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人类的马虻(话剧·上)

Share on Google+

◎ 朱树

人物表
场次
一 开场
二 进场歌
三 第一场
四 第一合唱歌
五 第二场
六 第二合唱歌
七 第三场
八 第三合唱歌
九 第四场
十 第四合唱歌
十一 第五场
十二 第五合唱歌
十三 退场
注释

序言

苏格拉底是古希腊、西方乃至人类文明史上第一个为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而捐躯的殉道者;而杀害他的恰恰是当时社会制度最先进、最文明的雅典奴隶制民主政体!

关于苏格拉底之死的情况,我们除了从他的两个弟子柏拉图和色诺芬的著作所知外,几乎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历史文献佐以新鲜的东西。这样,千百年来便给了专家学者提供了一个宽广的想象空间和著述空间。

激起我对苏格拉底之死一事兴趣的却是下述诸多问题:苏格拉底的言论、思想,当时为什么既不见容于雅典寡头政权,也不见容于民主政权呢?苏格拉底真是雅典民主政体的大敌吗?同路人?还是相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苏格拉底在法庭判处他死刑时公然宣称:那些判处他死刑的人将遭到比他更痛苦的刑罚。然而,千百年过去了,为什么至今还未见雅典法庭乃至希腊国家法院给予苏格拉底这椿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冤假错案予以纠正呢?难道长达24个世纪,人类还没有能力鉴别“苏案”是正确还是谬误吗?难道现代文明社会对罪大恶极如杀人犯、恐怖分子予以宽容,在相当多的国家里以“人道”、“人权”为名,让其逃脱死罪;相反,对除了运用言论自由以外没有犯过任何罪过的苏格拉底不宽容,对当时的苏案表示沉默?无关痛痒?不进行反思?不伸张正义?而四年一度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却作为人类的大事进行得轰轰隆隆。是思想有益于人类,还是体育有益于人类?体育能给人类带来和平和幸福吗?

2千多年来,人类的物质文明、自然科学得到了飞跃发展,可是精神文明、人文科学却大为逊色。上帝死了,人类并没有什么长进:物欲横流、道德沦丧、战火不息、生态破坏、政府腐败、贫富悬殊……则是全世界的痼疾,并没有比古希腊雅典城邦和当时世界的情况好到哪里去。更令人震惊的是,在刚刚过去的第20世纪里,在一些所谓最文明、最民主、最进步的国家里,却上演了禁止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大丑剧,把苏格拉底式的悲剧推向极端,甚至比中世纪宗教法庭审判异端更残酷、更难以想象,这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不幸的时期:前苏联的大清洗、镇压持不同政见者;德国纳粹对犹太人人权的摧残和文明的灭绝;中国的反右派运动、文化大革命;美国的麦卡锡主义……对言论的钳制、思想的禁锢、自由的扼杀、人权的摧残,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即使在今天这种邪恶而黑暗的现象还在不少国家、地区不同程度地发生着。所以,苏格拉底有句名言依然有着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现实意义:“谁想推动世界,谁就先让他推动自己!”

当今世界知识分子多如牛毛:御用的知识分子、专业化的知识今子、沉默苟且的知识分子、唯利是图的知识分子……而真正的知识分子、特立独行的知识分子、对人类命运终极关怀并斗争的知识分子,像福柯、班达、萨义德所称道的知识分子如苏格拉底、耶稣、斯宾诺莎、伏尔泰、勒南却寥若晨星、凤毛麟角。呼吁真正的知识分子,呼吁人类自己拯救自己,这也就是笔者创作《苏格拉底—人类的马虻》这部话剧的主要原因。

拙作为了真实、生动地反映古雅典的生活场景,塑造苏格拉底这位殉道者的崇高形象,笔者仿照了古希腊悲剧的舞台程式:露天演出、剧场均设在户外、有姓名的剧中人只6、7个、演出始终保持歌队、歌队起着诸多作用等。

人物表(以上场先后为序)

苏格拉底 雅典哲学家

克珊娣珀 苏格拉底的妻子

传报人  雅典人

三孩子  兰普罗克勒、索福罗尼斯科、梅列克塞努,苏格拉底的儿子

歌队   由雅典公民12人组成。其中包括陪审员

执政官  出任雅典法庭庭长

梅勒托  雅典诗人,苏格拉底的控告者

吕孔   雅典演说家,苏格拉底的控告者

安尼托  雅典政治家、制革匠,苏格拉底的控告者

众弟子  柏拉图、安提西尼、阿波罗多勒斯、赫摩基尼斯、斐多等,苏格拉底的弟子

克里同  雅典商人,苏格拉底的友人

警力   雅典法庭公差

狱卒 狱吏 雅典监狱公差

典狱官数人 雅典监狱官员

监刑官  雅典监狱官员

布景

雅典城区苏格拉底之家。

阿瑞斯山半圆形剧场。雅典最高民众法院法庭。

尼克斯山麓雅典监狱。

时代

公元前399年,雅典奴隶制民主政体时期。

场景与标题

1 开 场 苏格拉底之家 辞家

2 第一场 法庭     控告

3 第二场 法庭     申辩

4 第三场 法庭     判决

5 第四场 监狱     拒逃

6 第五场 监狱     诀别

7 退 场 监狱     服毒

一 开场(辞家)

[苏格拉底自屋内上。

苏格拉底 礼赞你,光辉的太阳!礼赞你,伟大的阿波罗!(1)每天清晨,当星星闪烁、月亮西沉,人和万物还在睡梦中,我便悄悄起床,赤着双脚、坦祼胸膛,迎接你从东方升起。无论是寒风凛冽的严冬,还是热浪肆虐的盛夏,我数十年如一日从不间断地做晨课!犹如你每天驾着四匹喷火骏马拉的金车在天空运行,给人类带来光明和幸福;我也开始一天的工作:锻炼身体、与人交谈、劝人为善、宣扬你的神谕,“认识自己”。然后披着朝霞,目送你在西方落入环绕大地的瀛海奥克阿诺斯而回家……

[克珊娣珀自屋内上。

克珊娣珀 苏格拉底!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 克珊娣珀是你?别大声嚷嚷把孩子们吵醒?亲爱的,你是来跟我一起迎接日出?太好了!

