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广天:圆明园(剧本·节选)

Share on Google+

◎张广天

[维克多·雨果上。

维克多·雨果:

上帝在一切的后面,但是一切遮住了上帝。东西是黑的,人是不透明的。爱一个人,便是要使他透明。一个人活着,不论是通过情感的、智慧的、物理的、生理的手段,都能看见他发光发亮;而一个人死了,即使上帝也无法以神力洞穿幽暗。

如果你是石头,便应当做磁石;如果你是植物,便应当做含羞草;如果你是人,便应当做意中人。

在一个早早就摆脱神的看护的国家,神的到来,往往也是以意中人的面目出现的。

[雨果下。音乐起。音乐之后,歌队出场。

[歌队的合唱。

歌队(唱):

歌曲《圆明》

圆明圆明,体圆光明,
一袖春风,满园啼莺。
新月凌云,隔窗见骨,
即声即色,声色无影。

[歌队隐,圆明出现,述说经历。

圆明的独白:

我的名字叫圆明,就是体圆光明的意思。我的父母给我取这个名字,是希望我体貌周正,心灵光明。我常常出现在你的梦中,在月光清冷的夜晚,在寒露浸润草木的时分;有时候,我也会在云淡风轻的晌午随着花絮和阳光的芒刺棲落在光滑的窗台……我带来一片片远如青黛的山眉,我领你去听残荷雨声,朝夕之间灿若明霞、沉如暮霭,在勾连九曲长廊和青竹幽径的石矶上我一直坐等你的到来,一等就是两千年;我在书画和雕刻的线条里抓紧了山水和人物的神态,不让它们散落到喧闹的街市和饕餮的餐桌;我通俗却不庸俗,我高尚却不高雅;你平常时候并见不到我的美,你一想起我就忘记了,可是你的心却被打动了;我珍藏着蝴蝶逗留花枝和蜻蜓点水的瞬间,我把你在童年、离乱、荣辱成败间的短暂飞翔凝固。我对你不离不弃,象一个永恒的情人守护你的来世今生。

可是,一百四十多年前,我被一伙强人从家中的园子里赶了出来,流离失所,走投无路。我荦荦而孤孑的身影飘荡在茫茫中国的黑夜里,大雪漫天,残月如钩,密布交叉的街巷如同永远冲不破的罗网把我团团围住。

一天,我在皇城灰暗的道路上踽踽独行,走到一扇摆着一对石狮子的大门前。这里住着一位君王。

君王:你走吧,不要再来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君王,我已经被他们从皇宫里赶出来了,我连祖宗的坟墓和自己的女人都没法保护,我还算什么人君?昨天,北方的亲戚来信催促我回老家去,在那里他们希望重新复国,但我想,到了那个地方,恐怕我连自己都保不住了,哪还能顾得上你?你还是快点走吧。走吧,走吧……

圆明的独白:我又到了第二条街道,在那里我敲开了诗人的门。

诗人:已经没有什么诗歌了,他们把书面语文抛弃了,现在方块字和字母一样只记录人的读音。当然,我知道那些用拼写字母交流的人民也有壮丽的诗篇,只是眼下我们新语言的环境还比较破落,你娇生惯养的,兴许不习惯呢。比方说,我现在只能靠给广告公司撰稿为生,“舒爱得内衣穿在身,潇洒浪漫又温馨!!”瞧瞧,这哪里有你的影子?

圆明:你们不是敬惜字纸的吗?我的要求不高,给我一个方块字就足够了。

诗人:没有的,没有的,一个字都没有。所有的字都被简化过了,都被重新定义了。只有词汇,没有单字,每个字都是别的字的附庸,拆开来就没有意义了。

圆明:那书法呢?如果书法还在,我可以向您乞讨一个偏旁或者一个笔画来遮挡风雨吗?

诗人:书法被称做模仿的艺术,已经被扫地出门了。如今这墨汁都用化学炭素制造,闻起来是臭的。

圆明:那么,雅部和花部呢?

诗人:噢,那叫做戏曲艺术,都用来作为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计划生育了。(诗人唱起一段“计划生育就是好就是好”的快板)

圆明的独白:于是,从诗人那里离开后,我准备去找武士。

武士:我的刀剑枪戟都已经生锈了,都拿到古玩市场去拍卖了。我不用什么武器,改用道具了。看!(武士拿出拍戏的道具比画舞弄一番)眼下大家无心恋战,都喜欢看武打小说,看武侠电视剧,拿这些个东西快餐一下,安慰自己战败的心理。

圆明:你的功夫呢?

武士:哪还有什么功夫?全是花拳绣腿,不是用来防身强身的,是用来跳舞拍大片蒙洋人的。

圆明:那战马呢?

武士:都卖给游乐场和马戏团挣门票去了。

[圆明离去,武士在后面唱《中国功夫》。

[歌队的合唱起,承接本幕前《圆明》第一段。

歌队(唱)

荦荦圆明,无亲无靠,
举目四顾,霜剑风刀。
寒雀抱树,冷暖自知,
秋虫偎栏,盼天破晓。

圆明:没有人愿意收留我,他们在白天和黑夜已经不再做梦。梦想的大门紧闭着,我即使想透过门缝朝里张望一下都不可能。可是,我并没有死,我在雨水浇湿的滚烫身体下涌动着激情。我伤心欲绝,可不知为什么泪水和欲望会同时到来。子夜,我在喇嘛庙门前的广场上和弃儿、流浪汉、暗娼、残废人拥抱在一起取暖,我听到了令我惊怵令我悲愤的话语——

[弃儿、流浪汉、暗娼、残废人的议论。

——姑娘,你怎么能说你一无所有呢?你不是叫圆明吗?圆的意思就是你长得漂亮,绝色美人呗。你跟我们挤在一起算什么?沦落风尘和公主落难看起来都在受苦,实际上是两码事。你可以去当大明星呀,那也算得上是高雅艺术了;要不,去当模特也行,全世界所有的杂志封面上都印着你的头像,印着你的身材,这可是个很挣钱的职业呀;再不济,你也可以去做品牌形象,给那些当官的有钱的做二奶,没听说“给我一双高跟鞋我就可以征服世界”的话吗?你做什么不行,非要跟我们挤一块儿!

