的近作一组,以志纪念。

马朗,原名马博良,生于美国。一九四0年代晚叶在上海从事独立的文学和出版活动;中共执政后不久移居香港,一九五六年创办《文艺新潮》杂志,致力于译介和推动现代主义文学与思潮,系北京中国共产党政权与台北中国国民党政权对峙时期最早在中文世界倡导和践行自由写作的先驱作家和知识分子之一。

布达佩斯河畔

1

中古的幻魅之中,
忽来绮梦,
渗透布达和佩斯
两副玉体
升沉起伏的环抱。
在那奇异姊妹的
臂湾里,
蓝色多瑙河上
自由了的春风
吹起满城笙乐,
李斯特在云端齐鸣。

2

释缚的桥畔古堡
褪去半肩霓裳,
袒露
半天的胭脂色。
掩映着
故垒窗后
高髻的倩影
抚奏出塞的哀曲,
远远地,
我在觅路拾级登楼,
她转眼低问:
是你吗?
当年策骑驰援的马革旗兵?

(千禧年六月匈牙利初稿
〇五年九月改成)

春回布拉格

二千五堡垒围绕,
许多广场飘来
阵阵波希米亚的绮罗香,
红红白白的魔术屋
依偎成堆
斜躺在七山十三桥之间,
娇慵欠伸,
显示了世上最堂皇
冠冕上宝石的光采。

烟薰的圆石子街头,
总有星期日的朝阳,
扮演着卡夫卡斯
浪漫气息书斋的谜语。
窗前太阳伞下,
一群群里尔克的军旗手
不停竞赛爱情与命运。

钟楼鸣响,不料
那娇慵欠伸的
这时便卷住我,
把我化成了三个,
昨日的我,今日的我,明日的我。
迷茫地
去追求
生命不能承受的轻。

(千禧年六月六于布拉格构思
〇五年九月廿二午完笔)

二〇〇二年六月巴黎Bastille街头

忡忡之间
爬上,半醉的
龙钟的街车
彷佛便穿过重重岁月
洋溢着喜怒哀乐
昏沉沉的时光隧道
忽然彩霞一闪
Rue de La Bastille街口到了
我拖曳了命运,踉跄举步
迎面
新的一阵时光的涟漪
浮泛着斜阳的笑靥
溶入一盏又一盏
初上的华灯
渐渐移前
褪除了林立橱窗的霓裳
温香软玉的琉璃
转成依偎的胴体
那些年来所有爱我的人
列道
环抱了我和她
在那里
开展什么都不再想的
香槟之夜

(千禧〇二年初稿
〇五年改成)

圣彼得堡一夕谈

在Borsalino吧廊,超世纪的黑暗之中,有人持杯对坐,用明白的语言,背着几经烽烟的残壁,慢慢地诉说他从彼得大帝的金马玉堂投身地下革命,首创自由颂,被流放高加索,写成了高加索的囚徒和尤金 · 奥涅根,还有青铜的骑士;接着又叙述那最后对他的一击,为什么命运的魔障总要腐蚀我们。然后,他解释他难以翻译的幻想和期待,这世界怎样还没有快乐起来。他很激动,他站起来,柴可夫斯基的悲怆交响了,墙上一个个历史洞穴化成的朱颜漂浮过来,遮住了他,于是,他离开了。他是谁呀?他就是圣彼得堡的灵魂,他就是诗人普希金。

(千禧年六月在彼得堡构思
〇五年九月完成)

《自由写作》第7期【纪念匈牙利革命50周年】

阅读次数:8,90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