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畹町:89学潮民运的前奏

Share on Google+

——“纪念民主墙10周年”纪实

八九年五月十九日晚十时,中共中央、国务院在西郊国防大学礼堂召开中央和北京市党政军干部大会,通报实施戒严情况,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中央军委、中顾委、中纪委、全国政协和北京市的副部长级以上干部参加了会议。 李锡铭首先代表北京市委介绍了北京市学潮的发生和发展情况,并用较大篇幅讲了一段幕后黑手,先后点了方励之、李淑娴夫妇,"中国人权同盟"的任畹町,"中国民主联盟"的胡平、陈军和王炳章、汤光中。

(摘自官方出版的《天安门真相》一書第六章,戒严: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

前言

2005年,鲍彤答外国记者问说:“赵紫阳的宽松政治为89民运创造条件”。很像民运讲话。鲍彤从此填补了赵紫阳对民运历史功绩的空白,是他既往的文言中没有的。 我在美联社、法新社、美国之音、德新社等访谈纪要( 2005年1月17/18)中曾表示:“我们肯定赵先生还在于,他的宽容和明智,良知与无私,为89学潮转向’民主政治’运动,继而爆发’六四’民主革命,导致全民觉醒,波及’社会主义阵营’巨变,在客观上为自由民主派的深入运作作提供了有利条件。”)

负责任的“社会民主派”和“党内改革派”,赵先生的忠实追随者鲍彤、陈一谘、严家其……的心是相通的。

鲍彤答记者问还说:“我想任何一位关心这段历史的人都可以去查历史的记录,看看中国在这个期间,在这个两年半当中,有没有增加一个政治犯,有没有封闭一家报纸,有没有取缔一本杂志,关闭一个出版社,有没有宣布哪一部电影禁演,哪一部文艺作品非法。我觉得紫阳同志没有这方面的记录。”这句话十分重要,本文将证明赵先生的如下开明功德。

大家都知道,每年“两会”,我们都被软禁在家。可是,赵紫阳当政时,民主派不但照例有受采访的自由,而且,还有发起“纪念民主墙10周年呼救民主派”的自由。没有抓捕之虞!“没有增加1个政治犯”!

一、10革命和匈牙利起义 “东方的法国大革命”

在人类政治变革史的祭坛上,有多少英雄壮志灰飞湮灭!
中共执政史有那么多殉道人、祭奠者,惟独赵紫阳的痛遭失败比彭德怀、刘少奇幸运而得人望。
因为,赵紫阳处在当代民运1978-89生成、前进、高涨的“开明专制”时代,也就是中共的“改革开放”时代。他的开明改良间接影响了中国的民主进程,而“六四”人民抗暴起义波及“社会主义”巨变。

4月15日至6月10日56天,赵先生的宽容和明智,良知与无私,使“自由民主派”赢得了转学潮为民主政治运动,转绝食为抵抗戒严,转清场为抗暴革命的连锁动员和转向,在客观上为“自由民主派”的深入运做提供了有利条件。

“党内改革派”“体制内独知”终于未能阻止中国人民的时代性觉醒——改变现行一元化政治体制。

我在89民运的系列演讲“论政治体制改造与民运历史功绩”——《八四纲领》,被5月19日党政军高层会议和6月2日全国媒体重点指控。赵先生称病没有出席会议。我的演讲内容包括:

第一讲、北京悼念胡耀邦为什么会暴发新的民主运动
第二讲、八九四月民主运动的历史任务和奋斗目标
第三讲、四月民主运动向何处去
第四讲、等候召开人大是纯粹幻想

觉醒的昔日“党内改良派”吴稼祥将“六四”抗暴比拟为“东方的法国大革命”。知“六四”喋血的基底者,知“民主派民运”者,吴稼祥是也!

