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有连:蓝星的命运(小说)

Share on Google+

◎申有连

迥利驱车来到她工作所在的大厦门前时已是下午5点半钟了;5天前她接到总统秘书处通知,总统批准了她的申请,已委派她担任蓝星研究所霍尔博士的助手,探访太阳系3 号行星。

这颗星球比地球小得多,直径约12756公里。可从相距16光年的天狼星系的地球上观看却较显明亮,它在晴朗的夜空中闪烁着独特的蓝色星光,地球人自古就习惯称它做“蓝星”。

令迥利同样兴奋的,是在选用机器人的名单中,她设计制作的一个集物理智能和生物智能为一体的机器人也在其中。这机器人在选拔考试中名列第一,给它的主人没少争光。她给它取名“李迈勒”,它将担任他们此次探访的航天母船飞行正驾驶,是随行的3 名机器人编队的首席机器人。

明天就是出行的日子,这两天迥利都没有到自己的工作间,一直陪同霍尔博士在飞船上做些准备。想到明天就要离开了,一种莫明的冲动,使她想要在临行前到工作间看看。晚上还要参加总统举行的告别宴会,她就提前离开公寓,先驱在来到了这里。

这是一座80层高的楼宇,与周围建筑相比,它要矮胖得多,这给它在大门处形成了一个宽敞的门廊。

迥利走进大厦,来到上行梯门前。这梯门两侧层叠了很多名牌,迥利要去的53层和70层标明的是“物理智能研究所”和“生物智能研究所”。她曾在这两个学科分别就读,现在她在这两个部门都设有专门的工作间,她也是在这里完成了对“李迈勒”的设计制作。这机器人的控制机理已运用在许多工厂中的控制系统中。这些想必也是她此次轻松夺冠成为霍尔博士探访蓝星助手的原因之一。不过对她来说,探访蓝星是她多年的梦想,那儿居住着与地球人体型很相似的蓝星人。几年前接识霍尔博士后,她就常去他家,跟他学习蓝星人语言和社会人文知识。霍尔博士是全球有名的蓝星通,已有过两次探访蓝星的经验,这是他第三次率队出访。

迥利先来到了53层“物理智能研究所”她的2号工作间。这时已是下了班的时间,单位上已是人去屋空。她抚摸着这些熟悉的器物,亲切地对着一个完全按照蓝星人女性体型制作的机器人说:“喂,小姐,你好吗?”

这机器已有了完整的上半身,下半身还是钢骨铁架。它摇摇头,似乎在表示它不很好。它的主人已有几天不来碰它了。

迥利伸手捏了捏它的钢骨,这是用体心立方晶格的高磁导材料制成的,她要将它运用在太空行走上。这种材料很适合太空环境,具有很高的稳定性能和超导磁性能,电磁感应下具有极强的可定向排异物性能。他们明天出发探访乘坐的飞船船身就是用的这种材料。

在70层她的工作间中,迥利也差不多象在53层那样,她是在和它们告别呢。人大概都有这样的情感,对没有灵性的器物,接触多了,久了,它们就与有灵性的人似乎有了一种勾通,使有灵性者有了一丝半点莫明的牵挂;何况她是在给这些无灵性者赋灵性呢。

走出工作间,已是下午7点了。她必须离开,不能再留连其中了。她和霍尔博士约好,要去他家约他一起参加总统的晚宴,博士还嘱咐她要早点来呢。

下到大厦门厅,迥利抬起左手腕,对着腕表念念有词。走出这大厦门,就见她的座车,刚才送她来的那辆绿黄两色相间的轿车从大厦一侧驶来,在她面前停下。

坐进驾驶座,迥利不假思索地将行驶状态选置在手动位置,启动了车,驶上街道。

街上已亮起了路灯,初冬的寒气似乎加重了傍晚的朦胧。明天是12月26日,预定的飞船起飞日。首次外星旅行,执行的是一项极具竞争又充满挑战的任务,28岁的花季年龄,可以想象会何等地令她激动和兴奋。也许还搀兑了些许要离家的惆怅。这不,平时她大多让车自动驾驶,今天已是较晚了,她还是选择了手动驾驶。想必这能增加对乘驾已久的车的感触,更加重了对熟悉的街景的留连。

街面并不宽敞,车辆稀疏;街道上空要繁忙一些。各种小型飞行器,有圆盘形的,圆锥形的,橄榄球型的,还有椭圆形的,在街谷上下和更高的空中静静地交错流淌着,它们要比地面上的车辆安静得多,更迅捷得多。

迥利注视着路面和车中显示器上的路面障碍预警,小心地避让着不时逍遥自在横穿街道的行人。

街道两侧的霓虹灯象往常一样闪变着各色图景,轮廓掩映在灯色中的屋宇形貌似乎在今天显得格外亲切,不时有音乐声从这些游乐消魂的处所飘进车中。迥利开着车窗,让寒风和着,似乎要让车多兜一点家乡的情怀好让她带了去旅行途中。

轿车在柏拉图大道上转了个弯,驶上李耳大街。这是一条学会聚集的大街,街中一侧是亚里士多德广场。天气晴朗时,广场上的辩论时常通宵达旦。这是逢了晚餐时间,再加了点冬日的寒意,街上行人很少,广场上空无一人。在广场对面的道德大殿门前,一个推着小车售书的汉子拖长了噪音的叫卖声从那面一直回响到广场这边的街上:“论语评介!论语评介!”

