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小戎:苏武牧羊(小品剧本)

Share on Google+

◎欧阳小戎

场景:草原,可用空旷没有任何陈设的舞台代替。

角色:苏武:须生;羊:小旦;匈奴兵:小生,红卫兵装束更佳。

道具:牧羊鞭,用报纸卷成细筒状,最好用《人民日报》;诏书;八分之一左右卷筒纸巾。

*

羊上,苏武持鞭跟上。

*

羊:这一转眼又是秋天了,他们又要来剪我的毛,羊毛总是出在羊身上。

苏武:哪有这么唠叨的羊?羊毛不出在你身上,难道还出在我身上不成?

羊:连毛都不会长,还嫌我唠叨,俗话说,身上无毛,办事不牢。

苏武:你是成心找茬。(用鞭子敲羊的头。)那边,吃草去。

羊:我不吃那边的草,有你的尿骚味。

苏武:什么意思?我每天给你扫羊粪羊尿都没抱怨过。

羊:我又没请你来牧我。世有羊,然后有牧羊者,羊常有而牧羊者不常有。我生下来的时候自由自在,不由人管,可现在我得在你鞭子下度日。

苏武:傻瓜,没有我们牧羊人,你早被狼吃了。

羊:虚伪的理由,有了牧羊人,我也是被人吃,还要剪我的毛。

苏武:刁羊!

羊:叼羊,那是一种哈萨克人的娱乐,不过现在这年代还没哈萨克人,你要想看到哈萨克人和叼羊,还得再等1000年。总之我很讨厌你,要是你明天就消失,我会非常高兴?

苏武:难道你以为我真的想牧羊吗?我也是身不由己。我必须牧羊,如果我不牧你,我就要被人牧。

羊:我已经忍受了你十九年,炼狱一般。今天晚上,你要么放了我,要么我就逃走。

苏武:越狱的羊会被打死。

羊:打死了我,大单于会治你牧养不力之罪。我是无所谓,反正天堂很好,地狱也不赖,总比这荒谬的人间强许多。

苏武:你逃了,我的罪更大。大单于会怀疑我挖社会主义墙角,偷偷把你吃了然后谎报说你逃跑。

羊:大雁,你看见了吗?大雁多自由,想飞到哪里就飞到哪里。

苏武:唉……

羊:先生为何叹息?

苏武:故土江山远,匈奴鸿雁去;意欲共南归,恨无双飞翼。

羊:先生高才。

苏武:哪里。

羊:先生在汉家,是干什么工作的?

苏武:是个公务员。

羊:听说汉家的公务员薪水很高啊,先生为什么不干了,要跑到匈奴来。

苏武:只是沿海的高,内地的不高。

羊:那先生……

苏武:我是长安的公务员,属于内地。

羊:先生到匈奴多少年了?

苏武:十九年。

羊:这十九年如果留在汉家当公务员,估计也是副处级了,总比到匈奴来放羊强吧。

苏武:帐要长远地算,再熬一年,我就可以申请匈奴的绿卡,可以过上好日子啦。享受匈奴人的免费医疗和教育,还有失业保险,社会福利……汉家规矩太多,还是匈奴比较好。

羊:(对观众嘀咕)匈奴有这些东西吗?(转身对苏武)还是汉家比较好吧。

苏武:汉家不许践踏草坪,不许随地乱扔东西,不许随地大小便,否则要罚款。但是我看见草就想踩,还喜欢在草丛里或者树背后……

羊:嘻嘻。

苏武:我们长安市市委大楼,前面好大一块草坪,还种了景观灌木,我经常……

羊:我明白了。

苏武:所以我们领导经常骂我,还扣我奖金,于是我就想,干脆移民到一个到处都是草的国家,这样就清静啦。

羊:是啊!匈奴的草场上,随便你怎么着都行。

苏武:唉!

羊:既然匈奴这么好,为什么还要叹息呢?

苏武:我申请绿卡有难度,估计还得回汉家去。

羊:为什么?

苏武:我什么专长也没有。

羊:你不是当过公务员吗?

苏武:我每天上班除了上网聊天什么也不干。

羊:可聊天时间长了总会打字吧?

苏武:我只会打几个词:你是GG还是MM?我爱你,你爱我吗?你不爱我,55555555.

羊:I fule you.

苏武:估计今年再申请不上绿卡,我就得回汉家去了。

羊:那你这十九年算是白干了。

苏武:反正我也白白践踏了十九年草坪,总的来说还是赚了。要是在汉家,这样的随便乱来的话,早被罚款罚得吃低保了。

羊:(翻白眼,自言自语)低保也不是给你这样人吃的。(向苏武)我希望你早些回汉家去,这样我就自由了。

苏武:羊就是羊,我回了汉家,还会有别的牧羊人来拿鞭子抽你,我对你已经非常客气啦,换了别的牧羊人,仔细你的皮。

羊:总之牧羊人少一个好一个。

苏武:牧羊人永远不会少,我走了,会有别的汉家公务员跑来这里来当牧羊人,拿鞭子抽你。

羊:看来我们理念不同,我迟早逃走,大不了羊死网破。

苏武:古人对牛弹琴,我对羊讲理。

羊:你这是人身侮辱。

苏武:充其量算羊身侮辱。

羊:你小心了,我会把今天的侮辱记在帐上。

*

匈奴兵上。

匈奴兵(取出公文念,京片子):大单于有令,苏武听着。昨个汉家来了使节,大单于决定遣返一切偷渡者,与汉家恢复外交关系。为维护匈、汉两国睦邻友好关系,共建和谐社会。大单于命令苏武即刻停止放羊,回家收拾行李,到大单于处报到,报到完就和和汉使一道回国去吧。

匈奴兵下。

*

羊:哈哈哈,再也不用看你的苦瓜脸啦!

苏武(叹息):唉,有道是,十九年恍如一梦~啊~(此处京昆拖腔)

(唱)【声声慢】

寥寥寂寂,寂寂寥寥,行人白发空系。故国如今遥望,恍然秋至。忽然雁阵乍过,做悲声,乡关何处?日暮也,泪空垂,又是一年虚度。

自古英雄奇志,都付与,北往南归磨去。料是明年,沧海尽时孰寐。何堪月明斗转,叹星河,不见朝日。十九载,赢得秋风两泪里。

*

匈奴兵上。

匈奴兵:时辰以道,不见苏武前来报到。奉大单于之令,苏武休得磨蹭,再磨蹭我便拿下。

苏武:羊儿,从今两别,难道你真无半点留恋?

匈奴兵:少罗唆,走!(擒拿苏武。)

羊:你这样一说,我倒真有些伤感。

苏武:你是GG,还是MM?

羊:我是母羊。

匈奴兵拿下苏武。并拖着苏武一路下。

苏武(嘶嚎):我爱你,你爱我吗?

羊:似乎不爱。

匈奴兵(一手拖苏武继续走):再罗唆拿绳子捆你。

苏武:你不爱我,55555555555555.

匈奴兵及苏武下。

羊:他回汉家后,可能会在QQ上找我,我先去网吧等他。

羊下。

*

注:

作者在第三届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大会前夕被云南省腾冲县警察带走,故无法参加大会。

《自由写作》第26期【独立笔会第三届会员大会特辑】

阅读次数:8,2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