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诗三首)

Share on Google+

◎ 牟传珩

枪弹如雨

惊魂未定
记忆
若能唤醒宽容重生
那么
我情愿是一篇墓志铭
在黎明前的洗礼中
生成一身苔藓
用痴迷的绿色
刷新枪口上冒烟的血腥

死去的
或者流亡的
为了购买明天的微笑
我掬一捧阳光
擦亮一枚共和国的硬币
只为了有这么一天
我用文字铺出一条路
而后
折断干戈
鼾声如雷

今天
我的博客日记
酿制了一缸米酒
祭奠死难者
等待流亡者
请民族与时代干杯
再采一束鲜花
重新连接一个镜头
我们本来就崇尚恬淡
只是为了自由
才起而奔忙
于是
在意识形态的大墙里
留下了一行
沉重的脚印
无怨
无悔

子弹是一枚勋章

什么时候
大地弯成了一张弓
历史站在了坦克上
用形象的力度
抽出了一首诗

什么时候
心灵创出了伤口
一个季节绽裂了
鲜血的光芒
刺伤了夜的眼睛

什么时候
影子沉重成了梦
长安街上
背不走的思绪
跌成了一丘坟茔

风霜染着的枫叶
是血的舞蹈
在时代的塑雕上
满天亮着脚印
子弹是一枚勋章

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天空是睡熟了的悬念
星光如蓝宝石般的亮闪
月亮在黑色中幽默
幽默着鬼秘的夜晚

布谷鸟苍鸣在天边
视觉是一次稍息着的昏暗
夜的隧道太深太远
深远的令人毛骨悚然

夜是演奏自我的瞬间
生命不过豆光灯盏
黑暗构显了人的渺小
我是山谷中失眠着的叶片

生命是自然寄发的信函
无论飘落天涯海角
回收它的信箱
却还是自然

爬满野草的荒野
流星划下山渊
再好听的故事
也不过一捧坟弦

一切悲怆的情节
和灰色调的画面
在夜的构思中
都浓缩成沧凉的孤雁

所有的呐喊
都是预设的导演
唯有夜的自然
才能解读生命的内含

万物明明灭灭
生灵星星点点
存在是夜的剧本
自我是自然的诗篇

自然在夜里读着我
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面对着无边的黑暗
我彻夜无眠

无眠的自我
是耗着心血的灯盏
强风撼摇不灭
光亮几何由天

灯火映亮的背景
都是视线上的灿烂
意识是一种张扬的自我
追寻是射穿夜幕的飞箭

宇宙在静夜中进化
自然在黑暗里舒展
每一次孤独的呐喊
都是一个刚劲的逗点

《自由写作》第28期【诗】

阅读次数:7,54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