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列宁醒了

Share on Google+

◎阿森

公元二千年的某一个圣诞夜,列宁醒了。

列宁挪动了一下身子,慢慢地从水晶棺里爬了出来。列宁是无产阶级的导师,所以他没有财产,除了那具棺木令人叹息外,列宁的墓倒是从未被人盗过。列宁舒展一下各个关节,一抬脚就站在红场上了。莫斯科的冬天非常寒冷,昏暗的路灯下满天飞舞的大雪,就像白纱织成的大网,人只是网中蠕动的小鱼。列宁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可他还是把他那顶八角朝上推了一推,他想,应该有人认出他是谁。他是苏维埃共和国的主席,他是布尔什维克的领袖,他是这块土地的统治者!他昂着头朝红场边一家亮着灯火的酒吧走去。

天空中传来了“平安夜”这首唱了四百年的歌曲,歌中唱道:“万暗中,光华射,照着大地照着圣灵,尽享天使安眠。”

列宁皱了一下眉头,怎么搞的,这歌不是被禁止了吗?走着走着,列宁被两位女孩挡住了去路,女孩们穿著厚厚的毛皮大衣。她们长着像天使一样的脸蛋,看上去年轻,笑起来像朵花,她们说,她们是妓女,能向列宁提供各种服务,说完,她们撩开大衣露出里面的比坚尼,SHOW出她们青春的美。列宁害羞的用双手蒙住了眼睛,只能从指缝望着她们并和她们谈话。“你知道列宁吗?”“列宁?”女孩互望了一下。“列宁?吃的,还是用的?我们不知道列宁,我们只知道卢布。”有一个女孩的智商好些,她说是不是红场上,大墙边上有个石头砌的房子叫列宁?“是,是,他就是列宁!他是苏维埃的缔造者。”女孩子们笑了,“哪有什么苏维埃,苏维埃灭亡了。现在是俄罗斯。”妓女看到这个苦老头不会给他们带来利润,模样也可怜,顺手把一包没吃完的“麦当劳”塞到列宁的手中,说了一声“圣诞快乐”,一扭屁股走了。列宁望着纸袋上大大的“M”,这是什么意思啊,他肯定不会想到毛(Mao)泽东,因为他死时毛才刚刚下海玩票呢。但他想到了马克思(MARX)。

列宁啃着“麦当劳”,他真的饿了。他记得活在世上吃的最后一顿是高加索的面包,又黑又硬,难以咽下,而这面包又松又软,还夹着牛肉,实在好吃,他在想当年十月革命,推翻沙皇,建立新政权。如果人人能吃上这样的面包,还夹着一块牛肉,那绝对是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可列宁万万没想到这块共产主义的食物来之于他的著名论断,来之于寄生﹑腐朽﹑重死,日薄西山奄奄一息的帝国主义!列宁吃着,想着,走进了地铁车站。

原先列宁还在想只要他登高一站,双手一挥,下面就是黑压压的一片,结果他发现即使他大声说“我是列宁”也没人理他。这个世界,认识他的人已经很少很少了。地下能开火车,对列宁来说不是新鲜事,他在世的时候,纽约已经有了地铁,那是美国人的镀金时代。帝国主义在炫耀它的财富,列宁当时发誓等到他有了钱,一定用黄金打造一个厕所。以蔑视这发绿发臭的财富!莫斯科的地铁又大又漂亮,吊灯,壁画,雕塑,看上去象一个博物馆,大屏幕上播放着当日的新闻:“政府没收了私人尤克斯石油公司的财产,世界石油市场一片恐慌。华尔街石油股跌停,油价上涨百分之十五,创历史新高。”列宁纳闷了,在俄罗斯的大地上哪里还有什么私人公司?当年他下了一个命令,一切财产属布尔什维克,遇到反抗,当场枪毙!列宁忍不住问了身边在候车的男子,男子说他是研究历史的,他是专门研究列宁的。

男子说列宁在《论粮食问题》一文中犯一个很大的错误,列宁设计了一个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当苏维埃把粮食从地主,农民手中抢来再重新分配的时候,它同时抢掉了农民对土地的依恋,抢掉了社会发展的动力。列宁听了显得非常委曲。

当时也是万不得已。“不过列宁还是很伟大”男子凑着列宁的耳朵悄悄地说。“列宁清楚的知道共产主义这辆破车是推不动,跑不快,书中说要把这辆车套在资本主义这匹马上,拉上一阵达到目的地后再杀死这匹马,想法极好,可做的时候失灵了。赶车人列宁被扔在原地。马拉着大车一个蹄溜,撒开四腿,跑的没影了。”

列宁对这个男人大声申辩,这种论断对列宁并不公平。他虽然与德签订丧权辱国的《布里斯特条约》,可他毕竟枪杆里面出政权,用暴力创造了一个自沙皇以后的新帝国,一个无产阶级的天堂!男人叹了一口气对列宁说,人们承认了列宁的辉煌,但“暴力革命”整整困扰人类近一个世纪。多少无辜的人死于这场革命实践,列宁活到今天,他也会难过的。

