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伍:摇滚的狂荡(长诗)

Share on Google+

◎非伍

1

这是疯狂的岁月,整个世界都在颤抖
所有的舞步如同蜂拥的蝗虫
铺天盖地飞舞而来
妄图把自身那崇高的舞姿
镶嵌在人类那荒谬的历史的壁画上
于是,你看哪!
忧郁之舞,悲伤之舞
性狂疯傻之舞,倒戳交媾之舞
酣酗乱伦之舞,绝望嚎啕之舞
直到最后的死亡之舞
在这干涸憔悴的大地上
慌乱地展示着不朽的狂舞之影象

2

他象一只被打败的公狗
嚎吠在这条静寂的满是粪便的小巷里
他癫狂地哀号,并且一拐一跛地扭动着
那悲伤忧郁之舞
他之所以忧郁于全部身肢是他的心灵倍受鞭打
他之所以被抛弃街巷是他的面庞呆滞阴暗于他的心灵并闪
烁出不可抑制的情欲他是一只被打败的公狗母狗遗弃了他
他四肢在地上爬行嚎吠着他的情妇
他扭动着笨猪似的躯体
舞蹈于他的忧郁和伤痛
他爬行,是一只公狗
他站立,是一具走肉
舔吃新鲜的粪便是狗的饥饿
发泄被压抑的情欲是动物的本能
他擂打着自身那虚弱的躯体
犹如白痴在原地打滚
他揪扯着蓬乱肮脏的头发
犹如疯子在痴癫的叫喊
他之舞蹈,他之狂乱
是在于他所垂涎的那根满是情欲的骨头——
一只正在发情的母狗
被一只战胜于他的公狗从他的盘中抢走而剩给他的是那些
引起他情思的残汤剩馕

3

这些日子总是那麽随随便便,想聊聊
你就走到街口
对着那根已经枯朽的电线杆
疯狗似的对它狂吠,你可以
在它的面前手舞足蹈,也可以
用你那只象干柴似的细腿踹它,还可以
用你的手臂撞击使它摇摇晃晃,总之
你想干甚麽都行
当你觉得甚麽都没劲的时候
你可以晃晃悠悠晃晃悠悠地到一家夜舞厅
去吧,去欣赏那些晃动不已的丰腴的乳房
去吧,去看看那些扭动不止的疯狂的屁股
当你在这家夜舞厅象一盏游动的壁灯
感到激动不安的时候,你就跳舞吧!
迈开你的双腿,霹雳癫痴
扭动你的身腰,摇滚疯狂
癫痴!疯狂!你呵
就是摇滚舞星,你呵
就是霹雳之王
扭动吧,你那笨猪似的身腰
旋转吧,在地上滚来滚去
展示你自认为最美最美的舞姿
把头颅顶在地上,注意
千万别扭歪你那细小的脖子
这时,你就象一把巨大的弹弓叉
用你那银色的弹丸向女人们射击
完了,你不过瘾?!
那最好的方式,就是向窗台蹦去
在窗台上,向大街上的人们狂吼
顺便做几个最美丽最高雅的舞蹈亮相,还不过瘾吗?
那就撅起屁股,朝着空旷的蓝天,放几个
震撼苍溟的响屁!
于是,你便心满意足的窜进舞厅的中央
向所有的男人和女人做鬼脸
这是你最好的媚态,舞蹈的传神
让他们欢呼吧:你这个摇滚霹雳;笨蛋!
累了吧,去搂一个漂亮的舞女,脸贴着脸
象锅贴一样在舞池中慢慢的转吧
有时,她会不高兴,最好的礼物
就是给她一个很很的吻
在她分红的脸蛋上印上你的名字
要不,你最好大胆地用手,拧她!
拧她粗壮的大腿
拧她肥美的屁股
让她的尖叫声在摇滚的伴奏中
回荡
然后,你再紧紧地楼着她的身腰
跳着癔梦般的舞蹈
进入你宣泄的梦乡
那疯狂的舞厅在摇滚乐的吼叫声中手舞足蹈
所有性狂的屁股
晃荡,形成一条溢满情欲的大江
那媚态欢笑的乳峰在园舞的错乱里
围成了一道道乳形的山脉
诱惑,这里蛇腰扭动
那禁果—男人的心已被偷吃得精光
剩下的只是一具具没有灵性的躯壳
凶恶的诱惑,残忍的噬咬
复仇吗?是的,复仇!
因为你已把她的贞操占有
于是,那仇杀的种子在情欲的土地里
播种
于是,那相互掠夺与残杀的欲念随着狂乱的舞蹈
在那些被诱惑的男人心中
蔓延
于是,所有的呕吐,殴打
在女人的复仇的尖叫声中
占领了男人的整个精神世界
噢!舞蹈吧,狂乐吧
整个淫乱的夜舞厅
在战抖,在摇晃
象一个精神失常的癔淫者
狂奔
蹦跳着进入那思想贫乏丧魂落魄的天堂

而你,当舞会完蛋后
便带着那个狂荡的舞女
去酒店
和她狂喝烂醉吧,把你的工资
乃至身上的衣服,裤子,都换成酒
喝吧!喝完所有的一切,然后
只穿着一条裤叉向家中滚去
并且构思着,怎样向老婆吹牛
而得到她的谅解和怜悯

好了,一切癔梦都做完了
那胸中的欲火也熄灭了,这样最好
你跟跄,你吼叫,在月亮的耻笑中
玩了一个摇滚霹雳的最好的舞姿
影子般躺在早已被人遗忘的角落里
在最后一盏街灯的照料下
象一条被遗弃的死狗
昏睡,直到天明

4

当所有的飞鸟都向着时间的圆形旋转时
逝去的岁月
用它那把无情的刻刀,残忍地
镌刻着干涸柔弱而憔悴的大地
人类也将前扑后拥的在岁月那把残忍的刻刀下
被雕而死去
他们那些希望、欲望、狂妄乃至绝望的幻想与理想
所形成的狂舞之影象,都随着
这凝固而沉闷的天空
蠕动而裂变的大地,在山崩地陷中
被埋葬
时间和空间在这些狂欢而错乱的舞蹈中
缩短,变小
太阳将把它那疯狂的光芒
照射在另一个黑暗而有生机的星球上

我们这些多麽渺小而孤独的人类呵
在暗无天日的夜空下
狂欢吧,舞蹈吧
裸露着你们的躯体
展示着你们
肥美的屁股,粗壮的大腿
丰腴的乳房,野蛮的身腰
在化为金、木、水、火、土的那一瞬
你们将感到无限的欢欣,狂乱,悲哀与绝望
但是,你们是对的
当所有的情绪、情愫、情欲
当所有的癔病、癔幻、癔淫
在存在的时间和空间里
都将以自己的狂乱之舞
化为影子
被镶嵌在黑暗的夜幕中
形成灰烬
于是,那虚假的天国之乐园
将重新为你们开放
而你们的形体却如同雕像一般
呆滞,傻笨
男人与女人将没有爱的诱拐
一切都趋于灭寂
是那样冥静
是那样清爽

1987年12月20日初稿于贵阳
1988年6月2日-19日定稿于北京燕山

《自由写作》第14期【诗】

阅读次数:7,62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