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下海摸鱼去(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阿森

法兰西斯科·李,名片上就这样印着,还烫着金。老李准备回国发展,在机场和妻儿告别时,他踌躇满志,他信心百倍,他对他们说,不用多少日子了,我回来接你们着着实实让你们过几天舒心的日子,别愁眉苦脸的,他对妻子说,以后赚了钱,带你去整整容,多搽点“雪花膏。有一句广告词叫什么来着:今年十九,明年十八。搞的象老太婆似的,以后怎么去社交?老李对儿子说,什么学科都没关系,中文一定要学好。三国志、西游记、红楼梦,能看就看,能背就背,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等于就是钱!

老李不是莽汉,回国创业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一直关注着祖国的发展,一直研究党的好方针、好政策,他了解到当年美国一些大财团是化了几代人的功夫建立起来的超级集团,在中国,一个不识几个字,说不定还掏过钱包,坐过牢的人不消几年就达到了这个水平,而且更气派、更厉害。老李为祖国每年都二位数的增长点兴奋的无以复加,从中国回来的人,个个都象从天堂到地狱似的。“知道有多少高楼吗,在中国?”一位朋友问老李,“全澳州的高楼加在一起还不及一个居民小区,绝对是真话,回国创业,机会多的是,中国是全世界最好投资的地方,是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俗话说混水好摸鱼,我敢保证,没几年你老李就是响当当的华侨大老板,现在的中国水已经不多了,剩下的全是鱼,哪是摸鱼啊,只要来张开您的口袋,鱼儿自己就会跳进来。”

朋友的话倒是真的,因为他在报纸上、电视上、各种媒体上看到了赚到了钱笑得合不拢口的人。老李有个澳州穷朋友,回去没几年,掏出来的名片吓你一跳,三四个总经理,一个董事长,光念公司的名字,全是“环球”“宇宙”,最差也是“东南亚”什么的急得老李在被窝里和老婆彻夜长谈,虽然我们的运气不坏,赶上了“出国潮”,可是我们失去了“股票潮”“圈地潮”“投资潮”,党中央又在开会了,振兴东北可能没戏,你看一年有六个月冰天雪地的,穿著大棉袄,戴着大头帽,脚踩白雪,口吐白气,根本不是创业的地方,现在好了,风向变了,吹到黄土地,吹到大西北去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那么多机遇,这回不能让它和我们擦肩而过。太太有些怕,这些年,赚到钱的人有,赔钱的也不少,我们不能贸贸然然的就朝这块“热土”扔钱。不管怎样,先得回去看看,考查一下。鱼是看见了,问题是用什么方法去抓。

老李这次回去已经是第二次了,是动了真格,怀里揣着澳币。开发大西北,黄土地上的人民盼望了很久,它不但振奋了中国的中国人心,也振奋了外国的中国人心,那里有祁连山脉、西藏高原、青海湖、可哥西里、香格里拉,那里有无尽的无人知晓的宝藏。作出投资大西北的决定,老李是第一次考察后才决定的。第一次老李没带钱,倒不是想空手套白狼,只想探探虚实。第一次,同胞的热情使他兴奋莫名,终身难忘。那是西北边陲的一个古城,据说当年李白同志酩酊大醉,吟出“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传世佳句,就在这个地方。这城市文化底蕴相当浓厚,一砖一瓦都能追望到公元前几千年,西北人的一颦一笑全都挂在脸上。老李是这样向太太描述的。

出了长途汽车站,一条长长的红地毯已经铺好了,没有分清东南西北,一串‘五千响’炸的是烟雾缭绕,一阵闪光灯亮过后,三位领导徐步向前,紧紧握住老李的手。“可把你盼来了,我们这个小县城天天盼望海外商人来投资、办厂、开公司搞实业。想不到盼来的一位是说中国话的海外商人,真是血浓于水啊!”说着说着,眼眶里泛着泪花,三位领导,一位管招商引资的县长,有决策权的。一位县政协主席,(代替侨办主任,因为那个地方从没出过华侨,所以没有侨办),一位是公安局长,负责保驾护航。三人围着老李,就象失散多年的孩子,又疼又爱又亲切,只见县长一个手响,顿时锁呐齐鸣,锣鼓大作。老李虽然读过书出过国,留过洋,即便没有见过也肯定听说过,可今天这场面完完全全、实实在在是冲着他来,活过这把年纪,杀了头也不敢想啊。这种待遇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是皇帝才能享受的。还没等老李回过神来,一只醒狮窜到他的面前,随着鼓点,前扑后仰,摇头摆尾,突然一个地滚翻站在老李面前,猛一回头,有点像跳探戈舞的摆头动作,狮子的大眼睛眨了两下,县长递上一只大笔:“请华商李先生点睛!”

