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古堡中的守望(电影剧本·下)

Share on Google+

◎王巨

61、内景 堂屋 晚上

堂屋内红烛高照,饭桌上摆满酒菜。

狗狗、丹丹、张三、牛牛和孩子们围坐在桌前吃团圆饭。

狗狗(端起酒杯):日本鬼子投降了,我也给母亲报了仇,今天又和家人团聚在一起,真是高兴啊!来,我们大家共饮一杯!

狗狗举杯先饮,张三和牛牛跟着饮尽。

张三:少爷为夫人报了仇,今天又平安归来,真是大喜啊!我们一直盼着这一天那!

狗狗:我走后,多亏你们费心,把这个家照顾的如此周全,不知如何感谢你们才好。

张三: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牛牛抬头看了一眼丹丹。丹丹回避开他的目光,给孩子们去夹菜。

张三:少爷走后,少奶奶一个人操持这个家,又要带孩子,又要做饭的,真不容易啊!

狗狗(捏拄丹丹的手):让你受苦了。

丹丹:没什么。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

张三:少爷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狗狗(心事重重):还的走,我只是请了几天探亲假。

丹丹(吃惊地):怎么?还要走?

张三和牛牛也都抬头,吃惊地看着狗狗。

张三(不解地):少爷,这日本鬼子投降了,你也为夫人报了仇,怎么还要走呢?

狗狗:小日本虽投降了,但国内的局势并不乐观。国共两党和谈无望,一场内战不可避免。我穿上了这身军装,也就身不由已了。

62、内景 卧室 夜

孩子们都已经睡了。丹丹和狗狗露着光膀子,睡在一个被窝里说话。

丹丹(枕着狗狗的胳膊):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你知道人家多想你吗?

仰躺着的狗狗往紧搂了搂丹丹,表示安慰和理解。

丹丹:你这一走,内战打起来,多让人担心啊!要不你辞了这官,在家里团团圆圆、和和美美地过咱们的安稳日子,多好啊!

狗狗:我何尝没这样想过。只是我们军长不同意我辞职,他说作为一个铁血男儿,要报效国家,舍身取义,不能只牵挂一已之私利……你说,我还能说什么?

丹丹沉默了。

狗狗:丹丹,假如我牺牲了,你会怎么办?

丹丹:我会为你守一辈子。

狗狗:如果我在外面又有了家呢?

丹丹:那我也会等你的。你不论在外有几个家,我相信你还会回这个家的。

狗狗:你真是个好女人!

狗狗说着,就要亲丹丹。

丹丹:小心让孩子看见的。

狗狗(看看孩子们,悄声地):都睡着了。

狗狗说着就爬在丹丹的身上,在丹丹的脸上脖子上亲吻。

突然,有个孩子叫了一声。

孩子:妈,不要他!

狗狗一惊,赶紧从丹丹的身上滚下去。丹丹探头向孩子看去。

那孩子闭着眼嚼动几下嘴,又转身睡去了。原来孩子在说梦话。

丹丹不禁一笑,就笑就捶打狗狗的肩头。

63、内景 卧室 上午

狗狗在穿军衣。丹丹为他扣衣扣。

丹丹(噙着泪):真不想让你走。你这一走,不知啥时候才能会来。

狗狗:这场内战,不论谁胜谁负,我想都不会打的长久的。

丹丹(依依不舍地);真怕你这一去不再会来……

狗狗(系好腰带):别想那么多。

这时,孩子们进来,围住狗狗“爹爹”地叫。

狗狗(抚摸着孩子们的头):爹走后要听妈妈的话,不要若妈妈生气,记住了吗?

孩子们懂事地点点头。

狗狗(对丹丹):孩子们都还小,只好让你多费心了。要把他们带好了。

丹丹(拉住孩子们的手):你放心吧。我会把孩子们照顾好的。

64、外景 大门外

大门外停着一辆军用吉普车。

丹丹和孩子们送狗狗出来。狗狗坐上车去。

狗狗:我走啦,你们多保重!

汽车开动了。

丹丹(冲着汽车喊):我和孩子们等你回来——

汽车开走了。狗狗似乎没有听见。

65、外景 院子 现在

一只鸡从鸡篓里跳出来叫着。

老奶奶迈着小脚走过去,从鸡篓里一颗一颗地把鸡蛋拣出来,用大襟兜着。

老奶奶(就拣就数):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五颗……怎么少了一颗?

老奶奶又重新用指头点着大襟里的鸡蛋默数。

老奶奶(确定地):就是少了一颗。(略一思忖)一准是那只老母鸡把蛋下到别处去了。

于是老奶奶在院子里这儿看看那儿瞅瞅,四处寻找起鸡蛋来,但没有找到。

老奶奶:该死的老母鸡,把蛋丢到哪里去了?

老奶奶站在院子中央,茫然地四处望着。

66、外景 院子 五十多年前

青年丹丹衣襟里也兜着几颗鸡蛋,站在院中央,茫然地望着大门口。

丹丹(喃喃地):走了半年多了,怎么没一点音讯呢?

丹丹望了一会,转身慢慢地向厨房走去。

67、内景 厨房

丹丹兜着鸡蛋心事重重地走进来。她无精打采地来到一只大黑罐前,一颗一颗地往罐里放鸡蛋,放到最后一颗时,手还没有探到罐口就松开,那颗鸡蛋掉到地上摔碎了。

丹丹愣怔在那里。这时,街上传来几句粗野的吼唱声。

(唱词):满天星星月儿明,

心上干想见不上个人……

丹丹转过身来,我们看到她已泪流满面。

68、内景 卧室 深夜

孩子们都已睡着了。丹丹面对孤灯独自饮泣。她的身边放着一封拆开的信。

大虎被哭声惊醒,慢慢地坐起来看着母亲。

大虎(忧伤地):妈,您为什么哭泣?

丹丹(一双泪眼看着大虎,悲痛地):孩子,你爹他不要我们啦!

69、外景 乡间小路 初春

丹丹提着饭罐,一脸哀伤地走在乡间小路上。

春寒料峭,迎面的风吹得她披散下来的头发乱飘。

她走得很慢,有些摇摇晃晃,两条腿似乎没有力量,快站立不住了。

70、外景 土地

牛牛扶着犁赶着牛吆吆喝喝地在耕地。一大块地已经耕完了。

丹丹走过来,把饭罐放在田埂上,把一块布铺开,把碗筷放在上面,她做这一切时无力而缓慢。

牛牛停下犁,拍拍身上的土走过去。他看了一眼丹丹,然后坐在土埂上,端起饭碗,从饭罐里铲上小米粥,慢慢地吃起来。他吃了一会,就听见旁边响起了抽泣声。牛牛停下筷子,慢慢转头看去。

丹丹伏在土埂上,肩头一耸一耸地在哭泣。

牛牛坐在那里没有动,又转回头慢慢地去吃饭。

牛牛:真是个忘恩负义、无情无义的东西!你在家里受了这么多苦累,为他生儿育女,他却在外面又搞上了女人……如果哪一天让我见着了,非杀了他不可!

丹丹伏在那里哭得更伤心了。

牛牛(放下碗,安慰她):别哭啦,这种抛妻弃子的人是不值得为他流泪的。别怕,他不回来,这个家还有我呢。我要好好地伺候你,伺候你一辈子。从今往后,那些重活累活你就不要干了,我都替你干,你就坐在家里好好当你的少奶奶。

丹丹爬起身,擦掉眼泪,把碗筷收拾好,一句话没说,又提着碗罐悲伤地走了。

牛牛看着她的背影,眼中充满爱怜。

71、内景 碾坊

丹丹在推碾。她精疲力竭,满脸汗水,但她还在使劲地推着。

牛牛抗着犁回来,从门口走过时看见丹丹,赶紧把犁放下跑进来。

牛牛:少奶奶,说好这些重活不用你干的,怎么又推碾子了?快回家歇着去,我来推。

牛牛接过碾子杆,自己推起来。

72、外景 院子

丹丹摇摇晃晃地挑着一担水回来。

牛牛拿着草筛从牛棚出来,看见丹丹挑水,忙放下筛子跑过去,接过担子。

牛牛:少奶奶,你怎么挑水去了?这哪是你干得活呀?