克珊娣珀 好个屁!但愿我的赫斯提(2)把你的阿波罗吓跑。今天不要出太阳,永远也不要出太阳!

苏格拉底 呵,克珊娣珀,这是为什么?

克珊娣珀 问你!

苏格拉底 我?我不知道。

克珊娣珀 不知道?不知道?我可不上你的圈套!

苏格拉底 亲爱的,你今天怎么啦?我的阿佛罗狄忒突然变成了阿瑞斯?(3)

克珊娣珀 哼!你每每跟人家言谈总是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谦虚地向对方请教,激起对方的虚荣心,在他得意忘形地卖弄之时,你却乘觑袭击,然后,你以胜利者的姿态扬长而去。

苏格拉底 呵,你真是我的另一半。绝顶聪明的克珊娣珀击溃了幼稚愚蠢的苏格拉底!

克珊娣珀 你又在钓钩上放香饵?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我心里可亮堂呢。

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却堕入黑夜中,孤立无援,痛苦不堪,见不到他的爱妻和可爱的孩子们。谁来救救我,臝弱的苏格拉底?

克珊娣珀 我,克珊娣珀!不,不,我险些上了你的当!

苏格拉底 什么,克珊娣珀能拯救雅典城里威灵煊赫的哲学家?天大的笑话!她只会做家务、带孩子、干杂活,是个只配与奴隶为伍的庸人。

克珊娣珀 什么,你敢小看我,老废物?!

苏格拉底 不敢,不敢,如花似玉的智慧女神雅典娜。(4)

克珊娣珀 我的光亮会照亮你的心房。

苏格拉底 我却昏昏沉沉,还在睡梦中呢。

克珊娣珀 傻瓜!我告诉你,太阳一出,执政官就会派人来押你去法院受审。

苏格拉底 (致意)多谢你,雅典娜开启了老废物的心窍,我将谨守你的教谕去法庭报到。

克珊娣珀 赫拉(5),我干了什么蠢事,又被这老家伙耍了?

苏格拉底 宝贝儿,早餐准备好了吗?我吃了好上路。

克珊娣珀 让审判你的法庭为你提供一日三餐!

苏格拉底 我再次感谢你的教导。那么再见,亲爱的!

克珊娣珀 你真的这么愚蠢,不知道人家是要陷害你,而你反倒把自己当羔羊一般往虎口里送?

苏格拉底 他们这是给我的绝妙机会,让我能在公众面前宣扬真理。

克珊娣珀 痴汉!痴汉!他们诬告你不信神,引诱青年人堕落,这还不够吗?

苏格拉底 把这两条罪名加到我的头上,是我的老友、那个愤世嫉俗、悲观失望、讽刺一切、怀疑一切的喜剧家阿里斯托芬干的好事。20年前,他在喜剧《云》中把我塑造成一个教学生不敬神、只知诡辩、不敬父母、胡言乱语,而在云端里游荡的怪物。当时,我只当他说笑,放屁,而且讽刺的对象牛头不对马嘴。如今那几个控告者不过是拾人牙慧,重弹老调而已。

克珊娣珀 我不准你去!

苏格拉底 一个公民不守信用就会遭人唾弃,一个城邦不讲诚信就会自取灭亡。3天前,传报人通知我到庭,我答应了。

克珊娣珀 你给我待在家里,从今以后不许你再整天在外面游荡,招灾惹祸。

[两传报人从观众右方上。

传报人甲 苏格拉底,我们奉执政官的命令!

传报人乙 苏格拉底,你必须准时到场,不得有误!

苏格拉底 我会准时到场的,传报人。

克珊娣珀 你们听着!在外面由男人做主,在家里由女人做主。谁敢对我男人发号施令,我用擀面杖砸烂谁的狗头!

[两传报人吓得从观众右方逃下。

苏格拉底 克珊娣珀,我去去就回,你和孩子们等我回来吃中饭。不,不,还是你们先吃,只要给我留一碗麦片粥、一条咸鱼、一把葡萄干。

克珊娣珀 (朝内喊)兰普罗克勒!索福罗尼斯科!梅列克塞努!快醒醒!快来呵,你们的老爸要被坏人抓去了!

[3个孩子从屋内奔上,抱住苏格拉底。

三孩子  “孩儿不让爸爸被坏人抓去!”“孩儿不放爸爸走!”“爸爸,这是真的吗?”

苏格拉底 是爸爸自己要去,洗刷别人泼在爸爸身上的污水,向公众宣扬神赐的福音,让我们居住的城邦变得牢固、让我们的同胞生活美好。这些道理你们不一定懂,但日后会记着爸爸说的并非是空话。你们应该欢送爸爸才是。

三孩子  听爸爸的,还是听妈妈的话?

苏格拉底 妈妈是出于好意;尊重长辈、孝敬双亲是做子女的美德、义务。刚才你们已经照妈妈的吩咐做了,如果现在又照爸爸说的回屋里去做功课,那更是好孩子。

三孩子  爸爸再见!

苏格拉底 孩子们再见!

[三孩子回屋内。

克珊娣珀 (气愤)光秃头!赤脚佬!老顽固!即便你得到宙斯的恩准,我也不准你跨出家门一歩!

苏格拉底 那我就等天后赫拉的怒气发过之后再出家门。

克珊娣珀 刺人的马蜂!(端起一盆水朝苏格拉底当头浇下)

苏格拉底 我不是过吗,克珊娣珀的雷霆会在暴雨中收场?

[克珊娣珀哭笑不得,回屋。

[苏格拉底自观众右方下。

二 进场歌

[歌队自观众右方上。

歌队   (第一曲首节)苏格拉底你去不得呀!你一去便回不了家门,再也见不到你的妻子和孩儿。他们早在那儿设下陷阱、布好罗网,但等你落井下石、入网射箭,你会白白送命,还将遗臭万年!

(第一曲次节)苏格拉底你去得对呀!你一去便平息了满城风雨,雅典人会因此感谢你。他们早在那儿用桂冠、掌声欢迎你,但等你一展风采,雄辩滔滔,你会毫毛不损 ,还将流芳百世!

