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古堡中的守望(电影剧本·上)

Share on Google+

◎王巨

1、外景 黄土高原和古堡 冬季

冬季的黄土高原光秃秃的一片灰黄。近处沟壑纵横,远处山岭起伏。我们隐隐约约看见一条残缺不全的土长城蜿蜒其间。随后是一个土堡的远景镜头,它也被风雨剥蚀的残缺不全了。这时我们看到一个小黑点正向古堡移动。镜头慢慢推近,原来是一位老奶奶背着一捆捡拾来的干柴,沿着一条小道向古堡走去。老奶奶边走边哼唱一首古老的歌谣。

老奶奶(吐字不清地):狼打柴,狗烧火,猫儿上灶捏窝窝……

古堡前的土坡。老奶奶吃力地爬上土坡,放下背上的柴捆,坐在上面歇息。老奶奶一边轻轻地捶着腿一边随意远眺。远处山峦起伏,下面隔着一片小树林是一条冰封的河道,宽阔的冰面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发光。突然,她象看到什么似的停住捶动的手,目光定在一处。

反射着耀眼阳光的冰面上,恍惚有个男子背着一个小女孩向古堡走来。

老奶奶定睛细看。

男子背着小女孩小心翼翼地走在冰面上。

老奶奶眨了眨眼,再看。

冰面上一片空旷,什么也没有。

老奶奶(若有所思地):好几十年了……

老奶奶慢慢地背起柴捆,向堡门走去。

老奶奶陷入回忆的镜头。

2、外景 冰封的河道 七十年前

我们看到一个体弱多病的男子背着一个小女孩走在冰封的河面上。他步履蹒跚,面带病容和愁苦,喘息不止,经过长途跋涉显得有些疲累。然而,他背上的小女孩却显得十分兴奋,东看看西瞅瞅,好奇地问这问那。

小女孩:爹,您背我到哪去?

男子: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小女孩:什么好地方?

男子:一个让你不愁吃不愁穿的地方。

小女孩:我会有一件新花棉袄吗?

男子:会有的。

小女孩(高兴地叫着):噢,太好了!我快有花棉袄穿了。(突然,她看着下面的冰)爹,放我下去,我要溜冰玩。

男子:我们还要赶路呢。

小女孩(撒娇地):不,我要溜冰玩,我要溜冰玩嘛。

小女孩在男子的背上叫嚷着,扭动着身子要下来。男子只好慢慢地蹲下身,把她放在冰面上。

小女孩高兴地笑着叫着,在冰面上溜来溜去地玩。

男子立在一旁,看着小女孩玩的开心,愁苦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小女孩溜到男子的面前,拉起男子的手。

小女孩(要求地):爹,我们一起玩。

男子:好,我们一起玩。

父女俩手拉着手,在河面上溜着冰,打逗着玩。冰面上回荡着父女俩高兴的笑声。最后,父女俩滑倒在冰面上,笑得更开心了。突然,男子不笑了,他望着女儿,眼里涌出泪水。小女孩看见父亲的眼泪,也停住了笑。

小女孩(忧伤且害怕地):爹,您怎么了?

男子赶紧用手擦拭眼泪。

男子(掩饰地):爹没事。……(接着,男子愧疚地看着孩子)孩子,你会恨爹吗?

小女孩:爹和我最亲,我怎么会恨爹呢?

男子:要是爹……离开你……

小女孩赶紧依偎在男子的怀里,生怕失去似的。

小女孩(可怜巴巴地):爹,你不要离开我……

男子把小女孩搂在怀里,已是热泪盈眶。

3、外景 林间小路

男子背着小女孩走在林间小路上。小女孩咿咿呀呀地念着一首古老的童谣。

小女孩(念):狼打柴,狗烧火,猫儿上炕捏窝窝……

突然,小女孩指着前面叫嚷起来。

小女孩:爹,那是什么?

男子抬头向前看去。

前面出现了一座古堡。

男子:是古堡……

小女孩:古堡里有什么?

男子:古堡里住着人。爹就是要带你到那里去。

小女孩(高兴地):噢,太好了!我要到古堡里去了!

小女孩越高兴,男子越显得痛苦。

小女孩(催促):爹,快点走呀!

男子往上掂了掂背上的孩子,咬咬牙,大步向前走去。

4、外景 堡门

男子背着小女孩走到堡门前,开始犹豫起来。

男子(吞吞吐吐地):孩子,要不……咱们不进去了,回去吧。

小女孩(天真地):爹,您不是说这里是个好地方吗?是个好地方我们为啥不进去呀?

男子有些悲哀地蠕动了一下嘴,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没有说。

小女孩(坚持着):爹,我要进去。您说过的,进去后我就会有新棉袄穿了。

男子:好,我们进去。进去穿新棉袄……

男子眼里含着泪,一低头,走进拱圆形的堡门洞去。

5、外景 堡内

古堡内是一个村子,大约住着几十户人家。男子背着小女孩走在街道上。此时的小女孩不在象刚才那样显得高兴了,而是对陌生的环境感到有些紧张,下意识地搂紧父亲的脖子,眨动着黑亮的大眼睛左右的看。

一群正在街上追逐打闹的孩子们一看见小女孩,就跟在后面乱嚷起来。

孩子们:快看,狗狗的小媳妇来啦。

小女孩一见这么多男孩子围上来看她,赶紧缩起脖子,把脸埋进父亲的背上。

小男孩(指着小女孩):你们快看,狗狗的小媳妇还穿着开裆裤,露着光屁股呢。

其他的孩子们看见了,都哈哈地大笑起来。

男子赶紧抬起手掌,捂住小女孩的屁股。

孩子们仍跟在后面,反复地叫嚷着。

孩子们(齐声地):狗狗的小媳妇,穿着开裆裤,露着光屁股……

6、外景 狗狗家

这是一户富裕人家的院落。上面上三间宽敞的砖瓦房,两边是东西厢房,下院是长工房、碾坊、草房、牲畜棚之类。

男子走进院子,把背上的小女孩放下来。

一位四十多岁的夫人从上房迎出来。

夫人(对男子):你来啦。

男子(点点头):夫人,这就是我的女儿。

夫人向小女孩看去。

此时的小女孩站在父亲的腿边,手牵着父亲的破衣角,怯怯地望着夫人。

夫人(上下打量着小女孩):长得这么瘦小,我把她养大还得多少年啊!