丹丹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累得直喘气。

牛牛把担子挑走。

丹丹看着牛牛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欣慰。

73、内景 长工屋

牛牛站在地上,正光着上身哗啦哗啦地擦洗着。他身体很健壮。丹丹用条盘端着饭走进来,一回头看见牛牛光赤的上身,不好意思地把目光移开。她把条盘放到炕上去,看见牛牛放在旁边的上衣有个破洞,便拿起来。

丹丹:衣服挂破了,我给你缝缝去。

没等牛牛说话,她就拿着衣服走了。

74、内景 上屋

丹丹坐在炕上用针线缝着牛牛那件白布衫上的破洞。现在,她的心情早已平静下来了。她缝好后打了个结,然后低头用牙把线绳咬断。这时,她无意中闻到了久违的男人的气味,便怔了一下,接着下意识地又拿起布衫用鼻子嗅了嗅,然后握着那件白布衫,紧紧地贴在胸口上。

75、外景 院子 傍晚

牛牛和张三在院子里用铡刀切草。张三坐在地上,抱着草捆往刀下送。牛牛光着健壮的脊背,双手握着刀把一起一落地切着,粗壮的胳膊上腱肉暴突,浸着汗珠的脊背闪着亮光。

76、内景 堂屋

丹丹臧在堂门背后,透过门缝窥视牛牛切草,看得不住喘息。随着牛牛一起一伏的切草动作,她喘息得乳房也一起一伏。

77、内景 卧室 夜

月光透进窗户,照见丹丹和孩子们睡在炕上。孩子们都睡熟了。丹丹虽然也睡着了,但她却在不停地扭动着身躯,似乎在做着一个正遭受痛苦和煎熬的梦。

78、丹丹的梦境

丹丹和牛牛二人都光赤着身子,象两条蛇那样缠绕在一起,不停地扭动着,呻吟着,仿佛痛不欲生……

79、内景 卧室 夜

丹丹猛地坐起,喘息着,惊恐地四处张望。发现刚才的情景只是个梦境后,方才松了一口气,开始琢磨起来。

丹丹(内心独白,紧张地):我这是怎么啦?怎么会有这样的怪念头?不行!我是有妇之夫!我是有妇之夫!我是有妇之夫啊!

丹丹用双手捂着脸哭起来。

80、内景 堂屋

丹丹和一个媒婆在堂屋里坐着。

丹丹:今天把你请来,是想让你给我们家物色一位姑娘。

媒婆:少奶奶,你是想要个丫鬟呢?还是媳妇?

丹丹:这个你就别问啦。你给物色一个十七八岁的、长得顺眼一点的。如果我看对了,就不会亏待你的。

媒婆:少奶奶,你就等着瞧好吧。我保证给你领来一个聪明伶俐、手脚勤快、百依百顺、如花似玉、你一见就满意的好姑娘来。

丹丹:有这样好的姑娘,那就给我领来看看。

媒婆:少奶奶,我明天就给你领来。

媒婆说着,高兴地扭着屁股走了。

81、内景 堂屋 第二天

媒婆领着一位描眉画眼、摸着大红脸蛋的姑娘进来。

媒婆:少奶奶,我给你把姑娘领来了。

那姑娘一看见坐在上首的丹丹,就忙跑过来,给丹丹又是捶背又是捶腿,还一口一个“婆婆”地叫着。

丹丹(难得一笑):这孩子倒还机灵。

媒婆(自夸地):少奶奶,我介绍的人还能有错?

丹丹(对姑娘):现在我不需要你伺候,你站起来,先让我瞧瞧。

姑娘起身退了几步,大方地站在那里。丹丹上下打量着。

丹丹:嗯,模样儿还不错。叫什么名字?

姑娘:俺叫美人。

丹丹:美人?

美人:对,美人就是俺,俺就是美人。俺娘生下俺时见俺长得美,就给俺起了这个好听的名字。婆婆,你看俺有多美!

美人说着头一歪,把手指放在脸上,眨动着眼睛,露齿一笑,做出一个自认为可爱的造型来。

丹丹(被逗笑了):好好好,你长得美,长得美。我说美人呀……

美人:婆婆,有何吩咐?

丹丹:美人,你不要一口一声地叫我婆婆,应该叫我少奶奶才是。

美人(不好意思地):您现在把我买来,虽说是当丫鬟,但将来我和大虎圆了房,您不就是我的婆婆了吗?这早叫迟叫不一样吗?

丹丹:我把你买来,既不是让你当丫鬟,也不是让你当媳妇的。

美人(惊讶地):那让我来做什么?

丹丹:而是让你——以后你就知道啦。

82、内景 堂屋 早晨

美人正在用抹布擦着堂屋的餐桌。透过堂屋门我们看到牛牛在清扫院子。丹丹从里屋走出来,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望着院子。

丹丹(仍看着院子):美人,你说牛牛他怎么样?

美人(给丹丹倒着茶):不错呀,人长得魁梧高大,像个男子汉。

丹丹(感叹地):是啊,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美人,我把你许配给他如何?

美人(抬头看着丹丹):少奶奶,您真的不把我许配给大虎?

丹丹(端着茶杯):大虎年纪尚小,我现在还不准备给他考虑婚事。我觉得你和牛牛很般配。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给你备一份好嫁妆,然后再给你们布置一间房屋,买上几亩地,你们小两口就可以和和美美地过日子……

丹丹说这些话时一直看着院子,话也说得慢而无力。她那端茶杯的手好像在微微抖颤。

美人(高兴地):如果这样的话,我当然愿意啦。少奶奶,实话告诉您吧,我第一眼看见他,就喜欢上他啦。

丹丹(有所感触地):是啊!这样的男人,谁见了都会喜欢的。

美人:少奶奶,你也喜欢他?

丹丹:这孩子,尽说胡话。记住,你要主动和他接近,让他也要喜欢上你才行。

美人(高兴地):是。少奶奶。

丹丹(放下茶杯,接过美人手中的抹布):你去吧,我来擦桌子。

美人“哎”了一声,高兴地蹦跳着跑出去了。

丹丹慢慢地擦着桌子,不由自主地回头向院子里看,眼睛里蕴藏着若有所失的神情。

83、外景 院子

美人跑到牛牛身边,没话找话地与牛牛套近乎。

美人:牛牛哥,你这衣服脏啦,脱下来我给你洗洗。

牛牛(仍扫着院子):不脏,昨天我刚洗过。

美人又在牛牛的身上左右上下地看着,突然她的目光停在牛牛的裤裆上。牛牛赶紧夹紧裤裆躲着她,美人还追着看。

美人:牛牛哥,你裤裆上破了个洞,脱下来我给你缝缝。

牛牛(不好意思地):我自己会逢,你干你的事情去吧。

美人:你看你那粗手粗脚的,怎么会使针线呢?这逢衣服的事是我们女人干的,快进屋脱下来,我给你缝补一下。

美人说着,不管牛牛愿不愿意,就把牛牛往屋里推。

牛牛(急了):你别推我,我现在就这一条裤子,脱下来就露出屁股了。

美人一听,咯咯咯地大笑起来。牛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美人笑着笑着,又转而哭了。

牛牛不知她是怎么了,愣在那里。

牛牛(关心地):美人,你怎么啦?

美人(哭着):牛牛哥,你太可怜啦!这么大年纪还光棍一条,这裤裆烂了都没人给补,怪叫人心疼的。

美人说着又肩头一耸一耸地哭开了。牛牛赶紧上前给他擦眼泪。

牛牛(安慰地):我有什么可怜的?这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多自在。不可怜!不可怜!你不要哭了。

美人借机向牛牛怀里靠去。

美人(撒娇地):人家就是心疼你嘛!

