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故城(诗五首)

Share on Google+

◎ 一平

——致X

1

你熟悉的乡音浮起那座城市,恍惚看到你闪出的泪水。你早已离开,在异域,有了另外的姓氏.哦,异域,飞鸟展向天空。但是,那座身后的城市,像母亲恋恋的目光久久相依。哦,兴起的城市,掩埋的城市,记忆中的思念和焚毁。琉璃的檐顶,石榴的庭院,钟楼暮鼓,杨柳依依,清清荷岸……

久远的古城,安抚大地的古城。我们看着它碎为尘土,毁于世纪的叫喊和进军。

2

那个夜晚,枪弹再次打碎了城市,鲜血覆盖了星辰。哦,那个夜晚,你的愤怒,你的颤栗,你的泪水,尸体默默走过我们的悲恸。从此我们黯哑,从此它在我们心中死去。绝望飞扬灰烬,鸦群扑向腐烂的日子。失散的棋子,四处奔逃。

我们遗弃了她,也背叛了她,在灾难的时候。哦,那些死者,那些魂灵,奔走呼嚎的母亲……。怯懦啊,消失在没有名字的路途;悲哀啊,掩住我们的目光,也阻止那些记忆。消失吧,像那座辉煌的城市,让灰尘熄灭远方的黄昏。

3

在悲哀中眺望,在无望中期待,母亲在朦胧中抬起面容。哦,庞杂的人流,呼叫的索求,怨愤淤堵了大地。垂首默言。但愿是悲哀,而不是诅咒;是忧虑,而不是叫嚣。原谅吧,故乡——古老的皇城,用你消逝的伟大灵魂。

02年四月于纽约上州

等待

那是寂寞中的等待,是时光降临的秘密。是字痕,是神的契约。哦,伟大的许诺,无限的星辰,天穹的静寂。等待,它们,此时。

02年四月于纽约上州

昨天

它们无法愈合,溃烂隐藏在黑夜。疾病的王国,伤残的拐杖。语言在开始的时候阻止,在飞翔的时候跌落。灾难的鸦群扯着黄昏盘旋在大地。无论是出逃,或是祈祷,昨天总是在深夜喊叫,用铁掌折磨梦境,像那个暴君毁灭辉煌的古城。

它们已经无法退去,和岁月一起生长。它们盘踞大地,吸吮鲜血,也吸吮时光。它们蔓延,在必定的时辰,索取和讨还。看吧,幽魂贴行地面,在废墟的尽头又燃起火焰。哦,灾难的大地,什么能阻止你的不幸;什么能治愈,什么能修复?什么时候是你劫难的终止?大地仿佛在等待最后的毁灭。

哦,大地,神的光芒如此暗淡,坠毁的天空——母亲斑驳的泪水。

02年三月于纽约上州

阴郁之雨

阴郁的雨覆没了天空,像祖国的灾难永无完结。我在灯火里了望,在屋檐下等待。而我在阴雨的天空看到了母亲的弥留。覆盖大地的泪水啊,我们如何清理你的懮郁和危难。在异域、北方,我在雨中望到昨天。那些劫难、悲哀,打碎的天空倾泄悲愤和雨水。

隔绝的路途,隔绝了愿望,而你凶猛的泥淖吞噬善良和灯光。枪弹流曳天穹,死亡准备明天的灾难。哦远方,黯然的大地,阴雨纠缠袭击我逃避的屋顶。四月,淅沥的雨线在期望中抽碎惨淡的春天。

阴郁的雨,积蓄的幽魂,你带回我的忧郁。我的忧郁——无尽的雨吹向灾难的祖国。

零二年四月雨日

追寻

为了再生,为了证实,为了恒久的天空。在大地孤零行走,苦涩的行曩问询高翔的飞雁。沙丘、落日、倾倒的古城。漫漫路途,响着往古的脚步。

捧起水撒向时光,时光之匙——钻石闪烁。哦,空旷的赐予,孤零的赐予,艰辛的赐予。言语之光,在寂寞中光华烁烁,剑刃劈岩,指问苍茫云雾。

在旷古的风尘中,在毁灭的遗迹间。言辞打开断绝之门,开启石头上的神话。血迹玛瑙般晃动,灰烬敲动火焰。先人的魂灵在残简上讲述,弓箭鸣响战争的鼓乐。辉煌的往昔,敞开大门。

在毁灭后复生,在复生中萌发。消亡是为了时间的奇迹。

言辞,神的力量,顺着河流使时间逆转。在远方,在起点,在开始的时候。时光拉开悲壮的剧目,角声在另一处鸣响起。

02年四月于纽约上州

《自由写作》第7期【诗】

阅读次数:8,70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