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笠:长安游(诗三首)

Share on Google+

◎李笠

兵马俑
——给沈奇和伊沙

地狱打开
混乱的碎片鼠窜着迅速聚合,变成6000个人体,俑
个个手执长矛、挽弓挎箭
一支威风凛凛的部队.《义勇军进行曲》
从滚动的战车上升,升成一面血色的旗帜:用血肉筑建长城!

我不知道我在战国还是民国。我聆听

“我们不是人。我们是泥块
经历了火的锤炼,为了活在地下——守卫腐尸
我们陪葬。毫无怨言。我们比死于矿难的矿工命好……”

我停步。我是游客。我必须在瞬间触及世界第八奇迹的心脏
一个无头俑猛地哭着抱着我:
“秦始皇死了,但他的思想还活着。阿房宫仍在扩建!”

我挣脱他时,另一个无头俑把我抱住
他说:“那是雨天,石榴成熟的季节,我
在骊山脚下和玄宗谈论人权和民主
他的朋友——几个打高尔夫的商人走来
他们听到我的话,狠狠斜了我一眼,像遇上了禽流感
不久,因网上发表批评文章
我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
判有期徒刑四年,罚每天十二小时以上的劳动……”

我打量这些灰暗残缺的人体
我是照明灯。我只要离开,这些声音就立刻会熄灭

“我们在黑暗里。我们自甘堕落!”一个斜躺的缺腿俑
用比国歌更悲壮的声音喊道
这是一个失去土地的农民
他在生机无法维持的情况下
发出了‘不要奥运要人权’的呼声
他成了国家的敌人。他被关进了监狱
“但为了孩子的前途
我写了份悔恨书,发誓以后不再呐喊”缺腿的俑说

我打了个冷战,突然觉得我就是迷途的但丁,和诗歌一起穿越地狱

“我们不是人。我们是麻木不仁的泥佣
我们相信杀一个够本
杀两个赚一;杀二十万,能保六年的稳定
我们喊暴君万岁,万万岁
我们是奴性的果实,被绑在原地的经轮……”

我泪水夺眶,不是因为眼前的残肢败体
而是因为这黄河一样滔滔不绝的自白
只有站稳,像仰望中秋明月,我才能听到这些来自地狱的声音

声音在我走动时散成一个个武士
他们静静地蹲着,等待射击
他们紧张地站着,准备冲杀
他们梦见刻有“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的纪念碑
他们更习惯(喜欢?)黑暗
他们身上的色彩在和光相遇的时候变成了灰烬

和儿子一起登大雁塔

落日把它塑成金茂大厦的模型
我相信它是后者的母亲

母亲,游子的心,此刻
我要让你混血的孙子把你认真端详

七重天。我们沿楼梯
盘旋而上,化成凭栏远眺

每层都有四个拱券门洞
聚集在那里的纸币露出佛祖的笑

为啥叫大雁塔,孩子问
在这里闭上眼睛,就会飞成大雁,我答

羽翼喧响。取经的和尚
和忧国忧民的杜甫在上下漂泊

六层!景色和四层的一样
但我们继续攀登,追赶

攀登的意义。看过的东西
随暮色涌入:比塔更高的楼群,车墙……

陕西博物馆
——给沈奇和伊沙

它在我想飞天的时候闪现:美丽的
博物馆!我被早已变成废墟的朝代
捕获。我是蜘蛛网上拍翅的飞虫
我的饥饿——文物——像沙漠上空的群星涌来

月亮——一个猿人的头——抢先到达
它的忧伤比夜空更深,比四周的人
它拦住我。它咕哝我母亲生前
爱说的话:“好好做人,你应该比我强!”

我昂头。但很快又向秦俑坑出土的铜剑
俯首:90公分。寒光四射
“它仍能一下划破五六张纸!”
寒光。我低头——我的诗没那么锋利

都想成为铜剑。没人想当被切割的纸张
我在一个叫“虎羊勺”的文物前停下
羊前,虎后。生存的朴实象征
它在讲述我们:弱肉强食。这是一级国宝

“来西安,一定要看唐三彩!”书上说
我们看:一匹匹涂色的马。腾飞的
姿势——像工地的吊车。旌旗和沙漠
呼啸着涌出马眼。一片吞噬月光的白骨

但我们的注意力很快被一只铜壶上的马吸引
“这是一匹会跳舞的马,听到音乐
它会翩翩起舞。音乐高潮时
它会后腿跪地,衔酒杯向皇帝祝寿!”

哦,此刻谁又在给皇帝写信:“警察
用巴掌抽我,还猛拉我耳朵,并像
文化大革命那样按我的头……由于权贵霸道
被打时,竟没人敢站出来说话!”

鎏金弥勒佛。似曾相识。他无处不在
就像人民币上暴君的头像。金和钱
一个比老庄更精深更神秘的笑:
“容天下难容之事,笑天下可笑之人”

继续边走边看:骨器、陶瓷,木器、漆器
它们从古拙走向典雅走向精致。猿
直起了脊梁,变成了人。但我——知识分子
弓着背。我怕某个东西突然把我吞咽

这里没有时间。但有重复的脚步声和饕餮
饕餮从云中窥视我们,低语:
“我不是你们不敢正视的残忍的野兽
我不会吃人。我是龙的母亲,你们永远的骄傲”

《自由写作》第31期【诗】

阅读次数:7,6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