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馨:海的女儿(散文)

Share on Google+

◎兰馨

陶醉于大海的那份静谧、宽广和纯粹,看似平静的大海却翻滚着不安静的海浪。那海浪是我吗?

题记

有道是:智者乐山,仁者乐水。是的,我相信自己是个仁者。小时候,家里养的小猫被送走,老母鸡被里弄爱卫会的大婶宰杀,我都会哭泣不已,要难过好几天。我知道自己不是个智者,我不喜欢对某个问题深思熟虑,究根刨底;不喜欢爬山,虽然山上风光无限,但途中太累,让人不愉快。我粗枝大叶、豁达,喜欢平坦浩淼的大海,她让我心地宽广,心无杂念。

生于东海之滨,却与大海无缘。狭仄的城市,使生活其中的人琐碎、苛刻、冷漠。中学时代,我时常会为心底涌动着一股道不明白的情绪而独自在某个黄昏步行15分钟去看看比小河宽广的黄浦江。虽然举目就是浦东,但江水与天空之间还算澄清明净,夕阳倒影在江水中,变成了一条金光闪耀的飘带,在大地和天空之间起伏、荡漾,仿佛随时会和天空融为一体,令我这颗沉寂的心灵也一起飘舞,进入梦想的天空。

上学的时期正赶上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读的书是千篇一律的“红宝书”,我就偷偷地读了许多当时被禁止的属于“资产阶级思想”的书,尤其喜欢读与海有关的书和诗歌,有安徒生《海的女儿》、莱蒙托夫《帆》、普希金《致大海》、狄金森《蓝海》、张九龄《望月怀远》。通过读文学家笔下的大海,我了解到这个世界的多姿多彩和人性的多元及美好,由此怀疑那时每天背“毛主席语录”、唱“革命样板戏”、跳“忠字舞”等做法,觉得这不是我们的正常生活,为什么我们不能象大海那样自由、奔放地生活?在读“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日子里,我外表看似灰色、僵硬,内心却充满了大海般的绚丽色彩。

青春是多梦的季节,总是幻想着有那么一天,牵着心中白马王子的手,漫步在金色的沙滩,迎着海风,朝着蔚蓝色的远方,走向美好生活的海洋;或者,和心中白马王子去象鲁迅《少年闰土》中所描写的那个地方:“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白天,我们面朝大海,顶着太阳挥汗如雨地种西瓜;晚上,我们坐在细软的沙滩上,互相依偎赏月、吟诗、品瓜。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生活更纯真、更人性呢?大海真是产生浪漫幻想的摇篮!

梦难追,但我甘愿做个追梦人,追寻自己心中的梦想。二十多年前,拿着微薄的工资,顶着父母的压力,忍着翻江倒海般的晕船反应,去了一趟青岛,真真实实地看到了在自己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大海。阳光下,放眼望去,碧波万顷的大海雄浑而苍茫,顿时就把城市的狭窄、拥挤、嘈杂全都抛到九霄云外,那可怕的晕船反应也随着清爽的海风飘散得无影无踪。我赤脚坐在大海边,云卷云舒,银鸥在海天一色间自由地翱翔;层层涟漪的海面上,翻卷着雪白的浪花;人们像小孩一样在海边跑来跑去,寻找着自己心目中的美丽贝壳。我第一次感受到大海的广博、深邃和无限,其实我们的生命也象这海浪,滚滚而来,又滚滚而去,其间夹带着许多美好的期许,就象这五颜六色的贝壳,但是有多少人能真正找到钟情的贝壳呢?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海年年望相似。

不希望因长时间固守简单忙碌的生活而狭隘了心态,不愿意在尘俗的喧嚣中让倦怠和厌烦的情绪负累了好心情,今夏我又一次想到放飞我梦想的大海。

好多年前,母亲作为技术指导曾去海南工作过一段时间。听母亲说,那里很热,但景色迷人,尤其是天涯海角,堪称绝色天国。我看到她在那里照的一张相片,辽阔的大海和高远的天空碧净如洗,蓝天碧海间,距离只是人们心中的一个概念,目光所及的尽头,一条平缓而曲折的蓝色带子,将海天紧密缠绕在一起;海浪里嬉戏的人们就象天上的星星三五成群地点缀着海面。母亲带回的香甜芒果,和这“海到尽头天作岸”的景色一起构成我对海南的美好想象。

踏着母亲的足迹,带着不减当年的浪漫,我坐上红眼航班来到了海南。

第二天一早,海南就以傲居世界第三长寿之岛所拥有的清新空气迎接和拥抱我的到来。印象中,海南应该是炎热的,但由于经常受台风的影响,没有我居住的城市那样酷热难忍的感觉,到是多姿多彩的云彩,瞬间万变、时阴时晴的阵雨,给人一种梦幻的感觉。

