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勇:一场大雪暮色中停下来了(诗五首)

Share on Google+

◎杨勇

一场大雪暮色中停下来了

这场大雪
从早上开始的
一沓白稿纸
全铺到了晦暗暮色里
白天,她变成蝴蝶
翕动着双翅上的银粉
扑向小星球最冷酷的绥芬河
且急簌簌地敲打窗玻璃
她要闯进来
我翻书,地板上走动
隔着玻璃冷漠地看她
没有放她进来的意思
除非,为一首关于她的诗
但,我的稿纸暗淡着
写不下一个字迹
现在,她终于静下来
卧在巨大的夜暮里
放射着僵直的光辉
她怀里,来自天堂的
几个小神,忘了回家
披着光,轮子飞快滑动着
一只学会飞翔的鸟
摔倒了突然再飞
尖叫和嬉闹声,被细密的
夜色吞咽后挤上来
比任何时都响亮
更远处,我还听见孤独的铁锹
铲碰水泥地面的铿锵
敲打出更远的空旷和黑暗
许久,一辆小车吱呀一声
雪地中停下迟疑的轮子
它的前灯让雪变成黄色
尾灯将她变成红色
一会儿引擎息火了
世界只剩下,暗蓝的白
我没有睡
仿佛被铁锹清理后
今夜挤在一起取暖的雪堆

2004/11/26

度过一个冬天

还没有雪落在街头
但去年的雪,落在你脸庞
那些空荡荡的旧楼,黑暗的灯火
振动着一双泛黄的翅膀
翔在你童年肋骨上
我来不及细数忧伤和死亡
药水的气味中你就长大了

隔着小桌,我们
一对度过冬的小兽
把一些落叶,坚果
和前生,交给了彼此
或者走进寒冷的镜子
笨拙的一吻恍如隔年
那么多旧影像,闪闪的
一只漂过梦中的白狐
没有什么,记得我们是谁?

那样的梦更是黑暗的
我看见你跳下公交车,压低帽摭
双手插入大衣口袋走入迷离的灯火
身边僵直的杨树就在烟雾里死去
真的希望一座城市永远有春天吗?
但,就要下雪了。我们
遁入了更深的寒夜

身体堆叠着翻滚的波浪和冻云
哭泣,而我像一阵冷风醒来
穿过更多的长廊和门厅
仿佛在一截火车上
晃晃荡荡,它总是停不下来
在荒芜的长途被无名小站一次次抛弃

2007/12/7

落雪

落雪了
一片雪追逐另一片
落下来,落在另一片雪上
更多的雪追逐更多的雪
落下来,落在更多的雪上
更低处,我和雪一起落啊落
分不清哪片是雪哪片是我
我落下来,落在正落下的雪中
落在下晚班的街道上
落在冷冰冰的车辆中
落在寒流模糊的人群里
落在依次亮起的路灯里
落在另一个人游移的影子里
落在昨晚那两串脚印里
落在园丁小区的家门口
雪越落越厚
越落越厚
我听见生命没有一点声响

堕落天使

你,
你们,
听着!
我要飞了。
松开云雾、松开权杖、松开经卷、今后一下子坠出碧霄。
我要飞了。
堕到骨头、堕到黄泉、堕到地狱、一颗行星低沉到深渊。
我要桃源。
在刀山冰海水深火热里安家,写作和回答。
我要大梦。
在乌有之乡醒来,毫不羞愧,思索、生长和腐烂。
我要挖。
把根须插入苦难,像插入快乐的孔窍,让花朵和蝴蝶开在忘川。
我要光。
你看我眼睛和身体有多么黑暗,那些橄榄和羽翼就有多明亮。
我要死亡。
像一条暗河,一座渡桥,一把钢钻。
我要众生。
一切有情无情身体和话语有多少新生,我和诗歌就有多少缈缈青烟。

2008/1/11

事件

在楼上,现在
我的拖鞋磨擦着
她的簪子和青丝
我睡觉时
她梦里横衔一只箫
摇一叶小船
轻快地荡过了荷塘
黎明时散着裙裾她睡着
我看见一朵莲花
黑暗中喝茶打电话
有时,她隔着水草叫喊
声音敲着空空的水泥墙
我忍着我听见的谣曲
没有哼出声,
嗓子在雪花里憋着
甚至就要唱出来
而她,又青衫薄衣荡秋千
梦里
碰撞着我的黑暗和骨头

2005/1/3

布谷鸟

一只布谷鸟儿在山谷里鸣叫
有时在幽暗的绿林子里
有时就在我脚下的草丛中
有时在一条闪亮的山泉旁
这样我身边就有一万只布谷鸟儿在鸣叫

一整天我都在听
山谷里白石印着我的影子

天黑时,渐渐晦暗的草和野花
低头让过更轻的风
现在,所有的寂静
都包裹着那一粒孤单的音节里
且用更开阔的回音响应它
它播下来的种子又产生了种子

我还是没看见她在哪里?
但我看见一枚渐渐丰润的果子
布谷是果核,而叫喊是它多汁的肉。

大黄月亮爬上来,停在头顶
静了好久,我们彼此都在寻找和躲藏

2005/4/7

杨勇:1970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密山市某乡村,现居中俄边境绥芬河市。
著有诗集《变奏曲》,《点灯》,与友人杨拓编有大型民间诗刊《东北亚》。

《自由写作》第33期【中国当代青年诗大展之一】

阅读次数:7,49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