另一个未见身影的妇女的叫卖声从另一侧也一同回响着:“天体平衡论!天体平衡论第二版啦!”

天气寒冷时,论辩大多只在室内,此时已见有三三两两的人朝道德大殿门里走去。

自从对狮子星系探访成功,带回的消息令地球人震惊。居住在那里的5号星上的居民正在构想重置蓝星。这不外两种选择:一是完全消除那里的理性人;另一个是消除蓝星上全部生命,以让其维持自衡状态,保持太阳系平衡。

蓝星人对科技文明的滥用也曾是地球人讨论过的问题,那里的地壳和植被正在他们自发的文明中损毁,而无丝毫要保护的迹象。

蓝星如果毁灭,太阳系的平衡将被破坏,临近太阳系的各星系都会受到波及。而地球人对蓝星早有了解,几千年前就开始暗中探访,地球人还从蓝星文明中获益匪浅,当然他们也曾点拨过蓝星文明。

由于狮子星系居民的这一举动,重又在地球上掀起了新的蓝星热潮。近期的亚里士多德广场,几乎全是蓝星问题论辩。各学派拿出自己的论据,争论不休。刚才那“论语评介”的叫卖者就是一个主张襄助蓝星文明的人。由于学会协议任何学说字面资料不得免费赠与,以免学说滥竽充数,只能高于成本标价销售。各学派都有这样的义工用这种方式传递学派学说。此次对蓝星的探访,正是应此而生。

驶出李耳大街,轿车来到一条林阴道上。迥利这时又一次抬起左手腕,将手表面略靠近她薄薄的纤唇,念出两个字:“通讯”。随着表上的蓝光亮起,一声“嘟”的鸣响后,她又念出一串数字。表上蓝光随即象旋转起来一样微闪着,响起轻柔的鸣笛声。她接通了霍尔的电话。一会,手表上响起了一个男士的声音:

“迥利,为那样这时候才倒,不是夫人阻止,我早就要催你了。”那个男声说道。

迥利笑了一笑:“我不想到得太早。你出来吧,我已在林肯道上了。”

“你不上来坐坐?”手表上那个凝重的男声说,“夫人和孩子们都想临行前见见你呢……”此时手表上响起了一个柔亮清甜的女声,夹杂了几个孩子的声音乱成一片。霍尔的夫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说道:“迥利,我们和霍尔一同出来,时候也不早了,你慢点开车。”说完她挂断了电话。

不到一分钟,迥利来到霍尔家门前。这是一栋东方格调的亭园小楼,霍尔一家站在门口。迥利钻出轿车,与霍尔夫人拥抱,一边回应着两个调皮男孩的亲热。

霍尔夫人拉着迥利的手爱抚地说:“你离家在外工作,父母不在身边,小小年纪的,就要出远门了,也没人帮你准备准备。”

“也不得哪样准备的。”迥利回答说,“我小弟一知道就吵着要来帮我,我没准他,让他陪我爸、妈和爷爷一起来;明天他们一早自驾飞机到协会广场。

“你爷爷有140岁了吧,老人家还好吗?”霍尔夫人关切地问。

“很好呢,”迥利回答说,“他今年142岁了,博士教给他的蓝星人的太极拳,他时常都练呢。”

此时霍尔催促道:“我们走吧,时候不早了。”一边说,他抬起手要招他的车过来。

迥利却拦阻道:“博士,就坐我的车吧,回来时我还送你。”

“也好。”霍尔点点头,坐进了迥利的轿车。

迥利与霍尔夫人和两个孩子挥手道别,坐进车中。她将车的行驶状态设置在“自动”,锁定目的地:“总统住宅2 号院”——天狼星系的地球协会总统在此设晚宴为两组外星探访者饯行。

自动驾驶状态下的绿黄两色小轿车明显加快了车速,核畸变能电源驱动的四只车轮电动机飞速旋转。3分钟后,他们来到距霍尔家17公里的总统宅邸园门前。

走出车来,这乖巧的漂亮钢铁自找车位消停去了。车上的主人一前一后走进总统大院。大院内,树枝掩映处,一栋正面墙完全透明的房间内已见宾客满座,它的玻璃门此时正在打开,总统和夫人走出门来迎接两位客人。