(第二曲首节)唉呀,苏格拉底头也不回地去了,昂首阔步的样子就像天神阿波罗。与前来陪伴他的弟子谈笑风生,全不知前途上布满阴云、荆棘丛生。苏格拉底,你不是说过神对你最为眷顾,那么神怎么会在你生死关头时不发出警告?

(第二曲次节)哈哈,苏格拉底终于上路了,鹅行鸭歩的样子好比酒鬼狄俄尼索斯。(7)他的那班为虎作伥的弟子要干什么?须知前途上阳光灿烂、鲜花盛开。苏格拉底,你宣称神对你最为恩宠,那么神自会在你荣耀时表示默许。

(第三曲首节)苏格拉底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你可以拒绝蛊惑者对你的诽谤,还有那盲从的一群对你的审讯;你或者躲到德尔菲神庙请求庇护,或者带着你的亲人逃离雅典去外邦避难。

(第三曲次节)苏格拉底你休听那些坏主意。那3位起诉人都是高贵公正的人士,500陪审员更是全体公民的代表。你如果祈求阿波罗即是和雅典娜为敌;你若是逃亡外邦,更是背叛祖国!

三 第一场 (控告)

[阿瑞斯山半圆形剧场。雅典最高民众法院法庭。

[执政官自观众右方上。

执政官  公民们!陪审员们!今天我们民主的城邦、神圣的雅典最高民众法院第一法庭将在这儿进行一场非常重大的审案,那就是3位公民起诉阿洛佩卡区的苏弗罗尼克斯之子苏格拉底犯有严重罪行。(场上一阵骚动)肃静!肃静!我、执政官兰尼莫斯作为本法庭庭长向公众保证,审案会是公正而透明的。现在,我宣布正式开庭!先请3位起诉人出庭,他们是:梅勒托!吕孔!安尼托!

[场上又是一阵骚动。

[梅勒托、吕孔、安尼托自观众右方上。

执政官  我先来介绍一下起诉人的身份、职业。这位是对苏格拉底的第一控告者,才华横溢、勇敢无畏的青年诗人梅勒托。

梅勒托  大人过奖。小人定当效犬马之劳!

执政官  这位是老当益壮、擅长雄辩、有名的演说家吕孔先生。

吕孔   不敢当。庭长大人,老朽将不顾年老体弱、笨嘴拙舌而扬善伐恶。

执政官  这位便是家喻户晓、德高望重的安尼托先生,本邦最正直的公民、殷实的富商、杰出的政治家!

安尼托  尊敬的执政官庭长,鄙人对倍多和宙斯阿戈尔奥斯起誓(8):为捍卫雅典的民主制度和城邦的长治久安而奋斗!

[场上响起热烈掌声。

执政官  好!现在传被告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自观众右方上。

[场上顿起喧哗,掌声、嘘声、呼喊声交织一片。

执政官  不准喧哗!工作人员维持秩序!全场保持肃静!被告苏格拉底,男、70岁、雅典公民、父亲雕刻匠、母亲接产婆、自己哲学家、无正当职业……

歌队长  苏格拉底,兆头对你不利呀!天平似乎并不向你倾斜,指控你的人何止他们3人;你寡不敌众呀。

苏格拉底 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真理并不在于人数的多少。你大概记得5年前的那樁公案吧:我们的将领在海上打了胜仗反而受到集体审判,起因是将军们没有把阵亡战士的尸体带回来而激起公愤。当时我被选入500人会议,这是我一生中担任的唯一一次公职,我坚决反对这种荒唐的判决,所有的人指责我、攻击我,我宁死也要坚持真理。事后,他们承认判处将军们死刑是违法的。

歌队长  头颅掉了,后悔还有什么用!

苏格拉底 它可以使雅典人引以为戒,避免再次发生类似的悲剧。

歌队长  苏格拉底,你忘了3年前险遭不幸的事吗?当时是寡头执政,30僣主命令你和另外4人到萨拉弥斯把正直的公民李恩抓来处死,而你却独自回家。如果不是寡头政权迅即倒台,你完全可能以抗命罪逮捕处决。

苏格拉底 你是说推翻寡头政权的民主政体比前者更坏?哈哈。

执政官  (喝令)被告不得与任何人交谈!控告人按序起诉。

梅勒托  我,梅勒托向法庭起诉苏格拉底。他,苏格拉底触犯了雅典城邦的神圣法律,犯有以下两条严重罪行:第一条,不承认我们国家所供奉的神,即全体雅典公民虔敬、热爱、赐褔给我们的奥林匹斯山的诸神:伟大的宙斯、雅典娜、阿佛洛狄忒、爱洛斯、赫耳墨斯、得墨忒耳等等;(9)却另奉新神。第二条,腐蚀青年人的心灵,蛊惑青年人堕落。

歌队长  (旁白)凭这两条罪名中的任何一条,苏格拉底都会受到法庭最严厉的判决。

梅勒托  苏格拉底年轻时就跟着祖国的叛徒、哲学家阿那克萨戈拉标新立异、造谣惑众。后者因不信神而被雅典法院判处死刑。苏格拉底比他的老师走得更远,阿那克萨戈拉胡说太阳是一块燃烧的石头,苏格拉底每天清晨礼拜,但他所拜的不是太阳神阿波罗,而是他自己!他自封新神,而且要群众膜拜!

[场上哗声大作:“是的!是的!”“不!不!”

执政官  不准喧哗!让梅勒托继续指控!

梅勒托  苏格拉底所立的新神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是“灵机”!出自他心中的“灵机”!(10)

[场上惊疑声:“灵机?”“灵机就是魔鬼!”

梅勒托  公民们说得对,灵机就是魔鬼!苏格拉底要用自己心中的魔鬼来代替我们的国神。事实难道不是这样的吗?若干年前,苏格拉底公然宣称,德尔菲神庙里的女先知称他为世界上最有智慧最聪明的人,而且为了证明所谓神谕,他无所不用其极地贬低雅典各行各业所有最高贵最有智慧的人;而他自己则凌驾于神人之上!