10月革命(一说政变)从10月25日凌晨,布尔什维克占领火车站、邮政总局、中央发电厂、国家银行到26日凌晨拿下冬宫,死6人伤50人。(载《伟大10月社会主义革命百科词典》)史称匈牙利的人民起义也发端于布达佩斯大学学潮,学生提出16点要求:撤退苏军,政治生活民主化,恢复改革派领袖纳吉职务。保安部队开火,引发巷战。军队哗变,参加起义,伤亡众多,2,700人。(山多尔.科帕奇《匈牙利悲剧》)

而八九天安门事件中,据中国红十字会前会长披露死亡3,000余人。十几年前有人披露的“89年6月1-10日北京地区军队镇压处决人员统计” 总数为31978人。

1。 其中学生(身份确认) 10974人
2。 普通人员(身份确认) 7992人
3。 不明人员(不予确认) 11865人
(2类3类人员含工人,农民,教授,医务人员,武警,公安人员,便衣警察,国家部委人员,离退休干部,僧尼,教会人士,外国人等)
被袭军队死亡(身份确认) 113人
军队内部误杀(身份确认) 197人
因伤过重死亡人数(医院) 837人……
89年6月10日后被杀及逮捕的人员不详。

这不是“革命”是什么!如果,这么多人都还原到校园、单位、家中,会有这场革命景象吗?
为什么很多“自由派”回避“六四”“民主革命”的史实和基质,一是接受了集权的指令和暗示;二是怕有鼓吹“暴力革命”之嫌;三是缺乏在中国行民主政治的基本经验和觉悟;

当局不怕说“流血”、“屠城”,是为了人民屈服!怕的是“起义”史实对人民的示范。身居中南海红墙大院的中共青年才俊吴稼祥远离北京市民的抗暴,可是,这不妨碍他“东方的法国大革命”的觉醒。

只有确认喋血革命的史实,才可回避血溅京城的重演。
不能忠实于民运经验教训及史实的人,尽管怀疑他们对这个事业的信仰。
抚今思昔,回顾88-89年“纪念民主墙10周年”的经过,笔者再记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对民运的历史功绩。

二、89民运前奏 风源何出 “纪念民主墙10周年”

人们都知道方励之为首的体内知识分子,从1989年1月开始,多批次地呼吁赦免魏京生和民主墙人。然风源何出?其史料犹在,当事人犹存。

人们都知道呼救魏京生,却很少知道被我点名呼救的还有徐文立、刘青、杨靖、王希哲;
人们都知道知识界多批次联名呼救民主墙政治犯,却不知还有其他一系列纪念活动;
人们都知道海内外呼救民主墙人有声势,却不知首都知识界的自由风气是随“纪念民主墙10周年”而起;

人们都知道,今天的纽约“中国人权”组织,却不知是在全球“纪念民主墙”的舆论氛围下,留学生们注册组建的;
惟有忠于史实,方能发掘历史。民运的兴起和中共开明领袖的“改革开放”政治及其荣辱息息相关。

我发起呼救的是民主墙所有的人。
为什么国内外呼救的仅是魏京生一人,其他人是不提名的等而次之?
这是因为国际上是拿魏当做有有代表性业绩的英雄来呼吁的。这说明没有或缺乏民运的先锋业绩和建树,再长的刑牢,并不具有代表性。这就是民运“代表与象征”的含义。

1979年起,我被监禁的4年里,究竟是长刑还是短牢,外界渺无音信。
对我的案件,公安和检察两家连续争吵了几年,十分棘手。等到胡耀邦主权时,变内定13年徒刑为4年劳教放人,这为我民主墙10周年“蠢蠢欲动”创造了机遇。可是,民运和民主社会还是根据“中国人权宣言”及“同盟”的史实论长短。4年劳教是“坐牢愈长愈英雄”的反例。

历史偏爱反叛价值和前卫意识,人类需要主流思潮和先锋力量。

三、全球“纪念民主墙释放民主派” 宁静与不平

1988年11月23日,南华早报通拦头版头条配照报导对我的采访,出现在北京各大饭店的报架上。
我在单位,没有感受到任何压力,顶多是定期的办公桌和住处的秘密搜查。那才是真的“内紧外松”。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南华早报)/ Activist breaks silence to condemn abuses of power- Activist breaks 10-yerr silence。
译:激进主义份子打破10年沉默声讨滥用权力

11月29日,南华早报摘译“中国的民主与人权”。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 Beijing must out the ballot boxes / REN WANDING was a leading dctivist of China’s
译:北京政府必须通过公开的投票箱 任畹町 “中国的民主与人权”

1978-79 Democracy Movement. Author of the 19-point “Human Rights Declaration” and………..he breaks 10-yerr silence。
译:78-79民主政治运动 “中国人权宣言”的作者及“同盟”领导者 冲破10年的压制

