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金诗选(诗五首)

Share on Google+

明迪 译

合同

很久前他们许给我一份合同。
这使我感到富裕,勇敢。
我发誓以忠贞回报,
一心去效劳和赞美。
我是一个正常的孩子,知道
什么该爱什么该恨。

长大后我得到了合同。
里面是整个国家的地图,
没有提到钱或财产,
但保证给我一个幸福的未来。
我知道没有人值得我羡慕,
也没有别的东西能让我成功。

我把合同带到另一个国家,
交给一个国际银行。
人们缩头缩脑,窃窃私语。
一个大块头男人打着嗝对我说,
“先生,这玩意儿啥都不是。”
我忍住眼泪,嘀咕了一声“谢谢”。

祖国

你在行囊里装了一包土,
作为祖国的一部分。你对朋友说,
“过几年我会回来,像一头狮子。
没有其它地方我可以称之为家,
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带着祖国。
我会让孩子说咱们的语言,
记住咱们的历史,遵守咱们的习俗。
放心吧,你会看到这个由忠诚
铸就的人,从别的土地上
带回礼物和知识。”

你回不去了。
看,大门在你背后关上了。
对于一个从不缺少公民的国家,
你同其他人一样,可有可无。
你会彻夜难眠,
困惑不解,想家,默默哭泣。
是的,忠诚是一个骗局,
如果只有一方有诚意。
你将别无选择,只好加入难民的
行列,改换护照。

最终你会明白,
生儿育女的地方才是你的国家,
建筑家园的土地才是你的祖国。

哀悯

我可怜那些崇拜成功和权力之徒。
他们懦弱时就关闭边界,
强壮时就扩张。
他们让一个独眼王领着
跌跌撞撞地过河,他们被告知
摸着水下的石头
可以直接走到对岸。

我可怜那些智慧的世俗之流。
青年人死去他们十分镇静,
老年人断气他们就会崩溃,
他们搥胸顿足,哭天喊地,
彷彿愿意去陪死。
在他们眼里生命是循环的,
所以解决危机的策略是等待,
等待命运之轮的转动。
他们喜欢说,“历史
将会自己理清自己。”

我可怜那些热衷于安全和统一之辈。
他们满足于生活在地窖里,
在那里饭菜饮料都是现成的。
他们的肺不用于呼吸新鲜空气,
他们的眼睛在阳光下模煳不清。
他们相信最糟糕的活法
也胜过于及时的死亡。
他们的天堂是一桌宴席。
他们的赎救取决于一个强权者。

赞歌

对,赞美——让我来想想某个人,
他在受苦受难时,仍然把幸福
视为与生具有的权力;
他找不到遗失的手套时,
会想起那些没有手的人;
他照看自己的上帝,
却不对他人的上帝皱眉头;
他刚输了一场比赛,
仍准备向打败自己的对手敬礼;
他在喧嚷的街头,还能够听见
远山中的鸟鸣;
他既合群,
又不被群愤扰动;
他爱国,但从不让这种爱
超过对一个女人和孩子们的爱;
他对灾难和胜利同等地接受,
与它们谁也不调和;
他把豪华轿车只看作是交通工具,
宫殿不过是个住宅而已;
他同权贵喝咖啡时,
也能毫不犹豫地走出门,
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交锋

你被自己的愚蠢误导,
一心去步康拉德
和纳博科夫的后尘。你忘了
他们是欧洲白人。
记住你的黄皮肤
和那点才分——不可能
让你大器晚成。
干吗相信你可以用英文写诗?
英语的乐感对你并非自然。

你背叛了我们的人民,
用拼音文字涂涂写写,
你蔑视我们古老的文字——
汉字坚如时间之河中的岩石,
抵制垃圾语言的潮汐。
你沉溺于仇恨,
误把消遣当成所爱。

即使你走运,某一天
在高鼻子鬼的庙里坐上一把交椅,
你真以为他们会
因你写出好诗而接受你?
小心啊——他们中有些人耍过无赖,
会称你为精明的支那佬。

*

看在上帝的份上,放松些吧。
别没完没了地谈论种族和忠诚。
忠诚是条双向街。
为什么不谈谈国家怎样背叛个人?
为什么不谴责那些
把我们的母语铸成锁链的人?
这条锁链把所有不同方言
禁锢在执政的机器上。
是的,我们的语言曾经像条河,
但现已萎缩成一个人工池塘,
你被困在其中,半死不活,
像宠物一样去服从和取悦。
所以我宁可在英语的咸水里
以自己的速度爬行。
至于庙里的鬼神,
为什么我要在意他们接不接受?
黎明的曙光不歧视。
树木、蝴蝶、或小溪
(不像被人类传染的狗)
不会注意你的肤色。

用这个语言写作,意味着孤独,
意味着生存在边缘,在那里
让孤单成熟为清寂。

《自由写作》第35期【首选·哈金特辑】

阅读次数:9,65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