[场上喧嚣,争执声起:“苏格拉底太嚣张了!”“梅勒托歪曲事实!”“苏格拉底否定雅典娜决不容忍!”“梅勒托你的证据?证据!”

梅勒托  公民们!我是以高度的原则性和爱国热情而对苏格拉底指控的。我要求法庭对他进行严厉的判决!

执政官  梅勒托,你的第二部分起诉的具体内容呢?

梅勒托  苏格拉底腐蚀青年人的心灵、盅惑青年人堕落的具体罪行,将由吕孔先生提供。

[全场哄声大笑。

[梅勒托下。

执政官  由吕孔先生起诉。

吕孔   我老了,行将入土;我实在不忍心向同是老人的苏格拉底先生起诉。可是,公民的职责、演说家的义务又迫使我不得不这样做。当我指控苏格拉底犯有腐蚀青年人的罪行,我差不多心碎了;苏格拉底先生自己有孩子;你们知道这个罪行惩罚起来有多么可怕?所以,我一定要公正,公正,再公正!(啜泣)

[场上感动声:“瞧,吕孔先生哭了!”“多么慈悲公正的老人!”“我也要哭了!”“……”

吕孔   感情不能代替理智、眼泪也无补于良心。凭心而论,苏格拉底成年累月,光头赤脚整日地与雅典人交谈、探讨、辩论,似乎是想使我们的城邦变得更加美好,使我们的青年人变得更加高尚;青年是祖国的未来、雅典的希望。唉……

歌队长  苏格拉底你要当心呀,眼泪之中有凶焰、哀叹后面有炸雷。

吕孔   透过现象看本质、撇开动机究效果。苏格拉底利用自己的年岁、名声、口才,借所谓宣扬善、教育、艺术、道德而腐蚀青年人,使他们落入歧途:不敬父母、污蔑雅典、背叛祖国。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我随手就能拎出一串:1,苏格拉底的得意弟子阿尔克比亚德曾担任雅典的重要公职海军总司令,可是他为了法庭要判其渎神罪而叛逃敌国—斯巴达。2,苏格拉底的另一个弟子克里底亚斯、还有查尔米德斯都堕落成为寡头政权的30僣主。他们都曾是被苏格拉底毁了的好青年。

[场上议论纷纷:“可怕呀!可怕呀,苏格拉底教坏了青年人!”“那些人的堕落跟苏格拉底无关!”“究竟应该相信谁的话呢?”“……”

[弟子甲从观众右方上。

弟子甲  公民们!陪审员们!我就是苏格拉底的弟子柏拉图;而克里底亚斯、查尔米德斯这两个被吕孔指控为苏格拉底教坏的人,都是我的亲戚。如果正如他所说的话,我怎么再会去追随苏格拉底呢?他们的堕落恰恰是忠言逆耳、自以为是,离开了苏格拉底的缘故。

[场上大哗:“说得好!柏拉图是雅典的好青年!”“柏拉图也堕落了!”“吕孔,你在耍阴谋诡计!”“吕孔,你骗取我们的眼泪!”“滚下来,柏拉图!”

[柏拉图下。

吕孔   诸位,请听我说!苏格拉底腐蚀青年、毁坏城邦—

[吕孔的话被喧哗声打断。

执政官  肃静!肃静!吕孔你下去吧。现在请大家倾听人民领袖安尼托的起诉!

[吕孔下。

安尼托  公民们!陪审员们!我凭着至高无上的主神宙斯的名义发誓:我对苏格拉底的控告是公正无私、千真万确的;如果我的指控有丝毫谎言,我原意接受法律对我的惩罚,甚至处决!我将以亲身的例子再次证明苏格拉底确实是在毒害青年,那就是我的儿子小安尼托。他原本是个道德高尚、心地纯洁、孝敬父母、才华出众的好青年,但由于苏格拉底的日夜蛊惑,他就此变得不守本分、游手好闲、酗酒纵欲,彻底堕落了。如果只是我个人的悲剧,我还能忍辱负重;可是看到那么多青年人被教坏了,我作为一个雅典公民、一个政治家,你们说我能袖手旁观、不出来伸张正义吗?

[场上鼓掌声、欢呼声:“不能!不能!”“向安尼托致敬!”“致敬!致敬!”

安尼托  不,应该向苏格拉底致敬!(场上惊愕声)是的,我没有说錯,是向苏格拉底致敬。我们应该不怀任何偏见去评价一个人。在战争年代,苏格拉底为祖国立下的功劳,雅典人是不会忘记的:他在波提代亚、第力安、安菲坡里3次战役中所表现的勇敢无畏、坚守岗位、冲锋陷阵、救护战友的精神,为青年们树立了优秀的榜样。在此,我代表雅典人民和民主政体再次感谢他!(走去,紧握苏格拉底)

[场上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欢呼声:“安尼托万岁!”“苏格拉底是好样的!”

[苏格拉底又感动又不知所措。

歌队长  (旁白)苏格拉底,我瞧见你热泪盈眶、嘴唇哆嗦的模样而感到不安。我弄不清这究竟是安尼托在法庭上指控你的罪行,还是在市政大厅里褒奖你的功绩?

安尼托  (回到原位)苏格拉底在寡头专政时与30僣主进行英勇斗争的事迹更是耳熟能详,不必我赘述了。正因为我们向昨天的苏格拉底致以崇高的敬意,所以我们必须向今天的苏格拉底进行无情的谴责。他像大家所说的那样完全堕落了!是民主政体培育了他、造就了他,他却忘恩负义,像复活的毒蛇“报答”拯救它的农夫一般而伤害祖国。他利用我们民主政体的自由、宽容而到处摇唇鼓舌、颠倒是非、蛊惑人心。他伪善地宣称什么“我自知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又伪造神谕说自己是“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人。”

[场上响起喧哗声:“安尼托说得对!”“安尼托是贤明公正的!”“苏格拉底是这样自吹自擂的!”“苏格拉底厚颜无耻!”