男子:别看她小,洗锅做饭,叠被扫地,样样干得来。

夫人(对小女孩):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可怜巴巴地):丹丹。

夫人:看这孩子的长相似乎有些倔强,怕是不好调教。

男子:孩子很听话的,大人的话句句听。

夫人(沉思了一会):那好吧,就留下吧。

男子:谢谢夫人。(赶紧对小女孩)叫婆婆。

小女孩一脸苦相地对夫人叫了一声“婆婆”。

夫人:还算乖巧。

小女孩可怜巴巴地站在那里。

夫人:按老规矩孩子一岁给十个大洋,但这孩子也太瘦小啦,我只能给你三十个大洋。

男子:就按夫人的意思。只是孩子想穿一件新花袄,我一直没钱给孩子买……

夫人:这个,我给她做一件就是啦。走吧,跟我拿钱去吧。

男子跟着夫人向上房走去。

小女孩丹丹独自站在那里。

7.内景 堂屋

男子站在堂屋地上,夫人手里拿着一包钱递给他。

夫人:这是三十块大洋,你收好了。

男子手抖抖地伸出来,一接过那包钱,眼里马上涌出泪花。

男子(哽咽着):夫人,丹丹这孩子命苦,一生下来娘就死了,你看我现在又病成这个样子,过了今天还不知道有没有明天呢,所以我才把孩子托付给您。希望您看在她没娘的份上,好生待她……

夫人:你放心好啦。我买她来不是做丫鬟,而是来做儿媳妇的。要是将来她能给我生下个孙子来,我会把她捧在掌心上的。

男子:那就多谢夫人啦。

8.外景 院子

男子蹲下身,抑制着内心的悲痛,珍惜地爱抚着女儿的头。

男子:孩子,爹要回去啦。你在这里要听话,不要若婆婆生气。

丹丹:爹,我不在这里,我要跟爹回去。

男子:孩子,从今往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丹丹:这里不是我的家,我要跟爹回家去。

男子:咱们那个破家,要啥没啥的,你看这里,房子又高,院子又大,多好啊!再说,你不是想要一件花棉袄吗?我跟你婆婆说好了,她很快会给你缝一件的。

丹丹(拉住父亲的手):我不要这大院子,也不要花棉袄,我就想要爹。爹,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男子一把把女儿搂在怀里,哽咽难语。

夫人走上前把丹丹拉住,催促男子。

夫人:你快走吧。这样粘粘糊糊的,还是个男子嘛。

男子起身向外走去。

丹丹见父亲要走,急得大哭起来,在夫人手里挣扎着。

丹丹(拼命地):爹—!爹—!爹——哇啊!

男子没有回头,继续朝大门口走去。

丹丹终于从夫人的手中挣脱出来,哭喊着追上父亲,紧紧地抱住父亲的腿不放。

丹丹(哭求):爹!带我回家吧!我求您啦!带我回家吧!

男子终于忍不住,与女儿丹丹抱头恸哭。

夫人看见父女二人抱头大哭,很不高兴。

夫人:一个男子汉,也这么婆婆妈妈的,成何样子!

男子抹掉眼泪,也为女儿擦擦眼角。

男人:孩子,听话。你在这儿住一晚上,爹明天就来接你。

丹丹:爹,你明天真来接我吗?

男子(点点头):来接。

丹丹(懂事地):您明天来接我,我就听爹的话,在婆婆家住一晚上。

男子(欲哭又忍):真是好孩子!

夫人上前又拉住丹丹的手,催促男子。

夫人:丹丹答应住下来啦,你还不快走?

男子“嗯嗯”地应着,恋恋不舍地看着女儿,然后转身向大门口走去。

丹丹(望着父亲的背影):爹,记住,明天早点来接我。

男子正走到大门口,听见女儿的叮咛声,打了个愣怔。接着用手一捂眼睛,低着头大步走了。

9.内景 堂屋

夫人威严地做坐在正面的一把椅子上,看着垂手站在她面前的丹丹,训着话。

夫人: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婆婆,你就是我们家的童养媳,而将来你就是这个家的少奶奶。所以,我这个当婆婆的就要严家管教你,使你成为当之无愧的少奶奶。如果你不听我的话,哪方面做错了,我这手中的家法是不会饶过你的。听明白了吗?

丹丹(低声地):听明白啦。

夫人:我花钱把你买来,也不是让你来白吃饭的。从现在起,你就得给我干家务活。如果你敢偷懒,就小心你的皮肉!去吧,先把鸡给喂了。

丹丹:是。

10、外景 院子

我们看到丹丹端着一大锅鸡食从厨房吃力地走出来,放在院子里的锅座上,开始“咕咕咕咕”地叫着鸡。不一会,一群鸡跑过来,围着食锅争吃起来。这时,小长工牛牛拿着鞭子走进院子,一抬头看见丹丹,便放慢了脚步。这时,丹丹也看见了牛牛,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牛牛:你是谁?

丹丹:你是谁?

牛牛:我是牛牛。

丹丹:我是丹丹。

牛牛:我是这儿的小长工,你是……新来的丫鬟?

丹丹(摇摇头):我是童养媳。

牛牛(有些失望地喃喃):要是个丫鬟就好了。

丹丹:你说什么?

牛牛(不好意思地):没说什么。丹丹,你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好了,我会帮助你的。

丹丹:我不会在这儿住长久的,我爹说了,他明天就来接我。

牛牛:不可能的事,你爹已经把你卖在这儿当童养媳了,你就是这个家的人了,他怎么会来接走你呢?

丹丹:你胡说!我爹和我说好的,明天就来接我呢。

牛牛:你爹那是哄你呢。

丹丹:你爹才哄你呢。我不理你了。

丹丹生气地走开了。牛牛愣在那里。

11、外景 街上

狗狗放学走在街上。那伙孩子看见狗狗,又拿他开起玩笑来。

孩子甲:狗狗,你急急忙忙干啥去?

狗狗:回家去。

孩子甲:是急着回家mao媳妇去吧。

狗狗(没好气地回敬):你mao媳妇去吧。

孩子乙:狗狗,不骗你。你妈给你买了个媳妇,还穿着开裆裤,露着光屁股呢。快回家mao去吧。

狗狗气得追打这些孩子们。孩子们跑开后,站在远处朝狗狗喊。

孩子们:狗狗狗狗不嫌羞,哭着闹着要媳妇。媳妇穿着开裆裤,睡觉尿了一棉褥……

狗狗追不上那些孩子们,气得一把抓下头上的瓜皮帽,转身朝家里跑去。

12.外景 院子

鸡吃完了食,各自悠闲地散去。

丹丹端起鸡食锅,正要向厨房走去,狗狗气呼呼地从外面进来。丹丹看见小少爷模样打扮的狗狗,便怯怯地停下了步,站在那里。狗狗一看见丹丹就更加生气了,冲着她冷冷地“哼”了一声,又向上屋跑去。

丹丹端着鸡锅,怔怔地站在那里,

狗狗一跑进上屋里,就传出他大声叫嚷的声音。

狗狗(画外音):妈,我不要媳妇!你快给我把那个野丫头赶出去!

院子里端着食锅的丹丹听见狗狗的话语,伤心地流下泪来。

13.内景 卧室

狗狗赌气地躺在炕上,夫人坐在一旁开导他。

夫人:孩子,这男女婚配是天经地义的事,你怎么能说出不要媳妇呢?

狗狗(坐起来):妈,街上的孩子笑话我呢。

夫人:让他们笑话去吧。他们想讨还没钱讨呢。孩子,听妈的话,你爹他死得早,妈就你这一根独苗,咱们孤儿寡母的,守着这份家业多不易呀!妈给你早早地买下这个童养媳,一来是妈身边有个帮手,二来是希望你早日长大,早日懂事,妈早日给你圆房,妈好早日抱上孙孙……

狗狗:妈,反正我不要媳妇,想要你要去。

夫人(被气笑了):真是个傻孩子。妈是女人,怎么能娶媳妇呢?娶媳妇是男人们的事,懂吗?你现在还小,不知道其中的好处,长大你就会明白啦。到时候妈不给你娶媳妇,你会哭着闹着和妈要呢。

妞妞(一扭头):反正我不要。

夫人(生气地):我好说歹说都不听,你是诚心要气死我啊!

