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郁:实实在在地虚无(诗四首)

Share on Google+

◎ 郁郁

实实在在地虚无

当我们都是工具、羔羊的时候
抵制和挣脱便成了把柄
——你们都有罪
主和统治者唱着一个腔调
唯唯诺诺恰好滋长了恶
——你们真苦啊

身边长满时间的灵芝
悲痛和幸福就是一对冤家
——你们太健忘
罪恶仗着资本,大摇大摆闯进了家园
那些财富和垃圾越堆越高
——你们真危险

存活在生死难卜的雪线
等待社会如狼似虎的进步
等待时代招首弄姿的展开
——你们做梦吧
富起来,穷下去
历史和真理是一把涂满血迹的双刃剑

当我们迷惘、绝望的时候
淫乱和吸毒能使灵魂出窍
——我们在底层
祖国高高在上叫人崇敬
没了爱也没了恨
——我们就实实在在地虚无

2006.5.24 晨3:30
于宝林荒园

你以为

你以为,满世界地飞
就为真理插上了翅膀和鲜花
你以为,一声不响地操
就为天下的子民营造了小康以及喜气洋洋
你以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就为历史埋下了伏笔以及洋洋洒洒
你以为,全球一体化
就为时间留下了阴影和期待

你以为的世界
早已遍体鳞伤像一条野狗
在国家和民族之间,窜来窜去
拼命地叫喊,因为
饥饿的信念,全都成了利益的砝码

你以为,沉默是优雅的喝彩
不知火山是星球的嘴
你以为,遍地的尘埃是柔软的地毯
不知海浪是月亮怒目圆睁的脾气
你还以为什么,哦,忘了

还有那些蝇营狗苟的谋生
全然不知,别人的粮食,你的谎言

你以为,你以为,你呀
抱着自己的肉身拍拍打打
从此,太阳和屁股和脸混为一谈

2006.5.2 晚10.50
于海盐朝阳

组织上……

组织上说做人要厚道
你便将所有的想法埋藏于心
直到万籁俱寂
你才开始怀疑那些想法
是否切实是否可笑

形式上的关系是早年间的维持会
甫一离开,谁都会喊上几句
——平安无事门喽
在新的环境里
尤其是要以牺牲为代价
同志们全都成了叛徒和逃兵
组织是捉摸不定的
常常在你无望的时候
来几下聊补无米之炊的恩惠
又常常在你如痴如醉的时候
抽身而去,像一把身怀绝技的刀
组织很不可靠

我的身份本来就有问题
哽在现实和理想之间
那些绕过去的程序
都是些退而求次的自慰
组织上蜻蜓点水欢喜表面文章

2007.3.31 0:55
宝林荒园

正月

正月,一个惆怅如梦的时辰
她好大喜功把那些悲欢离合
当作全部的财富,挥霍
往后的岁月似流水

正月,一个头序如麻的时刻
她决绝了从前的恩怨
以为上升了心情,远方
还会有诗情画意的等待

正月,一个不停翻滚的骰子
她的疯狂和憧憬
是硬币正反两面的迷信
香火缭绕了欲念的秘密

正月,一个随时点燃的爆竹
她把危险藏于民间
装点了狂欢也掩盖了难堪
尴尬的表情普遍人群

正月,一个没有大雪的年头
她的到来预示着,来年
不冷不热像人心不古的政府
统治的时间可长可短

丙戌年十二月十六
2007.2.3 23:00
于宝林荒园

《自由写作》第40期【中国地下诗歌运动三十年(1978-2008)纪念专号】

阅读次数:7,6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