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长诗)

Share on Google+

◎莫建刚

诗歌是对所有悲剧性激情的记忆。

——题记

(一)序曲

哀悼悲情、崇高的小行板

从密林的深处,我寄出了一封哀怨的信息,
小树叶贴在信封上,它是一枚碧绿的邮票。
邮戳是心中滴出的血,
它形成了一轮熊熊燃烧的火圈。
条条苦难的帆船从句句真诚的话语中启航,
满载着爱情与哀怨的梦想,
在蓝色涌流的诗绪中渐渐凝集。
这是真挚的爱情呵!
把它雕在永恒的日期中,
把它刻在无垠的地址里。
这是诚实的哀怨……
它在倾听着呜咽寻找的足音,
它在感知着枭鸣轮回的迷惘。

(二)恋歌

如歌的行板、宽广、从容不迫地

死囚站在断头台上,他无畏地将高傲的头颅取下。
少女愉快的走到断头台前捧着这血淋淋的头颅,
疯狂地亲吻这俊秀的脸颊。
在绿茵的草地上他们拥抱,昏乱的鬓发忘情地厮混。
绿色的密林里,他们交欢,迷狂的激情,
宣泄着哀怨的低泣。
太阳昏睡在夜的花床上,母性的月亮吟唱着摇篮曲,
感知着欲恋的欢畅。
少女捧着这殷红的头颅,那情爱的鲜血,
滴出了罪恶的花冠。
死神高兴地奏响送丧的乐曲,向少女殷勤的鞠躬。
那失去头颅的躯体,却在飘逸的曲调中
跳起迷乱的舞步。
少女沉湎在爱恋的梦魇里,拥抱、亲吻、激情、疯狂,
呵,一个个情欲的精灵飞来,簇拥在
她那丰腴淫渴的躯体上。
为了她的虚荣,我失去了高傲的头颅,为了获得
这永恒纯真的爱情,我杀死了向她求爱的情敌。
那个身段肥美的少女,把红色的头颅
放在她情欲的圣殿里,向人们炫跃着辉煌的情史。
这俊秀的头像以沉思的眸光,激情的哀怨,愤怒的冷峻
望着向他告别后远去的身姿,渐渐地变成了
少女欲望的永恒雕像。
用你殷红的嘴唇,吻这朵洁白的小花,把它捧在
你温暖的心窝上,用燃烧的激情使它复活,使它
萌发出爱的稚芽。
用你芬芳的嘴唇,吻这张憨痴淳朴的苍白脸颊。
捧着他狂吻吧!用你胸中火热的贞气,孕育
他那僵死的容颜,重新绘出一张富有灵气的肖像画。
吻吧!用你全部最真诚的爱,吻出一个新的生命。
死神在这曲爱情的恋歌中,驾着颤抖的迷雾,惊惧地
从这冥顽执着的追求中仓皇逃离。

(三)逃亡

悲怆、哀婉动人的小快板

1.

在凄凉的荒野里,在嶙峋的山岗上,
我迈开带血的双脚,耕耘那
苦难的古老世纪。血淋淋的种子,
烈士们光荣的头颅,就播在这灾难深重的
河流旁
山岗和
土地上。
多么孱弱的我呀,尘嚣中一粒细微的泥沙,
却背负着人生痛苦庞大的世界,
为了寻求历尽了万苦千辛。

一个裸赤孤独的逃亡者被抛弃,
时空的曲线萦绕着这精神的躯体。

一掠英灵带着超越的呼啸,
在宇宙洪荒的漫道上,
追逐着生命自由的辉煌。

幸福的岁月柔情的爱恋,
在愤怒的圣地里受到玷辱惨遭践踏。
咆哮的头颅在发抖的断头台上,
磊筑起自由震颤的十字架。
刽子手狂饮着反叛者沸腾的鲜血,
驾狂风将阴森的斩条,
把通向世界的夔门封杀。
若干的静止度,
时空把脑袋低进了历史的坟墓,
一遍惨景、一遍狼藉,
一遍遍死亡的枭鸣,
崩裂出无数图腾的精英。
东方呵,这自由涅槃的灵魂,
打开你那行动原则的经典吧,
让你的子孙顿悟着经文的神秘,
叱咤着强劲的风雷,
搅翻那专横的践踏。
更新这艰难的岁月,
撕碎那丑恶的年轮。

2.

