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缪:匈牙利的血(译文)

Share on Google+

◎加缪(法国) 著
王一梁 译

我不是那种希望看到匈牙利人民在世界各国众目睽睽之下,面对必然的失败,再一次拿起武器举行起义的人。这种人并不吝啬他们的掌声和虔诚的眼泪,但这种人与星期天晚上看完一场足球决赛后,回到家里立即在火炉旁趿着拖鞋的观众并没有什么两样。

田野上已经有太多的尸体,我们所能献出的唯有自己的血。匈牙利再一次流出的血对欧洲、对自由太珍贵,让我们不得不珍惜最后的一滴血。

而我也不是那种认为可以与恐怖政权进行妥协、哪怕是做暂时的、屈从的人。这种恐怖政权有权自称为社会主义,就像宗教裁判所的刽子手有权自称是基督徒一样。

在这个自由周年纪念日里,我衷心希望匈牙利人民的沉默抵抗将会持续下去,将会变得更加强大,并且在我们所有可以聚集起来的、代表着他们声音的援助下,唤起国际舆论对于压迫者的联合抵制。

假如世界舆论太软弱了,太自我中心了,它们无法将正义带给殉难的人民,假如我们的声音也是虚弱的,那么我希望匈牙利的抵抗将会持续下去,直到反革命政府不堪自身的谎言和矛盾在东方全面崩溃为止。

匈牙利的被征服与被奴役,比二十年来任何人给予自由和正义的东西都要多得多。为了唤醒那些麻木的西方人,这一课是必须的。但它却无法使我们感到安慰,因为匈牙利人民流出的无数的血,已经在我们的记忆中干涸了。

在今天孤立无援的欧洲,我们对匈牙利只存在一种真实的方式,这就是在我们自己身上、在每一个地方,永不背叛匈牙利英雄们为此而死去的东西。在我们自己身上、在每一个地方,永不宽恕那些杀死、乃至间接杀死他们的人。

对我们说来,做出这种应有的牺牲确实是有难度的,但在最终统一的欧洲,通过忘记我们的争吵、纠正我们自己的错误,通过提高我们的创造性、加强我们的团结,我们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与抹黑我们历史的压迫势力和死亡相比,我们始终相信信仰的力量和生命在这个世界上的发展,相信文明的、源自于自由的创造和工作的、巨大的解放运动在这个世界上的发展。

比起我们今天所承受的、如此虚弱的悲哀来,那些匈牙利工人和知识分子们明白这一点,并使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假如他们的灾难是我们的,那么他们的希望也是我们的。尽管他们不幸,被奴役,被迫流放,但他们已经留下了一份我们不得不去接受的光荣遗产:这就是自由——一份他们没有赢得,但终有一天必将归还我们的自由。

(1957年10月23日)

《自由写作》第7期【纪念匈牙利革命50周年】

阅读次数:9,42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