安尼托   安静!安静!请允许我把话说完。就是这个苏格拉底,一面把由全体公民选出来的执政官贬得一钱不值,另一面却把自己抬得比天神还高。呵,揭开他那包藏的祸心,原来他是想让他这个唯一的寡头来统治雅典,把你们当奴隶!这,我们能答应吗?

[场上吼声如雷:“不!”“我们坚决不答应!”“苏格拉底该死!”

[弟子甲上。

弟子甲 我抗议!安尼托你歪曲事实!事实是苏格拉底不满你们盗用人民和民主的名义而攫取财富和权力。民主政体只剩空壳,形同虚设,参政的公民、陪审员、议员只是傀儡。所以,苏格拉底要建立理想国—(话头被场上的喧嚣声打断)

[喧嚣声:“胡说!胡说!”“柏拉图污蔑我们!”“滚!柏拉图滚下去!”

执政官  柏拉图申辩无效!安尼托继续指控。

安尼托  公民们!陪审员们!我控告苏格拉底否定雅典的神而另立新神、腐蚀青年、危害国家—

[场上有人打断安尼托的话头:“我提供反证!”

执政官  是安提西尼?法庭允许提供反证。

[弟子乙从观众右方上。

弟子乙  与安尼托言之无物的指控恰恰相反,苏格拉底既没有否定国神而另立新神,也没有腐蚀青年。我亲眼目睹、亲身体验苏格拉底常常在家中献祭、在城邦的公共祭台上献祭;苏格拉底总是劝导人们不要犯罪,勉励青年人培养自制和各种德行……

[场上喧哗声:“安提西尼说得对极了!”“我也亲眼看见苏格拉底献祭!”“要安尼托,不要安提西尼!”

执政官  反证无效!安尼托继续指控。

[安提西尼下。

安尼托  在我结束话头之前,我必须发出警告:你们必须提防苏格拉底的欺骗诱惑;他说得好听些叫雄辩,说得不好听就是诡辩。我的指控完了。谢谢大家!

执政官  现在休庭。午后继续开庭!(同下)

四 第一合唱歌

歌队   (第一曲首节)能言善辩的苏格拉底到哪儿去了?却由他的弟子作无力的申辩?这一切指控难道都是真的吗?叫一洒同情之泪的人们也摇头叹息。苏格拉底,我们怀念你往昔的光荣,更痛惜你今日的耻辱!

(第一曲次节)理穷词屈的苏格拉底低头认罪了,3位高贵起诉人的证词是多么有力。除了奴隶,雅典人谁不信这是真的?让如释重负的人们欢呼雀跃。苏格拉底,我们要对你绳之以法!

(第二曲首节)苏格拉底你说得对呀!我们引以自豪的民主政体只剩空壳,雅典金色的太阳已堕入大海。它的缔造者伯里克利斯有多么伟大,现在的执政者卑鄙渺小,他们富有黄金宝石、广厦华服、奴隶女人;用可怜巴巴的几块钱币雇用穷人来除去眼中钉!

(第二曲次节)不准你们咒骂英明的领袖,民主制依然像艳阳高照。雅典娜神像有多么壮丽,她手持矛盾正重振昔日的雄风,我们的执政者无比正确,昨天领导人民推翻了篡权的僣主,今天又奖赏我们向卖国贼发起进攻。

(第三曲首节)他们为一家老小的生计不得不出任陪审员,还自以为是城邦的主人、国家的枢纽;不知道成了野心家、蛊惑者手中的工具和弹丸。他们津津有味地吃着政府提供的免费午餐,一面幸灾乐祸地嘲笑又饥又渴的苏格拉底。

(第三曲次节)我们是世界上最幸福、最自由的人,人人都拥有奴隶、能出任公职,我们驾船前进就像占卜或者吵架一般容易。我们衷心希望有更多的罪犯受到审判,并叫那又老又丑的嚼舌鬼永远闭嘴!

五 第二场(申辩)

[执政官自观众右边上。

执政官  开庭!传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自观众右边上。

执政官  苏格拉底,你听清楚今天上午3位起诉人对你的指控吗?

苏格拉底 听清楚了。

执政官  苏格拉底,法庭允许你申辩,但不得请他人为自己辩护。

苏格拉底 公民们!陪审员们!今天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站到雅典的法院、民主法庭的被告席上来。梅勒托、吕孔、安尼托等3人对我作了有力的指控,他们的论证是如此令人折服;遗憾的是,他们所说的几乎没有一句符合事实。

[场上喧哗声:“这不是事实!”“起诉人表扬了你的善!”“让他说!让他说!”

执政官  安静!安静!不许打断苏格拉底的自我辩护。

苏格拉底 瞧!这有多么奇怪:起诉人一面声嘶力竭地指控被告苏格拉底犯有严重罪行,一面又慷慨大方地赞扬苏格拉底立过汗马功劳?他们这么做 是显示起诉人是多么公正无私,然而其真正的用心是把昨日的苏格拉底捧到天上,为的是把今天的苏格拉底摔碎地上。

[场上喧哗:“我抗议!”“被告在污蔑原告!”

执政官  抗议无效!苏格拉底继续申辩。

苏格拉底 起诉人在对我的指控中已经警告过你们要防止我的欺骗,也就是说我非常擅长雄辩。其实,我根本不懂雄辩,除非他们把说真话的人看作技巧高超的诡辩家。我不会像他们那样以绚丽的词藻和动听的语言来装饰自己的申辩,绝不会!多年来指控我的人为数不少,他们说有个叫苏格拉底的智者,“上察天文,下究地理,摇唇鼓舌,颠倒是非,并教唆他人仿效自己。”你们在阿里斯托芬的喜剧《云》中已经见到。今天,梅勒托、吕孔、安尼托对我指控的罪状,不过是重弹老调而已。他们至所以要这样做,因为我说了真话。神谕说我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我感到惊讶,我充分意识到自己毫无智慧。为了证明神谕的真理性,我遍访了雅典的政治家、艺术家、手艺人等等那些自诩为是最聪明、最有智慧的人。我发现智慧、声誉最高的人几乎完全无知;智慧、声誉低于他们的人反倒有实际知识。原来神不过是借我的名字为例而告诫人类:你们之中即使有像苏格拉底那样最聪明的人,也意识到自己的智慧是微不足道的。这样,我便四处树敌,遭人嫉恨—

[场上的喧哗声打断苏格拉底的话头:“不许被告把矛头对准人民领袖和城邦精英!”“苏格拉底不打自招!”“要苏格拉底正面回答!”

