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木:平沙落雁图(诗五首)

Share on Google+

◎林木

平沙落雁图

吃我一刀。睡梦中,你劈头盖脸
向那人挥刀砍去。角落里,
尘土飞扬。转眼间那人灰飞烟灭。
好梦,好梦!睡梦中,你大呼小叫,
仿佛得了失心疯。你面含喜色,
安然睡去。这一睡就是一十八年。
十八年后,我病怏怏来到这人世间。
睡梦中,时常被一只鸟儿吓醒。
睡梦中,你用同一只鸟安慰我。
笛声悠扬,流水潺潺。隔海眺望,
天水澹澹,烟雾中,突然大雪纷飞。
雪后,山市晴岚,一片白帆
自远处悠然荡来。夕阳中,两人
正举杯对饮。那情形仿佛八百年前,
一船小和尚,只剩下船夫一人,
没有川资,便将自己献给万里波涛。
一波才动万波随。哦满船明月
映着你的笑脸,一张熟睡的笑脸。
睡梦中,你化作一只鸟飞回家。
睡梦中,我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嗨!风雨里的机趣与平和。风雨中,
一只牛和一只熊,打得正欢。
风雨中,我们俩佯装惊诧,疯癫癜
加入嬉闹的行列。风停雨歇,
只见满地的落叶,满地的蹄印脚印。
满天飞舞着,雪白的纸钱,和酒香。

2007-8-29

注:平沙落雁,潇湘八景之一。潇湘八景,中国艺术史上的著名画题,为北宋宋迪所创。分别是:山市晴岚、远浦归帆、平沙落雁、潇湘夜雨、烟寺晚钟、渔村夕照、江天暮色、洞庭秋月。此后,很多画家都以此为画题作画,以追求平和淡雅的审美风格,慢慢演变成中国画中一个固定画题,进而影响到诗歌和音乐。南宋画家法常画有《潇湘八景图》,后流入日本,并影响了日本绘画和园林艺术;元代作家马致远曾以“潇湘八景”写过八支曲子。

溪山清远图

波澜壮阔。你笑嘻嘻:波澜壮阔。
西风裹着东风,抑扬格搀着平平仄。
三音步转五音步,美女不穿内裤,
一条吊带裙,大步流星跨街而去。
你乐翻了天,前仰后合地吟唱——
鹅鹅鹅,折颈向天歌,白鼠抓黑猫。
股市里突然蹦出一只吊睛白额虫,
——哦呀呀呸!原来是只大花猫。

浩淼如烟。亭台里,咿咿呀呀,
咿咿呀呀。五禽戏也演霸王别姬。
亭台搂着楼阁,小鸡们轻解罗裙
揽霸王入怀:乖宝宝,给奶吃,
不哭,不哭。浩淼如烟,浩淼如烟。
渔舟和村舍载着宇宙,咿咿呀呀,
咿咿呀呀。此路是我开!黑大汉
抡着大黑刀,砍瓜切菜般叫嚷着:

此树是我栽!大风起兮云飞扬。
白露拍着霜降,寒风抽着白雪,
旷野里,乌鸦含着秃枝一个劲盘旋。
好冷呀,好冷!黑大汉扔下刀,
跨马踏雪,直奔雍和宫。大喇嘛
搂着小喇嘛咿咿呀呀哼唱山海经。
哦,湖光山色真的很美,由远
而近,由近而远。日他,祖宗的。

2007-11-9

注:《溪山清远图》,南宋画家夏圭的传世佳作。图中描绘的是晴日江南江湖两岸之景:群峰、巉岩、茂林、楼阁、长桥、村舍、茅亭、渔舟、远帆,夏圭用他简单却变化多端的笔墨营造了一幅清净旷远的湖光山色。据《格古要论》中记载:“夏珪山水布置皴法与马远同,但其意尚苍古而简淡,喜用秃笔。树叶间有夹笔。楼阁不用尺界,信手画成,突兀奇怪,气韵尤高。”由于善于利用画面上的空白来表现江山的辽阔深远,时人和后人称其为“夏半边”,而《溪山清远图》显然是全景,原图无款印。

子虚上林图

八百里秦川绵延到雅安,闪展腾挪
一立方米也就够了。老虎蹑手蹑脚,
生怕惊动母猫睡觉,野兔吃草。
浩大的声势压倒了气势,歧视开始发酵,
作崇,杀人顺理成章,成了英雄和楷模。

你细细地研着墨,六法造诣——
你大吼一声,吐出胸气和一腔笔墨。
案子破不了,脑袋不搬家,照样没饭吃。
云雾间,战马嘶鸣。你有些急了。
你迟迟拿不定注意,虽然主义坚定。

半辈子戎马,你骑着枪满山乱窜。
哈里波特的笤帚和希特勒的机关枪,
隐没在青苔下,一个狗吃屎你摔出老远。
艳丽的晚霞,你梦中妖艳的女人,
摆着臀扭着胯,眼看就跌倒在怀里。

昨天她打死一只猫,扒了皮卖给你。
她家房子倒了,压死了一个丈夫,
一对儿女。滔滔不绝的口水仿佛山洪。
她要死了。一只猫有十八条命,
狮子有一百条命,老鼠和鹿没有命。

她躺在你的怀里,依然滔滔不绝。
老母亲卧病在床,大风咣荡着门窗。
你真想扮演一次汉天子,一骑绝尘纵天涯,
吓死他魏征和张居正。山里,太清净了。
云雾缭绕着你的心。她死了与你何干?

