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永全:诗五首

Share on Google+

◎ 何永全

爱人的生日

爱人啊,今天是你的生日!
我只能从铁窗下默默地祝福你。
请你不要讥嘲和轻视,
因为这祝福来自我悲伤的心里。

爱人啊,今天是你的生日!
这个本应快乐的神圣日子,
但为什么风雨那样骤急?
上苍啊,难道你也有那么多的悲戚?

爱人啊,今天是你的生日!
盛上一杯冰凉而又浑浊的雨水,
再滴进我几滴痛苦的热泪,
颤抖地举起这只祝福你的茶杯。

1983年9月11日写于上海第一看守所

凌晨

阴寒的牢房,昏暗的灯光。
我僵卧着,静静地聆听:
将世界催醒的第一声声响,
是报晓的钟声?它孤独而悠扬;
是刺耳的汽笛?万里之船正待起航;
是小树的梦呓?它零丁地立在放风场;
是朔风的叹息?它在穹隆中正匆忙;
我还要听,想听到鸟儿的欢唱,
想听到爱曲的绕梁。
我听着……
传来看守皮鞋的沉重声响。
我凝视着……
我心中的热望,那东方初露的曦光。
唉,牢房的铁窗却是向着北方。

1984年1月17日写于看守所

X

哪里是你的归宿?悠悠飘去的白云;
在灰色荒凉的山道上,黄昏时刻的孤魂。

是什么声音?那蓝色命运的乐章,
在身边消失,又在前面响起。

是幸福,还是痛苦?
那命运的乐章没有重复,也不会重复!

新的,崭新的生活旋律,
跟着他踏进黑色的坟墓。

1984年1月24日写于上海看守所

感受

不能结束吗?
那人生曲折的路程;
不能治愈吗?
那被生活刺伤的痛疼。
为了那必须用生命去交换的自由,
为了那血与泪铸成的深深爱情。
烈焰飞腾,要接受洗礼的灵魂,
在嘈杂中听到神圣高尚的乐声,
用沉思和锐目知道使命的时辰。

1984年3月21日写于第一看守所

梦之颂

是谁,是谁说你荒诞无稽?
那与爱人相别的苦凄。
谁说你是庸人的自慰?
那不是慈母断肠的眼泪?
谁说你是弱者的希冀?
那为了获得自由的自强不息。
你有着凡人不及的神力,
才能使我添到生活的甜蜜,
心中迸出一丝苦涩的幸喜。
你是如此的多情多义,
使我听到慈母呼唤骨肉的梦呓,
感到爱人失去我的悲切心理。

请你将我带到没有风的地方,
带到能自由奔驰的寥廓天际。
在那里再也不会听到弱者的哭泣,
那里永远闪烁着爱的神圣光熠。
夜色早降临,我将双目紧闭,
在你未来之时,只有这个心意。

1984年4月1日写于上海看守所

作者简介

何永全:1956年出生于上海。1983年被当局定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入狱5年。现居上海。

《自由写作》第8期【狱中作家作品】

阅读次数:7,53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