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晶:冲绳的海很蓝(游记)

Share on Google+

◎谢晶

冲绳的海很蓝

有人说是因为沙滩的沙很白,里面含有很多珊瑚死尸的碎片。也有人说,因为没有大的产业,周围的海还没有受到污染,还是自然、原始的摸样。去年夏天去北海道时,知床半岛的海也很蓝,是深厚的蓝,冲绳的海是宽阔的蓝。

我也不禁赤脚伸进了海水,没想到快5月了,海水还是很凉。

真佩服那些在海水里游玩的小家伙。

新闻报道里常听到,时常有大量的垃圾漂流到日本的西南海岸,垃圾容器上标有Made in朝鲜,韩国,中国,台湾,菲律宾……地球上的海是连在一起的,可能是因为海流的关系,很幸运还没有很多地影响到冲绳诸岛。

冲绳的时间很悠

据说日本的电车(列车)时刻误差是世界上最小的。有名的山手线,每3,4分钟一班,上下班高峰还是拥挤不堪。一有延误,各列电车的车长就会向乘客们汇报情况,一再道歉。但是,人们还是焦虑至极,因为大家都很急,时间都很紧。

在东京我已经有十几年不带手表了。留心看一看,车站里外,交叉路口,商店街上,建筑物内,大大小小都有钟,随时都在提醒你时间,使得你抓紧一分一秒。

可是,在冲绳的街道上我没有看到钟,连我们住宿的饭店—日本最南端的车站(轻轨)的旁边,总台也没有挂钟。没有看到拥挤的Bus和道路,没有看到疾走的行人,接待满堂食客的服务大姐的动作,与东京的超忙酒店相比,像是在看慢镜头画面。连在高速公路上超车的都是外地游客的借车,当地车牌的车主们,大概都在暗地里笑:赶什么?目的地不会跑的。

我有一种错觉,冲绳的时间是不是比其他地方流动得缓慢?所以,使人感到放松,得到宽慰。

想起一句话,“细水长流”,是呀,水是有限的,细水才会长流嘛。失礼了,无视了原意。

冲绳的饮食别有风味

冲绳诸岛现在属于日本,战前曾属于美国。但在14—15世纪,它是“琉球王国”,有自己的王朝、自己的文化。中山王尚巴志的王宫,叫“首里城”,此建筑融合了中国,日本,琉球的建筑风味。

冲绳的大小建筑的门前,瓦上,大都装饰着避邪灵兽的狮子,冲绳的方言称之为Shi-sa-.

冲绳的方言与标准日语的发音完全不同,像听外国话。

在冲绳的街头,有时还会发现美国风味的海报。在观光地,还发现了一家可以直接用美金买东西的小店。如果呆得时间长的话,可能还会发现美国的军人和音乐。

冲绳人称冲绳县以外的日本地方为“本岛”,在小酒店,我们听服务员的建议,点了冲绳的特色小菜和冲绳地方的烧酒——泡盛(Awamori),英俊的小伙子谦虚地说:“不知本岛来的客人习惯不习惯吃呀?”

在“本州岛”的居酒屋,点“Sake”就会送来日本酒,可在冲绳,如果叫“Sake”,就是指泡盛,如果想喝日本酒,就必须叫“清酒”。而且,冲绳的居酒屋,很少有放日本酒的,对于我这个日本酒爱好者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冲绳的饮食与其说是日本式的,还不如说是中国式、台湾式的东西多。在有名的那霸市的牧志市场,看到了猪面,猪蹄,猪耳,猪尾,猪皮……如果在东京周围的关东地区的肉店里,放这样一个猪头的模型,恐怕要被判“恐吓儿童罪”了。

冲绳也是日本的长寿县,记得有一次电视里访问起长寿的原因,一位看上去非常健康的老太太说,“每天吃苦瓜,豆腐,三层肉嘛。”

到冲绳的第一天,晚上去那霸市政府旁边有名的“国际大道”逛街。一条全长约1公里半的大街,两边排满了大大小小的商店,有吃的,穿的,用的,玩的,家家张灯结彩,霓虹灯耀眼,店招牌夺目。还有几家酒店,在外墙上装饰了燃烧的真火炬,橘红色的火焰和黑色的烟幕布置出一幅神秘的野性世界。

