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龙:狱中小生灵(散文两则)

Share on Google+

◎李元龙

求其友声

天虽然还没有亮,醒来,却已有个把钟头。

监室内外静静的,被窝里暖暖的。躺在里面,任由谁此时此刻——不,任何时候也管束不了的思想天马行空,独来独往。目前状况下,这是令我深感惬意的享受。

现在是几时,几刻?天,是否就要冲破黑暗,迎来光明?正在东想西想呢,正如往天那样,那早已耳熟的,每天拂晓前都会准时传来的一只小鸟银铃般的鸣叫,又悠扬婉转,令人解颐地穿透黎明前的夜幕,越过高墙,飞进铁窗,进入了我的耳朵。

虽然只闻其声,不见其影,更不知其名,但一听而知,小鸟的啁啾声里显然带着浓浓的,刚刚睡醒的轻松和快意。我被小鸟欢快的歌唱感染得舒坦,甚至是兴奋起来。情不自禁地,我撮起双唇,叽叽,和监室外的小精灵打了个招呼。

啾啾!听,它听见,也听明白我的“早安”了。因为往天,小东西一般只是例行公事般的“啾啾,啾啾,天亮,起床”几声,便算是尽到职责,然后悄无声息地不知飞向何方,开始为一天的生活劳作、忙碌去了。

叽叽,啾啾;啾啾,叽叽。话逢知己,它有来,我有往,一唱一和,我们的对话,可谓兴致勃勃,很是投机。

关押在省城国安厅看守所时,每天这个时候,也有一只同样不知其名,只闻其声的鸟儿在铁窗外报晓。不过,那只鸟儿的嗓音较为浑厚,显然,它是一只“音箱”较大的,宝玉见了就觉浊臭不堪的泥做“男人鸟”。而现在窗外这只小家伙,它的歌喉轻灵悠扬,不用说,它是一个水灵清秀的,宝哥哥见了就觉清爽的“女儿鸟”。

中间,有分把钟吧,它停止了与我的对话。呼唤了两三声,它都没有应答。

哦,它一定“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去了。

果然,梳洗罢,“女儿鸟”对我说:啾啾,装扮好了,我们再聊聊!

我赶紧回应:叽叽,好啊!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窗外啾啾复啾啾,窗内叽叽又叽叽。一禽一兽,原本各具言语,各有知音的我们经过一番坦诚沟通,显然已经打破不同种类,不同语言之间的隔膜,将素未谋面的对方视为好友,视为知音了。

还是关押在省城国安厅看守所时。好多时候,那只半大狗都会跟了看守来给号室的我们打饭。那狗看见了我,也不管它的主人待不待见我,每次都看了我直摇尾巴。有一天提审时,它甚至将两只前脚搭在了我的双膝上,尾巴,摇得更是欢快。这让无辜而又无助的我好一阵感动:狗啊,你没有因为我仅仅“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就视我为坏人,出污泥而未染,你是一只良知尚存的好狗;凭着自己的所见所“闻”,而不是凭着主人的好恶判断是非,你是一只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良种狗。

人,是唯一的一种不需要绳索,就可以被牵着走的动物!

在《聊斋志异》里面,人与禽兽,人与鬼魅,甚至人与花木,与石头,皆可成为佳侣,成为知交。

人善解禽兽之心,禽兽亦善解人之意。

这让我不能不感到沮丧:自称万物之灵的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远比人与禽兽之间的沟通还要艰难千万倍。为什么?好象很难回答,其实再简单不过:禽兽们不会指鹿为马,不会颠倒黑白,不会上下其手,不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会又想吃鱼,又怕沾腥,不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罢了,不想这些。

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亦如是。明天,明天的明天,美丽的小鸟还会为我报晓,和我对歌的;小鸟,肯定也期望着我的回应。

明天,有美好的事物等着我;明天,有美好的事物值得我期待。这让我觉得,坐牢,并非前途一片黑暗,并非希望弃我永去!