这凄婉的心又从那死的梦魇中苏醒,
冲撞的生命正期待着痛苦的更新。
无望地在白昼的迷途里追求,
徒然地在黑暗的神秘中寻觅。
辽阔忧郁的天空何处有我幸福的星辰,
宽阔柔弱的大地哪里有我归宿的栖息。
我犹如一粒黑色的微尘,
我惘若一叶航行的孤舟。
在荒漠里,在大海中,
四处逃亡呵远离慈母般的故乡。
我行囊空荡,我浑身创伤,
一个亡命天涯的逃亡者,
在寻觅中祈祷大地,在追求中膜拜上苍,
徒然、无望、孤独、凄凉,
干渴的眼睛闪现出疯狂的泪水,
焦灼的嘴唇嘶哑着野性的哀嚎。
这个残忍的世界早已把我抛弃,
心都碎了,虚弱的身躯
在喑哑的绝望中
倒塌。

(四)烈士日记

忧郁、痛苦、愤怒的快板
1970年10月在囚禁中

这一生是长夜的黑暗,痛苦呵!刻满在喑哑的心灵,
青春、年华、理想、爱情,用白色纱巾
遮掩着娇美的面容,傲慢、野性、伤心、哀怨,
紧蹙着她们的颦媚,从我的身边悄然走去。
呵!还没有,还没有尝试过女神的柔情,
你为什么把我抛弃,我的神明。
云在发愁,雷在怒吼,山岳在迷乱的疯狂中抖动。
星星为我惊讶,闪闪烁烁,打下无数惊叹的问句。
苦难,挡住了我的路程,绝望,搅乱了我的心房。
我的心呀!我那颗野性而狂暴的心,在哀怨的激情中
寻觅……
执着地追求,喑哑的叫喊,
饥饿地寻找在精神的废墟上,
两只眼睛闪亮着迷惘的寒光。
所有的一切都化为灰烬,后悔?嚎叫?
不,不!静静的,静静的,我等待着,
眼泪,畅流吧,流往心田。

1970年12月绝笔

我丢失了生活,我寻找着,点点受伤的泪水,
滴出串串带血的脚印,枯骨嶙峋的躯体,
在恍惚的尘嚣中踯躅、傍徨。
残酷的闪电狞笑着挥动鞭子,抽打着我东倒西歪,
踉跄、嚎啕。
黑暗的雷霆,狂啸地轰炸着我这憔悴的生命。
一声执着嘶哑的叫喊,带出了
人生种种的苦难和辛酸。
多么荒芜呵!心中那遍呼啸的原野,
枯朽的树梢上,站着一弯凄厉的月亮,可怜的人儿,
头顶上镶嵌着一颗咆哮的孤魂。

1973-10月初稿
1976-5月修改
2008-2-29定稿

后记:1970年我刚满19岁,是一个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在农村插队落户还不到一年,由于忍受不了农村清苦和饥饿的生活,只身一人从贵州天柱县侗族苗族所居住的深山老林中,像一个逃犯似的逃回了贵阳我那依然贫苦的家。无所事事的我,每天都以饥渴的热情,用父亲留给我的那把破旧的小提琴演练着《开塞小提琴练习曲》中的曲子。早在12岁时,我就痴心妄想的想成为一名有出息的杰出的音乐家。但是,由于家庭的贫苦以及社会现实的龌龊,我的这一梦想已经被彻底地击碎。剩下的就是如何去挣钱吃饭。

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火红的年代,到处都在对伟大领袖及其党团进行着歌功颂德的文艺宣传。这种极端的歌功颂德的文艺宣传形式已经进入到居民的社区,贵阳市各居民社区的居委会的委员们,都争先恐后地张罗着这一对党和伟大领袖歌功颂德的文艺宣传活动。为了使自己社区内的宣传能胜过其他的社区,居委会都忙着收罗一些会演奏各种器乐的乐手,我便是其中的一个。