虽然老李到的是西北的一个穷县城,可他看到仿佛唐明王走进了咸阳官,县委一班人带老李参观了当地的名胜古迹,品尝了当地的风味特产,并向老李汇报精神文明的工作,是夜,县长作东,开席二十桌,七姑八婆,坐的满满的,笑声、叫声、喝声、干杯声,加上抽烟的人特多,老李就像坐在澡堂里一样,头晕晕的,县长女儿真情奉献卡拉OK一首《故乡的云》,还给老李一个甜蜜的微笑,当唱道“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老李在飘,老李醉了,半醒半梦中,大屏幕电视中放出当天县里头条新闻。“在党中央开发大西北的英明决策下,在县委正确领导下,在县委各部委的大力推动下,我县的改革开放的步伐迈得更快更大了,县委大办改善投资环境,促进了招商引资,今天我县还来了澳大利亚商人李先生,李先生非常满意祖国的进步,表示要大力度开发大西北。李先生是澳大利亚商人,澳州盛产羊毛、小麦、铁、煤……”老李和县长一样,电视里说什么都没听进去,腿却站不直了,结果被两个漂亮的小姐腾空架了出去,象一团泥巴扔在床上。

老李在澳州这些年,吃了不少苦。洗碗、刷盘子、清洁工、送报纸、教中文,好不容易夫妇俩撑了一个小生意,就是那种吃不饱,饿不死的活,以前咱们在国内奋斗目标,能有一幢洋房,能开上汽车,能让孩子送到讲英文的学校,发工资的时候拿到的是外币。这一切老李都做到了,他放进收款机里面去的全是画着英国女皇头像的钢蹦,维多利亚式的房子前停着自己的汽车,该满足了吧?还有什么,非要把全世界变成你的不可。老李不一样,他想得远,想到用自己的能力为祖国、为家乡人民作点贡献,如果可能,或者顺便也替自己摸几条小鱼。改善改善生活。

老李带回澳州的有廿多份合作意向书,老李太太怎么都想不清楚老公会有这么大的胆量和魄力,签了那么多的合约,钱!钱从什么地方来?太太心里明白,老李心里也明白,即使把家挡连同人全卖了,也只有这点钱,到国内去投资,恐怕只够开张剪彩、放几个鞭炮而已。老李对太太说别着急,这只是意向书,意向书的性质是双方是否有合作的意向,是否有合作兴趣,说的具体点,老李对太太进一步的解释到,“县领导带着参观了廿多个企业,有加工的、有做成品的、有农业的、有工业的、有高科技的、有服务行业,五花八门,每个企业都象过节一样以贵宾接待,参观十分钟,剩下的时间全在饭桌上,那飞禽走兽、乌龟王八全往你碗里塞。酒倒的象流水,真是热情的不得了,那些日子,我脑袋没有一天是清醒的,连撒的尿都是一股酒味,吃完饭问你好不好,不知是问企业好还是饭好,只要你一点头,一迭厚厚地合作意向书送到你面前让你签字,开始还有点怕,签多了,才知道,意向书把什么都说了,也等于什么也没说,签个字就象吃完饭别人买单,然后你签个字,让他回去可以报销,仅此而已。在中国,有一批海外商人就是靠签意向书混日子的!

当然老李夫妇是对老实人,他们没想到签意向书中的无限商机,只考虑这至少可以解决温饱。他们认认真真地研究了所有意向书,西北人民的深情厚意、热烈期盼,一幕一幕像过电影似的,老李无论如何要为西北人民点些什么了,他决定投资,但是投资多少却难倒了老李夫妇。网大抓大鱼,抓世界上最大的鱼,于是状况出现了。