今天列宁舒舒服服躺在棺材里,可咽下苦果的是活着的俄国人,叶立钦做总统时,什么国会,什么议会,全是他妈的联共布叛徒托洛斯基那一套。他不管,他架起大炮,开着坦克车,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国会大厦轰个稀巴烂。就象《阿英洛尔》洋舰向冬宫开炮一样。唉,都是跟列宁学的。

列宁知道自己从什么地方来,但不知要到什么地方去。雪下的很大,他那山羊胡子已经沾上了一朵朵白色的雪花,快午夜了。列宁依稀能分辨出周围的一切,红场在,红墙在,圣安娜教堂在,克林姆林宫在,可是满面春风顶上的红星不见了。他走出了地铁站,顺着莫斯科河。在著名的奥德尼卡大桥下面,列宁踢到了一具死尸。仔细一看,是一个半醉的酒鬼,当列宁的眼睛熟悉了黑暗以后,发现桥墩底下挤满了无家可归者。他们依偎在一起抵卸俄罗斯漫长冬季的严寒,列宁知道,当年拿破仑着远征军就是从这座桥上进入莫斯科的。醉鬼明白此时此刻能站在这儿的准是无产阶级。列宁说,全世界无产阶级要团结起来。他给列宁让了一个位。列宁喝了一口递过来的“伏特加”,唠起了家常。

醉鬼是卫国战争的英雄,胸前挂了十多个勋章,叮叮的,夜晚还听地真切,他告诉列宁一些列宁死后发生的事。斯大林好样的,和德国法西斯打了一仗。死了五百万人,我们赢了。把《布里斯特条约》割去的地方全抢回来了。包括北面三个国家,东面四个岛屿。那时的苏联,西面刚送走晚霞,东面已经迎来了太阳。辽阔的疆域,连沙皇都不敢做这个梦,列宁笑了。虽然革命杀了沙皇一家,断子绝了孙。可列宁和沙皇血管里流着一样的血,做着同样的梦。那天,他清楚的记得他躺在水晶棺里,斯大林站在边上对他作出了保证:要象保护眼睛一样保卫苏维埃红色政权﹔要象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我们的红军﹔要象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我们的红海军。“我们的红色政权呢?”列宁问道。“政权没了,共产党倒了,国家散了。”“我们的红军呢?”“红军?我就是红军,卫国战争的英雄,我们这些红军每年十一月七日都到红场来庆祝十月革命的胜利,庆祝列宁的胜利,我们举着镰刀斧头的红旗,唱着《国际歌》,我们喊,我们唱,我们叫,累了饿了就回到这桥墩下面歇歇。”“那么我的红海军呢?它可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是啊,非常强大,我们的军舰开到了只要有水的地方,没人能够阻挡。现在可好,前些日子,‘库尔斯克’号核潜艇下了巴伦兹海就没上来。二百多个后生娃全没了。穷啊,穷的连船都没有浮力。去波罗的海看看,我们的红海军拴在码头上,俄罗斯人民最骄傲,最自豪的已成了一堆废铁。

列宁还问道夏伯阳的骠骑兵呢?“还骠骑兵哪,夏伯阳的子孙们(夏伯阳,东臣人)快打到克林姆林宫了,俄罗斯是车臣的敌人。”醉鬼老泪纵横,他怀念红色沙皇的幸福年代,钟声响了,圣诞节到了。他又猛喝了一口“伏特加”,长叹一声,盖上一张“真理”报,缩抱成一团。明天太阳出来的时候,他能醒来吗?列宁陷入了深思之中。这个社会,制度,道德决不是列宁所追求的,不推翻沙皇会比今天更好?那么为什么还要革命?“真理报”还有真理吗?列宁读着盖在醉鬼身上的报纸,希望能找回一些当年的感觉,在生活副刊的花边新闻里,列宁读到一则很有趣的短消息:列宁不是死于枪后不治,而是死于梅毒。消息说列宁在流放期间因为生活不检点,嫖了妓,得了病。列宁朝四周望了望,头上冒出了汗,这事如果让克鲁普斯卡娅(列宁的太太)知道,非把他耳朵揪下来不可。

*

列宁到哪里去?俄罗斯到哪里去?凯撒琳大帝对着俄罗斯说:朝前走吧,世界就是你的!列宁走了,还是回到他来的地方,这个世界不需要列宁,包括他的思想﹑理论,没有列宁将比列宁更好。他抖掉身上的雪花,整理一下自己的服饰,又爬进了棺木,他知道:只有棺木里的列宁才是真正受到尊敬的列宁。

《自由写作》第13期【澳洲中文作家作品特辑(之一)】

阅读次数:7,76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