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浩:喜剧——第三部(诗剧)

Share on Google+

◎ 蒋浩

秋天

之壹

睡眠释放重力。
齿缝的碎果皮,
果核般脱落。
眼眶歪了,
发髻,带柄的鸟巢,
卷进些灰色鬃毛。
鱼鳞云为制度清理涂鸦。
喇叭声,
给风加一道亮边,
一道门帘。
红领巾,
系在榆树的
喉结上。
腋窝里互搏的苹果,
书包上别致的五星,
钥匙细细
尖叫着,
找到某人,
来自清澈海南。
拖鞋和内裤的气味,
像空渔篓。
衬衣在银灰色的拉杆箱里,
跌宕起伏。
“哪里去了?哪里去了?”
弗拉基米尔的京巴狗,
衔来狡兔的皮鞭,
轻柔睫毛,
使她朗诵。
来吧,跳下来,
高下相倾,
……偶尔失重,引力,反物质,
挤进立论的黑轮胎。
疤痕,再生纸,胶水,
糊防波堤。
若干攸关囚在里面。

之贰

……你的细枝末节,
死去,
死去。
湖底杂草如戟,
雨饮肩窝升起的盲目三角。
鼠标趴在楼梯口。
含着金匙出生的猫,
二手肚兜和护膝,
宿舍楼前,寄你
金发的银杏叶。
你的关于掉进去。
你的烟头熄灭于如果。
你的你的是是否。
医院安排绕口病毒
巧妙搅局。
瘦黑药渣,
熬出老练程序,
复制床板上的等离子摔打,
和沙发里人猿的吻别。
两副淋漓髋骨,
漏下一副手铐。锈补丁,
补充山水童贞。
最好的写生册页,
挂进鸟笼状的卫生间。
马桶连接你我的太平洋。

之叁

紫色药片,铁钉,线团,
在散文中互相问答。
孤僻症,和性虐待者,
想着这些名字:自我治疗。
引文,路边货摊的,
和电脑里的。
省略号,
沿隔离带溜烟跑。
无线电找到论点。
禁区的轻盈括弧,一小块
语录的毛边。(造反如下雨)
治贪的,打颗酸枣吧。
树上鲤鱼也患关节炎。
鳍背上文风朴实,
堆了些空;
在街头略显雅观地
娓娓伤感,
倾吐去年的垃圾邮件:
“旧时光卷了刃,
新生活不精致。”
梦里盗汗,手心是干的,
前狼后虎地隐居。
我们,同类有别。
我刮胡子,你描眉,
少就是多,标题夹杂个人恩怨。
眉笔出于剃刀,
眉秀于林?
逗号在流鳄鱼泪。
治孤高手打桌球,
句号,
落到地板缝裂开的叹号里。

之肆

……相互找,
耻和猫在一起。
电磁炉里,无名火
盘桓美人倾斜的刘海,
在跷跷板上
眺望坎坎离骚。
星际间的人际关系,
瞒天过海的打字机,
敲出些许遗老遗少。
猫脸夫人穿晚霞的旗袍,
赶一场云雨误会。
星期天,
反长的灰指甲,
丈量朝暮的尺寸。
两棵裸杨无话找话,
读《庄子》,互数身上的结巴,
双臀拓出人行道,
铺垫到下水道,
自我解嘲。
罗嗦的花鳞,
救批评于热烈和娴静。
要美,要更美,
穿过小行星翕熠鼻尖,
天真之手拧弯卧室的
把柄。
“自然,是艺术的延伸。”
旧墙上满是钉子,
挂过历书和相框,
衣橱迷惑过政治女神。
太清廉了,
身上的老虎纹,
拧得出水来。
……和莫名在一起,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满杈满枝的坏账,
给亲戚,填
菊花枕,
为情敌买一个不倒翁,勿须再动手脚。

2007年9月12日至11月9日,万泉庄

《自由写作》第41期【诗】

阅读次数:7,98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