由于回到贵阳家中,仅靠母亲那一丁点微薄的工资,是无法使我吃饱肚子的。于是,在朋友的推荐下,我便加入了这一宣传无产阶级文艺的宣传队中去。一切都是为了能挣点钱来使自己生活下去,即使没有钱挣,在文艺宣传的过程中,也能吃饱肚子。这样就能减少一些家庭和母亲的生活负担,如此而已。

就在这些单调的只对党和伟大领袖歌功颂德的文艺宣传中,我结识了文艺宣传队中的另一个演奏员——大提琴手(请谅解我不能公布他的真实的姓名)。就此,在我们的生活中,即在我和他结识后并成为很好的朋友时,苦难的厄运已经悄悄地走进了我们生命的历程。

我和他已经厌倦了对党和伟大领袖歌功颂德的文艺演出。大提琴手也是和我一样的痴心妄想的人,同样从小就想使自己成为一个有出息的杰出的音乐家。他大我三岁,他那白皙而修长的手指使我无比的羡慕。因为能成为音乐演奏家的人,都有一双白皙而修长的手型。而我的手型却很短小,这使我很沮丧,一度也很想放弃小提琴的演奏练习,而转入对其他器乐,诸如长笛和单簧管的学习。可是,在结识了大提琴手后,并在他强制性的鼓舞下,我坚持了对小提琴的演练,并和他一同对音乐的理论,特别是对“和声学”以及“交响乐配器法”进行了刻苦的学习。

当年,最使音乐爱好者苦恼的就是没有世界音乐名家,诸如莫扎特、贝多芬、柴科夫斯基、德彪西等人的音乐作品来作为音乐创作的参考。

有一天,大提琴手有点神秘地将我带到贵阳近郊的一间低矮的旧房子里,他从零乱的床下,拿出一张旧时的唱片,并从墙角的那里搬出一台手摇的留声机。他几次都阻止了我对他的追问,当确认已经再不会出现什么危险后,便小心翼翼地将那张唱片放在留声机上,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过钟,所有的邻居都上班去了,屋子里只有我和他,也就是此时,从留声机里传出了激动人心的贝多芬降E大调第三(英雄)交响曲:悲剧性英雄的命运,意志与抗挣,哀怨与死亡的诉说,全都通过了激情般活跃而有生命能量的音乐乐音,展现并倾注入我们那激动不安的心灵。

对音乐的敏感与渴求,使我们忘记了时空的运转。特别是另一个俄罗斯音乐家普罗科菲耶夫的舞剧音乐《罗密欧与朱丽叶》,音乐所表现的爱情的主题,是那么的优美,飘忽以及广阔。然而在优美动听的乐曲中,也隐藏着人生的危机。爱情的悲剧如泣如诉,悲鸣叹息。特别是首席小提琴在静寂的背景中孤独的鸣响,优美的旋律被休止符凶残的切割成飘零的碎片,抽泣呜咽的哀怨,颤不成声的悲鸣,就像一把重锤不时地敲打着我们的心房。

当音乐全都停止了的时候,我和大提琴手却已经是泪流满面,真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柳永词)。突然,我们不约而同地嚎啕大哭。再没有什么顾忌了,也只有嚎啕的泪水才能医治我们长期被封闭的音乐的心灵。

从那以后,我和大提琴手已经是一对很要好的朋友。我们结识的时间也不过半年,可是,音乐爱好的缘分却使我们成为生死之交。也就是结识了大提琴手后,在他的带动下,我逐渐地进入了对诗歌的学习和创作。因为,大提琴手也是一个极有文学天分的人。但是,我们都有同一个痴心的妄想:就是一定要通过我们的努力成为一个有出息的杰出的音乐家。于是,我们开始尝试着,用我们刻苦所学到的音乐理论,将其运用到音乐作品的创作中去。当年的音乐理论的书,以及其他的文学名著,在贵阳乃至整个中国都非常奇缺。可是,我们还是通过各种渠道,用极高的价钱买到了两本音乐理论的书:《和声学》与《交响乐配器法》。我们开始创作音乐作品《弦乐四重奏》,可以说,这是一种在极端年代及其环境中,进行一次不为名利的创作,创作的亢奋和亢奋后所创作出的乐音、乐句和乐段都使我们躁动不安。