——你不是叫圆明吗?明的意思就是你心里有光彩啊。为什么要把光彩藏在心里呢?你应该拿出来到处给人看,这可是上好的一颗深海明珠啊,你知道现在珠宝市场很活跃吗?真正的天然明珠可是价值连城的。你心地那么善良,为什么就不学学蜡烛,燃烧自己点亮别人呢?你把你那颗大珠子卖了,我们这些受苦受难的人不就有救了?我们跟着你鞍前马后,做你的奴才,你就可以活得象个真正的公主了。

圆明:不不不,不圆不明了,我就死了,怎么可以行不周正、心不明亮呢?

——死了怕什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你不懂吗?你要是真的是圆明,你还怕赴汤蹈火?

——再说,你死了也不是具尸体。吃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吃仙女的肉还不寿比南山?

——你不觉得,今天晚上我们收留你,也是一种代价吗?知恩不报,可不象君子所为啊!

——那些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不都把你推出门外吗?别看我们穷得叮当响,住在社会最底层,我们可是把我们的所有都奉献给你了。你难道连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你难道忍心看着我们这些可怜无助、毫无出路的人永远在地狱里煎熬下去吗?

圆明:可是我叫圆明,只是一个梦,我什么都可以想,却什么都做不了。

——那就把那个梦破了!

——那就把梦当东西变卖!

——别忘了我们世世代代用劳动的血汗供奉你,我们做牛做马省吃俭用一点一点从嘴里抠出来才有了你。

——你倒是又圆又明,凭什么我们又歪又黑?

——我们再也不要做梦了,我们只要荣华富贵。

——把本该属于我们的还给我们!

[他们开始抢夺,忽然,霹雳一声。

圆明的独白:

这个时候,天上打了一个雷,刹那间,暴雨四注,我趁着大家慌乱逃跑了。

[歌队的合唱,承接《圆明》第二段。

歌队(唱):

孑孑圆明,越岭涉水,
雁飞成行,行行如泪。
餐露饮风,眠天宿地,
去兮来兮,何处是归?

圆明的独白:

我还是继续流落,从黄河到长江,从南洋到美洲,凡是世界上有中国人的地方我都去了。我的衣衫越来越单薄,我的袜履也已渐渐磨破,但是,仇恨、战乱、出卖、猜嫉、瘟疫和屈辱让我比以往在园子里的时候更加坚强。我习惯了野生野长,我熟悉了江湖山林,我在圆明的身心之外新又获得了丰富和力量。

我没有忘记那些思念亡灵和祝祷春生秋收的节日,我没有遗落盛唐强汉的诗文和圣人先哲的语录,我没有在巉岩遍布的荆蛮旷野与孤魂野鬼出没为伍;我常常在走累的时候靠着古松苍柏遥望头顶的那轮明月,它曾经无数次涌动如血的浓情顺着大江流向汪洋;我听到了悲怆的鼓角、看见了昂扬的旌旗,我发现了一缕炊烟从鏖战的沙场袅袅升起……我用长时间的耐心等待回家,我用我的足迹做下了未来收种的印记,我歌唱,我舞蹈,我慢慢从婆娑和飞扬中学会了树根和翅膀的姿态。我变得欢快起来,我变得朴素起来,我变得与天地山水浑然一体。

如今,当你在森林里看见挣扎吐丝的蜘蛛时,请你不要踩死它。因为,那就是我。

如果你在夜幕降临的街头隔着饭店的玻璃窗看见一个手持鲜花央求你买一株的小女孩,请善待她,给她一点零钱。因为,那就是我。

还有那些一心一意用一生的年月等待情郎归来的老婆婆,你看见她飘满胸襟的眼泪花儿了吗?请在旅行的途中歇歇脚,静心听她唱一曲情歌。因为,那就是我。

还有那些娇脆的孩童的啼哭,还有千树万树挂满欢心却总是到头落空的桃花梨花,还有碎裂的瓷器上一抹婀娜的柳叶,还有垂如弯月的手上美丽的镯子,还有那句回肠荡气一唱三叹的戏文,还有离家求学的游子回首一瞥家乡的心酸……那些,都是我,都是我。

但假如,你这么一路看来仍然没有发现我的踪影,那么,请抬起你的头来,朝你的头顶上望去,你看见了吗?

(唱)

歌曲《魂魄》

天边高悬的那轮明月,
是否还记得曾经相约?
那年你我形影不分,
一路上洒满飘零落叶。

天边西下的那轮明月,
是否还记得战旗摇曳?
当年你我一样肝胆,
并肩沙场好不壮烈!

是谁的魂魄在这个晚上那么明亮?
照得我心中的悲伤化作力量;
是谁的魂魄在这个节日那么美丽?
指引那离散的脚步都走回家乡。

天边清冽的那轮明月,
是否还记得边关大雪?
那天晚上很阴很冷,
心中篝火不明不灭。

天边通红的那轮明月,
秀丽河山夺走你热血。
我看你的脸越来越苍白,
化作头顶上那轮明月。

是谁的魂魄在这个晚上那么明亮?
照得我心中的悲伤化作力量;
是谁的魂魄在这个节日那么美丽?
指引那离散的脚步都走回家乡。

——《圆明园》第三幕“意中人”

《自由写作》第12期【首选】

阅读次数:8,33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