这,也就行了。

失去自由之前,家中楼顶铁丝鸟笼里关养了两只相思鸟。我自以为,没有风吹雨淋,没有猛禽猎捕,相思鸟对我给它们“营造”的安乐窝应当非常知足。自己也象禽兽般被投入铁笼后,这才由己及鸟地体会到,对于思想独立,情感丰富的人,自由远比锦衣玉食重要得太多太多。正是也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妻子在我失去自由后,将鸟门大开,“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两只相思鸟,它们因此得以“雄飞雌从绕林间”,重享自由、恩爱的美好生活去了。什么时候想一飞冲天,蓝天不会压制它们;什么时候想一鸣惊人,白云不会阻碍它们。

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回家之后,我一定要捣毁那个铁丝鸟笼。惟其如此,我与窗外这只小鸟,与所有的禽类才会取得进一步的信任,成为长久的知音。

2006年3月26日狱中草稿
2008年3月18日电脑打字

螳螂之死

早上,得以放风出去跑跑。

刚出监室铁门,即看见地下有一只被踩扁了的,黑黑的虫子。稍一发愣,旋即回忆起来,它,就是那只螳螂,那只前天还在活生生的,令人赏心悦目的绿色大螳螂。

前天,也是这位白胖的看守来放我们的风。刚出铁门,我即欣喜地看到,地下游走着一只举着两把大弯刀的健硕螳螂。在监狱,能够见到其他的生命,是一种莫大的眼福,何况,眼前的是只昆虫世界的“刀客”。

蹲下身子,我仔细欣赏着这位“游侠”。

根据我的常识,体形较大的,应该是“女性”螳螂。眼前这位螳螂姑娘,它最抢眼的,是通体或深或淡的绿色。尤其是它那对淡绿透明,薄如蝉翼的双翅,真象妙龄少女飘逸秀雅的纱裙。再配上它那细得仅有铅笔笔心粗细而又符合黄金比例的,非常耐看的腰肢,真让人不能不叹服造化的神来之笔。

啊,快看那,我招呼狱友。它的头型,不仅外型酷似机器人,连转动的形态,也绝类呆板的机器人。是的,机器人见了我面前这个大螳螂,一定会如克林顿见到除了人类之外唯一的红唇动物滇金丝猴那样,会说:哈哈,它是我的表弟!

多么美好的小东西啊,它是我入狱以来见到的,最让我心醉,最让我怜惜不已的小生命。

哦,对了,今天不正是我的生日吗?我的杨小敏,她不是也有你这样一身的绿色衣裙吗,前几天,我还梦见她穿了那身绿色衣裙,款款向我走来。是的,应当是我的小媳妇精诚所致,感动了眼前这位有灵气、通人性的螳螂仙女,这不,它冒险飞进监狱,向我转达我那小媳妇的生日问候来了。

我立时感动起来,用手轻触螳螂姑娘的弯刀:谢谢你,回头对我的小媳妇说,我的精神,我的身体都很好,我也好想念好想念她呢!

举起弯臂,它似乎要和我握手……

啪——与踏下来的硕大皮鞋一起响起来的,还有肥胖看守的声音:这是一只害虫,踩死它!

一个鲜活美丽的小生灵,就这样在一瞬间变成了一摊污物,在它不该来的地方。

地下被踩扁了的,黑黑的虫子,就是前天这个时候还嫩绿得令人心尖发颤的螳螂姑娘。它那已经变黑的尸身倔强地躺在光天化日之下,以最后的方式不服而执着地向这个不公的世界呐喊着,控诉着。

是啊,其他螳螂是害虫,这只螳螂,它就一定是害虫?它是害虫,你看见它祸害谁了?你有何证据,你经过什么司法程序判处它的死刑的?

边跑,我边用冷眼瞅他。原本,他白皙的脸,尤其是相对和善的性格使得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并不丑陋,但自从他那只大脚残暴无情地踏扁了那只活鲜鲜的小生命之后,他的所有体征在我的眼里都蒙上了一层负面意义:他的白脸是京剧大花脸的丑角之白,他的肥胖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后果,他的大皮鞋,更是糟蹋美好事物的鬼头皮鞋。

但是,我只能在心里那样问,在心里如此想。因为,作为欲保护,欲爱惜美好事物的我现在的身份是坏人,是罪犯。而作为武断、残暴地摧残美好事物的他,则是管教我的“好人”、干部。

防盗门窗的进入家家户户说明了怎样的一个社会现状?韩少功的魔鬼词典注释得精当贴切:良民和盗贼互换场所!

当善恶易位的时候,正不压邪,恶人得势,这才是理所当然,理当如此的现实。

2007年8月26日狱中笔稿
2008年3月21日电脑打字

《自由写作》第34期【狱中作家作品】

阅读次数:9,37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