狗狗(赌气地):我就是不要!就是不要!……

夫人(放声悲恸):我的命好苦呀。老头子,你早早地去了,留下这么个不孝顺的儿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我不活啦!老头子,我找你去呀!

夫人哭着头往墙上要撞。

狗狗跳下地抱住母亲。

夫人(伤心地哭着):你拉我干吗?我死了算了!

夫人说着,又要往墙上撞。

狗狗(哭着):妈,你别介,我听您的话就是了。

14.内景 厨房

丹丹小小年纪却象个大人似的在忙着做饭,她一会儿捏窝窝头,一会儿往锅里添水,一会儿把蒸笼放在锅上,一会儿又往灶里加柴、拉风箱。

夫人坐在一旁监视着她做饭,嘴里不住地唠叨。

夫人:我象你这么大的时候,那营生做得才叫利索呢。你看看你,笨手笨脚的,拿东西磕磕碰碰的,面撒得到处都是,柴火也掉了一地,这样浪费下去,整个家业都能让你败掉!

丹丹低着头,一声都不吭,小心翼翼地在准备碗筷,但在往桌上放碗时还是磕碰了一下。

夫人(责骂):你就不能轻点?

丹丹被夫人责骂的有些慌了,不知该做什么好。

夫人:饭已蒸熟了,还不快起笼?

丹丹赶紧去起笼,由于太烫手,她差一点连饭带笼都扔在地上。

夫人抬手给了她一掌。

夫人:真是没用的东西!

夫人上前把笼端起放在炕上。抓出几个窝窝头用布包好,然后连同一盘酸菜、两套碗筷放在木制条盘里。

夫人(命令地):把这些饭给长工们送去!

丹丹一声不响地端起条盘走了出去。

15.内景 长工屋

长工张三和小长工牛牛坐在炕上等着吃饭。

丹丹低着头端着条盘走进来,把条盘放在炕上后,又一声不响地走了出去。

张三和牛牛都看着丹丹。

张三:多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啊!(摸了摸牛牛的头)你小子啥时候也能娶上这样的媳妇就好了。

牛牛不好意思地憨笑起来。

16.外景 堡门口 第二天

丹丹蹲在门口望着大路的镜头。

太阳落山的镜头。

丹丹仍蹲在门口望着大路,她已是眼泪汪汪了。

丹丹:爹,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呀!

小长工牛牛放牛回来,走到丹丹面前,蹲下身,十分同情地为丹丹擦掉眼泪。

17、外景 古堡内 现在

夕阳西坠,炊烟四起。孩子们在大街上追逐着玩耍,古堡内回荡着他们欢乐的嬉闹声。

老奶奶背着干柴走在大街上。大街上有暮归的羊群。

几个小男孩追逐着从老奶奶的身边跑过。

老奶奶看着这些可爱的孩子们,脸上露出微笑。

羊群迎面走来。老奶奶站在道旁,让羊群走过后,继续往前走去。羊群的脚迈动的镜头。老奶奶的两只小脚脚迈动的镜头。

18、外景 老奶奶家门前

有几个小女孩在门前玩踢毽子。老奶奶背着柴走过来,站在一旁看她们玩。

一个小女孩踢毽子的镜头,那只羊毛毽子在女孩灵巧的脚上上下翻飞。

老奶奶专著的眼神。

小女孩踢毽子舞动的脚。

老奶奶专著的眼神。

小女孩踢毽子的各种动作间,穿插闪现出老奶奶同年时踢毽子的身影。

老奶奶的一只脚下意识地也在做着踢毽子的动作。

突然,小女孩一失脚把毽子踢飞过来,老奶奶伸手接住。

孩子们这时才发现老奶奶,便一起跑过来。

孩子们:奶奶回来了,奶奶回来了。

孩子们叫嚷着,把老奶奶背上的柴取下来,其中两个孩子帮着抬进院里去。

老奶奶(看着手中的毽子):想当年我也是踢得一脚好毽子。

孩子们:奶奶,就您那双粽子大的小脚,还能踢毽子?

老奶奶(伸出一只小脚指着):别看脚小,踢毽子可没人能比。

孩子们:奶奶,现在给我们露一手看看。

老奶奶:你们想见识见识?好吧,那我就“屎壳郎踢飞腿,给你们露露这黑腿腿”。

老奶奶说着走到中央,胳膊颤抖着掂了掂手中的毽子,抬头对孩子们说。

老奶奶:你们看好了。

孩子们围着老奶奶站了一圈。

老奶奶摆出要踢毽子的架势,最后又收住了。她手里掂着毽子,一连摆了几次架势,最后都没有踢。

孩子们(催促着):怎么不踢?快踢呀!

老奶奶又摆好了架势,终于把手中的毽子抛起,结果一脚踢空,毽子落在地上。

孩子们“哄”地一下笑了。

老奶奶拣起毽子,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老奶奶:多年没踢,脚生了。重来,重来。

老奶奶又摆好架势重踢,结果又踢空了。

孩子们又是一阵哄笑。

老奶奶(拣起毽子看着):这是咋着啦,是不是你们这毽子有鬼呢?

孩子们:奶奶,您不会踢就算了,怨毽子干吗?

老奶奶(笑笑):和你们开个玩笑。看好了。

老奶奶说着,一抛毽子踢开了。那动作虽古怪滑稽,但毽子却一下没有落在地上。其中有几个险毽子,都一一接住了。老奶奶甚至还做了几个高难度动作,让那些小女孩们个个看得目瞪口呆。最后,老奶奶还想做一个难度更大的动作,终于力不从心,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去。

孩子们又被逗得捧腹大笑起来。

老奶奶也坐在地上笑了。

孩子们过去把老奶奶搀起来,扶坐在门前的石墩上,给老人捶背揉腿。

老奶奶:上了年纪了,不服老不行呦。

老奶奶开始搓小脚。

孩子们:奶奶,你的脚为什么这么小呢?

老奶奶把一只小脚抱放在另一条大腿上。

老奶奶:缠的呗。过去就实行这个,象你们这么大的小女孩都得缠足,不缠是不行的,否则是嫁不出去的。而且缠得越小越好,这叫“三寸金莲”。

孩子们:那缠足一定很疼吧。

老奶奶(搓摸着小脚):那还用说?唉,想起来那真叫苦啊!我从小没有母亲,在我六岁那年父亲把我卖到这里当童养媳……

孩子们:什么叫童养媳?

老奶奶:就是婆家从小把你买来做媳妇。我这脚就是我婆婆给缠的。哎呦,那个疼呀,现在想起来都害怕……

镜头推向老奶奶的小脚。

19、内景 卧室 七十年前

丹丹龇牙咧嘴、痛苦不堪的脸。她不住地呻吟着,咿咿呀呀地叫着。镜头拉开,现在夫人正用一条长长的裹脚布给她缠足。夫人一使劲,丹丹就疼得尖叫。

丹丹(痛苦哀求):婆婆,别给我缠足了,好吗?我疼呀!

夫人:不缠足怎么行呢?这是古人遗留下来的规矩。我们做女人的,谁都有这么一遭。你就忍着点吧。

夫人又使劲一裹,丹丹疼痛难忍,便踢蹬着两脚叫嚷起来。

丹丹:我不缠了!我不缠了!

夫人:不缠足?我看你是想反天了!看我不打死你!