11月27日纽约时报报道采访。New York Timcs (纽约时报)/ A Chinese Survivor Keeps Up the Attack
译:中国的生还者保持不低落的进攻

“中国的民主与人权”被南华、纽约、独立报各家独立翻译,并不时找我核准译义,这篇文章的思想,由记者们在京广泛传播于知识界和异见者。民主墙的声音再次传播于世界各大报章、杂志、广播。

在南华早报、纽约时报之后,是美国之音、CNN、美联、法新、路透、合众、BBC、安莎、香港电台、华邮、环邮、远东经评、先驱论坛报、英独立报、联合报、世界日报、星岛日报、香港时报、明报、争鸣、百姓、解放、明报月刊、文汇报、信报、快报、成报、新报、东方日报、英文虎报……做现场录音或电视节目或转载,一直忙到三月份,两会召开期间,我发起的纪念民主墙活动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干涉。

同时,向境外各大报刊投送“纪念民主墙10周年”的时评文稿10余篇。

《北京民主墙不是宫廷改良派的授意和支持》、《论中共转机的三大条件——再论民主墙不是宫廷改良派的授意和支持》、《倾听那黑牢的怒吼——公布秘密搜查》、《评中共政治局会议》、《保护思想自由保护言论自由警惕和挫败新的迫害》、“中国的民主建设与民主发展”、“布施总统 不虚此行“、“驳干涉司法审判”……

12月,我向联合国写信,呼吁释放政治犯和改善狱政生活、医疗状况。

作为“中国人权宣言”及“同盟”的肇始者,在80年代末,发起“纪念民主墙呼救民主派”,自然,引起舆论的高度关注,也得到了赵紫阳开明中共领导集团的高度容忍和保护。不然,放到现在,可打十个“反革命”。

这是我在回忆往事悼念赵先生时,再度感受到他开明人格的魅力和好处。由于他的宽容、远见,“纪念民主墙10周年”终于形成全球声势,客观酿成89暴风雨的前奏、序曲。

88年12月7日 ,“未来中国与世界”讨论会,“新观察”主编戈扬说:金观涛对社会主义的否定不是太厉害了,而是客气了一点。现实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一种封建(专制)社会。

1989年1月6日, 知识界从方励之开始,首先致邓公开信,意义十分重大。“全国实行大赦,特别是释放魏及所有类似的政治犯……释放他这样已经服刑10年的人,是符合人道的“。

此后,共有5次赦免民主墙人的联名。然而,这些呼吁都是以承认对民主墙人的司法判决为基础的,是赦免罪犯——政治犯的意义。

春节,在友谊宾馆召开了名人名家联欢会,方励之应邀宣讲民主理念。还有一些研讨会被禁止。

1月12日,“星星画展”在港举办10周年画展。

1月28日,方励之苏绍智几十人在“三味书屋”举办“新启蒙沙龙”,方先生说,现在中国主要的是人权问题,需要行动,大家起来争取人权。

1、2月号的“中国青年”先后刊出了苏绍智的“1989年指示我们”和严家其的“谈德先生,赛先生”
文称“封建专制主义始终作用影响于我们的社会”“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没有很好的得到消除。

2月3日,王克平返京之际,我同他商议“星星画展”义展,接济在狱家属,实现了原定计划。同时,北岛诗集义卖。

1989年2月13日 方、北岛等公开信“实行大赦特别是释放魏等政治犯”
1989年2月26日,张显杨,李宏林等公开信,“要求释放政治犯”
1989年3月24日,戴晴等公开信“呼吁请按惯例大赦在押人员释放魏”
1989年3月8日,许良英等公开信“释放一切因思想问题而被判刑或劳教的青年”。

这在今天看来也是难能可贵的。尤其是许良英先生夫妇,一贯呵护民主青年,他发起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资深学者的呼吁威力更显。

3月,应王丹“民主沙龙”之约,我到北大演讲“民主墙——新时代的开端”
3月,方励之作文明报,“中国的希望与失望”,和“中国的民主与人权”相呼应。
3月开始,陈军偕夫人在jiejie酒吧,麒鳞饭店为释放魏京生征集社会签名,几月后被从上海递解出境。

3月28日,“两会”期间,海外民主派、国际社会、人权组织共同呼吁赦免释放民主墙人,携带请愿联名信,闯关北京港受阻,被迫停机天津,记者团预备在“民族饭店”大堂等候落空,声势颇大。
“纪念民主墙赦免政治犯” 运动达至高潮。