紧挨着国际大道旁边的牧志市场,也是经常被登上导游图的有名观光点。市场里冲绳的物产应有尽有,一说起冲绳的点心,就会说起Tinsukou,汉字写金楚糕。据说是在琉球王朝年代,从中国南方传来的烘烤点心,也有人说是从葡萄牙,西班牙经过海路传来的。其原料主要是小麦粉,砂糖,猪油。到了现代,不断新出了多味道的金楚糕,比如:黑糖味,香蕉味,紫红薯味,椰子味,菠萝味等,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苦瓜味,但是并不觉得苦。

苦瓜是冲绳具有代表性的蔬菜,大多是绿色的,当地还有白色的苦瓜,冲绳人称之为“Go-ya-”,含有维生素C等多种人体所需元素,现在日本各地都有栽培。苦瓜可以凉拌,煎炒,滚面粉油炸。还有人说,夏天喝苦瓜汁可以清凉健胃。炒苦瓜是冲绳著名的乡土料理,冲绳的炒苦瓜里,加猪肉,鸡蛋和豆腐是最普通的,在关东地区也很受欢迎。

日本关东地区超市里卖的豆腐大致分“绢豆腐”和“棉豆腐”,绢豆腐比较细腻,放到嘴里就滑到肚子里了的感觉。棉豆腐比较粗糙,但是大豆的味道很浓。在日本,有名的中国豆腐料理,大概就是麻婆豆腐吧!冲绳的豆腐,与日本本州岛的豆腐有些不同。“岛豆腐”,比本州岛的棉豆腐还硬,所以经得起和苦瓜一起炒。“Yushi豆腐”,是岛豆腐加卤水被固定前的姿态,软软嫩嫩的,主要是放汤。“Ji-ma-mi豆腐”的原料不是大豆,而是落花生,形状与一般的豆腐一样,吃法主要是凉拌。冲绳方言称落花生为Ji-ma-mi,所以产生了此名。

在牧志市场的鲜鱼贩卖店,有一项很受欢迎的服务:顾客可以任意挑选在水槽里游动的虾、蟹、鱼。一楼的店主收钱后,拿到二楼的连锁餐厅,吩咐店主精心烹调,刺身,红烧、炒炸都可以。

我们挑了自己喜欢的海鲜,上二楼食堂点饮料和其他小吃。二楼一层靠墙一圈,都是敞开式的食堂和小卖店,有人开玩笑说:名流人家的高贵夫人、小姐大概不会来这种老百姓集中的地方吧?其实这种地方的新鲜食物是最有味道的。与一楼鲜鱼店挂钩的小吃店满座兴隆,热气腾腾,旁边的小吃店却冷冷清清,老板娘和店员都懒懒散散的。一个小小的食堂,不要说扩大了,常年维持下去,也不是简单的事呀,行行都有诀窍嘛。

冲绳县以群岛著称,在市场的水槽里,也看到多种颜色鲜艳的鱼虾,但是海鲜并不著名。日本本身就是岛国,沿岸都可以品尝到各种海鲜。和本州岛比起来,冲绳地方吃猪肉比较多。最有名的是红烧三层肉,现在日本很多人营养过剩,很多人为健康,不吃油腻的东西,很多地方已经看不到带皮、带肥肉的大块猪肉了。忽然想起一句表达令人懊悔的心情的中国老话:拿到嘴边的肥肉被人抢走了。哈哈,现在是送到嘴边也没有人吃啦!冲绳方言称这种红烧猪肉为“Rafute-”,烧得很软,用筷子就可以撇开,放到嘴里就化了,可是味道很浓,猪皮里含有的骨胶原成分,对女性的皮肤保养很有作用。

