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棣:蓝桥丛书(诗四首)

Share on Google+

◎ 臧 棣

蓝桥丛书

宽约25米,很完美。你知道
我在乎每一座桥的宽度,就如同我在乎
风景的立场到底站在哪一边。
如果是在右边,爱就是一场友谊的革命。
只有学会享受秘密,那奖赏才会像波浪一样扑过来。
你知道,我已习惯了站在桥上看风景。

完美的25米,意思是,它和我的生日一样宽。
不多不少。比命运更巧合,就好像一件礼物
不是来自历史,而是来自谜,或雾。
我好像很难对你我解释清楚为什么
我会倾向于用宽度来衡量彩虹的意义。
你的世界,就像一道精神的彩虹。

你的世界里有翻飞的海鸥,它们同样固执于很完美。
带着腥味的风吹皱了泰晤士河的镜子,
却无法阻止海鸥的舞蹈。永恒的爱
确实是一个非常自我的主题。你知道,
出于天性,我能彻悟到我们的能力
究竟可以持续多久。就如同在记忆中,

费斐丽曾令我纯洁到骨髓。电影结束时,
屏幕变成了玻璃。每一次,我擦洗玻璃,
就是在擦拭我的青春。很有可能,也是接触
易碎的魂魄。现在,真实的风景再一次取代了教育,
液体的伦敦正穿过我,就好像我在桥上
站了很久。远远超过了故事规定好的时间。

2008.6.

注:蓝桥,又名滑铁卢桥,横跨在穿流伦敦的泰晤士河上。

海德公园丛书

这些野鸭,这群野雁,这几只白鹭,
和悠闲在小湖上的这些参照物相比,
运动不再图腾,运动更频繁地发生在人身上:
这些人的身份模糊,混血儿刚刚跑过去,
马尾辫女郎迎面而来,人老心不老
也上紧了第二春的发条。他们穿的背心
颜色很接近,都被汗水浸透了。
他们的脚步声,平凡得就好像
你随时都可以永远地消失在伦敦雾中。
有时,这样的雾意味着生活中的生活
才刚刚开始。这植物好眼熟,好像在亚洲
它有另外的叫法。鲜花像捆过的燕麦,
不服的话,你就反思一下宇宙。
骑在马背上的少女,表情稚嫩,但一转眼,
就漂亮得如同无花果的妹妹。心情很重要呢,
其次才是用无知来为无知辩解。
伦敦总是有雨,但在海德公园,下雨的时候,
我几乎看不见雨。我的眼里只有你,
我现在只看得见诗为生活付出的一切。
我不知道,十年之后,还会是什么样?
但我知道,从五百万前开始的努力在这一刻
有了一个结果。这里的花草才不上诗是无用的当呢。
公园酝酿你我;你无论叫什么名字,都好听。

2008.6.

海滨牧场丛书

1
大海早已为你选好了目的地。
乡村酒吧,风味烤鱼,绝对的威尔士。
在别的地方,你不可能知道
烤出的鱼还能散发出这样的味道。
狡猾的味道,美妙你能用你的舌头做好几件事情。
你甚至能把舌头伸进睡着了的诗中。

2
现在,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一是沿着海边的悬崖走,向西一直走到灯塔那里。
但路程要远一点。二是沿着乡间公路走,
一条路走到黑,风土比人情鲜明;
沉默的威尔士不属于你,却知道如何向你传授
地方经验。或许,你还会提前坐到吧桌前。

3
看不见的手,负责安排你来到此地,
但并没想过要介绍你认识峭壁边上的
这几处牧场。悬崖抬高了视野。
茁壮的油菜花催眠了潮湿的围栏。
羊群中至少有一半,肥得像小白猪;
按严力的说法,这些羊像是被种在了草地里。

4
一旦涉及到如何种植,根的想象力
就会缓缓把你顶向颤栗的花蕊。
那里,暧昧的野蜂频繁起降。危险的蜜——
现在,你该知道,它们之中有多少
是从牛的反刍中夺取的了吧。
在野蛮的损失中,你还能认出这些甜吗?

2008.6.

威尔士灯塔丛书

晚霞已被小镊子夹过,迷人的叫声
可一直追溯到你愿意给这些海鸥
打多少分呢?它们的表现非常出色,
它们精神得就像是铁灰色的小测量员,
刚在湿雾中换过新衣服。锤子,剪刀,布,

天真之歌抖擞你输赢不过如此。
你是想要感情陡峭的地理史呢,还是想要
完美的悬崖?这些海鸥为你测绘出了
新的启示的空间。往下看,海浪正从宇宙颂中
呕吐出充满泡沫的故事。永恒讲政治,

原始很精致,没想到这一层,不是你的错。
这情形,甚至无需借助诡异的形式,
就已将神秘的诺言兑现成四十吨风景。
边缘到了这种地步,生活就薄成了电影。
随你怎么剪辑,都不能没有威尔士灯塔,

不能遗漏这道冲洗过程:悬崖边的灯塔,
外表比豆腐还乳白,外形浑朴得像一个巨大的
蘑菇玩具。它的责任一直固执到
安慰只和安静有关。假如它想释放它的表现力,
你会想到荷兰风车。没错。荷兰就在斜对面。

2008.7.

《自由写作》第44期【诗】

阅读次数:7,64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