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人类的马虻(话剧·下)

Share on Google+

◎朱树

七 第三场(判决)

[克珊娣珀手提食盒自观众右方上。

克珊娣珀 (独白)即便是犯人也只有杀罪,没有饿罪。他们倒好,我家老头子还没有成犯人便不给他喝水、吃饭,让他像一根枯木被大太阳烤死。我倒要问问当官的这是什么狗屁法律?还是让我先找那边呆蹲的死老头,否则他早就渴死、饿死,像一粒葡萄干被人抬还家里赚我的眼泪。苏格拉底!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自观众右方上。

苏格拉底 克珊娣珀,你怎么来了?这不是你待的地方,还是回去的好。

克珊娣珀 你不听我的话,硬要到这儿来逞你的口才、出你的风头,结果怎么样?羊肉没吃到,反而沾了一身羊膻气!

苏格拉底 快了,快了,一俟执政官宣布结束,我就跟你回家享天伦之乐。

克珊娣珀 呸!只怕把你推到另一个世界上去。

苏格拉底 你真会说笑。

克珊娣珀 谁跟你说笑?你即使不被处死,人家也要把你饿死、渴死!

苏格拉底 你言过其实。苏格拉底的忍耐力不会因为年事已高而丧失殆尽。不过,若是你带来一杯凉开水,我会双倍地感谢你,亲爱的。

克珊娣珀 我不是来听你的甜言蜜语的。(从食盒里取出一块面包、一壶凉水,倒了一杯水递去)

苏格拉底 (接过)我即使3天3夜不吃不睡,还能跟你尽夫妻之乐呢。

克珊娣珀 (怒道)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我养家活口,省吃俭用,又给你拿来吃的、喝的,你倒说这种疯话?!(夺过水杯泼水。又甩掉面包)

苏格拉底 克珊娣珀你怎么不懂,我是想在这平淡无味的生活中撒些盐?

[克里同自观众右方上。

克里同  嫂子!嫂子!朋友们给他提供了免费的午餐,他早已吃饱喝足,所以才有胃口跟你打趣说笑。你不信吗?瞧!这儿有他的吃食:葡萄干、蜂蜜、干酪、面包、无花果、酒……

克珊娣珀 (一瞥。笑。捶打丈夫)老东西,你吃好、喝好、藏好,还哄骗我?该打!该打!

克里同  是该打。打了出出气。

苏格拉底 老朋友把我当成了什么?吞噬一切的海洋。其实,我只要沧海一粟。克里同,烦你把这些东西给我的妻儿,他们比我更加需要。

克里同  这你就不必操心啦。苏格拉底,快喝掉嫂子带给你的生命之水,你还要作战呢。(拿过水壶)

[苏格拉底一饮而尽。

[苏格拉底偕众人自观众右方上。

[执政官自观众右方上。

执政官  庭审继续。苏格拉底站到被告席上来!

[苏格拉底上。

执政官  诸位!出席今天本法庭的陪审员共501人,满员。经过法庭计票人的统计,投票满额。现在,我宣布对苏格拉底是否有罪的表决结果如下:221票为白子、280票为黑子。法庭判决苏格拉底:“有罪”!

[场上哗声大作。赞美、斥责、掌声、嘘声混成一片:“法庭判得好!”“陪审团该诅咒!”“苏格拉底有罪!有罪!”“苏格拉底无罪!无罪!”

执政官  大家安静!安静!我们民主政体的法律是公正严明的。遵循法律程序,对罪犯惩罚的方式,可由原告和被告双方提出建议,最后由陪审团表决。先请原告代表梅勒托先生发言。

[梅勒托自观众右方上。

梅勒托  尊敬的陪审员们!被告苏格拉底的申辩不是真心诚意的悔过,而是继续向我们敬爱的母邦和伟大的人民挑战,这必然遭到我们的迎头痛击。法庭判决苏格拉底有罪,这充分表达了全体雅典公民的意志。我感谢你们!(掌声)我建议对苏格拉底处以死刑,永绝后患!

[场上掀起轩然大波:“好好!死刑!死刑!”“呵,不!不!”[“梅勒托,畜生!你才该判死刑!”

[“克珊娣珀,这是法庭!”

执政官  (擂桌)法庭上不准喧哗!工作人员维持秩序!

[梅勒托下。

执政官  苏格拉底,现在由你对自己的罪罚提出建议。

苏格拉底 尊敬的陪审员们!面对陪审团对我的判决,我并不感到沮丧;使我惊诧的却是双方的票数如此接近。如果有30票改投一下,我就会被宣判无罪。然而,梅勒托却说“全体雅典公民”都认为我有罪;这不是他在强奸民意吗?我回顾自己的一生而问心无愧,从来没有做过坏事;因此,我怎能自己惩罚自己?(场上哗然)我一生从没过过安静生活,我从不关心大多数人所热衷的事情,诸如赚钱、建立舒适的家庭、谋求高官厚禄等;也没有参与政论、秘密结社、结党等等在我们城邦从未间断过的政治活动。我总是尽量去做我认为对你们最有利的事情:试图说服你们更多地关心心灵的安宁和道德的完善,更多地考虑国家利益和其它公众利益—

[苏格拉底的话头被场上的喧哗、鼓噪打断:“不要听!不要听!被告快判处自己!”“要听!要听!为苏格拉底鼓掌!”

[“我要求法庭赶快表决苏格拉底死刑!”

[“畜生梅勒托!我跟你拼了!”

[“呵,克珊娣珀和梅勒托打起来了!”

执政官  拉开他们!警力拉开他们!苏格拉底必须言简意赅地提议对自己的惩罚!

苏格拉底 我将自己的一生无私地贡献给祖国和人民,如果要我给自己提议什么公正的处罚?那么,恰恰相反,他是公众的恩人,他需要把时间化在对你们以道德上的帮助,对他没有比享受国家赡养更好的报偿了。他比奥林匹克竞赛的胜利者更配得上这种待遇。因为这些人给你们带来只是表面的成功,而我给予你们的是实际的成功。所以,我建议由国家出钱养我!(下)

[场上大哗:“无耻!苏格拉底卑鄙无耻!”“光荣!苏格拉底应该得到报偿!”“被告太过分了”“苏格拉底叫人失望!”

歌队长  庭长,赶快表决吧!要不然法庭大乱,双方揪起来就像雅典和斯巴达打仗。

执政官  建议结束!现在由陪审团投票表决起诉人代表梅勒托的提议。(下)

[歌队分成两队。一队选择白子,一队选择黑子。歌队按序将选票投入罐内。

[苏格拉底偕克里同、克珊娣珀、众弟子自观众右方上。

克里同  老朋友,你叫那些同情你的人也失望了。

苏格拉底 克里同,我没有罪,我没有加害任何人;我也不能加害自己,我不应该遭到恶报。

克珊娣珀 老糊涂!你怎么这般死不开窍?你不想想更多的人会投票让你去死!