这时,堂屋里传出一声脆响,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摔碎了,同时听到丹丹“唉呦”了一声。牛牛和美人听到后,都向堂屋跑去。

84、内景 堂屋

丹丹脸色苍白地站在那里,左手握着右手的食指,似乎有些颤抖。她的脚下是摔碎的茶壶的残片。

牛牛和美人跑进来。

牛牛(惊慌地):少奶奶,你怎么了?

丹丹:我一不小心,失手把茶壶打了。

牛牛(吃惊地):你的手指怎么了?

牛牛上前扒开丹丹握着的手,她的食指划开了一道口子,淌着血。

牛牛:手指出血了!美人,快取药和纱布来!

美人应了一声,跑进屋拿出纱布。牛牛搀扶着丹丹坐下,接过药和纱布,小心翼翼地把伤口清洗过后,用纱布包扎起来。

牛牛(责备地):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你什么事都不用做,这事让美人做就是啦。你就是不听。

美人:我说我干吧,少奶奶她非要自己动手干。

丹丹:我闲不住。这一闲着,心里就发慌。

牛牛(关心地):现在怎么样?还疼吗?

丹丹:我没事的,坐坐就好啦。你们干你们的事去吧。

85、外景 田地

骄阳似火。

牛牛上身脱得精光,在地里锄田。美人提着饭罐兴冲冲地走来。

美人(喊着):牛牛哥,吃饭啦。

牛牛直起腰来,抹一把脸上的汗水,向地头走去。

牛牛坐在田埂上吃饭,美人蹲在一旁看着他吃。

美人:牛牛哥,我做的饭香不香。

牛牛:香。

美人(睨着牛牛):那我就天天给你做,做一辈子,你愿意吗?

牛牛:我没那福气。

美人:你有的。因为,因为我愿意伺候你。

牛牛(放下碗筷):我是一个穷长工,不配你伺候。

美人:我不嫌你穷,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人。

美人说着忍不住扑到牛牛身上去。牛牛没防住被扑得仰躺在土埂上。美人爬在牛牛身上,在牛牛的脸上、脖子上乱吻。

美人(急切地):牛牛哥,想死个人啦。

牛牛慌忙地把她推开。

牛牛(有些生气地):你……你这是干什么?

美人:我这么一个黄花闺女都不怕,你一个男子汉还怕啥?再说,我们都快成为夫妻啦,你还这么害臊。

牛牛(着急了):你慢着。我问你,谁要和你成夫妻了?

美人:你呗!

牛牛:我和你成夫妻?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美人:实话告诉你吧,少奶奶买下我,就是为了许配给你当媳妇的。少奶奶说啦,等咱们两个成了亲,就为咱们盖房买地,让咱们两口子和和美美、恩恩爱爱地过小日子呢。

牛牛(不相信地):这是真的?

美人:那还有假!你就放心等着过好日子吧。

美人说着,伸出手臂又想往牛牛的脖子上搂挂。牛牛一推,美人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牛牛(激动地):美人,我实话告诉你吧。你别费心啦,我这辈子不想娶任何女人!

牛牛说完,转身大步走了。

美人爬起来,指着牛牛的背影大骂。

美人(气急败坏地):你个穷光蛋!奶奶不嫌弃你就够好了,你倒耍起威风来了,打你一辈子的光棍去吧!(想想)我回去还是给少奶奶做儿媳妇去。哎呦,好疼!把奶奶的屁股都摔坏了。

美人说着,提起饭罐,扭着屁股走了。

86、外景 院子

丹丹正在院里喂鸡,牛牛手里提着衫子,气呼呼地大步走进来。

丹丹(吃惊地):牛牛,你这是怎么了?

牛牛(气呼呼地):少奶奶,你是不是把美人买来给我做老婆的?

丹丹:有这个意思。

牛牛:少奶奶,多谢你的好意。但我的终身大事用不着你操心。

丹丹:怎么?难道美人不好吗?

牛牛:少奶奶,我这辈子不准备娶女人了,我要一辈子给你当长工,一辈子伺候你。

丹丹(不看他):我不需要你一辈子伺候我,我要你成家立业,过你自己的日子。

牛牛:少奶奶,别的事我都能依你,唯有这件事不能从命。

丹丹(冷冷地):这么说,你是要和我作对呀?

牛牛:少奶奶,这是我个人的事,不用你管。

丹丹(冷冷地):那好吧,既然你不听我的话,这个家也就没必要留你了。你走吧!

牛牛(不相信地看着丹丹):丹丹,你……

丹丹(鄙视着牛牛):哼,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敢直呼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让你这个下人叫得吗?给我滚出去这个家门去!

牛牛完全被惊骇了,仿佛不认识似的看着丹丹。

牛牛(痛苦不已地):少奶奶,你是真的要赶我走吗?

丹丹(几乎疯了似地大吼):快滚吧!给我滚得远远的,我再不想看到你!

牛牛不敢相信似地看着丹丹,惊恐地张大眼,慢慢地向后退着。

牛牛(低声地):好!好!我走!我走!(大吼)我走——!

牛牛把手里衣衫往地上一摔,转身跑出大门去。

丹丹站在那里,脸色铁青,上下牙磕碰着,浑身打着冷颤,晃晃悠悠地有些站立不住。

这时,美人提着饭罐匆匆地回来,看见丹丹这个样子,吃了一惊。

美人:婆婆,您怎么啦?

这时丹丹摇晃着要倒下去,美人赶紧上前扶住。

87、内景 卧室

丹丹病倒了,躺在炕上。

美人坐在一旁,给丹丹一口一口地喂饭。

美人:您把他赶走,真是件好事。您对他那么好,他却不领您的情,这样无情无义的人要他干吗?

丹丹没吭声。

美人:他一个穷光蛋,要啥没啥的,还眼高的看不上我?哼,我还不想嫁给他呢。少奶奶,您把我买来了,又不让我当丫鬟,那就让我做您的儿媳妇吧,我会好好地孝敬您的。

丹丹看着美人,无力地点点头。

美人高兴地差一点喊出声。她赶紧放下碗筷,跪在那里不住地给丹丹磕头。

美人(急慌慌地):婆婆,媳妇给您磕头了。

美人磕完头,又端起碗筷继续给丹丹喂饭。

美人(高兴地):婆婆,您真是个活菩萨,我会一辈子把您供奉起来的。

美人给丹丹喂完饭,又赶紧给丹丹摸着胸口。

美人:婆婆,您也不值得跟那个贱人生这么大的气,气坏了身子那可咋办?那个下贱货,不仅您看见他生气,我见了他也气不打一处来。这回让他滚蛋了,我们眼不见为净。……婆婆,您怎么哭了?

我们看到丹丹的眼角淌着泪水。

88、内景 堂屋 几天以后

丹丹身体还很虚弱地坐在椅子上。老长工张三走进来。

张三:少奶奶,身体好啦?

丹丹:好些啦。您坐吧。

张三(坐下,看着丹丹):少奶奶,你找我有什么事?

丹丹:他走后有没有音讯?

张三:听说当兵去啦。

丹丹:他会不会和狗狗在一个部队?

张三:不会的。牛牛参加的是解放军。

丹丹:噢,原来这样。

张三:现在正打内战,他们说不定还会在战场上碰见呢!

丹丹惊惧地张大眼睛,牙齿上下磕碰着。

丹丹:两个人可真成了死对头了。

89、外景 战场

战场上炮火连天。我们看到解放军战士在英勇作战。这时冲锋号响起,我们看到已是连长的牛牛第一个越出战壕。

牛牛(一挥手):冲啊!

牛牛率领着战士向敌人冲去。

国民党军队全线崩溃,大都举枪投降。

一位国民党军官在向一片树林里逃窜。牛牛看见后追了上去。

90、外景 树林

国民党军官仓皇逃跑,不时回头朝身后放枪。牛牛躲闪着,紧追不放。

国民党军官气喘吁吁地有些跑不动了,牛牛越追越近。

国民党军官回头又射击时,手枪没有子弹了。他慌恐地扔掉手枪,钻进一片丛林里去。牛牛一个健步冲上来,用枪顶在他的后背上。

牛牛:不许动!举起手来!

