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风:长江游(诗九首)

Share on Google+

◎ 姚风

长江游

站在江东号的船舷边
眺望两岸,依旧是留不住的青山
甲板上,人声喧哗,我不得不
欣赏喇叭里的流行歌曲
只有被船击碎的江水
在阳光下,像是唐朝的诗句
回响着一声声猿啼

江面渐渐宽阔,不远处
一具灰褐色的尸体漂浮,翻卷
拖曳着江水,向下游奔去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激荡的流水,以何等的力度
越过我心中的堤坝

落日硕大,浑圆,江东号顺流而下
朝大海的方向驶去
但又仿佛在追赶那具尸体

猪红

时代在进步
但他依旧固守传统
依旧相信偏方
相信人血馒头可治他的肺病

时代在进步
尽管废除死刑遥遥无期
但已改用毒针和电椅
热乎乎的馒头多么孤独
他只能来到街角的中餐馆
无奈地喊道:
“伙计,来一碗猪红!”

黯淡

父亲终于躺下了
终于消灭了所有的敌人
消灭了整个世界

地平线起伏了一下
又恢复了平缓

大地潮湿的泥土
盖住你的脸庞
如此辽阔的面具
却无法遮蔽你一生的黯淡

周围野草疯长
高昂地挺立,把你俯视
这块土地,因你的加入
变得更加贫瘠

皇帝和狗的关系

皇帝有一只狗
但是不是也可以说
狗有一个皇帝

橡皮

我一次次铺开自己的影子
就像铺开一张废纸
然后在上面写字
为的是,擦掉一块块橡皮
哪怕它们是
世界上最好的橡皮

秃鹰

一群秃鹰
身穿优雅的礼服
戴着假发
彬彬有礼地坐在宴会桌旁

但他们依旧是秃鹰
他们喜欢的大餐
依旧是腐烂的尸体

他们也属于鹰类
也可以占有天空
但只是一块块腐肉在飞翔

安全性写作

作为一名著名作家
他的地位来自小心谨慎

他以超人的技巧走着钢丝
时刻把安全性写作
作为平衡的尺度

他给敏感的器官
戴上了安全套
他定期给大脑吃避孕药

他的笔不能随便勃起
他要控制喷溅的精液
射向规定以外的身体

光明与黑暗

那对盲人夫妇
互相搀扶,摸索着在过马路
我把车停下来
默默地向他们表示敬意

在各自的黑暗中
在彼此的黑暗中
他们已经厮守了三十年
依然恩爱如初
没有互相厌倦

而在光明中,在清晰中
我是多么容易厌倦
但我宁肯厌倦到死
也不愿在黑暗中恩爱一生

他们缓缓前行
我想:假如重见光明
假如可以在大地上奔跑
他们还会这样吗

只有梅花吹不尽

祖国处处是花园
快乐的是梅花
幸福的是梅毒

梅毒,梅毒,梅是梅花的梅
多么美丽的毒

只有梅花吹不尽
惹得骡子入花丛

《自由写作》第40期【中国地下诗歌运动三十年(1978-2008)纪念专号】

阅读次数:7,73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