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炼:艳诗

Share on Google+

◎ 杨炼

我们做爱的小屋(代序)

这隐匿深处的房间只为你留着
为一对抱紧我的细细的胳膊留着
暗绿色的花袍子 感到一种软
来自轻轻磨擦的乳房 在把玩
一株肉质植物里索索发抖的时间
你的裸体 只为我的目光留着

一次插到底 二十年就成了漩涡
一次 整个背麻了 电击的血脉
让到处 哪怕山巅 渗出室内的幽暗
把器官暴露在阳光下 你要的满
非得含着宇宙那堆雪 才够满
二十年的凸透镜中我们更贪婪地做

总能更精美的 宛如咀嚼的
茎深深陷入一个处境 哦你又在收缩
白白浓浓的定影液冲洗一张底片
我们家的暗室 暗转大海的蓝
受不了时 二十年混淆两千年
数着暴风雨 细腰抖断了热热尿了

热流 最怕冷却的 疯至从未冷却的
娃娃们成群飞回你那只鸟窝
阴道吸住我一瞬 世界已换了又换
再搂紧些 当经纬线即来幅线
四条腿钩住恰似扳机的那一点
再射 爱刷新肉体 齐根擎着金荷

承德行宫

宫女们羞答答穿上朕杜撰的裤子了
她们袒露的阴部 令锦缎失色
朕的眼中再没有湖山 画舫 回廊
帝国呢 小于一个香的三角形缺口
毛间翘起一点红 哦朕的杰作

随便哪儿 只要鹿血在心里弹跳
只要朕又硬了 又想猛插入一声惊叫
玉碗粉碎 朕命你满捧另一杯茶
雪水烹的 水声潺潺像个早死的先兆
天子倒悬于天空下 饮 在聚焦

这个朕想废就废掉的一生
妩媚啊 她们倒下扒开自己的样子
也把朕剥光了 肉收紧一座后宫
朕就拔不出来了 精液热热地一涌
行云布雨 沿着最美的毁灭的快捷方式

银贵妃的植物园

丢一次就有朵银红色的牡丹
从两腿间遗到暗绿濡湿的沙发上
再丢 一丝脚心的凉意徘徊又徘徊
陡然窜升为逼你哭喊的热

熔炼一只没人认识的酒杯
蕊那么嫩 满城灯火的观赏中
咽喉那样照料着一缕幽香
我血淋淋的 不知被斟入还是倾出

或像一个吻永远黏在半途
舍不得撕开时 舌头的焦距调着
绝对的深度 蝴蝶致命的鲜艳
爱你采你 上面下面都钩进里面

每一根阴毛找到异性的另一根
叶子的唇厚墩墩翻起 和你约定
非这个房间 这簇枝头不可
岁月被毁掉 而美人细腰上一对肉窝

遵循花草的美学轮回
非锁住你不可 沙发上
死亡小小的空累计成哭喊的入口
我们连着 对视 滑进纯银的此世

小女贼的筛子眼儿

“你的诗太刺激……”

谁也没见过的那张膜
包着一汪血 谁嫩嫩
编织的筛子眼儿选中一首诗

阳光把世界脱光
昨夜给山顶雕上一片雪
窗口雪亮 给出一百万年的背景

布置你 坐进这把椅子
布置小贼遇上撬开自己的刹那
你水淋淋浸泡的宝贝等着被偷尽

读 一行诗穿过你的性
感到它一抽一抽地弄懂了
又一行 血管中天生的崩溃

被月亮那只泵泵着
他的嗓音分泌五颜六色
要你去填满一个处女的轮廓

沿着子宫里一条一百万年不变的航线
飞啊 不是色情 只是性
滑行啊 人类又一次准备好

滑入一场雪灿烂的隐身术
膜蠕动着要破了 当你
读出刺痛的美 当刺激

像个交配期活生生逼小兽就范
窗外的雪逼着艳遇 臆想一百万年的淫荡
用一种远慢慢把你搓碎

JAPANESE LOVE HOTEL

1.

