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从裂缝撕开铁幕(随笔)

Share on Google+

◎陈奎德

如果说共产主义运动的的历史轨迹是抛物线,那么,半个纪前的1956年,特别是当年的匈牙利革命,就是共产主义由盛至衰的转折点。

1953年,赤色沙皇斯大林去世,共产世界遽失不容挑战的主宰性帝王。犹如狂暴的弥天沙尘骤然止息,这个由意识形态和军事力量绑捆起来的横跨苏联、东欧、亚洲的大帝国、这台庞大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机器,其引擎失却了原动力,发条已然松动。于是,暗潮汹涌,变动之机悄然降临。特别是在苏联红军刺刀下建立起来的东欧各国,则纷纷呈现离心倾向。一股股求变的岩浆正在地底喷涌、汇聚,寻找破土而出的火山口。

首先,在大帝国的心脏——苏联,王储们窥测方向,审时度势,殚思竭虑,频频出手。其中,赫鲁晓夫技高一筹,纵横捭阖,战胜对手,在权力斗争中赢得最高权位。

尘埃落定之后,赫鲁晓夫开始向斯大林发起了历史性挑战。其第一个战役,便是1956年2月24日在苏共二十大上发表的《关于个人迷信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这个令全球震惊的报告,清算了斯大林时期个人迷信、血腥统治、残酷迫害的种种罪恶,石破天惊,打响了了非斯大林化的第一炮。接着,赫鲁晓夫开始了大规模的平反,他释放了几乎全部政治犯,为1935-1955年死于集中营和监狱的绝大多数人恢复了名誉。接着,文艺界也出现了所谓“解冻”时期。

赫鲁晓夫的“解冻”努力,不久就在外交领域反映了出来。1955年5月,苏联抛弃斯大林的方针,与持独立立场的南斯拉夫领袖铁托的重新和好。共产主义“叛徒”铁托的平反,营造了东欧国家的某种宽松的政治氛围。

1956年3月,在波兰,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冲破了被历史禁锢的禁区,原来被打成铁托分子的哥穆尔卡及其同伴获得平反昭雪,大批领导层中的斯大林主义者被迫辞职。新闻界与民众获得了公开表达自己不满的机会。于是,1956年6月,在波兹南市,成千上万的工人走上街头,举行罢工,要求面包、自由以及终结苏联的支配。10月19日,波兰联合工人党政治局会议决定结束苏联控制。会议期间,苏共赫鲁晓夫带了六人从莫斯科飞抵波兰,要求把亲苏的波兰党与军队的头目保留在政治局中。但是,波兰党顶住了苏俄压力,开除了亲苏头目,并选举哥穆尔卡为党的领袖。后来,哥穆尔卡以保留苏驻军为条件同莫斯科达成了妥协,延续了其温和政策的寿命。

在东欧,特别突出的是匈牙利,由于外国苏联军队的驻扎,匈牙利变成苏联的附庸;没有民主自由,变成极权政体,因此社会上一直怀有强烈的不满和抗拒苏联的情绪。以十九世纪匈牙利抵抗俄国沙皇的大诗人裴多菲命名的“裴多菲俱乐部”,就是这种情绪的典型代表。

组成裴多菲俱乐部的,有作家、新闻记者、科学家、大学生以及党的干部等,年轻的精英人物占了相当的比例。它原初目标仅仅是为了给数百名因斯大林式恐怖政策打成“资产阶级报人”的知识分子恢复名誉和职业;其宗旨同时也是成为便于党政当局掌控“自由言论”一个聚会形式,但后来自己却变成了一个旨在争取民主自由的团体,发展成为民主改革的论坛。从1956年3月成立以来,它多次组织召开群众大会,采取各种形式,对亲苏的极左的匈共领导人拉科西的政治路线进行批判。拉科西的下台,拉伊克的平反,纳吉的上台;尤其是对斯大林模式的思考和批判,冤假错案的平反,对社会主义民主、改革的争取等,在思想与文艺领域,裴多菲俱乐部都起了巨大的作用。在俱乐部里,年轻的精英们,慷慨演说,指点时政;吟诗著文,抨击弊端;生气勃勃,摧枯拉朽;成为匈牙利社会引人注目的舆论重镇。

