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翔:山上奇遇

Share on Google+

◎一翔

你一定见过澳洲的笑鸟吧?长的好可爱,就是叫起来嘎嘎嘎的有些吵人。第一次见这种鸟时,是10多年前,居住在布里斯本west end区时。当时儿子还在上大学,与我们合住两卧一厅的House。一天清晨,我见儿子站在客厅窗前,面向窗外发笑,问他笑什么?他指了指外面叫我看,原来在对面住家院子里的晒衣架上,落着一只大鸟,样子怪怪的,我一见也笑了。儿子说,早上原来是这个东西把我叫醒了,说完随口问了那大鸟一句:是不是你呀?啊?我知道儿子也喜欢小动物。

笑鸟的学名叫kookaburra不知是因牠叫时像笑声,还是因为人见了牠就想笑而得名,总之,这是一种人见人爱的鸟。

长长的嘴巴,噘噘着,头上像戴了一顶鸭舌帽,胖乎乎的身子,短脖子,像是个罗锅在那儿蹲着。什么时候见了牠,只要不飞走,我都要定睛看个够。

今年夏天,布里斯本的气温持续的高,有几天热的人没招没落的。弟弟开着四轮驱动大吉普来接我和老伴,要带我们上山,说山上肯定有风凉快。我说走就走,也该消遣消遣玩一天了。弟弟说,这次我请客,姐你什么都不用管,我去买,咱们还是BBQ。我说,好,我只准备餐具用具什么的。

六年前,也是我们仨来过这个山上,这是布里斯本著名的一个景点,叫Mount Coot-tha,从山顶上可将Brisbane的风景尽收眼底,一览无余。因多次光顾,观景已引不起兴趣。当车行到半山腰时,在一个向左还是向右转的岔路口,我们选择了向右,这才是我们想去的方向。

车子越爬越高,途中经过了几个电视塔,醒目的7号台、9号台、10号台,依次在我们眼前亮了相。我们寻觅曾经用过的BBQ炉灶,其实BBQ的炉子很多,是怀旧促使人非要找到原来的那一个不解!在山上绕来绕去的,似乎兴致比上次更浓。

最后终于找到了那个地方。下了车一观察,有些像,又不大像。原因是凉棚增加了不少,又新添了许多设施,比如厕所,自来水龙头什么的。仔细琢磨辨认以后,仨人都说没错,就是这儿!看,那张桌子距离炉子的角度,远近,肯定是了。虽然桌子正被太阳照着没一点荫凉儿,我也毫不犹豫的铺上了桌布。人啊,就是这么怪,为了寻回以往,固执得很。

待弟弟将炉子点燃,火候到了该烧烤时,我们一边往外拿肉食,布置餐具,一边支三角架准备照相,三个人都忙得不亦乐乎。谁也没想到会在这么静谧得只有鸟鸣的环境里遭到抢劫。你猜是谁?

首当其冲的是笑鸟。开始还没看清,只觉得有个大东西在眼前晃了一下,呃?刚要煎好的Salmon鱼怎么少了一块?抬头一看,一只大鸟飞走了,好啊你笑鸟!楞抢啊?正感叹着呢,瞅眼不见,又叼走了一根意大利香肠,哎呀!快看,还是牠,叼着一根还连着一根呐!仨人这时才感到了威胁。若不采取措施,咱们什么都吃不上了,肯定还要来抢。这样吧,每人负责一盘,拉到自己跟前保护着,羊排、牛排、鱼片和香肠互相交换着吃。一边吃,一边提防着笑鸟,当牠飞过来时,人赶紧用手遮住盘子,感觉到翅膀轻轻扫一下脸颊。这东西看起来笨笨的,敢情这么灵活,牠眼光犀利,动作敏捷,还知道哪个贵抢哪个呢?真神了!

你以为防了笑鸟就没事了?不,还有更大的家伙来寻食呢!一般人见了这东西,嗯,会吓的要死,是一米多长的大蜥蜴!这家伙也不怕人,痼痼丘丘的朝桌子爬过来。我们都有些怕,悄悄的离开了桌子,到远一些的地方躲着,看牠会怎么着。没想到这东西爬到凳子上,伸着大长脖子,想够桌上的吃食。因凳子距桌子远了些,上不去,吃不着,就用嘴翻翻凳子上的塑料带,一见也没什么好吃的,又从凳子上爬了下来。

我有些同情牠,想帮帮忙又恐被咬着。大蜥蜴在桌子底下爬来绕去的,有十来分钟吧,终于觉得徒劳一番而离开了桌子,朝人坐的方向爬过来。牠想正正经经的向人索食。

“大蜥蜴是益虫,怕什么嘛!”出于怜悯,我这样给自己做思想工作。我拿了食物试着接近牠,开始将掰碎的肉饼扔到牠附近,牠竟一块块的捡着吃了!又将食物扔在靠近我的地方,牠便慢慢地爬了过来!又吃了!最后,离我近在咫尺,惧怕和兴奋,使我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但沟通的欲望又让我去做一个冒险,我用手捏着肉饼,尽量伸向牠——啊!牠张开嘴叼走吃了!并没咬我的手指。

我得到了最大的满足。这个精彩画面被弟弟巧妙的捕捉到了,瞧,大蜥蜴刚刚咽下一口吃食,又等着喂牠下一块呢!哦,我好快乐!

这一天,既领略了飞禽,又接触了走兽。笑鸟和大蜥蜴,成了我新结识的朋友。我忽然悟出一个道理:世间万事万物都有灵性,你爱牠,友谊就发生了。笑鸟和蜥蜴敢于向人索食,是因为知道人类爱牠们,不会受到伤害,和人建立了感情。情感这东西,从来是双向的,既简单,又微妙,对吧?

《自由写作》第13期【澳洲中文作家作品特辑(之一)】

阅读次数:7,57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