国民党军官慢慢地举起手,慢慢地转过身——原来他是狗狗。两个人一看,都吃了一惊。

狗狗(惊喜地):牛牛,是你!

牛牛(把枪收起):原来是少东家。

狗狗:你什么时候参加了解放军?丹丹和孩子们他们怎么样?

牛牛(鄙视地):你还能想得起他们?我问你,少奶奶哪点对你不好?她辛辛苦苦地又是给你守着那份家业,又是给你养育那么多孩子,你却在外又讨了老婆……你知道吗?她是怎样天天等、月月盼的,还担惊受怕地牵挂着你的安危,结果等到盼到的是你给她寄去的一封休书!你说说你还是个人吗?

狗狗(蹲下身,痛不欲生地抓着头发):我也是有苦难言啊!那次我归队后,我们军长的千金死活非要嫁给我不可,而且非要让我休掉丹丹,我是被逼无奈啊!

牛牛:这么说你也有冤屈喽?

狗狗:我是对不起丹丹,可我又一想,你从小就对丹丹好,有感情,你一定会照顾好她的。所以,我也就有些心安了。

牛牛:放你狗屁!你把丹丹看成什么人啦?那可是一个贤惠、善良、忠贞不二的好女人!却偏偏嫁给你这个无情无义、猪狗不如的东西!我……我真想一枪把你给毙了!

狗狗(痛苦地);你打死我吧!我活得还不如一条狗!你开枪吧!

牛牛举起枪,二话没说,把一梭子子弹扫完,然后连看都没看狗狗一眼,转身走了。

91、外景 院子

已成为解放军军官的牛牛带着两名战士走进院子,身后跟着村民们。

丹丹和美人领着孩子们迎了出来。

丹丹也认出了牛牛。两人对视着。

美人(吃惊地):这不是牛牛吗?当了军官了。(对夫人)婆婆,他是牛牛。

丹丹没听见美人的话,仍和牛牛对视着。看得出他们的内心情感都很复杂。

解放军战士:谁是这个家的主人?

丹丹(仍看着牛牛):我是。

战士(对牛牛):团长,她是这个家的主人。

牛牛(对丹丹):蒋家王朝被推翻了,现在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政权。我们要消灭剥削和压迫,为广大人民谋幸福。你们是地主、是剥削阶级、是被专政的对象。所以,你们家剥削来的土地要全部没收归公;你们家的房屋除了上三间正房留给你们住外,其余的全部分给无房住的贫雇农。

丹丹(有气无力地);我拥护新政权,自愿接受你们的安排。(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这是我们家的地契和房契,现在我都交给政府……

丹丹把包着房地契的包裹交给牛牛。

美人(急了):婆婆,这些东西都是咱们家的,怎么能白白地送给他们了呢?(转身对牛牛)你们凭什么要没收我们家的东西?

战士(打量着美人):你是什么人?

美人(理直气壮地):我是这个家的媳妇。

解放军战士:媳妇?那你的丈夫呢?

美人(把大虎往身边一拉):这不是?

解放军战士:他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还没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新政权是不承认你们的婚约的。姑娘,你是被买来的吧?

美人:是呀。

解放军战士:姑娘,你也是劳苦大众,是被剥削者。而他们是地主,是剥削阶级。你可要和他们划清界限啊!现在你解放啦,自由啦,不再是他们家花钱买来的媳妇啦!你明白吗?

美人:你们真要没收他们家的土地和财产?

战士:是呀!

美人:从今往后,这个家就没什么东西啦?

战士:对呀!

美人:这个家已成了穷光蛋,我还留在这儿干什么。哼!

美人甩开大虎的手,走到牛牛身边。

美人:牛牛哥,我终于把你给盼回来啦!

美人亲热地站在牛牛面前显摆着。

牛牛没理睬美人,抬手把她挡开。美人有些不高兴地噘了噘嘴。

牛牛(仍注视着丹丹):少奶奶,你要接受改造,变成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丹丹站在那里,听着牛牛叫她少奶奶,心里一震。

孩子们害怕地紧紧围靠在母亲的身边。

92、内景 堂屋

丹丹和牛牛一主一客坐在椅子上。中间隔着一张八仙桌。

牛牛(板着面孔):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我见到他啦!

丹丹(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在什么地方?

牛牛:战场上。

丹丹(紧张地):他……怎么了?

牛牛: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丹丹(惊恐地):你把他……

牛牛起身朝前走了几步,背对着丹丹,沉默着。

丹丹(看着他的背影):你是不是……

牛牛(咬咬牙):……我把他打死啦!

牛牛说完,没敢多停留,大步走了出来。

丹丹怔在那里。

93、内景 卧室 深夜

孩子们都睡了。丹丹卷缩在被子里,独自饮泣。

94、外景 院子 现在

院子里的麦草堆在不停地动着,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拱动。不一会,老奶奶从草堆里钻出来,手里握着一颗鸡蛋。

老奶奶:这只灰母鸡,原来把蛋下到草堆里面了,让我好找。

老奶奶拍掉身上沾的草棍,拿着鸡蛋向上屋走去。

这时,一位邮递员推着自行车走来。

邮递员:奶奶,您儿子来信了。

老奶奶(转过身):我儿子来信了?

邮递员(打住车,拿出三封信):一封是从北京来的,一封是从上海来的,还有一封是从美国来的。

老奶奶:这是老大、老二、老三来的信,你给奶奶看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邮递员把信一封封打开,看了一遍。

邮递员:他们说今年中秋节都要回来看望您老人家。奶奶,您有这么好的孩子们,真有福气啊!

老奶奶:现在是不错,过去他们可吃了不少苦呢!

老奶奶嘀咕着,拿着信向上屋走去。

95、内景 上屋

老奶奶走进来,拉开一个老式衣柜的抽屉,把三封信放了进去。我们看到里面放满了孩子们的来信。老奶奶站在那里,看着那些码得整整齐齐的信,又说了一句“孩子们要回来啦”,然后把抽屉慢慢地推回去。老奶奶犹豫了一会,然后不知又想起了什么,慢慢走到破衣柜前,从腰间摸出一把钥匙,手抖抖地把衣柜上的一把老式铜锁打开,慢慢揭开柜盖,然后探进身去开始翻寻。老奶奶搜寻了半天,提出一个破布包。

老奶奶慢慢地走到炕边,把布包放在炕上,然后慢慢打开。里面包着的全是小孩子们穿过的破衣服。老奶奶十分珍爱地一件件拿起来展铺在炕上,爱惜地这儿动动,那儿摸摸,嘴里还不停地嘀咕。

老奶奶:这件是大虎的,这件是二虎的,这件是三虎的,还有这件小花袄是妞妞的……

老奶奶拿起妞妞的小花袄看着。

老奶奶:妞妞,妈该看看你去了。

老奶奶又一件一件地往起收着孩子小时候穿过的旧衣服。

老奶奶(感叹地):唉,那是什么年代呀!

96、外景 田地 五十年代

丹丹和一群妇女们在锄地,那些妇女们有说有笑,唯有丹丹在一边闷声不响地锄着,显然她有些不会锄地。

已是县委书记的牛牛回村视察工作,正向锄地的妇女们走来。队长陪同在身边。

队长:牛书记,这是组织起来不久的妇女队。

牛牛:好啊,妇女参加劳动,能顶半边天啊。

队长看见丹丹,走过来看着她锄过的地。

队长:你这个地主婆,把苗都锄死了,是不是成心搞破坏呀?再不好好锄,开大会批斗你!