夫人说着,抓起炕上的笤帚疙瘩便打。

丹丹腿上带着缠足布,跳下地就跑。夫人在后面紧追。

夫人:看你往哪里跑?

丹丹绕着地上的桌子转,看看快被夫人追上,便一低头从桌子下面钻过去,跑出门外去了。

20、外景 堂门外

丹丹跑出堂门时,把窗台上垒放着的几个大倭瓜碰了一下,那些倭瓜一个个都滚落在门前的地上了。

夫人从堂门追出来,没注意便踩在了一颗大圆倭瓜上,象狮子滚球似的站在上面,摇摇晃晃地向前滚了一段距离,惊吓得尖叫着,最后摔了一个大跟头。

丹丹站在一旁看着,禁不住笑出声来。

夫人又羞又恼地从地上爬起来追打她。她又赶紧绕着院子跑,把院子里的鸡惊得到处乱飞。突然有几只鸡飞到夫人的脸上,夫人两只手乱抓乱打,等把那些鸡弄开时,已不见了丹丹。

夫人(嘀咕着):这野丫头躲到哪去了?

一身鸡毛的夫人便在院子里四处寻找起来。

一堆麦秸的镜头。

我们看到那堆麦秸一动一动的。还有一小段裹脚布露在外面。夫人悄悄地走过去,一把抓住那根裹脚布,把丹丹从草垛里拽了出来。

夫人:我看你再给我跑!

夫人拧住丹丹的耳朵,丹丹疼得龇牙咧嘴。

夫人拽着丹丹的耳朵向上房走去。

21、外景 院子

丹丹端着鸡食锅从厨房出来。我们看到她的双足已被缠住,而且穿了双新的很小的绣花鞋。她一瘸一拐地慢慢挪动着,每走上一步都疼得直咬牙。

22、内景 长工屋 晚上

丹丹端着条盘一瘸一拐地走进来。牛牛一见,赶忙上前接过她手中的条盘。

牛牛(关心地):丹丹,你怎么了?

丹丹(痛苦地):婆婆给我缠足了。

牛牛见她痛苦的样子,只能同情地望着她。

张三(感叹地):“三岁的媳妇熬成婆”,这做女人的也真够难得呀!

23、内景 厢房 晚上

丹丹独自坐在炕上,用手捧着缠着的脚,疼得咧着嘴直吸气。

这时,有人在轻轻地敲窗户。

丹丹(一惊,低声地):谁?

牛牛(画外音):是我,牛牛。

丹丹把窗子打开,现出牛牛的脸。

牛牛:丹丹,我来帮你。

牛牛说着,一跃身从窗户爬了进来。

牛牛:丹丹,疼得厉害吗?

丹丹含泪点点头。

牛牛:我给你把裹脚布放开。

丹丹:让婆婆知道了,会打死我们的。

牛牛:我现在给你放开,明天一早再给你缠上,她就不会知道了。

牛牛说着就给丹丹放开了裹脚布。

丹丹两只可爱的小脚露了出来。丹丹和牛牛看着那双光溜溜的小脚。丹丹抓动了几下脚趾,两个人都高兴地笑了。

牛牛:这下不疼了吧。

丹丹:不疼了。

牛牛:这样你就能睡好觉了。

丹丹(憧憬地):要是能永远不缠足,那该有多好啊!

牛牛:要那样,我会天天抓你的脚心。

牛牛说着,便去挠丹丹的脚心。丹丹一边躲闪着,一边咯咯地笑了。

24、内景 长工屋 清晨

牛牛一觉醒来,看见发白的窗户,猛地跳起来。

牛牛(惊慌地):不好了!

牛牛跳下地冲出门去。

老长工张三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脸茫然地看着跑出去的牛牛。

25、内景 厢房

丹丹睡得正香,夫人推门进来,一看见丹丹露着一对光溜溜的小脚,马上怒目圆睁,大骂起来。

夫人:好你个死丫头,胆敢偷偷地放足,看我不打死你。

夫人抓起鸡毛掸,朝着熟睡的丹丹狠打。

丹丹被打醒,疼得乱滚乱叫。

牛牛从外面冲进来,上去护住丹丹。

牛牛:夫人,您不要打她,要打打我,是我给她放的足。

夫人(气恼地):好啊,原来是你个臭小子干得好事,我连你一起打。

夫人挥起掸子朝牛牛辟头盖脸地打去……

26、内景 长工屋

牛牛爬在炕上,浑身是伤。老长工张三正给他用炉灰疗伤。

张三:孩子,这东家的事以后你就少管吧。丹丹虽好,但他是少爷的童养媳,将来是要当少奶奶的。你一个小长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话说回来,你也做得太出格了。一个下人,竟半夜爬进少奶奶的房,这成何体统!不怨夫人打你。以后要安分守已,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活干好就行了。我们做下人的,就是这个命……

牛牛爬在那里,一声不吭,眼里却含着泪水。

27、外景 院门前 现在

老奶奶和孩子们的镜头。

老奶奶(伸出一只弯曲的食指):这只残指就是那次被婆婆打成这个样子的。牛牛也被打的好几天没爬起炕。那以后我再不敢放足了,到了十二三岁,我的脚就已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了。

老奶奶说着,又搓了搓自已的小脚。

孩子们十分同情地看着那双小脚。

老奶奶(感慨地):还是现在好啊。你们都不用缠足了,也不用给人家当童养媳了。

孩子们:奶奶,您是什么时候和小丈夫结婚的?

老奶奶:那时候不叫结婚,叫圆房。我婆婆盼孙子心切,在我十二岁那年就给我们圆房啦。那时我年龄太小,什么也不懂,闹出许多笑话来。

老奶奶说到这里,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禁自已先笑了。

28、内景 里屋 六十多年前

夫人坐在炕上做针线,十二岁的丹丹手提着裤子,惊慌地跑进来。

丹丹(害怕地):婆婆,不好啦,我是活不成啦……

夫人(一惊):出什么事了?

丹丹(拖着哭腔):下边流血了,流了一裤子血……

夫人(纳闷地):我看看。

丹丹撑开宽大的裤腰。夫人探头一看,高兴地笑起来。

夫人:哈哈哈哈,我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丹丹(惊讶地):婆婆,我流了这么多血,快要死了,您还高兴的笑?

夫人(高兴地):孩子,你不懂,这是来月经啦。

丹丹(不解地):月经?

夫人:月经嘛,就是女人成熟后每月要来一次红。每个正常的女人都有……你明白吗?

丹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但不再害怕了。

夫人:你先找块烂布垫上。等你下身干净了,我就给你们圆房!

夫人高兴地在地上扭来扭去。

丹丹站在那里,似有所求地看着婆婆。

夫人停住扭动,回过头来。

夫人:你还有事吗?

丹丹(低声地):我想回村看看我爹去。

夫人(有所感慨地):是啊,你该回去看看了。你爹把你送来后,再没有露过面。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他是死是活……。明天让牛牛陪你去。

丹丹(高兴地):哎——!

29、外景 废墟

丹丹和牛牛茫然地站在一片长满野草的废墟前。

牛牛:这就是你的家?

丹丹忧伤地点点头。

牛牛:多年没人住了。

丹丹(焦虑地四处望着):我爹哪去了?