4月12日,“今天”的主编芒克,在京举办“幸存者俱乐部”大型文艺演出,警方要他保证,不要让方先生和任畹町上台演讲。芒克自然必须允诺。就此而言,赵紫阳主政时的宽松是他的后任不敢为的。

现代民运政治是信息政治。4月,我在北京见到北岛,他说,在海外看到你的活动消息,很受感动。

“中国的民主与人权”,在海外发表后的30多天内,人民日报理论版刊出过四篇关于民主的文章,此前是没有过的。这是“社会民主派”促动中共党内思想活跃的一个证明。

89年3月,纽约“中国人权”就是在此刻全球“纪念民主墙”的舆论氛围下注册组建的。

释放民主墙人、弘扬民主墙精神,是10周年纪念活动的既定目标。凡是关涉到这一目标的,都是本活动的组成,也可以说无形中构成了一个运动,围绕着这一运动的内涵——《中国的民主与人权》、《中国的希望与失望》所带动起来的首都自由噪动,借着中共开明派领袖胡耀邦去世的人格助力,持续演变为89民主风暴的序幕,似乎是天造命定的。

胡耀邦逝世仅仅是89民运的偶发因素,如果没有民主墙10年来的宽松环境,没有民主墙、86学潮,特别是前四个月“纪念民主墙呼救民主派”的持续酝酿和营造,89“民主运动”会从天而降吗?
充其量不过是“中共开明派”首领胡耀邦的一场学生悼念活动。

89民运不同于仅仅悼念周恩来,仅仅反对四人帮的“四五运动”的重大区别,正在这里。消极等待突发事变是不可能应付事变的机会主义。

民运画家薛明德曾经为我鸣“不平”。
当他得知方励之、北岛33人呼吁魏京生的联名信没有我时说,为什么没有你?他们这样做不公平。你是“纪念民主墙”最早的发动者。

我说,没有什么不公平,我们的目的,就是通过“纪念民主墙”发动大家起来营救魏徐刘王,这不是成功了吗!为什么必须我联名?我是独立的发起人,肇事者,比那些跟着走的还厉害。再说我是坐过牢的,人家怕沾我,是当局打了招呼的,强求不得,你知道内情就行了。

宁静与不平在民运中处处有碰撞。

四、“中国的民主与人权” “纪念民主墙”动员

雄视民运的兴起和前卫价值,使我们看到,是一些“独胆英雄”完成了他们一个又一个使命。
和“中共造反派仗”英雄的重大区别是,后者必须顺服、窥探、揣测高层“两个司令部”的风向,才敢动作,是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狂热受害者、牺牲品。

“文革造反英雄”常常比照自己的文革行为定势,以己度人,至今,不理解在本土,民运的“独胆英雄”现象和机制,不理解本土民运为什么不死,前仆后继!其中,不听命于人的“独胆英雄”人格是重要的精神支撑。

1988年11月23日,在赵先生开明政治的背景下,“中国的民主与人权——论民主墙 论86学潮 论四五运动”,独立打响了“纪念民主墙10周年”的第一炮,是谓“社会民主派”为中国民主进程“先锋主力、本源机制、主角角色”的又一见证。

以史实提取民运的道统规律和真理大局,我再一次难为“谦卑”了。

“中国的民主与人权”何以成为英文媒体着意翻译的“纪念民主墙”的动员令?请看中心思想。
本文回顾阐明了民主墙以来10年的国内政局,揭示了农业社会主义社会反民主反自由的政治本质。

“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在标榜它的民主与法制时,完全忽视了这种民主是少数人的代议和忽视了法制的制裁对象是人民。”

“无论在资产阶级学说还是在马克思主义面前,中国社会即不是民主的,也是非科学社会主义的。”
“封建(专制)主义在中国是现实地不断生成物而非残余。”

“中国的政治现状及未来趋向,是要求多元社会,要求多党民主制度。”。“人民的政治自由才是真正的立国之本”。

“遍布自由结社是革命风暴的前奏。人民要求直接民主,天公而地道。”

“1986年全国大专院校波澜壮阔的民主学潮是自1957年以来历次民主运动的又一度扩展和延伸。这次学潮是迄今我国人民要求参政,要求直接民主的最充分最典型最具规模和鼓舞人心的表现,是1978-1979年“民主墙”的播种果实。 莫要说风暴降临过早。”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开启,民主墙在中国社会改造进程中的首创意义和前导作用愈来愈显现它的独特光彩。民主墙不可抹杀。”

