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石:暂时(诗五首)

Share on Google+

◎哑石

暂时

那痛楚与深阔,懦弱与激越……
如此等等,诸种尘土、悲辛,
皆休矣……我眼中,
今天,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
杜鹃轻喧、草堂返青,
最邪恶的知识,也用指尖,叩击着
后视镜中闪耀的点点湿润……
而这瓜娃子,还想口水吊吊地
嘟囔爱呀爱的——确实
不合时宜呀,确实可憎!确实
该休矣……江河正滔滔,
有人打开那不可能,看见
门廊中堆积粗砺的寂静,膨胀着
一如内心呼告的羔羊。
休矣,休矣,你至少同意
今天这一截因春天而燥热、哭泣
的乌木,确实可休矣——
或许,渐渐地,缺失会神闲气定?
譬如明朝,痛楚就澄澄灿烂:
一叶叶新柳,都吹拂过了,
死于耻呢,转身,奉举喜悦阴茎。

(2008)

航班上,指间优雅的爱喜

一棵棵爱喜,束身密匣,怀蕴春光。
白呀,不是撕开黑幕的鱼肚白
却施施然,噙稳云间细浪……
嗬嗬,说到人生煌煌成就,哪好置喙?

吞吐宜节制:吞完虚无,就可细吐鱼刺?

虚无,真是一条大鱼。
波动我身时,确实有蓝晶晶鱼翅呢。
从云端到你心,乃生活的视力
无法度量、穿透的距离——
烟雾乎?流云浸漫乎?肺叶,囚禁于
胸腔的天使翅膀,哭诉着,脏兮兮的。

我的问题呀,颇愚痴,也尖利。
一棵棵爱喜是白的,你的裸体更白!
立于舷窗前,你的皎洁
沉积为我无用肺叶上抽搐的黑。

算了,赞美天使受难的翅膀与黑!
即使呼吸微弱,也赞美她……
落地,就初春,就会莫名颤栗!
一把烂铁锹,裹泥垢,身内藏千年,
偶尔吐露风光,当然急响铿铿——

(2008)

在春天猜谜

哦,这小小尘絮,这春日飞花……
声音啊,来自甜蜜的空碧
与直愣愣花儿,拼了命,反复摩擦!

岭南泥牛吼,京郊木马嘶。
瞧,抽搐花蕊里,轻霜渐消融,
时间已承认:秃笔必然狂热、僵硬,
你宽容的缺陷,需细细检查——

世界啊,我有一部火红色电脑,
心仪于奔腾。灵思活泼极了,
春风畅语,摆荡一条凸凹有致的苦瓜

——嘲笑着,败虚无之火,
也吸大海,纳入古旧、咸涩形式。
那形式呢,翠绿,如露水,
请你接洽:昏迷良久,便可
作格赋曲,运行尘絮,漫将逻辑敲打。

直说吧,我哭了。但飞花非花?
神,比我更拒绝形式主义:“0”与
“1”编织花浪,我,讨厌
电脑进水的“吱吱吱”或“嘎嘎嘎”。

(2008)

日记

大约刚下高速,外婆就落气了。
低低嘟囔吧。三小时后
你收到这消息,从亲戚打来的
电话中。我没安慰你。
我没准备、也没能力安慰你。
大约,外婆落气那当口,我们刚
拐下成渝高速,林肯车后座上
斜歪着一位美妙雏妓。
初春正午,谁都会溢出闪亮水气!
之后,大家分手了。你们去
花水湾,我则赶往会展中心
看个画展。现在是午夜,
万神重聚桌边,聊今日善恶诸行:
酒吧外呼啸尘埃,仿佛已静止,
漾漾的,你微微低垂了头——
我,没任何一句话安慰你——
我们,需要同样的沸腾!实际上,
神可以说:这个季节,天纵烂泥抽
新柳,真色呢,可雄起清虚!
日子缥缈、结实,牵襟即将认识
的幼神,醉心于红花醅绿酒……
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啊,
反而忆起众多时刻的平淡、神秘——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前天,
前天的后天,你又驱车去过哪里?
……想来,真见过你慈祥外婆:
从童年起,我,就是你凛冽的朋友。

(2008)

杀杀人,跳跳舞

今天,我决定用密林左轮。
我喜欢它,有点迷恋那一瞬。
嗬,银弹出膛,声音美妙:
“啾,啾……”(不是啪,啪……)
即使装上消音器,也是如此——
追杀诡异之鸟,乃某些人的宿命。
是的,我刚出生,就开始了
沉默杀手朦胧、坚定的旅程。
那些鸟,少许罪孽深重;
另一些,粉饰世界,过于美丽。
每次干活,我都会默诵这一行当
的圣训:杀死她,就是
从无尽的牢笼解救她的真身!
“啾……”“啾……”“啾……”
此刻,一只翠鸟,正从你身体中
冲上云霄!片片金黄的银杏叶,
也恰巧飘落于你寒凉肩颈:
看啊,我必须忠于职守,像头猎犬!
……事前,唉,我有犹豫:
宽大树荫下,你坐在我的藤椅上,
嚼着甜菊,替我细细呼吸,
管理肮脏心灵。不远处草丛中,
经一再确认,我终于扣动了左轮。
那一瞬,瞳眸,涌出了雾气:
这男子,任务书中的击杀对象,
有我全部的淳朴、眼神,
有我一生的白色记忆、蓝色疆土,
有我悲泣、隐秘的金色阴茎……
他,几乎骗过了众人。是的,
我今天要干掉的,就是忠实的你!
哪怕伪装得再好些,譬如
叫“爱”,譬如,清风静息时,
你,曾经哺育唯一灼热的“神圣”……

(2008)

哑石,四川人,现任教于西南某高校数学学院。1990年开始写作,出版有诗集《哑石诗选》(长江文艺出版社)。

《自由写作》第33期【中国当代青年诗大展之一】

阅读次数:8,37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