这时,一位老人扶着拐杖走来。

老人(看着丹丹):你是……

丹丹:我是丹丹。

老人(感慨地):长这么大啦。

丹丹:大爷,我爹他哪去了?

老人:你爹把你卖了后,就再没有回来过……没人知道他去哪儿了。房子没人住,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丹丹望着废墟,眼里闪着泪花。

30、外景 院子 丹丹和狗狗的婚礼

院子里张灯结彩,鞭炮齐鸣,一片喜庆。

夫人穿戴一新,站在大门口,喜洋洋地招呼着来宾。

鼓匠班在演奏。他们大都是肓人,有的敲鼓,有的打镲,有的哨笛,有的捧笙,有的拉二胡,有的吹唢呐,每个人的动作都十分滑稽。

一对新人的镜头。丹丹和狗狗的新衣都做的肥大了,穿在他们身上十分滑稽。他们好像不是在真正的结婚,而是在演一场闹剧。

司仪是一个干瘦的老头,他留着山羊胡,鼻梁上架着一副瓶底似的圆眼镜,唱礼的声调也象山羊叫似的。

司仪(沙哑地):在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里,一对新人狗狗和丹丹即将举行新婚大典。我宣布典礼现在开始:一拜天地——!

狗狗站在那里象个傻子,而丹丹蒙着红盖头也昏了头。司仪喊过一拜天地,他们都愣在那里没动。坐在上面的夫人急得直喊。

夫人:狗狗,丹丹,快磕头!

丹丹先反应过来,赶紧磕头,但是磕个不停。狗狗一看丹丹在磕,也跟着磕起来。结果两个人七上八下地乱磕。观礼的人们都笑起来。

司仪抬眼一看,一对新人磕个不停,赶紧往下唱礼。

司仪(照单宣礼):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丹丹向左转向狗狗。狗狗见丹丹向左转,也跟着向左转。两人同时一磕头,结果,丹丹的头磕在狗狗的屁股上。人们大笑。

夫人(急喊):不对不对,向右转!

结果两个人又都转向右边,狗狗的头磕在了丹丹的屁股上。人们又都笑了。

夫人(急得直跺脚):错了错了,向这边转!

丹丹和狗狗被弄得昏头转向,不知向哪边转好。于是,他们二人开始乱转起来,边转边磕。最后,两个人正巧转个对面,对拜着磕了一头。结果站的太近,二人的脑袋重重地撞了一下。

人们笑的更厉害了。

夫人看着,也禁不住失笑起来。

司仪见二人乱了套,赶紧宣布礼毕。

司仪(仰头高唱):礼毕——!新郎新娘入洞房——!

狗狗早昏了头,又被刚才的一撞弄的摇头晃脑,直翻白眼,早分清东南西北了。他已不知道洞房在哪里,用红绸带牵着丹丹在人群中乱钻。而丹丹还以为典礼没完,一边跟着狗狗走,一边还左磕一头,右磕一头,逗得人们捧腹大笑。

这时的鼓匠班更是起劲地在演奏。

夫人(又是失笑又是着急):傻小子,往哪儿走呀?娶了个媳妇连家门都认不得了?洞房在这儿呢!

狗狗听得夫人喊,才认清了方向,牵着丹丹急慌慌地跑进了洞房……

31、内景 长工房 夜

老长工张三已经睡下,牛牛仰靠在铺盖上出神。

张三(感叹地):还是有钱好啊。这有了钱,十三岁就当上新郎倌了。象我这样,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只能打一辈子光棍了。

牛牛一声不吭。

张三(转头看着牛牛):你怎么不说话呀?是不是今天少爷把丹丹娶进了洞房,你小子心里不好受呀?

牛牛仍不吭声。

张三(赞叹地):丹丹那小样儿,本来长得就水灵,今天再一打扮,嘿!那才叫好看呢……

突然,牛牛跳下地,跑出门去。

张三抬起头朝门口看看,摇摇头,转身躺下了。

张三(自言自语):说这些有啥用呢?还是睡我的圄囵觉吧。但愿今天能做个美梦,梦见自已娶媳妇……

张三闷头去睡。这时,院子里隐隐约约传来抽泣声。张三坐起来听了一会,便披衣下地……

32、内景 牛棚

张三提着马灯进来。牛们有的站在槽边吃草,有的卧在地上反刍。牛牛蹲在牛棚的一角,双手捂着脸哭泣。

张三站在那里,一声不响地看了一阵,然后走过去紧紧搂住牛牛的肩头。

33、内景 洞房 夜

洞房内红烛高照,布置一新。丹丹仍蒙着红盖头,坐在一把椅子上。狗狗悄悄地推门进来,蹑手蹑脚地走近丹丹,从袖子里拿出一根鸡翎,在丹丹的左耳朵上戏弄一下,丹丹摸一下左耳;在右耳戏弄一下,丹丹又摸一下右耳。接着狗狗扔掉鸡翎,捏住盖头的两角,往开撩一下,“mao——”一声。两个人揭开被子一看,里面放着红枣、花生、月桂、瓜子、糖果之类的东西。

狗狗:放这些东西干什么?

丹丹: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你娘怕你夜里饿了,给你准备的吃食吧。

这时夫人推门进来。

夫人:孩子,不要动,这是有讲究的。新婚之夜,新郎新娘的被褥里都要放这些东西的。这红枣有个“早”字,花生有个“生”字,月桂有个“贵”字,瓜子有个“子”字,这四个字连起来就是“早生贵子”;这糖果是希望你们小俩口日子过得甜甜蜜蜜。这回你们明白了吗?

丹丹和狗狗对看了一眼,都不好意思起来。

夫人:这有啥不好意思的。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夫妻了。这夫妻嘛,就是——点灯说话儿,吹灯做伴儿。做伴儿,也就是行房事……好啦,娘不打搅啦,你们快点睡吧!娘盼着早日抱上孙子呢!

夫人说着,高兴地一扭一扭走出去了。

34、外景 窗外

夫人蹑手蹑脚地走到一对新人的窗下,侧耳倾听。屋里传出丹丹和狗狗的说话声。

狗狗(画外音):我娘说的“行房事”,不知是啥意思。

夫人(悄声骂到):这个愣虎头,连那事都不懂。唉,也难怪孩子,都怨老头子死得早,孩子没见过呀。

丹丹(画外音):也许就是做那事呗。

夫人(高兴地):这孩子倒还懂。

狗狗(画外音):那事是什么事?

夫人(着急地):真是气死人。

丹丹(画外音):那事就是——我也说不清。

夫人(急得团团转):原来两个都不懂。急死我了!急死我了!

丹丹(画外音,突然地):我想起来了。

夫人赶紧侧耳静听。

狗狗(画外音):想起就快说。

丹丹(画外音):我看见过新郎新娘两个人玩那事呢。

狗狗(画外音):怎么个玩法?

丹丹(画外音):就是你揣揣我的,我摸摸你的……

夫人听得捂着嘴“嘻嘻”直笑。

狗狗(画外音):来,我们也玩一玩。

丹丹(画外音):怪不好意思的。

夫人(一笑):还害羞呢。

狗狗(画外音):我想玩嘛,快来呀!

夫人(低声地):儿子,好样的!