苏格拉底 哪你要我自己承认有罪并提议坐牢吗?我怎么能整天呆在监狱里忍受獄官的折磨呢?我即使坐穿牢底也没有钱去交付罚金。

克珊娣珀 死老头子!给你钱时你推开钱;叫你交罚金你又哭穷!

苏格拉底 我有钱也不会交付罚金;一样会被剥夺自由。

克珊娣珀(捶打)你去死!你去死!(哭泣)

克里同  不要哭,嫂子不要哭。我们赶快想个好办法,乘陪审团还没有做出最后判决。

弟子甲  老师,我建议你向法庭提议判处自己放逐的处罚;从前,法庭判阿那克萨戈拉死刑,他不是选择放逐而幸免于难吗?

苏格拉底 柏拉图呀,你是我心爱的弟子,像我这样的老人,一旦离开母邦、冒着随时被驱逐的危险在异国他乡苦苦挣扎,了此残生,这是什么样的生活?无论我走到那里,青年人都愿意听我的话,正如在这儿一样。然而,不是我赶走他们,就是他们赶走我。

弟子乙  老师,你到了国外,只要独善其身,自给自足,就能安度晚年;美德用不着言谈和宣讲。

苏格拉底 安提西尼,我的哲学是与人为善,你却要我独善其身;我的工作方式是和人交谈,你却要我关门自省;你没有领会我的哲学的本质。

[弟子丙自观众右方上。

弟子丙  老师,不好了!

苏格拉底 阿波多罗勒斯,天还没有坍下来。你慢慢说。

弟子丙  我刚从那边来,听到计票人在计数。黑票远远超过了白票。

克珊娣珀 怎么办?怎么办?

众人   (齐声)交付罚金!

克珊娣珀 你再顽固,我跟你一刀两断!

苏格拉底 如果我有钱就采纳你们的意见;但我不能提这种建议,因为我一无所有。

弟子甲  老师你放心,我们已商量过了,建议罚款3000德拉克马。

克里同  苏格拉底,这就算是我们对你的犒赏;今天你打了漂亮的一仗。

弟子丙  快快!

苏格拉底 尊敬的陪审员,请等一下。

[执政官自观众右方上。

执政官  苏格拉底,你要干什么?

苏格拉底 我想我能支付100德拉克马,我建议自己罚款100德拉克马吧。

[场上惊呼:“100德拉克马扺命?”“苏格拉底你在开玩笑!”“他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执政官  苏格拉底,你在藐视法庭!

弟子甲  不,不!庭长先生!陪审员们!其实,苏格拉底是想说罚款3000德拉克马,但他没有钱。我们愿意借给他。

执政官  是这样的吗,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 是的,柏拉图、克里同想要我建议罚款3000德拉克马。好吧,我同意。你们可以相信他们是有能力支付的。

执政官  晚了!我宣布计票结果揭晓如下:黑票为301,白票为200.本法庭判处苏格拉底死刑,以服毒方式执行!

[场上轩然大波,掌声、欢呼声、诅咒声、哭泣声交织一起。

克珊娣珀 天打雷劈的雅典人!你们杀了我的丈夫、清白无辜的苏格拉底。我祈求复仇女神(13),追杀你们的灵魂直到千秋万代!

[场上恐惧声、叫骂声:“复仇女神!复仇女神!”“魔鬼化身的女人!”“把克珊娣珀一起问罪!”“死刑!死刑!”

执政官  不要让她扰乱神圣的判决,把这个疯女人逐出法庭!

[两警力把克珊娣珀强行拖下。

执政官  公民们!陪审员们!法律无比地显示它的公正:如果被告愿意就法庭对他的正义判决发表意见的话,我们就给他这个权利。

苏格拉底 公民们!陪审员们!那些教唆指控者作伪证诬陷我的人、那些被他们蛊惑而赞成判处我死刑的人,最终会感到自己是多么不仁不义。至于我,既无人能证明我犯了所指控的罪,也没有人能指出我向别的神起誓或提到什么新神的名字。我一直劝导青年要坚忍不拔、朴素节约,难道说这是败坏青年吗?连那些控告者也没有说我犯过下列按法律应判处死刑的罪行:抢劫庙宇、挖墙偷盗、卖人为奴、背叛祖国……然而,你们竟判我死刑?我实在大惑不解!

[场上喧哗:“住口!住口!”“死刑!死刑!”

执政官  你犯规了,苏格拉底!法庭是问你还有什么要求?

苏格拉底 在离开法庭时,我将由于你们的判决而被处死,你们则因邪恶和道德败坏而被真理宣判死刑。我预言:刽子手们,我死后比你们杀死我更痛苦的惩罚,将降临到你们身上。历史这位真正公正的法官,将会对今天的所谓“公正”的法官做出新的审判!(场上掌声、惊叫声并作)请安静一下,不要剥夺你们恩赐给我的最后说话的权利!死亡对我说来并非不是件好事,这就是神的启示或者说灵机不来阻止我的原因。我只求你们一件事:我儿子长大后,如果你们认为他们把钱财或者其它东西代替善而放在首位,你们就应该谴责他们。再会了,我去赴死,你们则继续生活:但我们之中,谁比谁更幸福,只有神知道。

[场上呼喊声、哭泣声:“苏格拉底,你不能走呵!”“好人走了,你叫我们怎么办?”

歌队长  唉,苏格拉底,我们未能使你免除死刑,我们痛呀!我们苦呀!

苏格拉底 我感谢你们—对我主张无罪的人!这表明法庭和起诉人关于全雅典公民都认为我是坏人的说法是多么荒谬。我向你们致敬—希望城邦给我荣誉的人!这显示苏格拉底忠于祖国,其思想深入人心。我将去另一个世界,但我仍会关心母邦和同胞;因为我的灵魂不死!

歌队长  让我们坐下来哭泣,让我们唱着歌送行。

[安尼托匆匆自观众右方上。

安尼托这叫人太无法容忍了!庭长,你想拖延对被告的处决?

执政官  起诉人,我不用你来教训我该怎么办?警力!

[两警力自观众右方上。

两警力  大人有什么吩咐?

执政官  我命令你们把苏格拉底押往监狱,明晨处死!

两警力  是,大人!

[两警力起押苏格拉底。

[场上一片哭声。

[传报人丙自观众右方上。

传报人丙 执政官,执政官大人!喜讯,喜讯!

执政官  喜讯?你带来什么喜讯?

传报人丙 前往提洛斯岛向阿波罗献贡的国船刚刚起航,神庙里祭司占卜的结果是大吉大利。

[场上哗声大作:“吉兆!吉兆!”“不利!不利!”

安尼托(惊慌)尊敬的执政官,被告的死刑应该立即执行!

