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一年的最后一天(诗三首)

Share on Google+

◎一平

一年的最后一天,思念亲人。大雪覆盖原野。妻子在远方。她孤零的身影,比蜡烛孤零温暖。儿子的呼吸升过梦境。如此熟悉,饭桌、暖酒、母亲的祝愿。圆月——东方自古以来的家乡。

一年的最后一天,站在飞扬的大雪中,用我的孤独祝福这座陌生的城市。竖起大衣的衣领,仰望茫茫中教堂的尖顶。我理解了那每一份必定的孤独和命运。

最后一天,最后的一夜,透过窗纱,一片欢庆的酒盏。用生疏的耳朵,在大雪中倾听教堂生疏而告慰的钟声。

我祝福每一个人。

91年12月31日 波兹南

你美得使我惊讶。心像惊鸟,飞过廊顶。你走过,万物宁静。你的脖颈清晨的鸟语;你的眼睛白昼的黑夜,把我引向神秘的羊群。

褪去你风的内衣,让我看到你。你的晨光,果实。你熄灭了春天,美丽的双腿绽开所有的鲜花。

如果没有你就没有世界。你是大地明亮的教堂。伟大的时光驻步吧,它为你沦为废墟。

92年 波兹南

祖国

1

它们离我渐渐远去。使我空荡,亦使我安宁,像空寂的天空,停泊的雪。一天天,我瞭望树木、飞鸟、季节……我终生的期待。

喧嚣,并不拯救,那只是我的疾病。舒展的窗幔——缓缓的云,像一页书,让我念到清晰的字迹。火焰——蓝鸟之翼,刹那飞升。我已离开大地,驶入时光。

2

然而,我依然不安。

我看到那个庞大的帝国,腐烂、崩溃。这一个世纪都在其中。危亡、恐惧、暴乱、罪恶、堕落,殉道者的狂热和虔诚……啊,那是我的骨片和叫喊。绝望和虚妄遮蔽了微小的字迹,也遮蔽了久远的道路。喧嚣和暴行来自骨髓深处,那是一场毁灭——它恰恰就是一场毁灭。

都在其中,我不再谴责。

3

只是我的记忆无法铲除,也无法以字迹清晰地填写。

多么安宁的日子和雪,像我窗前冬日的果园。但是我的恶梦总是不期而至,即使是白日,它铁兰的利爪也会突然将我混乱撕扯,像讨要不能讨还的债务。

我不能安宁,祖国。

94年于波兹南

《自由写作》第25期【诗】

阅读次数:12,29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