丹丹(画外音):想玩就陪你玩一回。

夫人高兴地说了声“有门儿”,便蹑手蹑脚地走开了。

35、内景 屋内

我们看到丹丹和狗狗坐在被褥上,都解开了衣扣。狗狗急猴子似的揣着丹丹的扣眼儿。

狗狗:我揣揣你的。

丹丹去摸狗狗的扣头,又不好意思地缩回手。

丹丹(羞涩地):怪失笑的。

狗狗:这有啥失笑的,给你摸。

狗狗把自已的扣子伸过去。丹丹轻轻地摸了一下。

丹丹(娇柔地):我摸摸你的。

狗狗(扒开丹丹的扣眼):我掰开你的。

丹丹看见狗狗那个样子,“哧”地一下笑了。

狗狗(着急地):笑什么?快往进放呀!

丹丹忍住笑,好不容易把狗狗的扣子扣进自已的扣眼里去。

丹丹(忍着笑):我放进你的。

两个人的衣襟扣在一起。狗狗高兴地傻笑起来。丹丹低着头,羞红了脸……

36、内景 同上 第二天上午

夫人端着两大碗热面条走进来,每碗面条上还放着几个水饺。

夫人(高兴地):面条套饺子,当年养个胖小子。孩子们,快吃饭吧。

夫人把两碗面在地桌上摆放好,回头一看,两个孩子还在被窝里蒙头大睡。

夫人(摇摇头):到底是年纪小,嫩着呢,一个晚上就累成这个样子。

夫人走过来,把两个人摇醒。

夫人(喜爱地):该起来啦!再睡下去就让人笑话了。

丹丹和狗狗两个人揉着惺忪的睡眼坐起来。

夫人一看,两个人都没脱衣服,吃惊地张大眼睛。

夫人:你们两个就这样睡了一夜?

丹丹和狗狗点点头。

夫人:你们两个没做那房事?

丹丹和狗狗:做了呀!这不是?

两个人同时指着扣在一起的扣子。

夫人:这就是你们的房事?

丹丹和狗狗(认真地点点头):嗯。

夫人(哭笑不得):哎呦!我说你们什么好呢?

丹丹和狗狗张大眼睛,不解地看着夫人……

37、内景 屋内 现在

随着一阵苍老的笑声,我们看到老奶奶和几位老太太围坐在炕上,在玩一种老式窄条纸牌。她们边玩边在说笑。

甲老太(问老奶奶):那后来呢?

老奶奶:后来我婆婆把我单独叫去,给我传授房事。哎呀,当时把我羞得是满脸通红,浑身燥热。我虽然答应了婆婆,但我好长时间没对我男人说。我婆婆就怪怨我,说我没能耐,连个男人都教不会。

甲老太:再后来呢?

老奶奶:再后来……(不好意思地笑笑)他就会了呗。

甲老太:后来我看是你自己想了吧!

老太太们又都笑了。

老奶奶(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实在,也有那意思。我教会了我的男人,结果他尝到了甜头,每天整夜整夜地折磨人,弄得你没法睡觉。到了白天他无精打采得像根蔫黄瓜。我婆婆又怪怨我,说我是狐狸精,把男人的精血都吸光了。

老太太们又都笑了。

乙老太:男人们个个都是谗猫。我出嫁那年也是十二岁,而我的男人已三十二岁了。他可什么都懂,张得又人高马大,新婚之夜我差一点就没活过来!现在想起来都心惊肉跳呢。

乙老太说完果然打了个冷颤。

甲老太:你说得对。我那死鬼男人,临咽气的时候都还想着那事呢。那天他躺在炕上,只有一口气了。我和孩子们都伤心地围在他身边守护着他。不一会他睁开眼,动了动嘴唇。孩子们就问他:“爹,您有啥话就说吧。”老头子慢慢说道:“你们都出去,我和你妈有句话要说。”孩子们很听话地出去了。我还以为老头子有什么遗嘱要向我交代呢,就走上前问他:“他爹,孩子们都出去啦,你有话就说吧!”你们说我那死老头怎么着?他慢慢地伸出手摸了摸我的下身,叹口气,说道:“小亲亲,我是没福再受用你了!”

老太太们听了,个个笑得前仰后合。

甲老太(也跟着笑):你说气人不气人!

丙老太:我跟你们的经历都不一样。我是二十多岁嫁给一个八岁的小丈夫。那时我什么都懂了,而我的小丈夫夜里睡觉还尿床呢。我每天半夜得把他叫醒,像孩子似的抱着他,打着口哨引他撒尿。

老奶奶:那日子也不好过吧!

丙老太:告诉你们吧,那日子更难熬呢。你们想想,天天摸着那个不中用的小鸡儿睡觉,能好受吗?

老太太们又都笑了。

老奶奶(感慨地):我们这些做女人的,好像就是为了男人们活着。缠足为了男人,出嫁为了男人,生孩子也是为了男人传宗接代……

老太太们(都有同感地):可不是么。

老奶奶:我婆婆盼孙子心切,天天在我耳边唠叨。我这肚子也争气,没出一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结果这一生开就收不住了,那生孩子就像口袋里倒西瓜——骨碌骨碌直往出滚……

38、内景 上屋 五十年前左右

丹丹生孩子的蒙太奇片段。

丹丹挺着大肚子躺在炕上,接生婆一按她的肚子,“哇”地一声生下一个孩子;又一按她的肚子,又“哇”地一声生下一个孩子;再一按她的肚子,又“哇”地生下一个……

一连串生孩子的镜头中,我们看到丹丹从少女变成了青年。

39、内景 炕上 清晨

我们看到炕上一溜儿躺着三个孩子。

丹丹推门进来。她又挺着个大肚。

丹丹:大虎、二虎、三虎,太阳都晒住屁股了,你们还不起来?快起!快起!谁起得迟,就没饭吃。

刚才还静躺着的孩子们,“呼”地一下都爬起来,在炕上乱翻着,寻找自己的衣服,老大错穿了老二的褂子,老二错穿了老三的裤子,你夺我抢,吵吵嚷嚷地乱作一团。那个最小的孩子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坐在那里哭着。丹丹过去给他穿衣服。

丹丹:小虎虎,不要哭,妈来给你穿衣服。

穿好衣服的孩子们,一个个跳下地,找到自己的鞋子,趿拉着跑出去了。

40、内景 堂屋 早饭

夫人、狗狗和孩子们围坐在桌前吃饭。丹丹腆着大肚子还忙着给端盘盛饭。孩子们一个个狼吞虎咽地吃着。夫人高兴地看着孩子们。

夫人(高兴地):看看我的孙子们,一个个吃得有多香!

狗狗:妈,您原来一直盼孙子,现在给您生了这么多孙子,您心满意足了吧。

夫人:我有了这么多孙子,但还没有孙女呢。这回看媳妇那肚子,一准是个孙女。俗话说“酸男辣女”,她刚怀孕的时候,就想吃辣的。媳妇,是不是?

丹丹(点点头):是的。我也觉着像个女孩子,这肚里的感觉和过去不一样。

狗狗:丹丹这回给您生个孙女,您的心愿就全满足了。以后您就等着享清福吧。

夫人:是啊!你爹死得早,就留下你这一根独苗。现在我们家是人丁兴旺,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狗狗:妈,我们家虽人丁兴旺,但祖上留下的产业却就这么多。这些天我琢磨着到城里开店铺,把我们的祖业再往大扩展,为孩子们的将来打下一个好的经济基础,创造一个好的发展前途。不知您的意思如何?