[场上“赞成”和“反对”声针锋相对。

执政官  安静!大家安静!刚才传报人带来的信息你们都听见了,国船往提洛斯岛向阿波罗神献祭是件圣洁的大事。(14)根据雅典法律的规定:国船在出港到归港期间,城邦对任何罪犯都不得处以极刑。所以,本法庭宣布:苏格拉底的处决改在国船返扺雅典之日后执行。

[场上欢呼声、叹息声交织。

[歌队长和弟子们一拥而上,拥抱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与众人自观众右方下。

八 第三合唱歌

歌队   (第一曲首节)三列桨船呀,请你在海上慢慢地驶;阿波罗神呀,愿你把献礼者久久地留。让苏格拉底多活一天;多活一天,雅典便少一份罪孽。让马虻再狠狠地刺一下马儿,堕落的雅典才会在沉睡中醒来。

(第一曲次节)三列桨船呀,求你乘风破浪快快地行驶;阿波罗神呀,请你让朝圣团匆匆地离去。让苏格拉底少活一天;少活一天,雅典就多一重功德。把马虻狠狠地打死;觉醒的雅典,全世界向你欢呼!

(第二曲首节)缷掉祭品的国船已在返航途中,太阳神金色的龙车驶过中天。苏格拉底的生命已屈指可数,屈指可数!狂热的雅典人迷了本性,狡猾的政治家准备了毒药。处死了苏格拉底,民主的雅典也杀死了自己!

(第二曲次节)满载神谕的国船飞离海岛,阿波罗金色的马车又将起驾。苏格拉底已然死当临头,死当临头!伟大的雅典人欢欣鼓舞,英明的领袖秉公执法。处死了苏格拉底,民主的雅典便得到了新生!

(第三曲首节)伯罗奔尼撒战争犹在眼前,奴隶大逃亡就在昨天,巴特农神庙香烟缭绕,议事堂乌烟瘴气。雅典不再有往昔的光荣,她的最后一位精英也将消失。夜色笼罩在天空和海上,城邦正被它渐渐吞没。

(第三曲次节)斯巴达也在战争中重创,奴隶和财富会滚滚而来。瞧!奥林匹斯山高耸云霄,雅典娜神像有多么壮丽。城邦将会重铸辉煌,英雄人物数以万计。晚霞照在天空和海上,雅典反射出夕阳的金光!

九 第四场(拒逃)

[尼克斯山麓·雅典监狱。死牢。

[苏格拉底自牢内上。

[苏格拉底默诵着什么。

[苏格拉底拨亮油灯。席地而坐在写着什么。

[苏格拉底和衣而睡,发出鼾声。

[狱卒偕克里同自观众右方上。

狱卒   苏格拉底!

克里同  别惊醒他;他正好睡。我等会儿唤醒他。谢谢你了。

[狱卒自牢内下。

[克里同走近床边,欲言而止。移过小凳,坐在一边,凝视熟睡中的苏格拉底,现出焦急而无奈的样子。

[苏格拉底自然地醒来,瞥见克里同。

苏格拉底 克里同。你这么早就来了?

克里同  天快亮了。

苏格拉底 狱卒怎么会让你进来?

克里同  我跟他熟了,因为我常来。别外,我又给他小恩小惠。

苏格拉底 你刚来呢,还是来了很久了?

克里同  来了一些时间了。

苏格拉底 哪你为什么不唤醒我,而是枯坐一边?

克里同  我不忍心唤醒你,你睡得那么香甜。从前我感到你是多么幸运,有这样开朗的性格;现在你大祸临头,仍旧从容平静、处之泰然。

克里同  像我这样的年纪还怕死?那真太不像话了。克里同,你这么早就来看我一定有事?

克里同  我带来了坏消息:那艘船今天回到雅典,也就是说你的生命明天就会结束。

苏格拉底 但愿如此。不过,我觉得船儿明天才抵达雅典。刚才,我做了个梦。

克里同  真的?你梦见了什么?

苏格拉底 我梦见了一位白衣丽人,光彩照人,朝我走来。她对我说:“苏格拉底,3天后你会来到弗提亚的乐土。”(15)

克里同  你的梦说明不了什么。

苏格拉底 可我觉得含义非常清楚。

克里同  (起立)苏格拉底,现在接受我的劝告逃离此地,为时不晚。大多数人决不会相信尽管我们努力说服你而你拒绝逃亡。

苏格拉底 亲爱的,克里同,我们为什么要顾忌大多数人的想法呢?真正有理智的人的想法更值得考虑,因为他们相信事实。

克里同  唉,你是否担心可能落在我和我的朋友身上的后果?是否担心如果你逃走了,会有人告发是我们帮你逃跑的?是否担心我们会被没收所有财产或交纳巨额罚款,甚至更严厉的惩罚?你应该打消这种顾虑。为了救你,我们愿意冒更大的危险!

苏格拉底 你说的我都明白,克里同,甚至想得更多。

克里同  那你就别再犹豫了。我告诉你:有些人愿意把你救出去,逃离这个国家;付的钱又比较合理。我已经为此准备好足够的钱。如果你不想用我的钱,那么有不少侨居在国外的朋友也愿意慷慨解囊。无论你去哪儿,你都会受人欢迎。如果你去色萨利,我也有很多朋友会尊重你、保护你,不让他人来骚扰你。

[苏格拉底闭目不答。

克里同  苏格拉底,我认为你的做法是不对的,在你保全自己的生命时你却放弃努力。我既为你感到可耻,也为我们感到可耻。首先,本来有办法使你完全不上法庭而离开雅典;其次,你的申辩失当;第三,我们落到这样荒唐的地歩,显然是我们由于胆小怕事而失去了救你的机会。现在别无选择,今晚一切都必须办妥。我恳求你,苏格拉底,接受劝告,别再固执了!

苏格拉底 亲爱的克里同,我非常感谢你的热忱,如果这热忱有正当的理由;否则,热忱越强烈,我就越难从命。好吧,我们应该考虑一下是否必须遵循你的劝告?我一生从来不拿原则作交易,即便碰上这件事也一样。首先考虑的问题:我们把钱付给准备营救我的人,然后逃离这儿。这样做究竟对不对?如果表明这是错误的,我们就不应考虑是否会死或会遭受其它恶果:如果我们站稳立场,岿然不动,那就不应受生死影响,而应考虑别冒天下之大不韪。

克里同  那么,我们到底应该考虑做什么呢?

苏格拉底 如果你能驳倒我的观点,我就听你的。否则,作为好朋友,你别再喋喋不休地劝我逃跑。在我采取行动前,我非常渴望得到你的赞同。我不愿违背你的信念。

克里同  你怎么说?

苏格拉底 请你考虑一下合乎逻辑的结论吧。如果我们不事先征得国家的同意而擅离此地,这是否在伤害祖国呢?是否以伤害为手段报复不合理的行为呢?