2007-12-16

注:《子虚上林图》又名《天子狩猎图》,明仇英作。传说,此画是仇英为吴中富商周六观之母寿辰所作。后被明宰相严嵩之子严世蕃以鉴赏为名收入府中。严府被抄,此画又被收入宫中。明亡后,流失于民间。

年中,坊间流传,某地警察为一久破不了的大案,扮演线人和贩子,诱使猎户猎杀大熊猫,然后将其拘捕并判刑。经人举报,惊动了当地官府,依然悬而未决。深夜入睡,忽做一梦:梦中,我变成一警探,深入传说地,明察暗访,七拐八拐,却拐进了汉天子的上林苑。梦里,数千御林军纵马追杀,仿佛围猎一只老虎。梦里,我上窜下跳。醒来,变成了一刺猬,缩在床头,吓死了妻子。那一夜,一连做了十几梦,环环相扣,仿佛秋英的《子虚上林图》。

六祖截竹图

华南虎去了陕西,一口吃了关中,
下一嘴是中国。戏子们如泼妇掏心。
杀人不过头点地,一天八万,要命呢!
戏文里,一页纸,三五行,
八百万头颅应声落地。走,吃茶去。

昨夜里,一场大雪封了大街小巷。
清晨,孩子们欢呼雀跃出家门,
三两小时,雪化了,街巷里满是泥泞。
孩子们不依不舍,踏遍角落。
卡巴斯基不时提醒,病毒库过期了。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偏偏这华南虎怎么就死而复活?
话还没出嗓子,头就挨了一棍子。
走!吃茶去。后半夜再听一段小夜曲。
唉,六十年没演了,徒弟都死了仨。

徒弟死了有徒孙。没这么咒人的,
你丫小心明晚就死在床上,伤口都没有,
一百年后,拍成照片挂在树枝上。
风一吹,摇摇晃晃。优雅,倒是很优雅。
救南京,屠苏州,免江苏三年赋税。

狗日的,真够狠!雪夜,独坐床前:
家乡的蒲花柳絮,雪中飞奔的小狗,
天空阔远,白云随风飘转,白云化作大雪,
纷纷飘落。峰回路转,华南虎——
真的活了,威风凛凛地站在床前。

2007-12-19

注:《六祖截竹图》,相传为北宋梁楷所绘。又传说,明末有人将《维摩经》里的“直心是菩萨净土”用行书书在画背后的右下角。清初,一道士无意中得到此图,欣喜不已,挂于堂前,时常观摩。一日,徒弟告诉他,画背后有字,他说,哪来的字,你眼睛花了。徒弟暗自嘀咕:话虽是多余,但我眼睛没花。这故事,依然是个传说。

清明上河图

一边穿衣服,一边温习昨夜的梦。
十八年的接吻戏,都被翻了出来。
云雾里,你俩扭成一团,就像两个小鬼
驾着钟馗。一屋子酒鬼,一地污水。
但你爱她。柳条筐里的爱呀,现如今
只剩下哎呀。“哎呀!”你大叫一声

——“不好!”她忸怩的心地,被你
“嘎巴”一声,扭了下来。好疼——好疼!
虚汗紧跟着虚寒。你的样子怎么看,
怎么像惺惺作态,其实更像一只大猩猩,
抱着它受伤的小媳妇捕捉着镜头。
八年,还是十八年?你假装,思考。

你伏在母亲荒芜的坟头嚎啕大哭。
大哥小妹,二姐二姐夫,一个个面面相觑。
他们都是谁呀?怎么一个也不认识?
亲爱的小弟,你在哪家庙里修行?那一夜,
子弹们仿佛都长了眼睛。它们爱你,
你也爱它们,仿佛我和你的嫂嫂。

云雾里,我们扭作一团,相互爱抚。
我们的爱让你羡慕,也让你慌神。
——权力不仅是春药,也是泻药和麻沸散。
电影里,你开始杀人,一刀一个。
真疼快!一天一夜,一万人头变狗头。
你累弯了腰。一道闪电烧焦了头发。

哎呀呀,呜呜呜。你哎呀呀的哭声,
惊醒了醉死的钟馗。昨夜的梦烧焦了我的头发。
洗漱完毕,吃完饭,
收拾收拾去上班,去看门,练习抓人。
认识的不认识的,抓住谁,就是谁。
然后回家吃饭,揣着怦怦乱跳的心睡一觉。

2008-3-3

注:《清明上河图》,北宋画家张择端存世仅见的一幅画。张择端描绘了首都汴京清明时节的繁荣景象,试图让这幅画见证汴京乃至国家的繁荣。今天,我们也想通过这幅画试图了解北宋的城市面貌和当时各阶层人民的生活。

11月4日,陪老婆看李安的《色?戒》。网上和报纸早已议论纷纷,但上封有令,央媒一律不准议论,不论是小说还是电影,赞成还是反对。看完电影、吃完饭就回家了。晚上,接着看曹乃谦的《到黑夜想你没办法》。看完曹乃谦,又看张爱玲的《色?戒》,看完《色·戒》看《秧歌》。

清明将至,想起十九年前的人和事。虽然人鬼阴阳界,毕竟都曾在一口锅里吃过饭,或曾一张床上睡过觉。但《清明上河图》里先人们的亡魂在哪里?我?易先生?金根和月香?抑或我去世多年的父母?

*

林木,1967年3月13日生于江西彭泽,现居北京,供职于中国妇女报。

1986年,开始诗歌写作,作品散见于国内一些诗歌选本。1988年,发表第一首诗。1992年,自费出版第一本诗集《罂粟花开》。著有个人诗集《生活书简》、《浮声集》、《一个人的地方志》、《学习集》等(自印)。

1997年,参与民刊《小雜志》的编辑工作。2001年,获刘丽安诗歌整理奖。

《自由写作》第33期【中国当代青年诗大展之一】

阅读次数:7,58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