执政官  苏格拉底你离题了!让被告正面回答起诉人的指控。

苏格拉底 这一重任使我无暇顾及家务和国事。事实上,我为国家的神效力弄得一贫如洗。我不受欢迎的另一个原因是,许多有闲的富家子弟自愿跟随我,并以我为榜样去诘难他人,由此,被诘难者迁怒于我,说我给青年人灌输了有害的思想。那么,我再次请教他们;我苏格拉底到底干了些什么?教唆了什么,导致青年人堕落?

[场上爆发斥责声:“挑衅!挑衅!”“被告自己干的坏事怎么不知道?”“起诉人早已说了你毒害青年!”

苏格拉底 唉,他们无词以对,只会重复攻击我的陈词滥调。我说了真话,就成了不受欢迎的原因;我剥下了他们的伪装,所以要被指控有罪。

[场上喧嚣声:“我抗议!”“我也抗议!”“呵,是梅勒托、吕孔起来抗议了!”“苏格拉底必须正面申诉!”

执政官  抗议有效!苏格拉底,我警告你:你再下言千言,离题万里,我立即剥夺你的申辩权!

苏格拉底 公民们!陪审员们!上述是我针对以前的原告的指控所作的自辩。现在,我将依次驳斥今天的原告即梅勒托、吕孔、安尼托对我的指控。我要求法庭允许我跟这3人对质。

执政官  同意。

苏格拉底 梅勒托!

[梅勒托自观众右方上。

苏格拉底 原告梅勒托在起诉书里指控我犯有两条严重罪行:不相信国家信奉的神而另立新神;腐蚀青年人的心灵、蛊惑青年人堕落。我首先申辩第一条指控。梅勒托!凭着我们共同信奉的神起誓:你说我教唆人们相信某些神而不相信国家所确认的神。

梅勒托  我发誓:你根本不信神!

苏格拉底 你们都听见了梅勒托的证词,他说被告苏格拉底根本不信神。那么请问:你一开头便指控我不信国家的神而另立新神;难道世界上真的有像苏格拉底这样的罪犯,犯有既信神而又不信神的罪行吗?(场上哄声大笑)

梅勒托  你……你不信神,你信的是灵机!魔鬼!

苏格拉底 梅勒托,你自以为击中了我的要害?恰恰相反,你将自食其果!梅勒托你说我信灵机即魔鬼而不信神,是吗?

梅勒托  你只信灵机!只信魔鬼!

苏格拉底 我从不隐讳灵机。灵机就是神的声音。神不是通过声音向人启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吗?难道还有人争论打雷是否发出声响或者它是否最大的预兆吗?难道守候在三足鼎的德尔菲神庙的女祭司不也是通过声音来传达神的旨意吗?而你们这几个心中没有灵机的人,才会恶毒地以莫须有的罪名控告我!

梅勒托  诽谤!诽谤!

苏格拉底 梅勒托,你指控我的第二条罪行:腐蚀青年人的心灵、蛊惑青年人堕落。那么你是否认为除我以外,所有雅典人都使青年人学好,只有我使青年人学坏?

梅勒托  绝对如此!

苏格拉底 那么你说说究竟是谁由于受到我的影响而从虔诚变成邪恶、从自制变成放肆、从节俭变成浪费、从节酒变成酗酒、从勤劳变成偷懒或者贪图其它罪恶的享受呢?

梅勒托  我确实知道!你诱使许多人服从你而不服从自己的父母。

苏格拉底 谁?谁?谁?我就是要你说出具体的人来,以证实苏格拉底的罪行。

梅勒托  你败坏青年!

苏格拉底 看来你像鹦鹉学舌只会学你自己。(场上哄笑)

梅勒托,你认为我是有意败坏青年,还是无意这样做的呢?

梅勒托  当然你是有意教他们堕落的!

苏格拉底 梅勒托,你以为我是老糊涂了!如果我有心这样做,我就要冒害人害已的危险,我还没有蠢到故意去犯罪的地步。如果我无意这样做,法律程序不是把犯罪者召到法庭,而是私下对其教育和斥责;法庭是为惩罚而设立的,不是为教化而设立的。梅勒托,你这位为神眷顾的博学诗人,怎么连这点起码的常识也不知道呢?

[场上哄笑声、斥责声一片:“有理!有理!”“诡辩!诡辩!”

梅勒托  人身攻击!人身攻击!庭长先生、执政官大人,我要求你禁止被告对我的攻击!

执政官  要求无效。

苏格拉底 现在论到吕孔跟我对质了。吕孔!

[吕孔自观众右方上。

苏格拉底 公民们!陪审员们!我首先声明:吕孔先生为我即将主演的悲剧痛哭流泪,为此,我感谢他。但是,我不会在他败北中为他洒一滴同情之泪!

吕孔   呵,你们都听见了,苏格拉底对我有多么残忍!他用冷酷对待我的热情、以邪恶回报我的仁慈;但我将一如既往地像好心的农夫怜悯冻僵的毒蛇。

场上喧哗声:“苏格拉底恩将仇报!”“吕孔又哭了!”“吕孔在演戏!”

苏格拉底 吕孔,你在指控我腐蚀青年人的心灵、蛊惑青年人堕落的罪行中,向陪审员们提供了具体的证据:1,是我使雅典的军事家阿尔克比亚德叛逃敌国。2,又是我使雅典的政治家克里底亚斯、查尔米德斯成为30僣主,而他们都是我的弟子

吕孔   苏格拉底,你是否老得健忘了,还要我给你再复述一遍台词?

[场上哄笑声、叫好声。

苏格拉底 吕孔,如果你把与我交谈、听我辩论、跟我学习的人,都称作是我的弟子,那么我承认上述3人也都是我的弟子。

吕孔   你有成百上千的弟子,而阿尔克比亚德、克里底亚斯、查尔米德斯则是你的得意门生!

