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婴:向青铜方鼎一线瞭望(诗五首)

Share on Google+

◎成婴

向青铜方鼎一线瞭望

“它有兽面纹、铭文和深深的方腹造型”
我不由调动起鼓涨、齐整的一簇光束
——以往翻捡过的纸张、器皿和语词
思绪漫无目的踩踏、梳犁过的垅沟
从它致密一体的青色中溢出了微风。一阵一阵
无色无味无嗅的大气,像人间流水
落地啼转时衔叼一块永久的冰糖

它早熔化过了。拱形立耳和柱空的
鼎足生出铜绿,如果坏了,将去再熔吗
“你看到的每一首诗,
是雾气,却无法干燥
它是时间的刻度,滴落到人心
我是它的食具,渐成规仪、礼器”

——我向你微微接近,我大胆杜撰你的发言

玻璃缸中的金光游鱼

精神的气流在他身上蕴育出气候
并非四时有定,却节气常新
阳光洒落水面还未暖透,
峻黑的山峦开阖,展露新绿
鲜明的童子、退让的老翁
青年学士和红尘笑女,在不一样的曲调间吟咏
在不一样的眼睛中,踩踏新路
梦的骨血辗转在相似的床塌
同一副身躯,同一副脾胃,另有一副
干湿不定的面容
历久弥新的草料啊,嚼吃时时干时湿

“玻璃缸中洁净的金光游鱼啊
你应跳入黑色的潭水,品尝
丰腴的污泥和放浪的窒息…”
一副曲折的调子,潜伏在他平实的嗓音

笛子的发声原理

七弦琴彩色的音调
又来震荡我的心,单薄的笛膜
贴得过紧,冲向极限不停跳动
扑扑扑,发出战鼓高调的回鸣
谁命该如此?招魂术般唤回一切
在阴气流的漩涡,硫砂回旋
积极拍打新腔体、旧窟窿

我不是你的歌手,我也不是演奏家
杂色揉合,唱不唱都若无其事
一曲“鹧鸪飞”的水调急吹而起,人世间
握刀武士闻声起舞、用劲砍伐
—-硫砂灰落、泛音浮起

记忆

年老的女人,会这么回忆吗
我花费太多的时间,用以记忆
不尽然是生命冗长——
我将刻录到身体的,孕养给后代
身体所铭写的,一遍遍传送
直到逸出神经末梢。午间
我摘下辛勤劳获的浆果
喂养孜孜难倦的乳房
疼痛的籽实,拣择出来
每月一次,我亲自送往忘川

双眼

之前以为我俩是兄妹
现在的感觉
曾经同职的巫师
对谈过的僧人
今天又在对座而谈
我在今天将认知方式说出
——“感觉”和“想象”
你说,“听到”,“看到”
古老生命的气流
仍然辗转,碎裂,又连结
生命为破言到来
一口气,引发汁液迸涌
幻成生、老、病、死新画面
意识的边缘已拭新几轮?
繁绵世界里,光波仍不停游曳
生命的细节,不停将视力涤刷

如同放牧到旷野的双眼
眨动着一副苍茫的面容
“一起哭,一起笑”
“一起看,一起睡”
不再好玩的人间,仍可出窍魂游
“谁也离不开谁,虽然难以见面”
在云涡翻卷的静处
永恒的儿童,依次驻立
微携光亮、碎片、深邃的安宁
探望世界已然的秘密
我们,和着乐音,和着噪音
印证偶然的霎那,必然的纯净

成婴(1971年——),广东人,93年毕业于南京,现居北京。建筑史研究者,著有诗集《坐房梁》。

《自由写作》第33期【中国当代青年诗大展之一】

阅读次数:7,54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