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水良:读《老虎》——时代风云的回忆(书评)

Share on Google+

◎徐水良

范似栋先生的《老虎》第一册,将我们带回到一个风云变幻的时代。那是一个苦难的时代,空前艰难、艰苦卓绝,但又是风云激荡的时代。这个时代还没有结束,依然在继续。未来的某一天,当这个时代终于结束的时候,我们将会看到,这是中国人民和当代中国的志士们,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下,艰苦卓绝,奋勇抗击暴政暴君的时代,奋不顾身,为自由民主献身奋斗的时代,也将是中国历史上翻天覆地的一个时代。它将在人类历史上占据丰富多彩,灿烂夺目的一章,它将推动人类进步,为人类最终消灭专制暴政,走向全人类自由民主的光辉明天,带来巨大的前进动力。

我们这一代人,年长一些的,像笔者,亲眼目睹了“解放”,“剿匪”,“土改”,“镇反”,“肃反”,“抗美援朝”,“统购统销”,及到“反右”“反右倾”等历次荒唐的运动。亲身经历了合作化、公社化、大跃进,以及随后到来的人为制造的“大饥荒”,亲自领略了那可怕的饥饿、贫穷和死亡的恐怖威胁。然后,又目睹和参与了所谓的“文化大革命”。最后,终于逐步觉醒,开始反思这一切苦难的根源以及中国未来的走向和前途。但当笔者1970年代初终于认识到“中国的问题,不在其他,在于制度”,在于一党专制的“特权制,官僚制,等级制,专制制”,必须实现自由民主制度的时候,(引号中文字见笔者当时《战斗宣言》等多篇文章),悬在我们头上的,却是镇压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三反分子”,镇压“反革命、阶级敌人”,杀头、掉脑袋的血腥恐怖。因此,当我们经过长期准备,义无反顾地开始从事中国民主运动的时候,我们自己的厄运也就从此开始了,从此以后,苦难就将伴随着这些专制制度的反叛者。

范似栋先生的书,记录的就是这个历史,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

大约两年多以前,一个朋友用电子邮件给我发来范似栋先生手稿的几个章节。我看了,与我掌握的情况基本一致。我对范似栋先生的努力,颇为赞赏。但是,当时并没有感到他的这个工作有什么了不起。当我接到范似栋先生寄给我的《老虎》第一册,读后,我才感到深深的震撼:

第一、对范似栋先生的写作精神,深表钦佩。显然,为了写这本书,作者花了极大的努力,来收集整理材料。这种收集材料的工作,非常花时间,花精力,需要非常的耐心,并且要克服当事人,尤其是具有负面因素的当事人的巨大抗拒心理。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仅仅在这一点上,我就觉得作者了不起。我和严家其先生谈论这本书时,严先生也是这个看法。我对严先生说,我们应该觉得惭愧,这种书,本来应该是像我,王希哲,徐文立这几个对当时全局情况比较了解的人来写。但现在却由范似栋写出来,虽然因此对全局的了解,包含一定的缺陷,但其困难,可想而知。但他写出来了,并且对材料收集的耐心和细致,让人佩服。其中上海民运的许多情况,我是看了范似栋的书,才知道的。

第二、钦佩作者对事实客观公正的描述。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尤其是当代历史,很多事实还没有被历史所揭露,很多事情还没有为人们所认识,并且由于作者当时并非处于风暴中心,对当时情况的掌握,有相当困难。虽然有相当数量的人和事实的真实情况,与作者了解得并不一样,有相当差距甚至相反。而且对有些人和事物的真相合评价,现在还不宜说。但是,作者能够做到目前这样的客观公正,已经很不容易。而对某些人和事的掌握与真实的差距,很大程度上有些人提供错误材料,甚至说谎造成的。尽管有时作者心里有数,知道它们与事实有差距,但鉴于客观掌握的情况,别无选择,仍然只能公开那些人提供的材料。所以,这里的情况的出入,不能由作者负责。

第三、钦佩作者秉笔直书的精神。

历史不好写,当代史更不好写。这里不仅有许多材料事实尚未暴露,以及观察有局限等问题。并且更重要的是:作者所揭露的事实,尤其是某些人不光彩的历史,特别是描写那些充当特务线人的人的历史,作者将会受到非常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不仅来自当事人,而且来自中共情报机构。尤其像上海国保及其线人特务那样的上海滩无赖,他们白道黑道,无所不用其极。书籍出版以前,我就估计范似栋会受到压力。有的朋友因此问我对这个事情的态度,我说,我们当然坚决支持他抵抗压力。最近,我听说他受到警告,甚至暴力威胁。为了历史,为了真实,我们大家一定要支持范似栋先生秉笔直书。也希望范似栋先生发扬历史上不畏强暴的史家精神,秉笔直书写好后面的几册。

最后,谈一下我对这本书的某些批评和建议。

我觉得,这本书的最大一个缺点,就是对魏京生先生的批评过分。

魏京生先生的一些缺点,大家是知道的,我本人也当面对他提过一些批评。但我认为,魏京生先生的缺点,被中共地下势力大大地夸大了。中共不遗余力地打击对他们有重大威胁的人,所谓的“民运人士”中,绝大多数是为他们效力的人,这些人一齐动员,一起造你的谣言,说你的坏话,到处挑拨离间,你人最好,他们也能将你妖魔化。而海外的中文媒体,绝大多数又掌握在亲共势力手里,吹捧谁,扶植谁,打压谁,统一运作,搞得你黑白颠倒。像魏京生这样的人,无疑是他们打击的重点或重点之一。在剩下的不多的真正的异议人士中间,其中的大多数,也会或多或少受到这种普遍的谣言和抹黑的影响,往往会相信这些普遍的“舆论”。只有极少数人才不受影响,但他们又不屑于同那些故意围着魏京生拍马屁可疑人物为伍。所以,他某种程度的孤家寡人,也在所难免。范似栋先生也有可能某种程度受中共制造的假象的影响。

我觉得,魏京生有两个很大的优点:一是他立场坚定,从不动摇;二是他为人爽直,不搞阴谋诡计。政治人物,要做到这两点很不容易。对比一下海内外那些著名的所谓“领袖”,大多数不具备魏京生先生的这两个优点。

我希望范似栋先生能够认真考虑这个意见,尤其作为史书,不宜为了一时的炒作,故意夸大某一个问题。

读范似栋先生的书,我的感觉,实际上主要是写上海民运史。但范似栋先生和上海的一些朋友们,提出上海中心论,反对北京中心论。我想,除了上海的少数朋友,全国其他地方的朋友,包括浙江,江苏,安徽这些上海周围省市朋友,恐怕都不会接受这种观点。范似栋先生的这本书,要写成全国民运史,还要花很多努力,还要大大加强各地民运史料。我想,最好,这本书作为上海民运史,全国民运史另外写。

2007年4月

《自由写作》第21期【书评】

阅读次数:7,97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