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伟:夜读(诗五首)

Share on Google+

◎张永伟

夜读

1

打扫完房间,她穿上蓝色睡衣,
慵懒地躺在大沙发上。
没有人仰望时,仿佛
只是一个人在那儿。

她伸出光裸的左脚,恰巧踏在
一块刚刚睡醒的山岩上,
它幸福地颤栗:砂粒滚动,
落入小花的怀。

2

松树离开冬天,忧郁的
蓝色时期。在明媚的阳光下,
爱上了两个在槐树下
剥豆的少女。她们窃窃私语。
尚未长出尾巴的狗尾草,
腼腆地蹲在旁边。
她们剥着豆子,心却不在那里。

3

夜深以后,钻天杨张开耳朵,
它因孤独而高出众树。
野兔和野鸡,在红薯地里
睡觉,鼾声一粗一细。

穿过石桥,小河翻转身子,
轻咬人鱼的耳朵和乳房。
仿佛一切都没发生,
仿佛画中就是那样。

4

拿着画笔的人,总爱
逗你心碎。他把一个又一个
未圆的梦,混进油彩。
巫师念出咒语:去吧,
让那女人惩罚你——
焚烧的火焰,幽深的陷阱。
你要心甘情愿地跳进去。

5

故事的结尾,或交叉路口,
常常会有冰块掉落在地。
他因打瞌睡而涂平的山岭、沙发
空在那儿,连同那些

石头、树、野兔、人鱼……

你合上书,把读了一半的
故事,投入火炉——
在没打瞌睡之前,
在一个剥豆的少女跌碎踝骨之前。

2008,3,16

布谷,或钟声
——给TDH

坐得久了,墙上的
布谷鸟开始啼鸣,双目转动。
她轻盈地转身,把
花丛和璞玉荡到树梢。

女尼或小鸟脱下布衣,
钻进你的前胸,静坐的树林,
咬碎一颗颗紫红色的浆果。

鸟飞以后,小梁庄的钟声
披散着头发:
你看见花,花就灭了。
你想起刀刃,心就刺痛。

2008,3,5

书生

你一边读,一边
打瞌睡。桃花,
在轻鼾里开了,
抽出嫩叶。顷刻间,
桃子红艳,雪花飘满枝桠。

也许是她,玲珑
而立,狐狸雪白。
她小扇掩脸,朝我偷笑。

你大惊,揉
了揉眼:山坡上的石头,
在太阳下熠熠生光。

2008,3,4

后园

一只小鸟提来黄昏,
在窗外挂着灯笼。
它不停地啼叫,声音
或隐或剧,让人心慌。

就着摇曳的灯光,
你到后园:
满园的芍药都开着——
她们掩面而泣,你,
你。姥爷去后,三十年,你
没念我们了。

我酒醒枕席,心随灯裂。

2008,3,4

美人,鱼

她依在窗,隐约着
羊脂瓶的曲线。
一床的雪,安恬。

昨夜,或更光滑的日子,
梨花开了一半。

小猫样的风,进来,
又出去,没有打扰
她鼻尖上的微汗。

哦,波浪像山花,
涌上斜坡——

她滑脱睡衣,跃进
浪花,并被波浪的起伏,
紧紧抱住。

2008,1,12

张永伟,1973年4月生于河南鲁山,90年代初开始写作,作品见于网络、民刊,及部分杂志和选本。曾参与编辑民刊《外省》、《阵地》等,现暂居南阳。

《自由写作》第33期【中国当代青年诗大展之一】

阅读次数:7,49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