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建刚:孤寂·狂奔死亡(诗二首)

Share on Google+

◎ 莫建刚

再不会有人来了,初夏
只剩下一片金柔的阴影
孤零零的穿过我的指间
再不会有人来了,扬花
飞雪般娑娑地飘落窗台
寒冷的忧郁浸透我的心坎
阳台上爬满了荆棘的花冠
随着阳光的流逝,我的躯体
被岁月残忍的刻刀雕錾
太阳,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寒冷
象似来自北极冰川的棺材
再不会有人来了,窗外
两棵高大的杨树在栖鸟的聒噪中
静静地纺织网一般的地狱
在单调有节奏的纺织声中
我感觉有死神在舞蹈
黑色的舞姿象旋风那样哀嚎
这哑然的声音是如此神秘
我的心象撞击洪钟忐忑不安的
撞击出颤栗的惊恐、怨恨的慌乱
难道,在这神秘的感觉中,顷刻间
我将要化为白骨

在走向悲寂的道路上
我跟跄、蹒跚
踯躅、彷徨,就是那流放的囚徒
也没有如此凄凉

难忍的孤独期待的忧郁
象漫天飞舞的黄沙排空而来
这是黑暗的旅途,飘泊
我在一千个死神的宴席上作客
时光是这样长久,希望的铜钟被大碎
这贫困交加的日子,何时才有尽头!

在人生陡峭的悬崖上
我拖曳着自身这沉重的影子
朝着夕阳落下的地方
摇滚着虚弱的躯体连筋跌斗的仓皇逃窜
远方,传来阵阵催人泪下的哨声
天空中,有一只断线的风筝摇晃着脑袋
孤苦伶仃的
向我飘来

思念·魂归故土

当落霞把金色的彩虹布满天空
当黄昏把暗淡的幽光洒向芒野
此刻,我已在北方
我的心,那颗被忧伤所折磨的
那颗被苦难所压抑的狂乱而病态的心呀
在灵魂的深处,又升起
迷朦晦暗的希望

那即将抽芽的柳枝
那迟开的谈红的桃花
在我胸中奔腾的火河里
都被焚毁殆尽,而我
一个刚从死亡中苏醒的顽童
拖曳着属于自身这具冰冷的僵尸
象幽魂,惊悸地
凝视着这遍北方的土地

南方,春天的故乡
那鲜花奔腾的洪流
在山泉丁冬的围绕中
更加壮丽,更加辉煌
是呀,我多么眷念这一切无望的辉煌
以及我性格倔强的母亲,现已白发苍苍
还有山野里那遍乱坟岗上
埋葬着我父亲白骨的地方

又到了上坟的时节啦
我怎么能,怎么能忘掉
在那些小雨纷纷湿透的清明里
我曾多少次醉倒在您的坟前
我的父亲呀!如今
我不能,我再也不能
为您那座凄凉小坟
插上一条用泪水浸泡的白色坟飘
原谅我吧,这个没有指望并在精神上
处于冥顽不化的儿子,他将孤独地
走完人生的旅途
把这具毫无价值的躯体
用精神的火焰化为灰烬
撒在苦难的山脉和天涯

我的母亲,当我离开您的那天
我知道,在您干涸的眼眶里
闪烁出多么失望的泪花
您那被苦难岁月所刻满的忧郁的面庞
呆滞
没有表情,可您的心
您那颗悲哀的心呀,却在我转身的一瞬
紧张的抽搐,颤栗的绝望
使您的声音变得如此的喑哑
不要为我祝福,妈妈
因为,我不会给您带来幸福
也不要诅咒我吧,妈妈
因为,我不过是人群在一抹闪动的影子
我总是要离开您的,母亲
当所有的日子都走向死亡
待那时,让春水奔腾陪伴着您
山花、霞光围绕在您最后归属
而在天边,那一团团彩云里
将有一片金色的阴影
为您奔丧
为您哭泣

北方的风呵,寒冷、亲切
南方是云呵,绚丽、陌生
当光明带着诅咒的哀叹再度出现
当辉煌带着怒斥的悲伤再度伸展

一片飘泊的金阴
在绝望的寻觅中
消失
嘶哑的叫声将缀满
苍郁的丛林
静穆的山峦

《自由写作》第27期【诗】

阅读次数:7,5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