房间是一粒紫水晶

幽暗中
我的手砍下那么夺目地揉你的阴户

一滴精液通体璀灿地滴下来

行星的轨道上
无所谓步入或步出

2.

一次旅行中总蕴含另一次旅行
一个冬夜 得打开两次
这黑和冷才无人能认出
路灯不看抖到我们肩上的黄
风声挣脱刺耳的来历
城市 停不停在这个门口都是冒险
墙上闪烁的海布置了一百万年
只等我们裸露 一刹那抵达
存在的无知之美

3.

手指知道 它们正被痛快淋漓地冲洗掉
脸 笑容 皮肤 皱纹 思想
人称换成这个或那个
云随便丢在地上

手指滑进缝里

你向高高挑起的茎陨落
摇啊 最温柔地剥它
香的瀑布坐在自己的润滑里

4.

纺织的夜封闭了每个窗口
而开关湛蓝 一碰
肉体就扑出我们的笼子

灯光鼓励淫荡
你依托在影子上 给我看
人的凹陷与兽类多近

还能更近 乐曲贴着耳语
月经的血腥味 衬着白床单的艳冶
把每只音符腌制成紫色

5.

我们走来走去 甚至
不披着颓废一词

哦皇帝知道 暴露的性
给空间一个蝴蝶翩迁的焦点

翻飞玩着高度 视线
已被组织成一场风暴了

像皇帝那样无耻而纵情
消失进一生那么长的交配季

谁要自己身上的光 就得
熄掉最后一盏灯

6.

看她 一对乳头被隐形的绳索勒着
两腿张开 茸毛摩擦黑暗
看她不得不要的样子

渴着呢 嫩嫩的红唇像在说
色情塑造一个女人
就像芳香塑造一朵玫瑰

分开就死了
蹂躏 才加倍的活

7.

世界悬挂成一面三百六十度的镜子

你耸起 让一只手把玩
你抖开的黑绒上道道丝光

照耀我 五指银白
透明时 蘸着河水
揉一根绷得紧紧的弦

水银也会颤抖 水银的子宫
再猛吸一口 我们就被自己交出去
渗漏到三百六十度的平面下
世界的欲望是成为这个幻象

8.

就该肆无忌惮 就该嗥叫

亮出性 谁都是野兽

遭到驱赶时 浑身血肉全力以赴

狮子被一对扬起的脚尖逗疯了

乌黑沉重的一大团垂着敲打

你被一直追到窝里狩猎

嘶叫的房间不属于人类

9.

这一夜 你是母的
你从后面被抱紧的腰身是母的
这一夜你拼命回头看

他怎样尽情欣赏你 消费你
拉得更近 齐根没入肉的漩涡

两只蝴蝶的小翅膀护着
你还没变成人的那一面
感到专横的硬 他站着动的样子
就是一点点溶化的样子

一夜就是一滩 弥漫着星空味儿
从后面向你泼下

10.

是否子宫内就这么静 这么黑
是否一粒精子的听觉就像我的听觉
昏睡在扔出去的深处漂着
比昏睡更深的醒 被四壁怀着
细细的鼻息声给全宇宙一个节奏
我微微一抽就游到了
你偎得好紧 把薄膜打开了
听 胎儿的耳朵正疯长成小蘑菇
听 不认识的风一阵阵把我们卷走

11.

十二个小时在海上
十二个小时 一次又一次
把四楼上一张床摆进陌生的国度
墙上的霓虹南十字逃入任意远
旅居的爱情风暴般脱掉过去

失重如此销魂
自肉的外层空间坠落
十二个小时 彼此的幽香
足够完成一个命运 沿着腋窝
太平洋闪耀 也 脱掉未来

12.

我的断手 砍下
才一直捧着你的阴户
色情之美不必依赖别的美

砍下 才彻底抹去

下个早晨扎进眼里的光
下个一百万年镌刻在阳光中的名字
下个高耸如石岛的回忆

(以上诗作选自《杨炼色情诗集》)

《自由写作》第44期【诗】

阅读次数:7,90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