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笠:东方的诱惑(诗三首)

Share on Google+

◎ 李 笠

月亮端着我的童年上升

但我平静——月亮下面
无非是切割月光的摩天楼,挤在地铁里的手脚

摩天楼里
画砖头气球的艺术家

并不存在

地铁里
突然睁开眼睛的瞌睡

并不存在

茅台——被太阳垄断成独醉的
长城上星星的变奏

并不存在

用五斗米稿费
让陶渊明变成色情小说的杂志

并不存在

霓虹灯下
把芬芳典当给寒夜的花朵

并不存在

母亲的墓,故宫
江南柳条卡拉OK把黄金摸成皇帝的群妃

并不存在

它们已挽着李白的月亮
返回了唐朝

我走得更远

我在晋朝——在北欧的乡村

种着菊花,数着心跳

2006年10月10日的陶渊明

我慢慢扫着青石板上
带露珠的枫叶
我在两株菊花前坐下

欢叫声传来
说我六岁的儿子在操场上踢球
说我一岁的女儿在幼儿园里荡着秋千

他们在离我五百米远的地方
他们远离非洲
一个饥饿的村庄,信箱里的报纸

银杏和我种植的竹子
静静站立,守着花园小径
守着我对天空说母语的早晨和黄昏

掉落草丛的苹果
含笑低语:我们
隐居。我们拒绝变成标价的商品

回国,我更愿意和妓女交谈

回国,我更愿和妓女交谈

畅销的禁书,一些诗意荡漾的词语, 比如:和谐
不用翻。书自己打开
让你瞬间游遍——
烟笼雨罩的秦淮,水光潋滟的西湖

传送带的声音,日夜接送的机场
我停留,转机
我聆听,旅馆的墙
响成上升和下降的客机
你应该呆在这里,她们说,这才是世界中心

她们是她,从不问我回避的问题: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她和喜欢盘问的纽约机场不同。她懂
交谈的条件:钱!灵魂
是肉, 她说,出汗
你才能滴水归海;呻吟,我才能干
想干的事:给父亲看病……
我们对视。 她显现就义时的刘胡兰
躺着。镇静。毛茸茸的黑三角
炫弄与星光对弈的金字塔

回国, 我更愿意和妓女交谈

她是她们,川妹子,舞蹈学院一年级的学生
世界名牌皮包,衣裙——
哦, 欧洲穿在她身上
绚烂,像国庆夜空的礼花
“看吧,请感受繁荣的象征!”
她快速脱衣,像孩子
撕去圣诞礼物的包装
孩子盯着礼物,忘记世界存在
而她,一块鲜美的肉
全然忘掉自身的存在—— 刀,是金子

一丝不苟地,如此的耐心
收费心狠的心理医生才会这样。我
能给你妻子,你母亲,你朋友
不能给你的东西,她说,语气庄严

一张如此年轻的脸
可以做我的女儿
我们交谈。用普通话。但更多是用沉默
像喝泉水的一刻
她聆听——她的耳朵
任你宣泄一个发财的朋友不愿承担的孤独

泪。日咎上喑哑的指针
她不会反抗——如古代的宫女

“皇上皇上,请开恩!”
“大哥大哥,多关照!”

同样的声音。 同一个声音
回荡成迷离的月光
是的,这里没有时间。 你
始终在同一条河里游泳
时而是玄宗, 时而是乾隆
时而是杜牧, 时而是板桥
“再吃奶酪,你还是觉得豆腐味道更好!”
我理解这话:只有这里
你才算回到母亲的怀里
和她那召之即来的菩萨的笑

……交谈在继续
长安捣衣声,胡同磨刀声,弄堂
修锅的锤子声,坠落
和上升的声音,它们
在我口干时——交谈结果——云集
变成一场雪,孩子的叫声
街面上开花的脚印。并很快
如鸟在窗口一闪——化成流入阴沟的脏水

回国, 我更愿意和妓女交谈

《自由写作》第16期【诗】

阅读次数:7,97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