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建刚:印象小村庄(诗三首)

Share on Google+

◎ 莫建刚

我来到这北方的小村庄
黎明,太阳站在我的头顶上,吹奏着我的长笛
戴着这金色的王冠
在田野上鸣响,在小路上荡漾
那哼着小曲的烟囱,在房顶上厥着嘴
吐出淡青色的烟圈,和我的笛声飘来飘去
在蔚蓝的空中袅袅升起

我来到这北方的小村庄
在那些被岁月和炊烟所吞噬而倒塌的
庭院旁,吹奏着我的长笛呀
柔声的奏鸣来自我的心灵的渴望
那爬满土墙的长着荆棘的花冠
在风中摇晃着脑袋
在风中和我歌唱

我来到这北方的小村庄
宽阔的的河流从群峰的深渊喧哗而来
悲伤的鹅卵石铺满河滩
那条被遗弃而哭泣的小船浅搁空岸
水藻披挂在它的身上
象一件翡翠般绿色的蓑衣
水波拍打,来自远方的叹息
苍茫的峡谷一大遍黑色的马群奔腾而出
刹那间,这群冲向大河的野马
仿佛摔倒在河滩,嘶鸣、怒吼
一团团闪着电光的乌云,河水震响
溅出无数黑色的浪花

我来到这北方小村庄
那憨笨的驴拉着沉重的石碾
哼哼地打着鼾,它默默地转着
在时间的每轮上,在村口的小路旁
那棵高大而衰老的槐树
这历尽沧桑的老人从梦游中醒来
他轻轻地拂拭着衣襟
把挂满珍珠般的露水,一颗颗抖掉
马车把五月的风拖进麦田
扬起的麦花带出了麻雀喳喳的欢笑
小狗蹦跳,摇摆着它的尾巴跟着我
走出了村庄,那汪汪的吠叫声
咬住我的影子,在阳光下越拉越长

夏天的黄昏

黄昏,夏天的河湾
那扬起雪花般的波浪
它欢快地蹦跳着,欣喜的唱着歌
头也不回地跟着绚丽的晚霞
奔涌,舞蹈,痴情的扑进敞开胸怀的山崖
夕阳望着这远去的浪花
妒忌的痛苦使它恼怒,它发着脾气
象一个红色的绣球,一连串
连滚带跑,一下扑在山垭的肩上
如同傻大姐似的迸发出愤慨的嚎啕
胀红的脸蛋摇晃出炙热的火光

黄昏,夏天的山岗
那长满野高粱的山坡
现在已是一遍青沙帐
你是否还在等待着你的心上人呵,姑娘
他在那个暴风雨的夜晚
荡起一只苦闷的小船远走他乡
河岸边只漂泊着一条被遗忘的木桨
还有那座空荡的小屋里闪烁着哀怨的烛光
如今,在这荒无人迹的山岗上
只留下你孤独的倩影
象夏天里最后一朵野蔷薇
望着远处葱绿的山崖里那条飘带般的河流
露出惆怅和伤心的一丝微笑

夏天的黄昏
在月亮升起的地方渐渐消失
天边那黑色的云彩
编织着枭啼的梦幻
失群的大雁在长空中发出揪心的哀鸣
莹火虫燃烧起蓝色的火焰
乡村里一声声呼叫的吆喝
唤醒了一盏盏欢乐的灯火

我酣酗朦胧地游荡在故国大泽的荒漠上
源流干涸,已悄然龟裂於原始的往昔
古铜般腾空超越的咆哮
生命强悍的骚乱
在午后酒香淳静的恩赐的思愁中
带着与世隔绝的长河落日的余辉
在荒原的大峡中回响

源呵,古中华生命的苍莽
我再不能裸赤着贞洁的躯体
回归那辉煌原始的
大泽之地
冰雪的灿烂
冲撞的狂澜
一阵阵擂击的古元音
荡涤尘埃中枭杀的昏冥

大泽的源流呵,我难舍难分地依恋
沉浸在你落日余辉的梦幻里
聆听那大峡河川的号角啦
漫山遍野幽菊的金阴,凄呖的缭绫

只是,当我慵倦惆怅地离开幻象的那一瞬
夕阳伸出了炙热的双手
把我酣酗的影像,印留在干涸的大泽之源
而在这长长的身影的上空
有一只凶悍的鹞鹰在盘旋

《自由写作》第15期【诗】

阅读次数:7,36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