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雪:一日醒来(诗五首)

Share on Google+

◎范雪

一日醒来

一日醒来,倒在窗前,
张开身子晒一晒
已经飘散的绿毛。
灰松鼠从一棵墨绿色的
椰子树窜向另一棵树
墨绿色的深处,
太阳像一只没有狂喜的手
捏着我。

好天气让人想到爱情,
他说。
木地板的尽头大朵向日葵
盛开却写不进来,
我抚摸着腹股沟
又伸手试了试心脏
看到有鸟正叫着飞过。

08 8 28

第二十一首情诗

天将要夜了灯也都亮了,
他们还在说笑不情愿走,
很受用,盘根错节的缠着,
都还年轻还哼上了小调。
昨夜有熟人敲家里的门,
引得房前屋后桃花乱跳,
都在过幸福的生活吧,
工作繁忙偶尔跑步健身,
换了几代宠物,至今仍与某位同居?

真不容易呀,
一跃就到了明日那一岸,
凭得可是一己之力。
大海上有潮海岸在下雨,
在窗户上坐着在后院管理黄心菜。
听晚间新闻说上海要起风了,
收到你信息时我正经过窗口,
天阴了亲爱的天真的阴了。

3.12

洛维特夫人的派

洛维特夫人做了一只派
来尝还她年来
跃跃欲试的心

她把一城潮雨揉进派里
又加了伤心的麦子
想让他也想自己那样不安分

馅儿是五彩大颜料
层层叠叠挤出间中
一颗爱情的眼眶

嚼吧,牙齿变成宝石
我的两片唇是蒸软的玉
大口大口吐纳幸福!

她说了一些词
对自己施着法术
像一片燃烧的黑蜡

你笼罩我在大海之畔垂钓全生的颤
我走向你又何必哭出窒息思念过去的年月。

1.29

“华丽的末世纪”

那十年是一场大瘟疫,后果一直延续到现在,
只不过现在瘟疫已换身头面做了小妾,
也做过了好几茬人的性命。

在上海闷热的镂花窗框下扇扇子,
远近的报馆、茶楼和南北货行都随风扭动了时局,
不知道是怎样的睡卧姿势,别名为姿态。

有人叫好,有人打赏,
有人打了巴掌,又捂上脸来说,
四处脏病,清新自然已是难得。

既然这样也只好捧着个不上不下的身子,
掩灰掩土
把肉身耗尽。

只是刚走到穿衣镜前,就照见了身后的鬼神,
一罐子脂粉涂上,尚仁里正式改换楼牌为
欲望之城。

更名之后,楼上楼下三间房就是寸土寸金,
盖小间儿的、睡马车的、圈地围己的、
或者“呔”的一声,把房产证亮出。

其实罗子富也可以来自台湾或美国,
竹杠敲够了,留下点儿意义,
后面还有活来死去一捧捧肉颅。

07.10.21

无题

两个人说,怎么都是
春花秋月,
管它泪流几尺几丈。
两家人对面坐,
却是心照不宣了
我爱你,
也要把皮皮虾壳
温雅剥落。

低头向姨娘,
扣了个万福,
缠上二千年。
阿姑呵,粘米的粥
公子啊,宽了心的去。

开始了加血增命的战斗,
把异向的礼节行毕,
想起下一个节日
千虑百思,
就像这三百六十日拥合
已如故事。

摸开一脸脂粉
欲向五岳示小
然而春花秋月有断时
此处,
别开一生。

范雪,生于1984年,2002年考入北京大学,现在北京大学中文系读研。2005年获未名诗歌奖及樱花诗歌奖。

《自由写作》第33期【中国当代青年诗大展之一】

阅读次数:7,67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