满脸汗水的丹丹只回头看了看,一声不吭地又继续往前锄,但还是笨手笨脚地锄不好。

牛牛走过来,接过丹丹手中的锄,给她示范地锄了几下,然后又把锄递给丹丹。

丹丹接过锄,学着牛牛的样子一锄,感觉好多了。她感激地抬头去看牛牛。

牛牛早已走开了。

丹丹没吭声,继续往前锄。

97、内景 上屋

我们看到屋内原有的摆设都没了,只有几个破翁烂箱,这个家几乎穷困到了绝境。

丹丹穿着破衣烂衫,正站在锅台边做饭。孩子们也都是破衣烂衫,一个个围在锅台边喊着饿。

丹丹揭开锅盖,我们看到锅里是用糠皮和树叶熬成的粥。丹丹把粥一碗一碗地盛给孩子们,饥饿的孩子们照样吃得狼吞虎咽。眨眼的工夫,孩子们都吃光了,都又把空碗伸过来喊着要吃!

孩子们:妈,我还要吃,我还要吃!

我们看到锅已经见底了。丹丹站在空锅面前束手无策。

孩子们还喊着要吃,毫无办法的丹丹一捂脸竟呜呜地哭了。

孩子们看着母亲,一个个懂事地把碗放下。

孩子们:妈,您别哭了,我们吃饱了,不要了。

98、内景 炕上 早晨

睡在炕上的孩子们一个个起来,穿好衣服跳下地出去。其中一个已饿得皮包骨头的孩子也想起来,但无力地挣扎了几次,都没坐起来。丹丹走进来看见了那个孩子。

丹丹(叠着被子):三虎,你怎么还不起床?

三虎(有气无力地):妈,扶扶我,我起不来了。

丹丹一听,赶紧过去把孩子扶坐起来。孩子歪着头,已无力坐正。丹丹松开手,孩子勉强地坐了一会,又歪倒在一旁。

丹丹(惊骇地):三虎,你怎么了?

丹丹又把孩子扶爬着,孩子只挣扎着从前爬行了两下,又无力地一头杵在了炕上。

丹丹赶紧把孩子抱在怀里,哭了起来。

丹丹(害怕地):孩子,你没事吧。

三虎躺在丹丹怀里,眼睑半合,嘴唇微动,微弱地叫了一声“妈,我饿……”

丹丹(伤心地哭泣):三虎,都是妈无能,把你饿成这个样子。(忽然想起什么)三虎,你坚持一会,妈给你找吃的去……

丹丹放下孩子跳下地,在屋里找寻了半天,没找出一点可以吃的东西。最后,她一狠心,扭头跑了出去。

99、外景 倭瓜地

地里结了很多大倭瓜。我们看到丹丹偷偷地爬进地里,摘下个最大的倭瓜,然后用头顶着倭瓜滚动着向外爬。她爬着爬着,看到前面站着的一双大脚。丹丹慢慢抬头向上望去——原来是张三。张三抱起倭瓜放在她的怀里。

张三:快抱回去吧,别让人看见。

100、内景 屋里

丹丹抱着个大倭瓜进来,背景音乐是大跃进时代的歌曲。

丹丹:三虎,你没事吧,妈很快给你把饭做好。

丹丹几刀把倭瓜砍开,放在锅里煮起来。

丹丹把倭瓜一口一口地为给三虎。三虎吃了几口倭瓜好多了。这时,张三提着半袋粮食进来。

张三:把这些粮食给孩子们做着吃吧。

丹丹:您的口粮都不够吃,还接济着我们,这怎么行?

张三:我一个糟老头,随便吃点什么,对付对付就过去了。还是孩子们要紧。孩子们正长身体,别饿坏了……

张三把粮食放在地上。

丹丹:真是过意不去。

张三(从怀里掏出十块钱):这是十块钱,留着家用吧。

丹丹:您哪来的这些钱?

张三:别问,你用就是了。

张三说着转身走了。

丹丹手里拿着钱,愣在那里。

101、外景 秋田

丹丹和一群妇女们在割着谷田。丹丹常年劳累过度,她有些疲惫地落在了后面。我们看到她面色憔悴,淌着豆大的汗珠,但仍咬紧牙关,坚持着割谷。这时,我们看到前面有个小小的身影迎头替她割田,割着割着两个人碰到了一起,丹丹抬头一看,原来是大虎。

丹丹:大虎,你怎么不去上学,跑到这里来了?

大虎:妈,我不想上学,要替您干活。

丹丹:我辛辛苦苦养育你们,就是为了让你们学好文化,将来有出息。快回学校上学去!

大虎:妈,我看您太辛苦了,想帮帮您。

丹丹:我不需要你帮忙,快回去!

大虎:我不回去!

丹丹(生气地):你还不走,看我不打死你!

丹丹举起镰刀柄追打大虎,把大虎打回去了。

这时我们看到丹丹满手都是血泡。丹丹用破布条裹巴裹巴,又开始割田去了。

站在一旁的牛牛看着这一切,眼睛似乎有些湿润。这时,张三提着镰刀走过来。

张三(感叹地):真是个苦命的女人啊!

张三说着,在手上吐了一口,要去帮着丹丹割谷。牛牛一把抓住他。

牛牛:让她自己割。

张三:你的心肠变硬了。

张三摇摇头,走开了。

102、外景 玉米地 傍晚

丹丹摸进玉米地,把玉米棒一个个掰下来,塞进怀里去。

玉米地外,有个看田人听到里面有人偷东西,就躲藏在一边。不一会,丹丹挺着个大肚子从玉米地蹑手蹑脚地走出来。她左右看看没有人,就沿着一条小路,快速向前走去。刚才那个看田人出来,悄悄地跟在她的身后。丹丹不知道后面有人跟着,继续往前走。突然,前面的路口出现了一个人。丹丹有些心慌,转身想返回去,一下与身后的那个人打了个照面。

看田人:好一个狡猾的地主婆!我看你还往哪走?你刚才在玉米地里干什么?

丹丹(心怯地):我……我撒尿。

看田人(看着丹丹的大肚子):撒尿怎么把肚子给撒大了?里面是什么东西?

丹丹(抱着肚子躲躲藏藏地);是……是孩子。

看田人:哈哈?一个寡妇,肚里怀上孩子,这不成笑话了吗?

丹丹:我……偷汉子啦。

看田人:哈哈,敢说自己偷汉子,你脸皮倒挺厚呀!我看看,那个野汉子给你种了些什么呀?

看田人说着,一扯丹丹的衣襟,怀里的玉米棒子滚落一地。

看田人(冷笑着):看来这野种还不少呢。(一变脸)走,跟我到队里去!

103、外景 戏台

旧戏台上挂着一条横幅,写着“批斗地主婆大会”几个字。

穿插文革时的历史画面。

丹丹低头站在台上,脖子上挂满玉米棒,面对着台下的群众。

牛牛坐在主席台的边上,他现在已被停职了,是队长主持批斗会。

队长(客气地):牛书记,批斗会可以开始了吧?

牛牛:不要这样称呼我,我已被停职了,现在你说了算。

队长(对台下):批斗大会现在开始。(对丹丹)地主婆,你要向人民群众老实交代你的罪行。

丹丹:我是地主婆,生的孩子多。一人挣工分,家里揭不开锅。出外偷玉米,当场被擒捉。旧罪没洗清,又犯新罪过。低头把罪认,遗臭万年多!

队长(对台下):现在群众开始揭发批斗。先请苦大仇深的老长工张三老大爷上台来。

张三慢慢地走上台。

张三(问队长):队长,让我说啥呢?

队长:你在他们家当了一辈子长工,她是怎样对待你的,就说这些。

张三:实话实说?

队长:实话实说。

张三(面向台下):那我就说了。解放前,我在她家当了半靠子长工,她天天给我做饭吃,吃的是莜面、黄糕、烙大饼,顿顿能吃饱……

队长(小声提醒):您不能这样说。

张三(转向队长):怎不能这样说?她是让我吃饱饭,好给他多干活呀。

队长:对,这就是剥削!

张三(对台下):解放后,我加入了合作社,天天参加集体劳动,顿顿吃不饱饭……

队长(一惊,赶紧阻止):快不要说了。你这是给集体抹黑。

张三(对队长):别着急,好话在后头呢。(转向台下,攥紧拳头)我吃不饱,是要勒紧裤腰带干革命!

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队长(吓出了一头汗):您下去歇歇,下去歇歇。(对台下)谁还上来揭发批斗?