克里同  苏格拉底,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苏格拉底 让我们这样来看问题吧,假如我们准备从这儿逃走,雅典的法律就会这样来质问我:“苏格拉底,你要干什么?你想采取不正当的手段来破坏我们的法律、损害我们的国家,这难道能否认吗?如果一个城邦已公布的法律判决没有它的威慑力,可以被人任意取消和破坏,你认为这个城邦还能继续生存而不被推翻吗?我们能这样回答吗:”是的,我是打算破坏法律,因为国家对我们通过了错误的判决,冤枉了我“?

克里同  当然要像这样回答,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 法律会这样说:“在我们之间的协议上不是有关于服从法律的条款吗,苏格拉底?你不是同意了服从国家宣布的判决吗?”如果我对此表示惊奇,法律会说:“苏格拉底,你不是习惯于问答法吗?现在请你回答,你以什么名义来反对我们和国家,并想要摧毁我们?首先,难道不是我们给了你生命吗?不正是通过我们,你父母才得以结婚和养育了你吗?是我们要求你父亲给予你文化和体育的教养,你难道不为此感激我们的法律吗?既然如此,你是否认为对我们合理的东西对你同样是合理的?你是否认为无论我们对你做了些什么,你的报复都是不正当的?如果我们想要处死你,并坚信这是公正的,难道你以为你有特权反对你的国家和法律吗?难道像你这样献身善的人还要宣称这样做是合理的吗?要知道,即便是伤害了你的父母也是犯罪;如果伤害了国家,更是犯罪。”克里同,你将何以回答这些诘难?

克里同  我想法律所说的是对的。

苏格拉底 如果有人在场,听了我们的谈话,又会指责苏格拉底故伎重演,又在用这种简单的问答法、狡猾的诡辩术诱使人家应战,从而使人败北。那么,我们换个办法,你来扮演苏格拉底,我来扮演法律。如果你能驳倒我法律,我就让你苏格拉底逃离此地,并且不加惩罚。

克里同  我同意。我相信我一定能战胜你!

苏格拉底 你别过早夸口,克里同。不,是苏格拉底。让我们继续刚才的辨论。苏格拉底,我们认为你现在准备对我们所做的事是非正义的,而我们对你却仁至义尽。你瞧!尽管我们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扶养你、教育你,让你和同胞分享所有好东西,然而我们还是同意公布这样一个原则:任何雅典人到了成年,认清了国家的制度和法律,如果对我们表示不满,他可以带着自己的财产到他愿意去的任何地方、殖民地或者其它国家,法律决不阻拦。但另一方面,任何人当他认清了国家的制度和法律而仍然留下,那么我们认为他事实上允诺按我们的旨意行事。任何人不服从我们就等于在3方面犯罪:第一,我们是他的父母;第二,我们是他的保护人;第三,他在允诺服从时既没有服从我们,又没有在假定我们出错时说服我们改变决定,你是否同意我们的观点?不同意,你可以申辩。

克里同  你藏着真正想说的话头,法律。

苏格拉底 如果你做了你们正在尝试的事,我们就认为你犯了更严重的罪行。你就是你的同胞中最该受惩罚的人、也是最大的罪犯之一!

克里同  为什么?请你教诲什么都不知道的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 我们有很多证据表明你对我们和国家是满意的。如果你不是非常爱国,那你不会根本不愿离开祖国。除了执行军务,你从来没有像别人那样出国旅行、也没有兴趣去认识其它国家及其体制。你对祖国满意的突出证据就是你在城邦里娶妻生儿。还有,即便在审判时,你宁愿去死也不愿选择放逐。这表现了你崇高的形象、高贵的品质,苏格拉底。

克里同  法律,我用不着你来奉承,像吕孔、安尼托所做的那样。我对自己的抉择决不后悔,而引以自豪!

苏格拉底 回答得太好了,苏格拉底!那么,我们还要请教你:你现在的举动和昨天的宣言是否自相矛盾、出尔反尔?你昨天说的和现在干的表明你在玩弄我们、践踏法律、背弃协议,就像最下贱的奴隶!你首先回答这个问题:你向我们承诺过要做好公民。这是否符合事实?

克里同  我无法否认,法律。

苏格拉底 事实上你破坏了你同我们订立的契约,没有信守自己的诺言。你再想想你做这种背离信仰、玷污良心的事会给你和你的朋友带来什么好处?放逐、剥夺公民权、没收财产等危险会落到他们身上。至于你,若去了邻邦,比如底比斯或麦加拉,你会成为不受欢迎的人。如果你不去,你的生活还有什么价值吗?你还能像在这儿一般奢谈善、诚实、制度、法律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吗?你难道没想到苏格拉底和他的一切都会蒙上耻辱的污点吗?

克里同  我考虑的比这更多。

苏格拉底 你也可能逃离希腊,去投靠克里同在色萨利的朋友。那儿是个无法无天的地方,他们会乐于听你讲故事:你是如何化装,如何逃跑的?那儿没有人会指责你吗?你上了年纪,活不多久,竟会贪生怕死、亵渎法律?如果你避免激怒任何人,这是个办法;否则你将遭来难堪的批评。你将像一个谄媚人和众人的奴隶那样生活。你关于善和正直的讨论都到哪儿去了?你又怎能扶养、教育你的孩子们?如果你死了,你的朋友们难道不会照看他们吗?

克里同  不!他们会被我的朋友照看得更好。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义务和责任。

苏格拉底 请相信我们—你的保护人的建议,苏格拉底。你不要过多地考虑你的孩子、你的生命和其它俗务,只考虑一件事:什么是正义?如果你以不光彩的方式出逃,以寃报德,以罪还罪,破坏协议,伤害了你最不应该伤害的自己、朋友、国家、法律,那么,你生前遭人憎恨,死后,冥府的法律也不会饶过你!

克里同  (旁白)我这个能言善辩,从来没有被人驳倒,只有我说服人家的哲学家,此刻怎么啦?除了只会说是和否,便什么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最知人道,你对真理有着深刻独到的研究,你是否觉得我的建议是老生常谈、拾人牙慧?

克里同法律,我只是个对真理的卑微谦逊的崇拜者,而非穷尽一切知识的骄傲拥有者。

苏格拉底 喔?苏格拉底,请你别听克里同出的坏主意,还是按照我的建议去做吧。

克里同  法律,你说得对。克里同是在出坏主意;我如果听了他的,会毁了我一生所遵循的原则。

苏格拉底 克里同,谢谢你!你帮我战胜了苏格拉底,使他也战胜了自己。

克里同  克里同?苏格拉底?我被弄糊涂了。呵,我中了苏格拉底的圈套!