“民主墙 和86学潮过后,必会有新的学潮、工潮、农潮、兵潮、商潮。今后几十年、上百年、中国仍旧是一个乱世之秋的不稳定系统。这不是星相家的占卜,而是思维的透彻洞察。”
89暴风雨,何其之快!仅仅在5个月之后。

“中国近代史上的四分五裂不是人民制造的,在每一个历史需要的时刻,人民有力量制止分裂。而专断集权的大一统在阻碍历史进步的时候应代之以民族自决和地区自决。1949年的武力兼并应当让位于今天的公民投票。”

“中国的民主与人权”浓缩并第一次公开了我的狱作“农业社会主义批判与改革”的思想,比较论述了民主墙、86学潮、四五运动的历史意义及它们的异同与进步;提出了封建(专制)主义在中国是现实地不断生成物而非残余的事实和论点,呼吁知识界启发民众。
(87年人民日报仅承认封建(专制)主义“残余”。)

“1978年和1979年的中国政局,迫使它的人民在经过十年政治压制和生存困苦之后再一次暴发了谋求民主和人权、谋求社会公正和社会改造的持久的群众性对抗浪涛。这不是那些人下台、那些上台就能够改变得了的。”

“我们喜欢宫廷改良派,更喜欢真理;
我们渴望短暂的自由而更向往永恒;”

“1956年的所谓农业社会主义合作化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正是此后一系列混乱与反动思潮的始端,是对社会生产力和1949年社会解放的巨大破坏与毁灭。”

“在经过1978年以来的痛苦分娩之后,共产党终于在1987年实行了理论上的大退却,最终正式承认我国社会的‘初级社会主义’的形态,并载入它的第13次代表大会的决议。”

“正如中共的一些理论作家常常不断将马克思主义产生在落后的德国来为毛泽东思想产生在落后的中国辩解毛思想的伟大,而不熟悉马克思主义仅仅产生于德国籍人的大脑而非德国本土。应当说形成他学说的来源是英国为代表的欧洲先进生产力,先进生产方式和先进知识。
正确地说,马克思主义产生在先进的英国。”

“而我对这个‘初级社会主义’认定为占支配统治地位的‘农业社会主义’是再确切不过的。它区别于民主社会主义、福利社会主义、佛教社会主义、伊斯兰社会主义等名目繁多的社会主义类别以及资本主义。这个社会的政经军文形态特征是封建专制性、垄断性。”

“人民公社是农奴制集体小生产。《河殇》中所谓封建社会的三大特征对这个电视系列片中的社会来说均一一俱全。”

“共产党在标榜它的所谓社会主义制度时完全忽视了按人均水平低下的生产力和落后的生产方式以及全体人民被数度剥夺选举权及其它公民权利的严酷事实。”
(摘自1988年11月的“中国的民主与人权”)

五、中共两任开明总书记的超凡气度 “民主派”思潮的头领作用

“中国的民主与人权”是1988年中国本土民主派的思考。
26年过去了,民主墙35年过去了。至今,什么“新自由主义”和“新左派”之争!仍旧是鸟笼里扑腾的自我欺骗。“新自由主义”注定永远无力追赶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前锋实践。

1979——1981年的狱作“农批”明言“赠给官方理论界与宣传界”就是向官方社科知识界的挑战,是有深意的。

“纪念民主墙”运动的意义可能是,从民主墙,乃至86学潮89风波,顽强的民主派们以官方无法理解的勇气与坚韧,始终挣扎在中国黑暗的政治空间。

“中国的民主与人权”的意义可能是,销声匿迹经年有余的民主墙人以更严整的理论准备,更强健的思考锋芒回到中国政治生活中来。向集权、向不平开火,一贯保持战斗的批判的论辩风格,

长期把目光盯在中共上层和平演变的西方政治家及观察家们终于发现,中国民间“民主派”超越了中共思想理论界,继续发挥着他们的思潮头领作用。今天何尝不是如此!

感谢中共两任总书记的超凡气度,是他们“胁从”了民运的动员兴起。他们付出的代价,在今天纪念八九25年痛悼赵先生时,更显值得。

阅读次数:68,09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