有一事例典型的反映了裴多菲俱乐部众望所归的社会声誉:一位叫佐尔坦·多哈尼的国安警察中校,行为粗野,国安部军官身上所有的专横、优越感他身上都有。他曾说,一个国安部的下级军官胜过一个警察局长,甚至一个部长。1956年春天,多哈尼中校和另外几位国安部军官被派到裴多菲俱乐部,参加各种集会,并要求他们将那些演讲者的思想言论记录下来,向国安部汇报。然而,他们参与的讨论次数越多,受新思想的影响就越大。最后,他和另外被派往裴多菲俱乐部的国安部军官共同写了一份备忘录,表示赞同裴多菲俱乐部的观点,赞同党内改革派的主张。共党头子拉科西为此事大发雷霆。在拉科西的责令下,国安部要这些人选择:要么撤回签名,要么受到审判。许多人屈服了,只有佐尔坦·多哈尼拒不认错,我行我素。他被撤销职务并开除军籍,仍不变初衷。

这就是裴多菲俱乐部,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

在波兰的波兹南事件鼓舞下,在裴多菲俱乐部的热情激荡下,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从1956年10月21日开始,爆发了大规模学生与工人的示威。裴多菲俱乐部提出了十项要求,呼吁威望很高的纳吉(Imre Nagy)上台组织政府,并强烈要求苏军撤出匈牙利。10月23日,原共党头目请求驻扎在匈牙利的苏军出面恢复秩序,于是,苏军在第二天进攻示威者并在之后对匈牙利人民发动了强大的袭击。

但是,为了安抚民情,匈牙利工人党于10月24日提名纳吉出任总理,卡达尔为党的第一书记。在随后几天里,纳吉的新政府对街头反叛者的要求作出了更多的让步。

10月30日,纳吉宣布放弃一党制度,实行自由选举;同时,他还要求苏联自匈牙利撤军。31日,苏军开始撤离布达佩斯和其他城市,11月2日,纳吉谴责了东欧共产国家的军事防御体系——华沙条约,并宣布匈牙利中立。

这就超出了苏共赫鲁晓夫改革所能容忍的限度。11月4日,赫鲁晓夫在毛泽东、周恩来等支持下,悍然派遣苏联装甲部队开入布达佩斯和其他大城市,严酷地镇压了匈牙利的独立运动。当天,纳吉就被赶出政府,先进入南斯拉夫驻匈大使馆,后来在苏军的包围和压力下,被驱逐到了罗马尼亚。在苏军刺刀下成立的以卡达尔为总理的新政府,虽然继续了纳吉的一些政策,但卡达尔明确宣布:他的党将保证一党制度,匈牙利将保持与苏联结盟,苏军将留驻匈牙利直至秩序恢复。

匈牙利起义者虽然只有简陋的轻武器,但是仍然进行了可歌可泣的英勇抵抗。在力量极其悬殊的战斗中,布达佩斯人一直到11月14日才被迫放下武器。但即使如此,后方仍有游击活动此起彼伏,并有连续不断的总罢工,直至12月中旬才告大体平息。随后,数千游击队员及其家属逃亡到奥地利。这一绵延悲恸凄恻壮丽的“出埃及记”,歌哭生死,连续上演了了好几个星期,在抵抗共产主义历史上留下了浓笔重彩的一页。

不久,从1957年1月起,卡达尔政府改变了温和政策,转向血腥镇压。于是,大逮捕大清洗大屠杀开始了。罢工与革命的许多领导者被逮捕;2月18日,布达佩斯开始了一系列公审;5月,42人被当局处死。同时,成千上万的年轻匈牙利人被关押进强迫劳动的集中营。当局拒绝了联合国派人前往调查该国事态发展的要求。1958年6月17日,匈牙利政府宣布,纳吉以及另外三名1956年“叛乱”的领导人已经被执行死刑。

发生在所谓“社会主义阵营”内的一场悲壮的要求民主自由和国家独立的革命,就这样被镇压下去了。匈牙利事件惊醒了世界上对社会主义心存幻想的人们,斯大林主义的铁幕天空开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腥裂缝,从裂缝撕开铁幕,五彩斑斓的共产天穹背后,露出了其骇人听闻的黑暗血腥内幕。于是,共产世界的所谓“先进性”、“人民性”……的光环全部破产,它的历史道义性失去了合法依据。从此,它遁入了衰微没落的历史流程。而1956年的匈牙利革命,正是鸣响这一下坠历程的第一声嘹亮的号角。这场史诗般的革命,已经无可争辩地载入人类为自由而奋斗的巨大史册上了。

《自由写作》第7期【纪念匈牙利革命50周年】

阅读次数:9,87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