这时,台下的人群里,响起一个女人的喊声。

女人(画外音):我来批!

随着话音,站起一个穿着黄军大衣的女人,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上台来。原来是美人。

美人(指着丹丹):你这个狠心的地主婆,把我买回家给你干活;我又当牛来又当马,她天天拿鞭把我打;如今我翻身得解放,苦命的人儿把头扬;再看这个地主婆,破坏集体来偷粮;人民群众眼雪亮,决不许阶级敌人称雄狂!我要把这个地主婆打翻在地(美人一脚把丹丹踢倒),再踩上一只脚(美人抬脚踩在丹丹身上),叫她永世不得翻身!(举拳喊口号)打倒地主婆——!

台下群众跟着喊口号。

队长(高兴而激动地鼓掌):好!批得好!

美人听到赞赏,跑到队长面前。

美人:队长,我要当村妇联主任。

队长(握住美人的手):好!美人同志,我同意你的请求!

牛牛坐在那里,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只是担心地看着躺在台上的丹丹。

104、内景 屋里

丹丹躺在炕上,孩子们围坐在身边。小女儿妞妞用汤匙给她喂药。

妞妞(含着泪):妈,您感觉怎样?

丹丹(忧愁而痛苦地):我这腰伤的历害了,不能动了。以后这日子怎过呀!

大虎:妈,你放心养伤。明天我就参加队里的劳动,来养活您和弟妹们。

丹丹:怎么能让你休学呢?

大虎:妈,我干半天活,念半天书,误不了多少学业的。

妞妞:妈,我不念书了。一个女孩子能认几个字就行了。我要在家里好好地照顾你,洗衣做饭干家务活。

丹丹(看着大虎和妞妞):我这一不能动,可就苦了你们了。

这时,屋子一暗,张三走进来。

丹丹:您来啦。

张三:伤得历害吗?

丹丹:腰疼得不能动了。

张三(掏出个纸包):这是些跌打损伤的药……

丹丹:让您多费心了。

张三(从衣服里摸出钱):这是五十块钱,你留着用……

丹丹:大叔,您也不宽裕,这钱就自已留着用吧。

张三:这钱不是我的,是一个人托我转交给你的。

丹丹:谁?

张三:他不让我告诉你。

丹丹若有所思,似乎有所领悟……

105、内景 屋内 现在

我们看到老奶奶坐在炕上,用印板一张一张地印纸钱。老奶奶印好后下了地,把纸钱放进一个竹篮子里,后又把几个上供的大馒头和一束香放进去,挎起篮子出了门。

106、外景 街上

老奶奶挎着竹篮走在街上。一个坐在大门口做着针线活的老太太,看见老奶奶走过,停下手中的活攀问。

老太太:虎虎妈,你这是上哪去?

老奶奶:我去看看妞妞。

老太太:孩子已走了十多年了吧?

老奶奶:整整十八年啦。

老太太(叹息地):唉,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老奶奶继续朝前走着。一边走一边陷入了回忆。

107、内景 屋里 “文革”时期

我们看到已进入老年的丹丹坐在炕头,二十多岁的妞妞在地上做饭。可以听到街上的大喇叭播放着“文革”歌曲。

丹丹:唉,我真为你犯愁呢。你哥哥他们一个个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外地工作,在当地都成了家,生活过的都不错。现在,妈就愁你了。这么大岁数了,就是嫁不出去。

妞妞(把饭端在炕桌上):妈,我不想嫁人,我要一辈子伺候您。

丹丹: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怎么能守我一辈子呢?咱们家成分高,拖累了你的婚姻大事。你虽然长得好看,却没人敢娶你。但是,我们该嫁的还要嫁。近日听媒婆说,后山有个四十多岁的光棍汉,人虽长得丑了点,但是贫农出生,根正苗红。他不嫌咱们家的成分高,想娶你为妻,托人和我说了多次。……听妈的话,答应了这门亲吧。

妞妞:妈,您这不是往苦井里推我吗?

丹丹:孩子,你年龄已不小了,不能一辈子当老姑娘呀。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成分好的人娶你,你嫁过去就有出头之日了。

妞妞吃着饭,没有吭声。这时我们发现妞妞长得十分美丽。

丹丹:孩子,妈天天看着你在眼前晃来晃去,说不出有多心焦啊!

妞妞:妈,您真想撵我走吗?

丹丹(一下哭开了):孩子,不是妈狠心撵你,实在是女大不能留啊!

妞妞(放下饭碗,悲伤地):妈,您别哭了,我答应您就是了……

妞妞这一说,母女俩抱头痛哭。

108、外景 院子

我们看到一个斜眼歪嘴、背锅瘸腿、奇丑无比的男人,牵着一头小毛驴走进来。

媒婆扶着穿一件红棉袄的妞妞走出来。妞妞转身跪在地上,给丹丹重重地磕了一头。

妞妞(含泪):妈,女儿走了,您多保重!

丹丹(扶起妞妞,悲伤地):孩子,要常回家看看……

妞妞点点头,走到了毛驴身边。

丑男人把妞妞扶上驴背,又牵着毛驴一瘸一拐地走了。那媒婆扭着屁股,跟在后面。

109、内景 屋内

丹丹正在生火做饭,张三苦着脸走进来。

丹丹:张大爷,您怎么了?

张三:牛牛被打成走资派,关进了牛棚……

110、内景 牛棚

外面大雪飞扬,白茫茫一片。牛棚里有十多头牛。牛牛拿着草筛往牛槽里添草。丹丹提着饭篮冒雪走来。牛牛觉得有人进来,回头看去。丹丹立在门口,静静地看着他。他们默默地对视了一会。

牛牛: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丹丹:是张大爷告诉我的。

丹丹说着,提着篮子走到与牛棚相连的饲养间,把饭菜摆放在炕上。还有一壶烧酒。

丹丹:过来趁热吃吧。

牛牛把草筛挂在墙上,拍拍身上的土,走过去。

丹丹:你多年没吃我做的饭菜了,尝尝怎么样?

牛牛坐上炕,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牛牛:不错,还象过去那么好吃。

丹丹:好吃你就多吃点。

丹丹也上了炕,把酒斟满杯。

丹丹:我特意打了一壶烧酒,为你暖暖身子。来,我也陪你喝几杯。

两人开始对饮。

牛牛:这让我又想起了当年,我下地干活,你给我送饭……

丹丹:是啊,那时我们多么年轻!

牛牛(感慨地):是啊,那时候的事情好象就在眼前。

丹丹:我记得婆婆给我缠足,你偷偷地给放开了,我们都挨了一顿打。

牛牛:我记得你跟狗狗结婚那天,我一个人蹲在牛棚哭了一夜……

丹丹:唉,那就是命……。来,我们再喝。

两杯一碰,一饮而尽。

丹丹:那次我把你赶出家门,你不恨我吧?

牛牛: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当时你为什么赶我走。丹丹,你说,究竟为什么?

丹丹(吞吞吐吐地):我是怕……我是怕……

牛牛(猛然醒悟):噢,我明白了!……你这一点让我很敬佩!

丹丹:你在我心目中更是个好男人。我想,你的妻子一定很爱你的。对了,我一直没机会问你。你有几个孩子?你妻子是干什么工作的?

牛牛:我一直没有娶过老婆……

丹丹(吃惊地):为什么?!

牛牛(沉重地):组织上给介绍过几个,我都没有看上,后来干脆就不找了。

丹丹(欲哭又止):你这是何苦呀!

牛牛:丹丹,在我的心目中,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取代你……

牛牛话没说完,就看见丹丹泪流满面。

牛牛(举杯):我们谈这些事干么!来,喝酒。

丹丹(一抹眼泪):不行!我不能就这样让你委曲地活一辈子!