红烧猪肉当然是下酒,下饭的好菜,也是冲绳著名乡土料理之一的冲绳荞麦面(Okinawa soba),不可缺少的配菜。在日本很多地方,以小麦粉为原料的面条叫“Udon”,以荞麦粉为原料的面条叫“Soba”,但是,冲绳荞麦面以小麦粉为原料,名称却叫Soba.琉球王朝年代,从中国福建传来的以小麦粉为原料的面条,属于高级食品。据说当时碱水不易到手,制面人就把一种亚热带的树木烧成灰,溶解在水中的成分里含有碱性,取上面清澈的部分—灰汁来代替碱水。这样做出来的面条,具有独特的风味,据说这种“木灰荞麦面(Mokkai soba)”是现代冲绳荞麦面的原型。现在有很多冲绳的制面商,又返回采用原来的制面方法。盖在冲绳荞麦面(Okinawa soba)上的主要配菜是:红烧三层肉,冲绳鱼糕,小葱,红酱姜。很有意思的是,只是把红烧三层肉改成带骨头的红烧肉,这碗面的名称就变成了“So-ki soba”。有机会去冲绳吃面,别忘了Okinawa soba和So-ki soba有这点儿不同啊。

一家还未开张的冲绳小酒店

吃饱了喝足了,我们乘坐冲绳唯一的轻轨电车返回饭店。饭店周围的酒店、小吃店也是灯火辉煌。其中有一家,从靠马路的大窗户可以看到里面人影丛丛,大家都在吃喝交谈。说是个人家庭吧,不会有这么多的桌子、椅子、人影。说是小酒店吧,门外没有掌灯,没有挂店牌,也没有客人进进出出。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没有结论。

第二天,我们借车去名护市游玩,晚上很晚回到饭店,看到那家(店)还是与前一天一样食客满堂。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是小吃店?还是小酒店?是西洋料理?还是乡土料理?

在日本,不管店铺大小,开张时门前店内都会摆设亲朋好友赠送的花篮、花架或室内装饰品什么的,摆得越多越说明店主的人缘好、交友广,象征着这个店会生意兴隆,吸引过路人不禁想进去看一看,中意的话,就成为此店的常客啦。也有固执的小吃店老板,对自己的烹调技术很自信,认为“欣赏我手艺的客人,来过一次还会再来,还会带朋友来。我的店不需要宣传,懂的人来就可以了。”

这一天,我们讨论的结果是:说不定这是一家当地人众所周知的名店,不用挂牌掌灯就会有客人来。

第三天傍晚开始刮风下雨,我们只好在饭店的餐厅就餐。通过餐厅的玻璃窗,又看到了那家不可思议的小店,借着酒劲儿进去看看吧!

推开门,左边靠墙一圈有5、6张长方形的桌子和相应数量的椅子,已有二组五位先客,右边有个酒吧台和几把高脚椅,也有一位先客。中央有一个椭圆形的桌子,上面放着各种色拉和凉菜。一位像是老板娘的漂亮妇人,笑眯眯地问:

“欢迎光临,诸位是和谁相约的?”

啊?我们没有跟谁约呀!不会是没有认识的人带,就不能进的地方吧?

我们把来龙去脉告诉了老板娘。老板娘很是惊奇,说这家店是她和姐妹们准备开的小酒店,还没有正式开张,连店牌都没有制作完成,昨天到今天的三天里,是招待亲朋好友来品尝料理、提出建议。还说诸位远道而来,我们是有缘呐!如果不嫌弃,请品尝一下我们小店的味道,提提意见吧。饮食费嘛,料理的材料费就行了。

其他客人也是对我们很感兴趣,你一句我一句谈笑风生,以后再来冲绳,别忘了来坐坐呀。

啊——原来如此,真是难得的机会,来到一个陌生的土地,走进一家还未开张的小酒店,认识了一位热情的老板娘,体验了一个新事物的诞生。

当我们踩着云步走出小店时,满天星星,风雨都停了。这家小店,就象众多如星的小酒店中的一颗新星。衷心祝福这个还没来得及挂店牌,还没来得及印名片,还没来得及接通电话的小酒店,生意兴隆长久。

《自由写作》第34期【风俗画】

阅读次数:7,95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