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庄:有点儿这样的声音(诗三首)

Share on Google+

◎ 雪庄

1

就此停住
在往东或往西的方向
再也见不到一个人影
熟悉或陌生的背影
再也没有一阵熏风暖暖地吹来
再没有一片云
停在昨夜前端的目光
从街上消失
从午夜或接近黎明的街上消失
指上脆弱的记忆
流于空空的雨上
一种常见的雨
落下又回复
空空的街上
有点儿声音
在东方或者西方
有点这样的声音

2

这样的声音停住
在极乐或极悲的街上
无奈的行走成为中庸的补偿
中庸,可能是偏向某一边的补偿
声嘶力竭的幻想充满天空
充满街上消失的背影
没有任何的重负
没有任何的负、而停滞
墙或门洞
诞生于末日的心
付委予一枝墨笔
描黑一种真实
一种令人颤栗的真实
停在街心
注视往来不歇的诳语

3

缄默于某一时辰
并未划定某一分明的时辰
眼中的景被明日熏黄
其边沿有一缎带缠卷
中心的白斑再也不代表什么
或从未准备代表什么
无奈亦停止行走
谁也无意将无奈展为无限
无限就是这条街
人的概念停在史前
停在史前某个可能的街沿
当你一旦步出
黑色便悄悄地扩展无限

4

这分明是一个词
侵扰所有的街
稠稠的粘着很多非梦的夜
停在你抬起的脚
收回太多的无言
垒成壁障
保护如粉似的灰
在一闲适的角落
可以窥视所有角落的角落
那只眼睛
被糊上了稀泥
占据成为悲壮的玩笑
退缩至街沿
街沿的街沿
无影之街上
有月高高悬挂

5

这是一种往复的玩笑
在每一蒸腾过的热气的街
在每一支点燃的烟
以墨笔描下某一虚拟的环节
玩笑特立于鼻
喷出的那声清脆
震断全部的链
以一声哈欠迎接另一类疲惫
激动的街抖索起来
而月仍然悬挂
在东方或者西方
系于同一
毫无根据的臆想成为诗
成为宣泄的暗沟

我不懂你的手势

我不懂你的手势
你以一只瘸腿支撑着天宇
四翼已经垂下
弯曲的弧线趋向平缓
沿你的脊梁滑落
破碎的云悠然远游
并时时回首盼顾

木柱以枯朽支撑屋宇
密密的蛛网垂下四翼
你的脸没入深深的土
体察地心缓缓释放的温度
破碎的石头悠然远游
但我不懂你的手势

严肃,舒缓而游离的主题

幽幽的声音响起时我瘦削的感觉正在降落
在醉死梦生的边缘被一种莫名的强力吸引
承袭的因循在远远处花一样灿烂开放
然后凋萎,返回自身脆薄而坚硬的躯壳
只有无奈,直指天际逐渐变灰的史前的眼睛
一个笨拙的微笑亮起后熄灭陷于更为深邃的黑暗
冥思无声地渡过那条大河化作墙上线条奇特的挂毯
再没有一块石头从窗外飞来压在我的胸口
长号,遥远而忧伤地召唤另一地域的什么人
极目幽幽的声音起处有一种悠悠飘荡的感觉
我被抛弃还是土地被抛弃两者正迅速分离
进行曲调转谐谑曲流出却是梦幻曲的旋律
安魂曲奏响我起床使劲揉一只惺忪的睡眼
镜子里透出某种熟悉的灰色慢慢升起带走了什么
于是我又回到那条线的一边向着另一边的迷惘眺望
这是一个早晨和昨天一模一样的空气但没有水滴

《自由写作》第26期【诗】

阅读次数:7,58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