“你俩真准时,”总统迎握着两位客人说道,“难道就不兴在餐前小坐一会儿。”

主客寒暄着并排走进屋去。

屋内先到的客人已经站起身来,他们是外星政策和事务协会总长、襄长(霍尔就是这协会的常务理事),和总统外星决策室主任,以及也将在同一天出发探访狮子星座的五名探访人员,他们中有三人也是这外星政策和事务协会的成员。……

这山坳离一小镇不远,肉眼就能隐见它的轮廓。他们没有理睬它,在这确信平静的世界中慢慢停了下来。

霍尔等艇身停稳后,在送话器前叫道:“霏丽亚,感觉怎样?有危险吗?”他一边看着显示屏上的户外温度、湿度和空气成分显示,一边询问这环境分析专家。

“一切良好呢,博士。”霏丽亚一直在仔细探测飞艇外面的大气环境状况,从大气压力,光照指数,引力场强指数,太阳光谱范围,放射性物质以及空气成分,所含微粒成分、数量、直径……一直到风速、风向等细微参数均不放过。一起收进它的计算系统分析,不断将结果传送给另两只飞艇,也向隐藏在密克罗利西亚海底基地的母船发送。这时它回答道,“没有任何危险迹象,艇外环境妙极了。”

“那好,霏丽亚,你可以出去了。李迈勒,你随霏丽亚后出艇。”霍尔指挥着机器人。

霏丽亚答应着按动舱门键,舱门随即向一边滑过去。顿时,一股清新的山间湿润气息灌进它的舱中。霏丽亚用它的电子鼻嗅了嗅,满足地作了个深呼吸,兴奋地一跃跳到了地面。李迈勒见状,也随即打开它的舱门走出来。

霍尔和迥利看到这一切,迥利没等霍尔动手,自己抢先按动机关,舱门滑开后,李迈勒在外伸一只手牵着她走出艇来。

一经脚踏实地,迥利小心地试了试脚下柔软的草地,张开两臂在草地上跳了跳,她兴奋地“呵呵”叫着,把头抑起,吸一口气,一直把它吞进肚里,然后又慢慢吐出来。她转一个身,轻松的笑着、叫着:

“啊,霍尔博士,你瞧瞧,这蓝星景色,她多美啊!”

霍尔呢,他一走出这小飞碟,就站在草地上远眺近视,看见迥利那激动兴奋的模样,他也随声应和着:

“是啊,小姐,尽情地领赏她吧。”

其时,美丽的夏日烘托着山野间五彩缤纷的繁花,绿茸如茵的草地在绚阳下更显青莹翠微;和风再搅和这万千世界,教它草木声声,天籁声杨。穹隆垂缘处,蔚蓝的天色与苍绿的山轮划开了一条远近秘奇的交野,又一派大自然的生息之景激动着这群天外来客。

“这儿多美丽,我们多自由!”迥利轻扭细腰,舒展双臂,兴奋地说。

“要知道,我们是不速之客,并没有谁邀请我们。”霍尔说。

“可也没人反对。”

“反对了呢,小姐,我们不是被攻击了吗。”

深草丛中,一朵鲜花杂在其中。迥利指着它对站在旁边的霏丽亚喊:

“霏丽亚,帮我摘下这花”。

霏丽亚走来伸手够了过去。

“那是误会,博士,他们明白后就不会这样做的。”迥利机械地回答着霍尔的话,心中一片茫然,她不知道她为何会这样回答霍尔。

霏丽亚将摘来的鲜花递给迥利,迥利接过那花儿,一边观赏着,把它凑近鼻尖,花瓣中黄绒的花蕊随着她的鼻息抖动着,一股馨香荡进了她的肺腑,顿时使她只感心旷神怡。她将心神重移回这自然景致中,甜醉地仰起脸孔,移开这消荡人魂神的香源。

此时,阳光仗着夏日的骄傲带了几分烈性撒沐下来,可山野间清新绿凉的气息调侃着这晨间姣阳的温烈,使它只得适了人的肌肤。

迥利甩动着两臂,愉快地在这草地上跳跃跑动着。草地上,要么点缀着一丛野花,要么葱茏一株小松。她跑着,时时用手去拨动身边的弱枝。一只蝴蝶被惊起,大宽展着翅膀想逃开去。谁知倒引得这外星动物界的主宰去追逐起它来。霏丽亚和李迈勒一见也跑来帮助,蝴蝶翩翩腾上了高处,霏丽亚折起一棵枝条要挥舞,可迥利却阻止住他:

“你不要太惊吓了它,霏丽亚,让它去吧。”

他们极抬头看那蝴蝶翩翩飞去,太阳光刺得他们眼睛发痛。……

《自由写作》第11期【小说】

阅读次数:8,66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