丹丹说着把饭菜推到一边,打开牛牛卷在墙角的被褥,脱掉衣服,赤条条地仰躺在上面。

丹丹:你来吧。

牛牛一直背对着丹丹坐着,这时慢慢地站起来。

牛牛:你是圣洁的,我不能把你玷污了……

牛牛说着慢慢地走出去,拿起草筛,又去喂牛了。

丹丹穿上衣服走过去,从后拦腰把牛牛抱住,脸贴在他的背上。

丹丹:你是个真男人!

牛牛仍端着草筛,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

111、内景 妞妞家 晚上

牛牛的丑男人关起门来,在丧心病狂地毒打妞妞。妞妞已被他打得遍体鳞伤,四处躲藏,但他仍挥舞着皮带追打。

丑男人:打死你个狐狸精!我娶你回家来,你一直不让我沾身,是不是嫌我丑?看我不打死你!

丑男人把妞妞按在炕上,撕扯她的衣服,在她的胸脯上乱抓,甚至张开口在她身上乱咬。妞妞被折磨得尖叫不已,丑男人发出野兽般地大笑。

妞妞忍无可忍,摸起放在炕上的一把剪刀,猛地向丑男人的胸上刺去,丑男人顿时口吐鲜血,倒在一旁。

妞妞拔出剪刀,双手抱住,又猛地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112、外景 街头

人们敲锣打鼓庆祝粉碎“四人帮”。穿插当时真实画面。

113、内景 堂屋里

丹丹和牛牛坐在椅子上,中间隔着八仙桌。

牛牛:我是来向你辞行的。

丹丹:你要去哪?

牛牛:我已平反昭雪,官复原职了。

丹丹:平反了?复职了?好!好!

牛牛: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今天该告诉你了。

丹丹:什么事?

牛牛:狗狗没有死。

丹丹(吃惊地):怎么?他没死?你没有打死他?

牛牛:当年我是想打死他,但一想起你,我放了他一条生路。谁知,他跑到了台湾。我怕他连累你和孩子们,就告诉人们说我把他打死了。

丹丹(惊愕地):原来他还活着!

牛牛:你坐着,我该走了,车还在外面等着呢。

丹丹(强打精神):我送送你。

114、外景 大门口

丹丹扶着大门站在门口。牛牛坐上吉普车,向丹丹挥挥手。

牛牛:回去吧,自己要多保重身体。

汽车开走了。丹丹伫立在大门口望着开走的汽车。此时,画面闪现出她送狗狗时的情景。

115、外景 坟地 现在

妞妞的坟上长满荒草。坟前供着馒头,点着香。老奶奶坐在坟前烧着纸钱。

老奶奶:妞妞,妈来看你了,给你烧些纸钱。这些年你过得好吗?今年中秋节,你哥哥他们要回来啦。

老奶奶烧着纸钱。这时,有一个人蹲在了她的身边,帮着她用木棒挑拨着燃烧的纸钱。老奶奶回头一看,原来是老年牛牛。

老奶奶:原来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老年牛牛:刚回来,看见你在这给妞妞上坟,我就过来了。

纸钱烧完了。老年牛牛搀扶着老奶奶站起来。

老奶奶:孩子们今天要回去了。

老年牛牛:那我们快回去迎接孩子们吧。

两位老人搀扶着向村里走去。

116、内景 堂屋 中午

随着一阵欢声笑语,我们看到老奶奶和儿子、媳妇、孙子们围坐在一张大桌前吃饭。老年牛牛坐在老奶奶旁边。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

老奶奶:你们都回来了,我真高兴。

孩子们:是啊,是啊。我们平时工作忙,没时间回来。所以,今年约定好,中秋节都回来看望您。您一个人留在家里,我们都很牵挂啊。

老奶奶:我一个人过得很好呀。你们在外面过得都好吧。(对干部模样打扮的大虎)大虎,你在北京怎么样?

大虎:很好。

老奶奶(对企业家形象的二虎):二虎,你在上海呢?

二虎:当然不错了。

老奶奶(对海外人士模样的三虎):你在美国还行吧。

三虎:我在美国工作多年,早已习惯那里的生活了。

老奶奶:你们都好,我就放心了。

大虎(给母亲夹菜):妈,您年纪大了,一个人住在家里,我们不放心。我们这次回来就是想把您接走。妈,跟我们到北京去住吧。

大虎爱人:妈,我和大虎给您把房间都收拾好了,就盼着您去住呢。您去了,我带着您逛天安门、看故宫、登长城……

老奶奶:北京虽好,我不一定能生活惯呀。

二虎:妈,您跟我去上海吧,上海没有风沙,气候温和,空气湿润……

二虎爱人(上海口音):妈,我们上海可好啦。有外滩,有东方明珠电视塔……

老奶奶:大上海是花花世界,我看着就头疼。再说了,你们上海人说话像鸟语,我一句也听不懂。不去!不去!

三虎:要不您和我们到美国去吧。

三虎爱人(美国白人):婆婆,我们美国是个民主自由的国家……

老奶奶:你拉倒吧。让我去地球的另一头?我人没到,这把老骨头就散架了。

老年牛牛:大虎,二虎,三虎,你们这份孝心是好的,但你们不了解你们的母亲。她六岁那年被你们姥爷卖到这儿,就再没有离开过。这里有她的欢乐、痛苦、希望和永远抹不去的美好回忆,有她生活的全部。这老屋,这古堡,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融入了她的生命!她是不会离开这儿的。

老奶奶:还是你牛牛叔理解我。我已离不开这老屋,离不开这古堡了。金窝银窝都不如我这个土窝。

大虎:既然妈不愿意离开这个家,我们就不要勉强了。但是妈这么大年纪,一个人留在家里,我们也不放心。不如牛叔搬回来,和我妈做伴如何?

二虎:这个主意不错。我们原本就是一家人嘛。

三虎:我也赞成。不知牛叔……

老年牛牛:我已退休多年,独自住在城里,常常思念故乡。今天,你们既然提出来了,也正合我落叶归根之意。那我就留下来照看你们的母亲吧。

孩子们:妈,您的意思呢?

老奶奶:这样也好,省得你们不放心。

孩子们(高兴地):这就好啦。我们也能安心地在外地工作了。

大家正在说话间,门外传来了汽车的鸣叫声。

孩子们:我们都到齐了,这阵儿还会有谁来呢?

大家都把头转向大门。

117、外景 大门外

我们看到一辆小轿车停在了大门口。车的后门慢慢打开,下来一位白发苍苍、华侨模样的老人。老人拄着拐杖,慢慢地向院子走来。

118、外景 院子

老人走进院子。老奶奶、老年牛牛和儿孙们也从堂屋迎出来。老人停住脚步,望着老奶奶;老奶奶站在台阶上,也眯缝着眼睛打量着他。

老人(蠕动着嘴唇,激动地):丹丹!

老奶奶听到这声呼唤,心里一震。

老奶奶:你是……

老人:你认不出我了吗?我是狗狗,你的丈夫啊。

老奶奶惊愕地张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位白发老人。画面闪现出青年狗狗的面容。

老奶奶(不相信地):真的是你?

老年狗狗:丹丹,真的是我呀!你好好看看。

老年狗狗又往前挪了几步。

老奶奶眯起眼细细地端相着。看着看着,怒目圆睁。

老奶奶(手指头点着):真的是你回来啦!冤家!还知道有这个家?你还能记住这个家门?啊?!

老年狗狗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老年狗狗:丹丹,我对不住你和孩子们……

老奶奶(浑身颤抖着):你说声对不起就行啦?(哭着大吼)你知道我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吗?啊?!

老奶奶身子有些晃,媳妇们赶紧上前搀扶住。

孩子们:妈,您消消气,看气坏了身子……

老年狗狗(跪在那里打自己的老脸):我不是人,我连牲口都不如。牲口都有舔犊之情,而我扔下你们,一走就是几十年……我不是人啊!