坐在去游览大小洞天的大巴里,一路上只见大小、高矮、直弯、斜曲的各态椰树、槟榔树参差错落,蔚然成林,一派“挡不住的椰风,抵不了的海韵”的南国风情。我目不暇接地看着窗外如画般的景色,蓝天白云下是绿油油的稻田,成群的黄牛悠然自得地慢步在田野里。我这个刚从黑压压的大城市里走出来的人,完全陶醉于这样一种绿意葱郁的色彩美之中。遗憾的是车开得太快,就象城市的早晚高峰车,无法让人静下心来慢慢欣赏、品味。

大小洞天位于三亚市以西40公里处的南山西南隅,总面积22.5平方公里,其奇特秀丽的海景、山景、石景和洞景,早在宋代即被开辟为旅游景点,至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

碧水银波,浩瀚无边,令人心胸坦荡;山青海阔,海山相连,令人叹为观止。到达大小洞天时正好艳阳高照,灼灼的阳光,一如热恋时爱人的目光。激情四射的阳光下,错落有致的礁石静静地陪伴着大海,波光粼粼的大海蓝得象块巨大的蓝宝石闪闪发光。我恍如置身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里,耳边隐约似有音乐《少女的祈祷》回响。是啊,湛蓝的海水就是温柔多情的少女,依喂着坚实可靠得象绅士般的礁石,诉说着心中无限的情意。蓝色的大海是爱情的发源地,相爱的人喜欢对着大海山盟海誓:海枯石烂,永不变心!但是人类究竟敌不过自然,有多少爱情在现实和时光的流逝中枯竭、腐烂了,而海水和礁石纵然是千年万年,也还是信守着彼此爱情的承诺。海浪声声,蔚蓝涌动。有谁知道,这碧波之下,跳动着怎样一颗奔腾的心啊!

如果不下海游泳,那就等于枉来海南了。傍晚的时候,我们到达了被誉为“天然浴场”的大东海。碧水、白沙、青山、绿椰、阳光绘就一幅俊秀的热带风光画。弓型的海湾,背靠青山,两条小山脉恰似两道巨岩筑成的屏障环抱着海湾;洁白沙滩的边缘,一排排高大耸翠的椰树擎着巨型太阳伞给海滩遮阳。“平沙长带白如银,锻线镶缝碧海边”。海滩的沙细如面,软如棉,白如雪,漫步海滩,有如踏雪履绵;面迎海风,恰似沐浴清泉,令人心旷神怡。此时,沙滩上人潮如涌,人山人海。“山光海色无限好,劝君切勿等闲看”。我租了一只救生圈,兴致勃勃地下到海里,或游或躺,任海浪把自己轻轻地托起和放下,随波逐浪。和风,碧海,蓝天,白沙,一切造就浪漫的元素都汇聚了起来。此刻,我不由地生出一种渴望,渴望一些柔软的东西,诸如爱情、亲情,诸如纯洁、天真,我哼起了邓丽君的歌曲《南海姑娘》:“椰风挑动银浪,夕阳躲云偷看,看见金色的沙滩上,独坐一位美丽的姑娘……”

夕阳下的大海,翻动着片片碎金,流转腾舞。时间在悠悠的海风中,渐渐地退到了海平线下。

天涯海角是我来海南之前最是梦想的地方。旅程的最后一天,当我终于站在刻有“天涯”两字的海滨巨石下,心潮涌动如南海的浪,“行尽万里天涯路,椰风海韵画中游”已不再是梦想了。

伴着海浪的吟唱声,兴高采烈的游客或漫步于柔软的沙滩,或踩着浪花嬉戏于礁石之上,或摆出最美的Pose.我独自向大海深处走去,浪花似雪飞絮舞,不断地拍打着我的双脚。不知什么时候,一只外壳金黄、身体圆圆、小脚一蹬一蹬的小海蟹,悄悄地爬上了我的脚。我兴奋无比,用海水轻轻地泼洒它,小海蟹则伸出稚嫩的钳子,夹我的脚板心,弄得我痒痒的。我还是头一次与如此漂亮、可爱、鲜活的小海蟹“亲密接触”。

碧海、青山、白沙、巨礁,浑然一体;椰林、波涛、渔帆、海鸥,辉映点衬。多年的梦想一朝成真,恍如幻境。我想起了源于天涯海角的一个美丽故事:

一位年轻的猎手在追赶着一头鹿,这头鹿不断向南奔逃,最后在山崖边突然停住,因为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它回过头来面对猎手,双眼闪耀出渴求生命的光彩。猎手被这种光彩镇住,刹那间两相沟通,这头鹿变成一位少女与他成婚。

传说是动人的,传说是启示人的。我突发奇想,我的前世会不会是海的女儿?今世为何如此这般思恋大海?今天是谁让可爱的小天使来陪伴我,驱走我独自恋海的寂寞?小天使叽叽喳喳地絮语着关于海的快乐,与我尽情享受海浪的亲吻一起定格成南海的一道别致风景。

在天之崖,海之角,大海的腥味盈满我每一根毛孔,我愿成为一只蓝精灵,自由、快活地畅游在南海。

《自由写作》第29期【散文·随笔】

阅读次数:7,81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