苏格拉底 不,克里同。亲爱的朋友,我刚才真的听到法律对苏格拉底说话,就像我听到神谕一样。我只有洗耳恭听的份,哪有本领去诘难他?所以,我有自知之明。有人认为我最有智慧,其实我一无所知。

克里同  我真后悔,我收回给你的坏主意;不,是好劝告,我以为你是法律呢。

苏格拉底 我坚持自己的看法。现在我们找回了自己。如果你认为还能说服我,尽管说吧。

克里同  唉,我无话可说。

苏格拉底 既然神指明了道路,那就让我们遵照神的旨意行事吧。

[众弟子自观众右方上。

弟子丙  且慢,我有话要说!

苏格拉底 是阿波罗多勒斯?还有安提西尼、柏拉图、赫摩基尼斯、斐多……你们都有话说?

弟子甲  我们不是有意的。我们正要来看望老师,走近牢门时恰巧听到老师和克里同的对话。

苏格拉底 阿波罗多勒斯,刚才克里同没有能说服我,你想说服我吗?欢迎!

弟子丙  你不能去送死!老师,我们已经决定了救你出去,不管你是否同意!

苏格拉底 呵,这么强有力?理由?你们让我随你们逃离这儿的理由?

弟子丙  我们说不过你,老师。救你就是唯一的理由、最大的理由!

苏格拉底 (笑)这确实是有力的理由。那么我且问你:是神的力量大,还是你的力量大?我该听神的,还是听你的?

弟子丙  你又来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救你!

弟子丁  老师,你难道不知道雅典法官们由于受舆论影响已把许多无辜者处死,但同时又把许多真正的罪犯释放吗?

苏格拉底 赫摩基尼斯,如果神明认为苏格拉底最好现在就死,你以为奇怪吗?我回顾自己的一生,觉得我活得比任何人好。我认为我一辈子过的虔诚和正义生活,就是最幸福的。如果现在继续活下去,我很可能受不了老年的痛苦:目力减退、听觉不灵、思想迟钝、记忆衰退、学习缓慢,当我感到自己精力不逮而怨天尤人时,怎么还能说我在过幸福生活呢?正由于神明恩待我、照顾我,才让我死得其所,而且用最容易的方式,又让亲人和朋友带来美好的回忆。

弟子戊  老师光荣地赴难,我不会感到纯粹的痛苦,而是交织着甜蜜的愉快。因为这是遵循神的旨意,但是我还要说老师活着比死去带给我们更大的益处。所以我建议由我顶替老师去死;当年是老师把我从一个微贱的奴隶救出来,成为自由公民。

苏格拉底 亲爱的斐多,你知道追求德行和善是我人生的目的。我怎么能接受受惠者的报酬呢?

克里同  从理智来说,我要欢送苏格拉底去就义,但从感情来说,我希望我们和苏格拉底永远在一起。柏拉图,你是苏格拉底最心爱、最有学问的弟子,最后的希望就他仰仗你了。

众弟子  老师的生命就指望你了,柏拉图!

柏拉图  不,不!这样的重任,我无力承担。相反,我倒认为我们应该尊重老师的意愿:死比活更好,因为老师是遵循神的旨意。呵,你们别惊讶,别愤怒,且听我说完。老师原先研究天文地理,不久悟出了一条真理:“谁想推动世界,就必先推动自己。”因此,转而研究人学。老师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哲学,即善和德行的事业。如果他以死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善和德行,而不是带走的话,我们巴不得老师做出死的抉择!

[众人欢呼、鼓掌:“柏拉图说得好!”“柏拉图不愧为苏格拉底的弟子!”“老师有救了!”

[狱吏自屋内上。

狱吏   你们赶快行动吧!再不走便难以脱身;执政官就要来监狱了。

苏格拉底 你在外面等着,我们准备一下。

[狱吏下。

众弟子  老师同意了?老师同意了!

苏格拉底 在走之前,我给你们讲一则短小的寓言:我在等待处决的时期里,想练习弹琴,但这儿没有竖琴;想学习写诗,利用一些现成的又为我熟悉的伊索寓言,把我所想到的第一个寓言改写成诗。我不会写诗,只是想表达我的心意,请别见笑。下面就是这首改写的寓言诗。(朗诵)

伊索高声叫道:“你们科林斯人呀!
不要像陪审团法庭裁定那样来判断美德。”
《农夫和毛驴》
有个农夫,他一辈子生活在乡下,
从来没有见过城市是什么模样。
如今,上了年纪,年老体弱、须发苍白;
他忽然想要亲人们让他进城瞧瞧梦中的天堂。
亲人商量以后,便把两头毛驴套在车上,
不甚放心地对他叮嘱,直到路旁:
“老头子呀,你只管赶着毛驴、驾着大车,
它们自然会把你送到城里、最繁华的市场。”
农夫赶驴起驾,又激动又紧张。
不料,半路上起了风暴,天地昏暗,迷迷茫茫,
毛驴不辩东西,晕头转向,
竟然瞎闯,闯到了悬崖峭壁上!
它瞪着下面的万丈深渊吓得呆若木鸡。
农夫也混身冰冷,没了主张。
情急之中,他默默地祈祷上天:
“严厉而公正的大神宙斯在上!
我向你祈祷,求你回答:
‘我不知道触犯你在什么时候,那件事上?
因此,你要使我大祸临头,
摔死在深山谷底,尸骨不剩;
而且不是骑着马儿,死在光荣的战场,
或者驾着骡子死在高尚的劳作中,
而是死在小小的毛驴脚下!’
最终,农夫救了毛驴,自己命丧。
因为天神宙斯让他看见了
比城市更美好的天堂。”

这就是我借《伊索寓言》给你们上的最后一课。

[众人惊呼、失望、点头。

[克里同偕众弟子自观众右方下。

[苏格拉底起立。面朝东方,仰天祈祷。

苏格拉底 礼赞你,光辉的太阳!礼赞你,伟大的阿波罗!……

[苏格拉底自屋内下。

十 第四合唱歌

歌队   (第一曲首节)驾着金车的阿波罗呀,苏格拉底即将死了!我们救不了他呵,心如刀绞。我们祈求万能的大神把苏格拉底从死神手中夺回来,交还给垂死的雅典。呵,世界上还有谁比他更高尚。他宁可死也要维护公民的荣誉?全雅典还有谁比他更高贵,他拒绝逃跑,也要维护法律的尊严?救救他吧,阿波罗!

(第一曲次节)手持长矛的雅典娜呀,苏格拉底就要死了!我们置他于死地呵,笑逐眼开。我们祝愿无敌的大神别让苏格拉底逃脱严密的法网,保护新生的雅典。呵,世界上还有谁比他更顽固,他宁可死也要与我们对抗到底?全雅典还有谁比他更危险,他拒绝逃跑,是为了对法庭蔑视?

(第二曲首节)呵,你我的分歧犹如矛和盾一般尖锐,真理有时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你们把无辜者推入地狱,却给诬陷者戴上桂冠。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表明,那3个原告是卑鄙的罪犯,我们应该对苏格拉底重新审判。否则,可怕的诅咒就会像冰雹般打到雅典的头上!