夫人:嗯,你有雄心,有志气!很好。妈赞成你的想法,你就放手大胆地干吧。只是这兵荒马乱的年头,你一个人出门在外,可要小心啊!

狗狗:妈,您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只是我走后,这家里的事情又多劳您操心了。

夫人:你别担心我,我硬朗着呢。家里的这点事情,不够我料理呢。再说我还有你媳妇帮忙呢。你就放心地去吧。

41、内景 上屋 上午

我们看到一条大炕上,孩子们横躺竖卧地都已睡着了。

丹丹疲惫地走进来,看着孩子们的睡相,无奈地摇摇头。她捋了一下额头披挂下来的头发,把孩子们一个个抱放在枕头上睡好,再把孩子们乱扔在地上的鞋摆好,然后坐到炕上,挑亮油灯,给孩子们缝补挂破的衣衫……

42、外景 院子 上午

丹丹挺着个大肚子,站在院里喂鸡。

夫人坐在堂门口,孩子们围在她身边,听她讲故事。

夫人: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住着个老和尚……

孩子们(嚷起来):不听!不听!这个故事我们都会讲。奶奶,您给我们讲个好听的。

夫人:好好好。奶奶给你们讲个好听的。传说很久以前天上住着七位仙女,她们穿着七彩霞衣,每天从天上飞下来,在一条小河里戏水。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又穿上霞衣飞回天上去了。有一天,一只乌鸦飞来,把最小的那位仙女的霞衣叼走了。太阳快落山了,姐姐们穿上霞衣,一个个都飞走了。那七仙女没了霞衣,再也飞不到天上去了。她一个人坐在河边,悲伤地哭起来。这时,有一位背着弓箭的勇士走来……

夫人讲到这里,突然堡外传来枪声。

丹丹、夫人和孩子们一惊,都抬起头来。

这时,街上响起一个男人惊恐的喊叫声。

男人(画外音):不好啦——日本鬼子进村啦——!快躲藏吧——!

与此同时,村子里鸡飞狗叫,大人喊小孩哭,乱作一团。

丹丹丢下鸡,惊慌地向孩子们跑来。这时,她感到肚子有些痛,赶紧用胳膊抱住。孩子们害怕地围在奶奶身边。

夫人:不要慌!跟我来!

夫人搀着丹丹,领着孩子们跑进一间杂房里去。

43、内景 杂房

房间里堆放着农村用具之类的杂物。

夫人领着丹丹和孩子们跑进来。她挪开一只破箱子,下面露出一个洞口。夫人又顺手从墙上取下一只马灯,把它点亮,然后交给丹丹。

夫人(对丹丹):快!你带着孩子们躲到地窖里去!

丹丹:婆婆,您呢?

夫人:不要管我!快进去!

丹丹:不行!不能让您留在外面。您带着孩子们进去,我在外面照应吧!

夫人(着急地):我一个死老婆子,怕什么?你肚里的孩子要紧!快进去!

丹丹无奈,只好提着灯,领着孩子们钻进地窖里去。

44、外景 大街上

大街上有几处院子起了火。人们还在乱跑。日本鬼子有的拿着刀,有的端着枪在追赶人们,见人就杀。街上躺满尸体。

一位老人在大街上奔跑。一个日本鬼子端起枪,把老人撩倒。

一位妇女跑在街上,一个日本军官骑马追上去,挥刀向妇女的头上砍去。

一个小女孩坐在一具血肉模糊的女尸身旁哭喊着“妈妈”。一个日本鬼子走过来,一刺刀把小女孩捅死。

一位少妇怀抱着幼小的婴儿,一日本兵夺过婴儿,抛向空中……

45、外景 院子

一位日本军官手里提着血刀,身后跟着几名士兵走进来。他一挥手,那些士兵们冲进屋里。一阵翻箱倒柜和瓷器击碎的声音过后,那些日本士兵抱着大包小包地走了出来。

夫人从杂房冲出来,夺抢日本士兵手中的包裹。

夫人(大骂):你们这伙强盗!野兽!还我的东西!还我的东西!

日本军官举起血刀,直指在夫人的喉咙上。

夫人松开了手,慢慢地向后退着。

日本军官一直用刀尖顶着夫人的喉咙,把夫人逼到墙角。

日本军官:你的骂我们的野兽?大大的好的!今天我让你尝尝野兽的味道!

日本军官收回血刀,朝后一招手,那几个日本士兵一涌而上,把夫人按到在地上,撕扯着衣服……

夫人(挣扎着大骂):畜生!你们想要干什么?啊……

日本军官扶着血刀,仰头大笑。

日本军官(狂野地):哈……!哈……!哈……!

46、外景 院子

夫人披头散发地躺在院子里,衣服多处被撕破,裤带扔在一边,裤腰松松地拖在胯下。院子里到处是乱扔的东西。

张三和牛牛匆匆地跑过来,扶起夫人的。

张三:夫人,你怎么啦?

夫人脸色发白,两眼发直,嘴里一直嘟嚷着“畜生”二字。

牛牛(焦急地):丹丹和孩子们呢?

这时,杂房里穿出敲箱子的声音。

张三(对牛牛):少奶奶和孩子们躲在地窖里,快接他们出来!

牛牛向杂房跑去。张三把夫人抱进上房。

47、内景 杂房

牛牛快速地搬开烂箱子,孩子们一个个从洞口钻出来。

孩子们:牛牛叔,我妈她不行了!

牛牛一听,赶快钻进地窖里去。

48、内景 地窖内

丹丹躺在那里,呻吟不止。牛牛冲过去扶起她。

牛牛:丹丹,你怎么了?

丹丹(无力地):我要生了……

牛牛把她抱起就向外走。

牛牛:丹丹,你要坚持住!

49、外景 院子

牛牛抱着丹丹向上屋快步走去。张三出来。

牛牛(急问):夫人怎么样?

张三:我搀扶进屋里去了。少奶奶怎么样?

牛牛:快生了。你快去喊接生婆来。

张三应了一声,跑出去了。

牛牛把呻吟不止的丹丹赶紧抱进屋里去。

50、内景 夫人卧室

夫人站在椅子上,把一条绾在粱上的白练慢慢地套在脖子上。(堂屋有人急忙的走动声;东屋传来丹丹的呻吟,夫人都充耳不闻。)

夫人(喃喃地):我年轻丧夫,一生守节,临到老却遭受这群野兽们如此凌辱!——狗狗,你要给妈报仇啊!

夫人说完,一脚把椅子蹬翻。

与此同时,丹丹的卧室传出新生儿响亮的啼哭声。

接生婆(画外音,惊喜地):是个女儿!

51、外景 坟上

我们看到狗狗扑到夫人的坟头上嚎啕大哭。

狗狗:妈!孩儿不孝,不该出门去做生意,把您留在家里呀!妈,您含辛茹苦,从小把我养大,我却不能保护好您,让您遭受狗日的如此凌辱!孩儿真是罪该万死啊!妈——!您辛苦了一辈子,应该到了享福的时侯,谁知您竟去了!上次的分别竟成了我们母子的永别!妈,您让我怎么活下去呀!妈!