苏格拉底 回答得好!吕孔,我再问你:这3个人是在成为我的弟子之后变坏的呢,还是在这之前变坏的呢?

吕孔   当然是在成了你的弟子之后变坏的!呵,被告是在设置陷阱,但我决不会受骗上当!

苏格拉底 你们都听清了,吕孔说他们3人是成了我的弟子之后变坏的。众所周知的是:阿尔克比亚德是在跟随我之后,由于他的出色成绩而被雅典人推上政治舞台的,成了城邦的宠儿。吕孔却说他跟我之后变坏,这岂不是在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吗?克里底亚斯和查尔米德斯跟随我时,我便发现他俩心术不正、追求名利官位。他俩忠言逆耳、心生怨仇,以至在寡头执政时对我报复,并以法律的名义禁止我说话的权利。由此可见,这3人变坏,罪责不应该我来担负,而由他们自己负责!

[场上喧哗:“对!对!”“不对!不对!”

吕孔   被告是在推卸责任!罪上加罪!

苏格拉底 吕孔,按你的指控,我腐蚀青年人、教唆他们犯罪,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你能“随手拎出一串”。你现在还坚持这样的提法?

吕孔   我决不会像你这样出尔反尔!

苏格拉底 那我恭请你再举出被我教坏的青年的例子?

吕孔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教坏小安尼托罪责难逃!

苏格拉底 等会儿让他的父亲跟我算账。还有!

吕孔   当然还有!

苏格拉底 请你一起公布于众,以增加你指控的份量、增加我被判罪的力度。

吕孔   (汗颜)当然……还有……还有……

[场上不满声、催促声:“快说,快说呀!”“吕孔,我们支持你!”“吕孔,你是包庇被告?”

吕孔   (狼狈)我,我记不起来了。

苏格拉底 吕孔博闻强记,刚才还在指责我健忘,转眼间却把自己烂熟于心的一串事例忘得一干二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吕孔   ……

苏格拉底 这只有两种解释:一,他确实记不起来了;因为他是被自己凭空想象的东西撹糊涂了。二,这纯粹是谎言,根本不存在第4、第5、第6,甚至更多的受害者。吕孔没有想到我会追问到底。

吕孔   我抗议!被告在污蔑我的证词!

执政官  抗议有效!吕孔先生,法庭允许你提供新的证据,以证实被告腐蚀青年人的罪行。

吕孔   谢谢庭长大人!我认为被告的诽谤不值一驳。这个雕刻匠出身的苏格拉底是个法律空谈家、希腊的蛊惑者、微妙论据的炮制者、讽刺精美演讲的嘲笑者、假装谦恭的半个阿提卡人!(11)

[场上喧哗声:“牛头不对马嘴!”“证据?新的证据!”“我们等不及了!”

吕孔   诸位!诸位!我刚才举的几个例子已足以证明被告苏格拉底败坏青年的罪行了。我不再浪费你们的宝贵时间了。谢谢大家!

[吕孔在哄笑声中自观众右方下。

苏格拉底 吕孔不愧为演讲家!不过,他还是虛晃一枪,逃之夭夭。现在轮到安尼托回答我的质询。安尼托!

[安尼托从观众右方上。

苏格拉底 在3个起诉人中,梅勒托是急先锋、吕孔是应声虫,安尼托才是总指挥。他比前者都高明,我还没有上阵,他就解除了我的武装,叫我四面受敌,无法自卫—

安尼托  (打断)住口!这是人身攻击!我要法庭主持公道!

执政官  我警告你,苏格拉底!如若再犯,剥夺申辩权!

苏格拉底 安尼托,你以亲身的例子,指控我毒害了你的儿子小安尼托。你说他是多么好的青年:道德高尚、孝敬父母、才华出众,但由于苏格拉底的日夜蛊惑,他便彻底堕落了。这是否你的证词?

安尼托  既然被告承认了罪行;尽管这给我和我的亲人、家庭带来巨大的痛苦,给我的事业和政治生涯带来巨大的危害,我还是对他予以宽容。可是,他对我国无数青年的毒害,我怎能滥施仁慈、放弃斗争呢?如果我这样做,就是对城邦和全体雅典公民的犯罪!

[场上欢呼声、掌声:“安尼托说得好!”“安尼托是雅典的救星!”“人民领袖安尼托万岁!”

执政官  安静!安静!苏格拉底你应该抓紧时间申辩。

苏格拉底 大家不是看清了安尼托在强奸我的心意吗?安尼托,你表扬昨天的我是个好公民,你抨击今天的我是个罪犯。你再复述一遍指控我的证词。

安尼托  大家瞧吧,被告又在耍花招!苏格拉底企图用这种简单化、庸俗化的问答法来化解严肃而复杂的法律问题;这也是被告诘难他人、炫耀自己、否定国神、腐蚀青年的一贯伎俩。我安尼托决不上钩,我相信大家也不会被他蒙蔽!

[场上喧哗:“对对!安尼托一贯正确!”“被告的鬼把戏可以收场了”“苏格拉底的问答法就是好!谁都听得懂!”

苏格拉底 既然起诉人不愿回答我的质询,我只好自己来回答。(全场寂静)起诉人表扬了我的善,我觉得还不够而需要补充。(喧哗声:“无耻!无耻!”)骂人者且听我说完了再骂不迟。起诉人忽略了我所做的一件大好事,其意义和影响远远超过了我做的其它好事。这件大好事就是安尼托加以无情谴责的“作恶”,说我“利用我们民主政体的自由、宽容而到处摇唇鼓舌、颠倒是非、蛊惑人心”,也就是僣主禁止我的说话术。是呀,我的大半生就是用这种说话方式在运动场、广场、市场、剧院、街道向我的同胞宣扬真理、抨击邪恶、完善道德、远离物欲……我真不明白,我这样做错在哪里?更有什么罪呢?我为此感到自豪!

[场上喧哗:“说得好!”“向苏格拉底致敬!”“被告太过分了”“诡辩!被告在诡辩!”