(第二曲次节)对,你我的分歧就像水和火一般难容!真理永远掌握在多数人手里,你们曾对死刑犯网开一面,如今又想给起诉人套上棘冠。如果你们的证据确凿,他也不能将功折罪;我们决不允许让苏格拉底翻案!不然,巨大的灾难就会像海浪一样毁灭我们的城邦!

(第三曲首节)阿波罗难道你听不见我们的祈求?让美与丑混淆了位置、任善和恶颠倒了命运,让群氓像狄奥尼索斯那样狂歌乱舞,让野心家把你的精神践踏殆尽?

(第三曲次节)雅典娜,你可听清楚我们的礼请?让黑与白不甚分明,让真和假难以辨认,让一小撮像克柏罗斯那样狂叫乱咬(16),让渎神者把你的形象玷污糟蹋。

十一 第五场(诀别)

[尼克斯山麓·死牢。

[苏格拉底自室内上。

苏格拉底 感谢阿波罗,让我每天交谈、思索、学习、写诗,在我生命的尽头,给我抺上夕阳的最后余辉。今夜,我将和我的亲人、朋友、弟子告别,然后吹熄生命的烛火。

[狱吏自室内上。

狱吏   苏格拉底,你的妻子和孩子来看望你了。

苏格拉底 谢谢你,狱吏。

[狱吏自室内下。

[克珊娣珀和三孩子自观众右方上。

克珊娣珀 冤家!

三孩子  爸爸!(朝苏格拉底扑去。搂抱,啼哭)

苏格拉底 亲爱的,我就要到另一个世界上去,你携带孩子们前来送行,应该高高兴兴才是。

克珊娣珀 狠心的!你就要永远离开我们,却一点也不感到痛苦,我们怎么能高兴得起来?

三孩子  “爸爸,我们不能让你走!”“我们是来带爸爸回家的!”“回家!回家!”

苏格拉底 克珊娣珀,城邦的法律判我死刑,我不能不死,只有我死—

克珊娣珀 (打断)你明明知道法律对你的判决是不公正的!

苏格拉底 如果法律对我的判决是公正的,我就该遵守去做,如果法律对我的判决是不公正的,它自己也会受到审判。

克珊娣珀 可是你死了,做了牺牲品,带给你的亲人无限的痛苦。老死鬼!

苏格拉底 总要有人敢于牺牲,世人才会觉悟到自己的糊涂。

克珊娣珀 我不跟你调嘴弄舌!我问你:你为何拒绝克里同、柏拉图出的主意,让你逃离监狱?

苏格拉底 我不跟你讲大道理。我告诉你:为了我的可爱的克珊娣珀和亲爱的孩子们不受连累,所以,我才婉言谢绝了朋友们的好意。

克珊娣珀 你是存心找死!你一走,我和孩子们失去了支柱,日常的生活、孩子的教育,叫我这孤苦伶仃的弱女子怎么办?

苏格拉底 我是死得其所。我活着,从来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所以经常给你受气和对我的埋怨。我深信你这位女强人一定会把没有了我这个讨厌鬼的家庭持理得更好。

克珊娣珀 (搂抱。狂热亲吻)亲爱的!亲爱的!你怎么不懂打是情来骂是俏,老糊涂?

苏格拉底 (动情地亲吻)亲爱的!亲爱的!我怎么不懂你是真心爱我,所以才表达得如此强烈,俏佳人?

克珊娣珀 我不能让你去死,除非我跟你一起去死!

苏格拉底 我一定要你活得更好,才不愧为苏格拉底的妻子!

克珊娣珀 你一死,岂不是给了世人更多诽谤我的话头?

苏格拉底 我活着,才遭人们更多攻击你的机会。

克珊娣珀 苏格拉底,在我最恨你的时候,才觉悟到我有多么爱你。

苏格拉底 克珊娣珀,在我跟你诀别的时候,才发现你格外美丽。

三孩子  (鼓掌)爸爸妈妈和好了!

克珊娣珀 谁说我跟你们的爸爸争吵过?

苏格拉底 孩子们,你们应该兴高采烈地为爸爸送行。兰普罗勒克,你是老大,你要听妈妈的话,就像我从前开导你的一样。你现在是妈妈的好帮手了。

大儿   是的……爸爸。(哭泣)

苏格拉底 这都不好,你快步入成年了。你应该拿出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

[克里同和若干弟子自观众右方上。

弟子丙  (激动)老师!老师!

弟子丁(制止)阿波罗多勒斯!

苏格拉底 呵,你们都是来为我送行吧,欢迎,欢迎!

克里同  不;是……苏格拉底。

众弟子  是;不……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 呵,这是怎么回事呢?

克珊娣珀 苏格拉底,这是你的朋友跟你的最后一次谈话。(痛哭)

苏格拉底 克珊娣珀,听我话回去。克里同,你最好派人把她送回家去!

克里同  你不必操心,苏格拉底。(克里同和大儿扶着哭泣的克珊娣珀和两孩子下)

弟子丙  老师,我给你带来了喜讯,大喜讯!

苏格拉底 又是奇迹:我的死刑将延期?又是建议:我能活着出去?

弟子丙  差不多吧。太叫人激动了,我甚至兴奋得直掉眼泪,想大喊大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还未报,恶倒先报。

众弟子  (应声)善还未报,恶倒先报!

苏格拉底 你们说了半天,我一点儿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喜事,使阿波罗多勒斯这样欣喜若狂?

弟子丁  那3个诬陷你的人也被押上了被告席!梅勒托被判处死刑,吕孔被判处流放,安尼托被判处终身流放。

苏格拉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梅勒托、吕孔、安尼托这3位正义者转瞬都成了罪犯?你们大概是在编喜剧吧,免得我的悲剧太多悲伤的味道?或者出于美好的幻想,让我痛饮甜蜜的毒药而安然睡去?

[众弟子七嘴八舌地“不不,这是真的!”“老师,请相信我们!”“老师,我亲眼目睹法庭对他们的审判。”

苏格拉底 安提西尼,还是你来解开苏格拉底的疙瘩。

[克里同上。

克里同  苏格拉底,我已经把你的妻小托付给外面的仆人,让他护送他们回家。

苏格拉底 谢谢!克里同,你也来听听他们炮制的神话,说什么指控我犯罪的3个原告自己也被判了罪?

克里同  我刚才也听到这种说法,不过,在没有被确证之前,我宁可相信这是你的同情者的良好愿望;免得我们空欢喜一场。

弟子丙  我发誓如果我说谎,你们杀了我!