老年狗狗声泪俱下,不住地打自己的耳光。孩子们不忍看下去,把父亲搀扶起来。

虎虎们:爹,起来吧。都是过去的事了,您不要太自责了。

老年狗狗(老泪纵横):孩子,爹无颜面对你们啊!只是在有生之年还想见见你们,就腆着这张老脸回来了。

虎虎们:爹,您回来就好。咱们一家能够团聚在一起,就是最好的。

老奶奶此时平静了许多。

大虎:妈,爹那么老远的回来,您就原谅他吧。

二虎、三虎:是啊,原谅他吧。

老奶奶(抹了抹眼泪):扶你爹进家吧。

孩子们都高兴地笑了。

老年牛牛(走上前):少爷,还认识我吗?

老年狗狗:这不是牛牛吗?你也在啊?

两位老人拥抱在一起。

老年狗狗:谢谢你当年放了我一条生路,也感谢你多年来对这个家的关照。我给你磕头了。

老年狗狗跪在地上要磕头,老年牛牛马上将他扶起。

老年牛牛:快起来,不要这样。

老年牛牛把老年狗狗搀扶起来。

老年牛牛:这个家我没关照什么,是丹丹自己坚强地挺过来的。

两位老人敬佩地看着丹丹。

丹丹站在那里抹眼泪。

119、内景 堂屋

老奶奶坐在中间,老年牛牛和老年狗狗坐在左右两边,其他人坐在下首,说说笑笑地吃着团圆饭。唯有老奶奶一声不吭。

大虎:爸,牛叔,我敬你们一杯。

老年狗狗和老年牛牛:来,我们大家共同干杯。

大家举杯同饮。

二虎三虎:吃菜吃菜。

大家举筷吃着。

老年狗狗关心地给老奶奶夹了一块肉。老年牛牛也关心地给老奶奶夹了一块菜。老奶奶的碗快放满了。

老年牛牛和老年狗狗(对老奶奶):丹丹,你吃菜。

老奶奶(放下筷子):我不想吃了。你们吃吧,我有点累了,想进里屋休息一会。

三个媳妇一听,马上起来,搀扶老奶奶进了里屋。

120、内景 里屋

老奶奶盘腿坐在炕头上,老年狗狗坐在后炕。

老年狗狗:丹丹,我对不住你,把你和孩子们抛下,让你们吃了那么多的苦……

老奶奶:现在还提它干什么。你能回来看我们,说明你还有良心,没有把我们全忘掉。

老年狗狗: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补报你的。我在台湾的太太已过世一年多了,我现在是单身一人住着,我回来就是想把你接到台湾去。

老奶奶(摇摇头):我享不了那福,我不去。

老年狗狗:那就我回来陪你住。把这老屋子好好地给你整修整修,我有的是钱,只要你想要,能给你盖座宫殿……

老奶奶:我不希罕你装修,现在这个样子就很好,我也不需要你留下陪我。你还是回去好好过你的日子吧。我想一个人在这里,清清静静地过日子。

121、外景 院子 中秋节

皓月当空,将如水的银光撒向院子。我们看到院子里摆放着桌子,桌子中央供放着一个很大的月饼,还有切成锯齿型的西瓜和苹果、葡萄之类的水果。大家围坐在桌旁,一边品尝着家乡的月饼,一边观赏着天上的明月。

老年狗狗(感慨地):在这中秋佳节,能回到这久别的故居和家人团聚在一起,吃着故乡的月饼,饮着故乡的水,观赏着故乡的明月,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啊!真是死儿无憾了!这让我想起一句古诗“少小里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老年牛牛:是啊,你们一家人多年来天各一方,今日团聚在中秋之夜,我真为你们高兴!(举杯)来,我祝贺你们阖家团圆、幸福美满!

大家举杯共饮。

大虎先给老年牛牛斟满杯。老年牛牛站起来,举着酒杯对着明月,吟诵起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来。

老年牛牛(吟诵):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老年牛牛似乎有些醉了,摇摇晃晃的。孩子们上前去搀扶他。

孩子们:牛叔,您醉了,坐下歇歇吧。

老年牛牛:不!我没醉!(又举杯对月吟诵)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情圆缺,此是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大家都站起来,举起酒杯,望着明月,一饮而尽。

沐浴在月光中的院子,朦蒙胧胧,如梦如幻。

122、内景 堂屋 第二天早晨

老奶奶和老年狗狗坐在椅子上。大虎匆匆地走进来。

大虎:妈,牛叔不见了。

老奶奶:去哪了?

老年狗狗:怪不得一早晨没看见他的影子。

这时,二虎拿着一张字条走来。

二虎:这是牛叔留下来的字条。

老奶奶接过来看着。

老年牛牛(画外音):丹丹、狗狗、孩子们:恕我不辞而别。看着你们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和和美美,高高兴兴的,我就不打搅了。祝你们身体康健,全家幸福!

老奶奶看着字条,怅然若失。

123、外景 院子 上午

全家人坐在正房前合影留念。老奶奶和老年狗狗坐在中间,儿子、儿媳和孙子们围在身边。

大孙子站在前面,用一只三脚架支起的照相机取景。

大孙子:好了,好了,都看这里,别动。

他按下自动拍照快门,赶紧跑过去站好。

闪光灯一闪,咔嚓一声,定格。

124、内景 屋里

墙上挂着一幅放大的用相框镶起来的全家福照片。老奶奶站在照片前,用手爱惜地抚摸着。

老奶奶(自言自语):都走了,全都走了。

125、内景 屋里 早晨

卷曲着睡在炕上的老奶奶,被一阵轰隆声惊醒。老奶奶不知是怎么回事,披上衣服下了地,向门外走去。

126、外景 街门口

老奶奶走出街门,看见几辆马车拉着衣柜、坛坛罐罐和老婆孩子从大街上走过,向堡外走去。这是堡里的最后几户人家也搬走了。马车过后,扬起一阵尘土。当尘埃落定,那些马车不见了,整个古堡呈现出死一般的寂静。

这时,空寂的堡门出现一个身影,向堡里走来。

老奶奶眯缝着眼睛看着这个人。这个人走近时,老奶奶才认出是老年牛牛。

老奶奶:你回来啦。

老年牛牛:我回来是和你做伴啦(环视着村子)村里人都搬到堡外去住啦,堡里就剩下你一个人啦。我不放心啊!

老奶奶:用不着你来做伴。我一个人住惯啦。

老年牛牛:孩子们让我搬回来关照你,你也答应了的。

老奶奶:我那是怕孩子们担心才答应的,你看,这整个堡里清清静静的多好啊!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就隔三岔五地回来看看我行了。

老年牛牛(摇摇头):真拿你没办法。

127、内景 屋里 白天

老奶奶在慢慢地擦抹衣柜,她一边擦着一边哼着老调。突然,她停住哼唱,抬起头来,侧耳倾听着什么。

院子里似乎有脚步走进来的咚咚声。

老奶奶放下抹布,走了出去。

128、外景 院子

老奶奶走到堂屋门口,扶住门框向院里望去。

院子里空寂无人。

老奶奶茫然地看了一会,然后慢慢地蹲在门槛上,久久地望着院子,像是在期盼什么。

不一会,镜头渐渐转换成六岁的丹丹蹲在那里。

这时,一个男人走进来,丹丹一看见那男人,高兴地跑过去。

丹丹(高兴地叫着):爹!

男子(也高兴地):丹丹!

丹丹张开双臂跑向男子,男子一下把他举起来,在院子里旋转。丹丹高兴地大笑着,那清脆的笑声在空中回荡。

男子举着丹丹转了一会放下来。

丹丹:爹,你是来接我的吧。

男子:是啊,爹是来接你回家去的。

丹丹(高兴地跳起来):噢,我要回家了!我要回家了!

男子(蹲下身):丹丹,来,爹背你回家。

丹丹爬到男子的背上,男子把丹丹背起来,朝大门走去。

丹丹回过头,向后面招招手。

丹丹(高兴地):我走了,再见!

男子背着丹丹消失在大门口。

这时,街上传来女童的歌声。

唱词(耍孩腔):狼打柴,狗烧火,帽儿上炕捏窝窝……

镜头叠印出坐在门前的老奶奶,她在微笑中闭上了眼睛……

(剧终)

《自由写作》第31期【连载】

阅读次数:7,96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