在当年“文革”极端恐怖的环境中,随时随地都有人在窥视着你。同样也随时随地有人向公安机关告密。在这恐怖的岁月里,我们处于地下文学暗流的人们,一会儿是对文学艺术及其音乐艺术成功的抱负,一会儿又是对极端政治的恐惧。既知道人生存在的短暂与荒谬,但是又不甘心使自己迷失在随波逐流的虚无中。只知道对艺术的狂爱,只知道对艺术的创作。而只有在这种狂爱的艺术创作中,才感觉到自己有一线自由的空间与希望。并且,感觉到还具备着自由精神的存在。

《弦乐四重奏》终于完成了。由于我们太年轻,没有创作的经验,也没有足够的音乐知识和理论。只凭着自己自由的灵性,以及艺术的直觉一气呵成地完成了这部音乐的处女作。在《弦乐四重奏》中,大量地流露出贝多芬悲剧性英雄气质的乐音、乐句和乐段以及普罗科菲耶夫爱情悲剧的乐音、乐句和乐段的毫无顾忌的模仿。毫不夸张地说,由于对贝多芬等音乐大师的崇敬,我们的创作也就会轻易地被他们的音乐洪流所淹没。我们不后悔,也不为此沮丧,因为我们自认是这些音乐大师的子弟。所以,当完成了《弦乐四重奏》后,我们非常高兴地举杯庆祝。然而,恰恰就是因为大量地模仿了贝多芬和普罗科菲耶夫的音乐作品,日后给我们招来了意想不到的灾难。

为了演奏我们的音乐作品《弦乐四重奏》,我邀请了一位搞专业的小提琴演奏者,他是我的朋友,并让他担任第二小提琴的演奏。大提琴手也邀请了一位朋友来担任中提琴的演奏。这样,《弦乐四重奏》的第一小提琴(由我担任)、第二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全部集齐。为了避嫌,我们找到位于贵阳远郊的一个偏僻的山寨,那里正好是大提琴手亲戚所居住的地方。农家山寨只有几户人家,非常静寂,因为农村人不懂音乐,便不会来干扰我们的演奏。

这是一首短小的乐曲,全曲演奏时间只需18分钟。乐曲分为四个乐章,正如上述诗歌中所描述的一样:它充满着悲剧性英雄意志的命运,爱情的恋歌,逃亡的悲苦,烈士死亡前绝望的哀鸣。可是,我们万万都没有想到,乐曲所描述的过程,几乎都应验在我和大提琴手的身上。

也许是极度的兴奋和自信,我们回到贵阳后,居然在大提琴手的家中,胆大妄为地将这首《弦乐四重奏》演练了好几次。因为乐曲是模仿了贝多芬和普罗科菲耶夫的大段的乐音、乐句和乐段,所以它的音律根本上和中国的音乐,以及当年中国人的感觉存在着千差万别。于是那些告密者,也就是居委会的那些奴才似的委员们,以举报告密的拙劣行为,到当地的公安派出所进行了告密。众所周知,中国的公安人员,其素质和工作水平与民主国家的同行相比之下,是一支极其拙劣的警察队伍。当派出所的公安人员接到举报告密后,便迅速地出动警员来到大提琴手的家中,恰好这时我们演奏完毕,已经离开了他的家。公安人员扑了个空,但是他们却非法地搜查了大提琴手的家,他们把《弦乐四重奏》的总谱本和一把陈旧的大提琴全都带回了派出所,并勒令他的母亲让她的儿子尽快地到派出所接受审查。