那天县长和老李喝得谁看谁鼻子和眼睛都倒过来时,县长问老李准备投资多少?老李伸出一个指头“一个亿?”“不不不”老李的头晃得象摇郞鼓,“一千万?”“不不不”老李的荷包象被抢劫了一样。“一百万?”老李心里明白,即便一百万,由澳币换成人民币,大部分还得从银行借,有钱的大佬投资是投用不完的钱,老李三流投资用的可是借来的钱,输不起啊!老李反复研究了一大迭意向书,还是发现了一个商机。有一个投资机会是这样的:城东有座山,山边有个坡,坡上有个洞,洞中流泉水,水流千年长,黄金是万万两!据当地人说,此水可神了,里面含金银铜铁锡,维生素也是ABCD,还加E,喝过水,有病治病,无病防病,百姓就没见过生癌的,女人生不出娃,喝上一口,即便早产三个月,个个都是十斤重啊。这倒是一个绝好投资项目,你想,这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只要搞个塑料瓶,往里一灌,就是现成的矿泉水,再取一个好的外国名,注明是中外合资企业,好的产品,加上好的包装还愁不赚钱?老李甚至连广告词都想好了“现在就喝=现代生活”这个项目,投资少不说,见效而且快,想到这儿,半夜里就是不梦见北京的金山上,也会笑出声来。

投资中有一个重要环节,就完成各种口舌,繁絮的文字以后,资金何时到位?资金不到位,永远是纸上谈兵。它有点像哲学中的一个“度”,它是事物发生质变的一个转折点,商人,特别是中国的商人对资金到位看着比投资是否成功来的更重要,再通俗一点说,付钱之前,您是爷,付钱之后,您是孙子。老李为了使这个企业更具有中外合资的色彩,他在自己的名字上加了“法兰西斯科”。这个名字长了点,可念起来还是顺口,老李倒不是崇洋迷外,只是想把这矿泉水做成名牌,使祖国的大西北再多些异国风采。

老李离开祖国的时间好象久了些,有些情况是他不太能完全了解的,或者说根本不了解。老李投资了三个月后,合作方希望老李再追加一百万,原先投资的一百万连个厂房都造不起来,只围了几堵墙,瓦片都无法着落。老李急了,原先说好别说厂房、设备,连流动资金都说没问题,一次性投资搞定。就等着装箱卖钱,收回成本,钱到哪里去了?合作方非常的诚恳,讲道理。他们说,占用耕地要钱、失去土地的农民要钱、利用国家的水资源要钱、环保要钱、工商要钱、税务要钱、员警要钱、没钱上学的娃娃搞个“希望工程”你总要付些钱吧,你想想这是我县第一个中外合资企业,不搞得象样点、正规点说不过去吧?谁愿意把钱扔在水里,半途而废呢?

老李的手在抖,脚在抖,浑身在发抖。老李一边抖一边向银行再次贷款,他想的太明白了,再投,风险加大,不投前功尽弃。他象坐在CASINO里的一个赌徒,只有赌下去还有希望,此时此刻你起身走人,CASINO不会把钱还你,为了换回你的好脸色,它只会说“欢迎你再来”。老李把自己的希望、命运、前途以及太太脸上的皱纹全放在第二次投资上了,就象一颗白球跳跃在大大的转盘上,生死由人,听天由命。

还别说,老李赢了。虽说加大了投资力度,延长了投资时间,可厂房还是造起来了,机器也运来了,工人也培训完毕,老李人在澳州,远隔万里,那颗焦急、操劳的心一刻都没停止过。随着工程的进展,他的心才一点点舒缓下来。谁投资没有个一波三折,赚点钱就这么容易嘛,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只是不说罢了。老李搂着太太说:“厂造成了,我们的小店也别开了,在国内是国内的苦,出国是出国的苦,苦了一辈子,矿泉水厂只要能赚点小钱我就心满意足了,开张剪彩那天,我们一起回去。”太太幸福的直点头。

他收到国内一封信,老李以为是厂建成了,回去剪彩去。但不是。信是这么写的,鉴于水源上游建成化工厂、造纸厂、皮革厂,水质已被污染,含有大量有害元素,为保证人民的健康,故下令停建矿泉水厂撤销此投资项目。

老李最近眼睛不好,去专门的医院看了病,医生说眼珠直了,很难修复的;老李最近的耳朵也不好,什么都听不见,只有小店的门铃“叮咚”一响,才有反映,老李最近嘴巴也不好,什么话都说不清了,只会说一个“鱼”字。

太太更可怜,整天对着墙壁,一个劲的流泪。

《自由写作》第15期【澳洲中文作家作品特辑(续完)】

阅读次数:7,61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