狗狗悲痛欲绝地哭了一气,突然挺起身,跪在夫人的坟前,掏出一把小刀,在自己的掌心上划了一下,纂紧拳头,鲜血从指缝淌出,滴落在夫人的坟前。

狗狗(发誓):妈,您放心!孩儿对您发誓!一定要把那些狗日的小日本鬼子的脑袋提来,祭奠您的在天之灵!

52、内景 堂屋

狗狗穿着一身国军戎装威严地坐在主位,丹丹抱着襁褓中的女儿坐在从位,张三、牛牛和其他孩子们站立在下面。

狗狗:我母亲素秉忠良,奉守贞节,最后却遭小日本的如此欺凌,这是我们家的奇耻大辱!所以我决定参军抗敌,为母报仇!我走后,这个家你们就多费心了!

张三:少爷,你放心走吧。我们会照顾好少奶奶和小少爷们的。

狗狗(站起来,一拱手):那就拜托了!

狗狗说完,大步流星地向门外走去。

53、外景 院子 现在

清晨。寂寞的院子。

堂屋门吱吱扭扭地打开了,老奶奶慢慢地走出来,站在台阶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又伸了一气懒腰,然后一边扣着腋窝下的大襟扣子,一边向鸡窝走去。

鸡窝用一块石板堵着。老奶奶走过去,弯腰把石头挪开。鸡们一只只地从窝里走出来,有的伸伸腿,有的扇扇翅膀。

老奶奶一只一只地把母鸡抱起,用中指伸进鸡屁股里摸蛋。

老奶奶:一颗、两颗、三颗……这几只鸡都有蛋。不知那老母鸡有了没有。

老奶奶去捉那只老母鸡,老母鸡四处乱跑。老奶奶在后面追着。

老奶奶(骂着):不中用的东西!连蛋都不下,还乱跑什么?再不下蛋,杀了你吃肉!

老奶奶把老母鸡追到一个墙角,一把捉住,抱起来摸蛋。

老奶奶:屁股门开了,看看有没有蛋。嗯,今天有蛋了,还不错。

老奶奶说着把老母鸡放下,从衣兜里抓出一把米,撒在地上。

老奶奶(对老母鸡):奖赏你一把米。

老奶奶走进一间下房,不一会拿出一个木制半升来。半升里放着些砂粮。老奶奶“咕咕咕”地叫着,把砂粮一把一把地撒在院子里喂鸡。鸡们听到叫声都跑过来啄食。

老奶奶站在那里,低头看着鸡啄食。突然,有人叫了一声“丹丹”。她抬头看去,什么也没有。老奶奶纳闷地转身要走。那人又在附近叫了声“丹丹”,是一种久违而熟悉的声音。老奶奶回头看去,院子里空荡荡的,连个人影也没有。老奶奶笑了笑,摇摇头,然后继续向上房走去。当她走上堂门前的台阶时,那亲切的呼唤又在身后响起:“丹丹!”

老奶奶戛然止步,慢慢地慢慢地转身,于是她睁大了眼睛,看见——

54、外景 院子 五十多年前

青年牛牛站在院子里,向着镜头。

牛牛:丹丹,你为什么不理我?老躲着我?

青年丹丹的镜头。她也是刚喂过鸡,手里拿着空半升走上台阶停住,慢慢地转过身,神情严肃地看着牛牛。

丹丹(抑制住内心的感情,冷冷地):我希望你以后称呼我少奶奶。

牛牛不解地看着丹丹。

丹丹冷冷的脸。

牛牛慢慢地垂下了头。

牛牛(低声地):是,少奶奶。

丹丹(毫无表情地):你该干活去啦。

牛牛(垂着头):是,少奶奶。

牛牛慢慢地转过身,慢慢地向大门口走去。

丹丹望着他走向大门的背影,眼睛有些湿润。

55、内景 厨房

丹丹忙着在锅台边做饭。

牛牛挑着一担水走进来,慢慢地放下水桶,把扁担立在一旁,提起桶把水倒进水瓮里。两桶水都倒过后瓮里的水已满了。牛牛挑起空桶,准备出去时回头瞥了一眼丹丹。

丹丹仍忙着做饭,没有看他。

牛牛走出门去。不一会,我们透过玻璃看到他来到窗台前把空桶放下,把扁担立在墙角后,弯腰去扣放空桶。

这时,丹丹才抬头看了他一眼。

56、外景 院子

牛牛在窗台下扣放好最后一只桶,直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向长工房走去。这时,孩子们从上房跑出来,把他围住。

孩子们(吵嚷着):牛牛叔,我们想玩小鸟,给我们捕小鸟玩。

牛牛(摸着孩子们的头):好,牛牛叔给你们捕小鸟玩。

最小的男孩:我也要!我也要!

牛牛:好,也给你捕一只。

这时,丹丹从厨房走出来,冲着孩子们喊。

丹丹(斥责道):大虎!带弟弟们回房里去。

牛牛不解地看着丹丹。

丹丹转身又回厨房去了。

57、内景 长工屋

老长工张三坐在炕头上吸旱烟,牛牛蹲在地上绾鞭绳。丹丹端着饭菜进来,放在炕桌上。

丹丹(对张三):张大爷,吃饭吧。

张三把烟灰在炕沿上磕掉,把烟锅卷巴卷巴收起来。

张三:少爷最近有消息没有?

丹丹:捎回封信。

张三:说什么啦?

丹丹:他说在一次战斗中,他打死了三个日本鬼子,有一个还是军官呢。他还说小日本象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啦。

张三:这么说,少爷快回来啦。

丹丹:可能快了吧。您吃饭吧,看饭菜凉了的。

丹丹说着转身出去,她走到门口,瞥了一眼牛牛。

牛牛仍低着头,闷声不响地绾鞭子。

58、外景 院子

丹丹坐在堂门口,哄着一岁多的妞妞。这时,张三兴冲冲地从街上跑回来。

张三(高兴地):少奶奶,日本鬼子投降了!

丹丹(高兴地站起来):是真的吗?

张三:是真的。人们都涌上街头欢庆胜利呢!你听。

街上传来鞭炮和敲锣打鼓的声音。

丹丹(激动地):太好了!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张三:少爷也该回来了。

丹丹:是啊!张大爷,我们也上街庆祝胜利去。

59、外景 街上

大街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有舞龙的、踩高跷的、走旱船的、扭秧歌的。我们看到牛牛舞着龙头,那条巨龙在空中盘绕腾飞。高跷队里,张三扮成日本鬼子,腰间挂着个笤帚疙瘩,举手投降,裤裆拖在膝盖上,裤子快要掉下来了,但还扭着花样,逗得人们捧腹大笑。丹丹参加了秧歌队,和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们欢舞着。而那些孩子们,也一个个套着大头人跟在后面乱扭。这时,我们看到二个假人拥抱在一起在摔跤,他们退退进进,互相踢拌,两个人同时摔倒,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不一会,突然又站起来继续摔。围观的人在大声助威。最后,那个表演的人直起腰来,我们发现是牛牛。人们都笑了。

60、外景 坟地

已是军官的狗狗提着一个布包来到母亲的墓地。他把布包郑重地摆放在坟前,然后打开包裹,露出一颗人头。

狗狗(跪在母亲的坟前):妈,您看到了吧,孩儿已给您报仇了!今天,我把那个狗日的日本军官的脑袋提来给您祭坟了。妈,您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自由写作》第30期【电影剧本】

阅读次数:8,21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