当我和大提琴手得知这个消息后,恐惧的心理油然而生,我们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亡。首先,我向他提出了一起逃离贵阳,到我所居住的知青点——贵州天柱县去避难。可是,他没有同意。固执的他却跑到他的女友(21岁,一个激进的中共预备党员)的家中躲避起来。因为情况的危急和恐惧的心理在作祟,所以我也没有强迫他和我一起回到天柱县去躲避。我真后悔没有强迫他和我一起逃亡,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和伤痛。

终于,全部悲剧性的灾难都发生在他一个人的身上。由于我们没有到派出所去接受审查,那些凶残拙劣的公安人员,便将这一事情无限上纲和扩张,以为发现了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他们声称,这是一起利用“资产阶级腐朽文化”去进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行动”。这四个人利用音乐的语言来作为行动纲领,四个人其人数已经构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集团”。于是,那个当地的派出所将他们所编撰好的材料上报到公安局,并得到了对我们进行搜查、抓捕和收审的批准。

我已经逃亡到我所居住的知青点,山高皇帝远,我逃脱了这一巨大的人生劫难。可是,大提琴手却没有我这样的幸运。当时他正躲避在他女友的家中,由于追查的情形非常紧迫,加之他的女友又是一个坚定的中共预备党员,当这个女人得知大提琴手已经被定性为“反革命团伙”的头目时,她那邪恶的党性已经将她那慈爱的人性彻底的湮灭,随着她的举报告密,大提琴手被抓捕。在公安派出所里受到一顿凶残的毒打后,他被押解到贵阳豺狗湾的一处看守所里,在那里被刑事收审。

在收审中,他被多次提审。并强迫他招供出我和其他两个朋友的下落,以便结案。但是大提琴手却没有按公安人员的意志招供,他坚韧而固执的气质,侠义而宽容的情怀,注定了他是一个不会出买朋友的人。倒是使他感到心寒和痛恨的是那个将他举报告密的女友(中共预备队党员)。多次的提审,并强迫他招供都没有达到目的。但是,他却被毒打折磨受尽了无数的痛苦。

由于没有确凿的证据来支撑这一冤案的了解,案情被储之高阁。没有证据,同案人也没法抓捕,仅凭《弦乐四重奏》的总谱和一把破旧的大提琴,还有那些举报告密者的胡言乱语。是无法将这一案件彻底定性,三个月后,在家人的全力营救下,大提琴手被取保候审。虚弱的他被家人用担架抬出了“豺狗湾”那座人间地狱似的看守所后,已经是重病重伤而奄奄一息。家人将他送进了医院,半个月后,因肾脏衰竭(据可靠的信息透露,是狱警唆使牢头将其打伤所致)而死亡。写到这里,笔者已经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如果当年我们没有想当杰出音乐家的痴心妄想;如果当年我们像奴才一样尽情地用手中的乐器去演奏“八曲样板戏”;如果当年我们不去创作《弦乐四重奏》;如果当年大提琴手和我一起逃亡到天柱县我的居住地;如果……;悲剧已经发生了,太多的如果也不能自圆其说。

时至今日,《弦乐四重奏》的某些乐音、乐句和乐段,还隐隐略略地在我的脑海中回旋,它不时地使我想起大提琴手那俊秀的面庞,还有那双白皙而修长的手型。

也许,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会将《弦乐四重奏》的乐音、乐句和乐段全部遗忘。但是,《诗章:弦乐四重奏》却为我减轻了这位朋友死亡的心灵负担。

《圣经》所云:凡是能为朋友舍命的人都是伟大的。大提琴手在狱中被强迫让他招供出我的下落,而多次被他拒绝,由此他遭受到公安人员的凶残毒打。同时,这些狱警还唆使狱中的牢头对他进行流氓似的骚扰,以及暴虐的折磨。这些难道不是为了朋友而舍命吗?可以说,他是伟大的英雄,更可以说,他是悲壮的烈士。

《诗章:弦乐四重奏》,就是竖立在他墓前的一块高昂不屈的墓碑,同时,也是用生命的苦难镌刻的一篇血淋淋的碑文。

2008-3-7

《自由写作》第35期【诗】

阅读次数:7,66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