苏格拉底 安提西尼,不要让阿波罗多勒斯的欢笑,变成大家的怒眼。

弟子乙  梅勒托、吕孔、安尼托从公证人变成罪犯确实富有戏剧性。在你被当作雅典的大敌而宣判死刑、等待处决的日子里,他们却被奉为凯旋归来的英雄,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掌声、桂冠、醇酒、美女……这就是城邦给他们丰厚的奖赏。写戏、演讲、经商、参政,更使他们的荣誉和事业直上云霄,如日中天。可是,一个小小的纰漏,造成了大大的丑闻。梅勒托在一次宴会上酗酒发泄对安尼托的不满、对吕孔的嫉妒。原来他没有得到前者所许诺的全部酬金;如果对苏格拉底指控成功。相反,后者得到的酬金要多得多。丑闻引起了公愤。昨天,他们被唤到法庭上接受审判,罪证确凿。由于安尼托畏罪潜逃;梅勒托、吕孔将推迟一天执刑。

苏格拉底 你说的是实话吗,安提西尼?你们相信这是事实吗?

弟子乙  我以阿波罗的名义起誓,我说的是实话!

歌队长  苏格拉底,安提西尼说的是事实。你若信不过,可问问参与对梅勒托等3个被告判决的陪审团。

歌队   是事实!是事实!梅勒托明天要被处死了!吕孔要被放逐了!安尼托永远回不了家乡了!

克里同  老朋友,祝贺你!你有救了!

苏格拉底 我还是不明白:他们被公正地罚罪,为什么我因此而得到赦免?

弟子丙  呵呀,这不是明摆着的道理吗?他们指控你原来是出于肮脏的交易、卑鄙的动机。现在他们自食其果,这不就证明你的是一樁冤假错案吗?

弟子丁  法庭应该对你的案子予以重审,宣判你无罪!

苏格拉底 柏拉图!柏拉图来了没有?他应该是第一个向我祝贺的人。

弟子戊他病了。

苏格拉底 恐怕他犯的是心病,知道我的案翻不了?

[弟子们焦急地:“不!不!”“赶快行动吧,老师时间不多了!”“狱吏!狱吏!”

[狱吏手持镣铐上。

弟子丙  你?你要干什么?(揪住狱吏)苏格拉底快要无罪释放了!

歌队长  我们没有得到执政官的命令,对苏格拉底的案件进行重审。

弟子丙  该死的执政官!

狱吏   执政官派人来命令给老先生上镣铐,以防他在最后时刻逃跑。

[克里同和众弟子伤心绝望,忿忿不平。

苏格拉底 (笑道)还是服从神的旨意吧。

弟子丙  不!他们以不公正对待公正,我们只好以不公正对待不公正,否则,我们就是杀害苏格拉底的帮凶!

弟子丁  你说该怎么办?

弟子丙  赫摩基尼斯,以前老师不愿意逃跑,是法庭自以为干了件好事;现在老师应该逃跑,因为法庭瞧见自己干了件蠢事!

[除斐多外,众人均表示“同意”。

狱吏   逃吧!你们带苏格拉底逃跑,我来承担责任。我已吩咐手下,带你们从后面一扇小门出去,穿过一片树林,沿着一条秘密通道出去就是城外。雅典势力难以管到的地方。

弟子丙  太好了,谢谢你!(紧握狱吏)

[弟子们过来搀扶苏格拉底,但他岿然不动。

苏格拉底 狱吏,我一直感谢你的好意。这一个月来你照顾我、服侍我,让我和家人见面,和朋友们谈话,使我以恬适澄彻的心境幸福地向人世告别。可是,我现在要责备你:你不仅扰乱了我的心境,而且你自己犯罪,又纵容我犯罪,教唆青年人犯罪!

狱吏   老先生……好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 狱吏、阿波罗多勒斯,还有安提西尼、赫摩基尼斯、斐多……如果我同意你们的做法,不是印证了当初原告对我的控罪?我一旦逃跑,岂不是落得和畏罪潜逃的安尼托一样的骂名吗?这反证了被法律判刑的梅勒托等3人是无辜的,而我苏格拉底则是名副其实的罪犯?呵,我还是以我的悲剧来使人世惊醒,而不是以喜剧收场使世人麻木!

弟子丙  老师,你痛骂我这个不长进的弟子吧!

弟子们  老师,我们错了。

苏格拉底 好了,好了。我们就要话别了。

[狱吏过来给苏格拉底上脚镣。

苏格拉底 谢谢你,好狱吏!你给我准备汤水,我要沐浴净身。

[狱吏热泪盈眶,点头而去。

[弟子们席地而坐,围在苏格拉底的床边。

克里同  苏格拉底,你还有什么吩咐吗?关于你的孩子或者其它事,我们愿意为你效力。

苏格拉底 克里同,只要你们能照我平常所说的去做,好好照顾自己,这就是帮助我和我的孩子们。否则,不遵循我所讲的道理,无论你们多么热心赞同我的观点,都无济于事。

克里同  我们会尽力照你说的去做。可是,我们该如何为你举行葬礼呢?

苏格拉底 只要你们心中感觉到我还活着,没有离开你们,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弟子戊  老师,你能否详细说说?

苏格拉底 一个真正把一生献给哲学的人,面对死亡时是心境快乐的。因为他越过死亡之门,肉体得到解脱,灵魂得到解放,在另一个世界上找到神所赋予的最大幸福。当然,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在死后都会由神的引导,在阿刻戍河(17)乘上死亡之舟,去到阿刻卢西河(18)接受审判。善的升入天堂,恶的堕入深渊,永世不得超生。我喝了毒药之后便启程去天堂得到至上的幸福。你们埋葬我的只是尸体。所以随你们的意愿去埋葬它吧!

[狱吏上。

狱吏   老先生,浴水准备好了。(解脱其脚镣)

[苏格拉底随狱吏下。

十二 第五合唱歌

歌队   (第一曲首节)今夜,大街小巷火炬照天、载歌载舞,因为我们做出了公正的判决:梅勒托、吕孔、安尼托将遭到法律的严惩。人民感谢我们!雅典赞许我们!我们正带领兄弟盟邦高歌猛进在光明大道。

(第一曲次节)今夜,穷街陋巷黑灯瞎火、鬼哭狼嚎,因为我们坚持了不公正的判决:苏格拉底将饮毒死去。人民诅咒我们!阿波罗抛弃我们!我们正在把自己连同国家推向穷途末路。

(第二曲首节)什么,你们在胡说些什么?民主政体从未有今天这样巩固,我们清除了最危险、最凶恶的内奸:苏格拉底和梅勒托等人是同一伙狐狸。雅典城从未有今天这样强大,我们每个公民都是国家的主人,有朝一日将重新登上霸主的宝座!

(第二曲次节)唉,你们沉溺在迷梦中!民主政体就像乌洛诺斯吞噬了敌人也吞噬了自己的儿子;(19)苏格拉底是最优秀的儿子.雅典城已无可挽回地倾倒了,我们每个人都在使国家变成一盘散沙,总有一天被强敌绑为奴隶!

