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子:站在野兔这一边(诗五首)

Share on Google+

◎森子

站在野兔这一边

伫立或扑倒的这些天
出家的热情大半已还俗。

我站在野兔这一边,
合上绿野层叠的仙卷。

玉米的排比句势,
止于脱粒机的配乐朗诵。

房顶,一小片金黄
换算四周埋伏的灰暗。

南京未曾让我心悸,
书店向五台山内部延展。

薇依没说兔子因为奔跑
而超越了兽性,

这念头绊倒了石头,
我们捡起善恶的关系。

美首先是一架客机,着陆前,
清除跑道上的杂念。

这是一个信号在盘桓,
我们在塔楼上,不曾动摇。

2007-9-13 平顶山

波浪

责备波浪,我们并没有做好准备。
掌声附和喜鹊的声线,
免费绘制出皱纹。
山泉笔直测量我们的胸腔,
饱食之后才理解,
睾丸在外地劳作,我们
隔着一条江。

谈垂柳的人善于垂钓,低头者
默认咬钩,无须撕破嘴角,
鲤鱼已含羞上岸。
如果在家门口修筑水坝,
风景自动升级,
个人主义开始爬楼梯,装饰
深刻的驼背图像。

破译蛙鸣,这是额外的工作,
囿于卫生条件的性爱
草丛中铺排。
知音者稀少,萤火虫的电筒
还没有及时送达。
我们坐在岸边,从顺从者
挣扎到波浪。

2007-8-4凌晨于平顶山

香椿为例

举一株香椿为例,不能确定
这就是示爱。雨天,
我曾替它收集碎银,
贴补没有同伴所导致的低烧,
糊涂和风的短裙旋起的迷蒙,
以及寂寞长期聘用的
营养师的费用。

越是突出越难以承受,
大众的自由在于它是单行道。
你若想在语言中为它上保险,
就得熬个通宵,幸好
它经得起眼镜蛇的考究。
一杆笔可自恋,也能自毁形象,
它亢奋,冒黑烟。

还是回到香椿,香椿的泪
在我手中涂抹细银。这让我想到
它是自备的镜框,又屈服于
画外音。另一种高度上,
它随一把伞升降……
“不要把孩子举过头!”
广告公司更换了不远处的山村。

2007-8-16 平顶山

论形式

葱兰已经开败。
我自语,
这不是她的心思。
满意一词可解释铝合金窗
如何落地,土又如何逃离花盆,
以及猫爪的暴动。

鸟笼歪斜在角落,
形式感
并未随鹦鹉而消失。
我已倦于比喻身在其中,
受制于环境,被制度狂想,
和阳光不顾一切。

多么得体的模具啊!
自由
就像阳台的额头,
突然有了悬空的巍峨和窘迫,
窒息在大气压下。一刹那,
支柱移开你的产业。

2007-10-8 平顶山 凌晨

雾语

早起的豆腐脸有些肿,
刀子嘴不时插话,
原型理论,误差发扬光大。
提前下课的芹菜叶
角落里找不到旧沙发。

土豆溜进厨房,
肚脐眼儿塞着泥星儿,
顽皮的东西大体都呈球形。
调料店坚信味口可以调教,
不信你就吃辣椒。

拖把悬着身子滴滴哒哒思考,
以防潮虫暗地里算计。
笤帚头朝下反思,直到退休
打光棍儿,也没弄明白
黑社会是怎么回事。

楼下,收头发的妇女长什么样,
我不清楚,她该不会用头发
做酱油吧?这样的念头
如小石子呼啸而来,中途
变成一只麻雀。

2007-12-11~14

森子,1962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呼兰县。1987年毕业于河南周口师院艺术系美术专业。著有诗集《采花盗》(新诗丛刊出版)、散文集《若即若离》(百花文艺出版社)、随笔集《戴面具的杯子》(中央编译出版社)、散文集《我有一个梦想》(与人合著,漓江出版社),主编与人合编《阵地》九卷。现居河南平顶山。

《自由写作》第33期【中国当代青年诗大展之一】

阅读次数:7,45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