安尼托  公民们!陪审员们!你们说得完全正确,苏格拉底是在诡辩!他是雅典最大的诡辩家!我们城邦的大喜剧家阿里斯托芬先生早在20年前,在他的杰作《云》中就彻底揭穿了被告苏格拉底是诡辩派即“智者派”(12)的总后台,把他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烧掉了他办的学校—思想所。

[场上鼓噪:“打倒诡辩派!”“打倒苏格拉底!”“烧掉思想所!”“向阿里斯托芬致敬!”

苏格拉底 (大笑)哈哈……

安尼托  你还笑?笑什么?

苏格拉底 神谕启示我们说,人类的智慧没有什么价值,人类总是健忘、不长进。德尔菲神庙里刻着这样一句神谕:“认识自己”。而安尼托却拒绝认识自己,所以无的放矢,射错了对像。我多次声明:我和诡辩派即智者派有着根本的区别:我用辩证交谈,他用诡辩辩论;我相信神的存在,他怀疑神的存在;我教人过道德生活,他叫人追求高官厚禄;我从不自命为师,他一直以师自居;我授课不取报酬,视清贫问道为最大的幸福,他教课收高额的学费,以获得财富和享乐为最高的目标。我摆了两者的比较,你们说:苏格拉底难道是智者派和智者派的总后台吗?

[场上喧哗:“不是!不是!”“安尼托才是诡辩派!”“安尼托是诡辩派的总后台!”

安尼托  诡辩!诡辩!我提请庭长注意:被告藐视法庭,再次把矛头指向雅典全体公民和尊敬的陪审团。我们不能让神圣的民主法庭成为蛊惑者动摇国基、逃脱法网的阵地!

苏格拉底 庭长先生,请允许我把申辩结束。

执政官  同意。

歌队长  (旁白)苏格拉底,我知道你是对的,但是,你再坚持下去,就会被判处死刑。

苏格拉底 (旁白)我感谢你的好意。(面对全场)刚才有位朋友规劝我,如果我这样一意孤行,就会给自己带来死刑的危险。我答谢那位朋友并告之大家:一个有价值的人,决不会把,时间花费在权衡生与死的问题上,他在抉择时只考虑一件事,那就是行动的是与非、行为的善与恶。为了荣誉,我会正视危险,不惜付出一切甚至生命!

[场上掌声雷动。杂有嘘声、倒彩声。

安尼托  (气急败坏)我再次提请法庭注意:我们不能让苏格拉底这匹害群之马这样下去了!如果他没有被传到法庭来则罢,既然他来了,那就必须对他处以极刑,否则后患无穷!

苏格拉底 (吃惊)呵,起诉人让法庭召我来是为了把我置之死地?

执政官  苏格拉底别感情用事,你应该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歌队长  苏格拉底,这次我们陪审团不会按安尼托的意见办,将把你释放;但有一个条件,你不能再把时间化在这种探求上,你必须停止哲理研究。否则,一定要被处死!

苏格拉底 尊敬的陪审员们,我是深受你们恩惠的忠仆,但我更应该听命于神。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还能活动,我就决不停止哲理的实践。

[场上喧嚣声、诅咒声:“该死的苏格拉底!”“苏格拉底自绝于人民!”“苏格拉底完蛋了!”

歌队长  你这样固执己见,我们无能为力。

苏格拉底 我的话激起了暴风雨般的反对;但请你们学会克制。我向你们保证,如果我是在按神的旨意行事,而你们处死了我,你们所受的损失比我的大—你们再也找不到一个人代替我的位置。神特意指派我到雅典城邦,它就像一匹巨大的纯种马,因躯体庞大而日趋懒惰,需要马虻的刺激。神派我到雅典来就是为执行马虻的职责……]

[场上吼叫声、诅咒声:“我们不要马虻!”“马虻!马虻!”“打死它!打死它!”

苏格拉底 你们若是听从了安尼托的邪说而一掌打死我,你们就将沉睡不醒直到死亡。

执政官  苏格拉底你离题了,陪审员们不是来听你空谈的!

苏格拉底 那么,我的申辩到此为止。尊敬的陪审员们,我既不会乞求你们的宽恕,也不要指望我去做不名誉的事。我把对我的判决权交给你们和天神。

执政官  休庭!由陪审团议罪。

[执政官和苏格拉底、安尼托等人自观众右方下。

六 第二合唱歌

歌队   (第一曲首节)有罪还是无罪?法庭要我们陪审员做出判决。别瞧这一颗小小的豆子,黑的可以叫人悲痛欲绝,白的能够使人欣喜若狂。诸位请谨慎小心地履行你们的权利。

(第一曲次节)囚禁还是自由?一切都由我们陪审员说了算。瞧吧,这是一根大大的权杖,它可以把黑判成白,也可以把白断为黑。诸位请放心大胆地执行上面的命令。

(第二曲首节)苏格拉底是雅典最好的公民,我们怎么能判他有罪?只有那些被狗吃了良心的富人、被钱夺了头脑的愚氓才会判他有罪。我们宁可不要这3文津贴,让一家老小挨饿,也决不把恩人苏格拉底出卖!

(第二曲次节)苏格拉底是城邦最坏的公民,我们怎么能判他无罪?只有那些被他迷了本性的弟子、被他蒙了灵魂的痴汉才会判他无罪。只要再给我们加1文小钱,让全家饱餐一顿,保证叫苏格拉底有去无还!

(第三曲首节)我们赶快把白子投入票箱,执政官在催促陪审团判决。我们要让苏格拉底放心,人民和正义站在他的一边;我们还要叫他的亲人放心,他们为了他的事业做出了最大牺牲。呵,克珊娣珀来了!可怜的女人还不知道她的丈夫面临的厄运。

(第三曲次节)我们抓紧把黑子投入票箱,不用庭长催促便捷足先登。我们要让民主政体放心,凡是说坏话的都是敌人;我们还要起诉人放心,他们为了帝国的利益在进行无情的打击。呵,克珊娣珀来了!该死的女人必然要为她的丈夫大闹法庭。

《自由写作》第35期【戏剧】

阅读次数:8,5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