(第三曲首节)呵,宙斯在天上降下闪电,它像雪亮的匕首捅入雅典的胸膛;呵,波塞冬(20)在海上掀起了巨浪,它像蛇一般的三叉戟动摇着城邦的基础。雅典娜救救我们吧!达摩克利斯剑悬在我们的头上。(21.)我们杀死了苏格拉底!我们杀死了苏格拉底!

(第三曲次节)呵,阿耳忒弥斯收起了自己的光辉(22),不再眷顾她宠爱的雅典;得墨忒耳带走了丰收的季节,一向垂怜的城邦叫她目击心伤。阿波罗也救不了我们!复仇女神将追杀我们!我们杀死了苏格拉底!我们杀死了苏格拉底!

十三 退场(服毒)

[尼克斯山麓·死牢。

[克里同和席地而坐的弟子们黯然神伤。阿波罗多勒斯在啜泣。

[苏格拉底披着浴袍上。坐到床边和众人低声交谈。

[狱吏陪同典狱官自观众右方上。他们和苏格拉底握别。

[典狱官自观众右方下。

狱吏   苏格拉底,不管怎么样,我在执行政府的命令让死刑犯就刑时,总是招致他们对我的愤怒和诅咒;如果你也这样,我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对。你是我所见到的来这儿的人中间最高尚、最勇敢、最体面的人。永别了!请尽力放松心情来忍受无法改变的命运吧。(掩泪而去)

苏格拉底 再见,我会照你说的去做!

苏格拉底 你们瞧,多好的人呀!他时常来看我,还和我讨论问题,对我极为友善,现在竟为我的离去而流泪。克里同,我们要遵照他说的去做。请你叫人把毒药拿来;如果还没有准备好,叫他快些。

克里同  太阳还没有落山呢。再说按惯例,临刑的人在接到通知后要拖延一段时间才服毒;他们还要吃正餐和品酒,尽情快乐,然后才死。所以你不必着急,有的是充裕时间。

苏格拉底 我觉得拖延时间服毒对我没有益处。如果我留恋和惋惜已经没有意义的生命,只能把自己弄得十分可笑。来吧,按我的交代去做,不要再找借口了。

[克里同下。

[克里同偕监刑官自观众右方上。监刑官拿着盛有毒药的杯子。

苏格拉底 请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监刑官  你喝下这杯毒药,然后起来行走,直到你感觉两腿发沉便躺下,药性就会发作。

苏格拉底 (接过杯子)我可否从杯子里取一点作奠酒呢?

监刑官  我们只准备通常的剂量。

苏格拉底 我明白了。我是想向诸神谢恩,祈求他们保护我顺利地到达那个世界。(一饮而尽)

[众人悲不自禁,失声痛哭。

[弟子丙呼天呛地。

苏格拉底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之所以把女人和孩子打发走,就是为了避免这种干扰。古人说一个人临终时应当保持心灵的平和;你们应当镇定下来,坚强些!勇敢些!

[众人止住哭声,抺去眼泪。注视着来回踱步的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感到脚步沉重,走到床边躺下。

[监刑官触摸苏格拉底的脚、腿、躯体,现出痛苦的表情。

[监刑官拿来一块白布覆盖在苏格拉底的脸上。

[弟子们一拥而上,围视苏格拉底。

[忽然,苏格拉底伸手掀开脸上的蒙巾。

苏格拉底 克里同……

克里同  呵,老朋友,你有什么吩咐?

苏格拉底 克里同,我还须向阿斯克勒庇俄斯(23)祭献一只公鸡。拜托你了。

克里同  你放心吧!苏格拉底,你还有否其它事?

[苏格拉底拉上蒙巾,撒手而去。

[一瞬间,监狱里响起一片哭声。

[众人抬着苏格拉底的尸体自观众右方下。

歌队   雅典人呀,你干了些什么?我们自诩为民主、自由的母邦,却指控以言论自由而著称的哲学家苏格拉底为最大的罪犯;残暴的30僣主也不敢对苏格拉底动武;慈悲的万千民众却毫不犹豫地把苏格拉底杀害。我们为什么对罪恶累累的政敌予以大赦,而对没有任何行动犯法的思想家处以极刑?是大脑杀死了心臟?感情战胜了理智?骏马和马虻同归于尽?!

[歌队自观众右方下。

—剧终—

2003年4月初稿
2008年1月改稿

注释

1.阿波罗 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主神宙斯之子。权力很大,祭祀他的神庙德尔菲神庙为最著名。

2.赫斯提 希腊神话中的灶神或家室女神。传说为家庭创立者。

3.阿佛洛狄忒 希腊神话中的爱与美的女神。罗马神话中称维纳斯。

阿瑞斯 希腊神话中的战神。

4.雅典娜 希腊神话中的智慧女神、雅典城邦的保护神。

5.赫拉 希腊神话中的天后。宙斯之妻。妇女的保护神。

6.宙斯 希腊神话中的主神。是诸神和人类的主宰。

7.狄俄尼索斯 希腊神话中的酒神。希腊戏剧即起源于此。

8.倍多 雅典城邦的说理神

宙斯阿戈拉奥斯 雅典城邦的议会神。

9.爱洛斯 希腊神话中的爱神。

赫耳墨斯 希腊神话中的神使、亡灵的接引神。

得墨忒耳 希腊神话中的谷物女神、冥后。

10.灵机 是介于神谕的外在东西和精神的纯粹内在东西之间;它是内在东西,但不过被表象为一种独特的精灵、一种异于人的意志的东西。

11.阿卡提 即希腊的阿卡提半岛。当时的雅典城邦,便是两地合成。

12.智者派 即诡辩派。古希腊的哲学派别。以传授知识为职业。

13.复仇女神 即厄里尼厄斯。希腊神话中的3个复仇女神的总称。

14.献祭 希腊神话忒修斯曾驾船远航克里特岛,途中遇难,他曾发誓:“要是能被救起,我每年都会向阿波罗神献祭。”后果然脱险。此风俗沿袭至今。

15.弗提亚 在色萨利岛。神话中的乐土。

16.克柏罗斯 希腊神话中生有3头、蛇尾的恶狗。地狱大门的看守者。

17.阿刻戎河 希腊神话中的冥河。亦为摆渡亡灵去冥府的船夫名。

18.阿刻卢西湖 希腊神话中的冥湖。

19.乌洛诺斯 希腊神话中的提坦神族。他和盖亚生有宙斯、波塞冬等天神。

20.波塞冬 希腊神话中的海神。

21.达摩克利斯剑 希腊神话中叙拉古暴君的宠信达摩克利斯,暴君请他赴宴,让其坐上宝座,并将宝剑用马鬃悬在其头上,让他知道帝王的忧患。

22.阿耳忒弥斯 希腊神话中的月神,以贞洁著名。阿波罗的孪生姐姐。

23.阿斯克勒庇俄斯 希腊神话中的医药神。

《自由写作》第36期【戏剧】

阅读次数:12,08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