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跃东:指饰(诗四首)

Share on Google+

◎ 吴跃东

修葺一手指甲
顺着簇新的指点
我是被你挫掉的一抹灰

灰飞的空漠
这指点已老了
远方正一节一节地朽落

仍欲涂鸦,扳着青春的关节
一手的成长逐修成
一世的妖,而转掌

是婷婷的直立
示一虎口不禁风的握
那轻抚的握,是这样递过来的吗

犹伴着漫不经心的瞥
在一对盲瞳上撞个满怀
此遭惟我独见

那一指是如何点破江山
而不修边幅是颤颤的指
出自戍卒独守的边关

边关,边关,乃一指骨的叫唤
颤颤地退下
枪膛里蜗旋的恩怨

平衡

青山在身外
拥着闲下来的故事
伐木老人,拐走
一棵树的恍惚

空缺耸立起来
向上生长的光
一如拐杖
在一条瘸腿内
回收平衡

变幻

翻过篱笆上的冬天
无人看见的一列
于褪色中,田鼠的灰
胆怯而敏捷

一条围巾甩了上来
挡住一张少女的嘴
眼睛沉入荒芜

雪的眼睛
储备一个春天的泪水

三个故事(节选)

之三 疡

1.
裹挟白色就是裹挟一场大雪
天空这床被单覆于地,覆于
我们的魂魄上,也是
一柄白晃晃的手术刀
指向尚未打开的黑暗
要切割风骨吗,或是
游刃于筋脉间,生来就是
脆弱如絮的神经,缠着
一贫,如洗净的
森森白骨

2.
没有如羽的消息
羸弱似搀扶渺渺之烟云
无端的双腿被无力的端上
病床前,窗上一列
流逝的霜痕,窃走
一整年的泪
打磨成疾,成辛酸
撑着虚虚的胃口
而一饮未酬,岂能
掷下这杯中的重诺

3.
惶惑中我听着喘吟
自你,身陷白色中的痛
是怎样的病魔
蛰伏于脏腑,继而入髓
这狰狞,几千年的延续
紧挨着,疲于生息的血脉
毒瘤般悬在岁月的骨骼里
欲吮,欲吸
欲腐,欲蚀
我们与身俱来的无辜

9.
我猛然惊觉
这病榻上的重载
于不期然的忧戚里
让肉身与魂魄
面对面的质询
这将临的苍白的剖切
顺着大夫果断的手势
你昔日的割舍
本该是如诗的纵横
磨励了半辈子的

11.
不就是身外
这一款绚烂的羽翼吗
是该归属于子孙后代的
那一领天空里
圆一轮自家的月
而母仪也自会
端坐于他们心中,只是
你过早的缺席,过早的
守着这身羸羸的弱躯
虚悬在茫茫白色的围困中

13.
本该是无声的啊
这腐烂的进程
正在捅破世道的耳膜
我赶紧翻身,连逃避
也是那样局促
自病榻的阴影下
拖着,输液管的缠绕
延伸至尽头,赫然的创口
于贫瘠的土地上
这些恣意遍插的蛮藤

15.
灯眼无影,于空洞的暗示里
睁着,一把刀的切割
在惨淡的肌肤上
划出十字
胸膛的豁口内
惨遭杀伐的花季
这搏动仍是嫣红的
且胜过,那警戒的红灯
于手术室紧闭的大门上
闪烁,一段被阉割的辛酸史

16.
周旋于病史里的大夫啊
不必再操刀了,不必
在史册的骨缝里
作徒劳的游移了
她被缓缓地推出时
积雪正酝酿一次远行
那蓦然飘去,且融且化的
冥冥中的释放
如一枚遗落的种子
款款地俯下身去,看见了吗

17.
她手持自身,一片薄刃
正朝着土地的腕脉割去

《自由写作》第24期【《零度写作》诗歌小辑】

阅读次数:7,55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