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孤独的超人(23场话剧·下)

Share on Google+

◎朱树

第12场

[卖艺人上。

[市民们纷至沓来。

[卖艺人圈场地、拉钢索、取道具。

[观众鼓噪:“快来瞧呀!”“走钢索!”“好好!”

[查拉斯图拉上。

查氏  (独白)人们在市场上看杂耍,这是我宣扬真理的最好机会。(挤入人丛,站到钢索下)

卖艺人甲 安静!请大家安静!杂技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要为大家表演精采的节目!(下)

卖艺人乙 安静!请大家安静!滑稽马上就要开始了!小丑要叫你们笑、要使你们哭!(下)

[观众鼓掌:“献技!献技!”“小丑!小丑!”

查氏  市民们!观众们!在你们欣赏表演之前,请允许查拉斯图拉作开场白。我要教你们怎样做超人!人类是应当被超越的。你们曾作怎样的努力去超越他呢?直到现在,一切生物都创造了高出于自己的种类,难道你们愿意做大潮流的逆浪?难道你们愿意返回兽类、不肯超越人类吗?……超人是大地的意义、是闪电、是疯狂……

[观众大惑不解、议论纷纷:“他是谁?”“大概是报幕人吧?”“他说什么?一点也不懂!”“别打扰!他说完了,正戏就开场。”

查氏  从前侮辱上帝是最大的亵渎;现在上帝死了,因此亵渎上帝的人也死了。现在最可怕的是亵渎大地……我要教你们什么是幸福、什么是道德、什么是正义、什么是怜悯……你们听明白了吗?不不,我阐述的这些观念和你们体验的绝然不同—

[人丛中爆发出不满:“我们听够了!”“我们要看走钢索!”

[卖艺人甲重上。瞧见查拉斯图拉演讲,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观众鼓噪:“走钢索!走钢索!”

[卖艺人甲手持平衡木开始走钢索。

查氏  (见机行事)瞧吧!人类就是一根系在野兽和超人之间的软索、一根悬在深谷上的软索。人生就象这走钢索一般,往前走是危险的、中途停顿或后退更危险。人类的伟大之处,正在于它是一座桥而不是目的。人类的可爱之处,正在于它是一个过程与段落……

[观众不理不睬,全神贯注于走钢索。

查氏  市民们!观众们!且听我说!与超人相反,就是末人、最可轻蔑的末人。你们虽则是末人,但只要与传统道德决裂,追求超人的价值,那么就会有真正的幸福……

[观众抗议声:“我们受骗了!他不是报幕人!”“要末人,不要超人!”“滚下来!江湖骗子!”走钢索!走钢索!“

[查拉斯图拉失望地下台。

[卖艺人乙登上钢索,跟在甲后面。一边做出滑稽可笑的动作,招来阵阵掌声,一边威胁着前者。

卖艺人乙 快快,跛子!前进!懒骨头!偷路者!怕死鬼!不要让我用脚使你发痒(朝其一脚)你在钢索上干什么?该死的,你挡了高贵小丑的去路!(从其头上跃过)哈哈,我胜利了!我胜利了!

[观众鼓掌、欢呼、嘲讽:“小丑好!小丑好!”“大胖笨!大胖笨!”

[卖艺人甲慌乱中踩空堕地,奄奄一息。

[市民们一哄而散。

[卖艺人乙逃之夭夭。

查氏  怎么啦,朋友?我能否为你效劳?

卖艺人甲 谢谢,先生?我知道魔鬼迟早会约我去的。现在他正在把我往地狱里拖去,你能阻止他吗?

查氏  我以荣誉起誓;没有魔鬼,也没有地狱。你的灵魂将比你的肉体先死,你不要害怕。

卖艺人甲 我岂不像个动物—受鞭打和饥饿的胁迫而去走钢索?

查氏  不!以危险为职业并没有什么可蔑视的。你因职业而死,我会亲手埋葬你。

[卖艺人甲握手,平静地死去。

查氏  朋友,我会背你到葬地去。(负尸而行)

[卖艺人乙上。

卖艺人乙 (低语)查拉斯图拉,请你离开\这座城市吧。

查氏  (惊)是你丑角?

卖艺人乙 你才是丑角!城里所有的人都恨你,你把自己和这死狗结成伴侣,你的自渎救了你的性命。离开这儿,否则,明天我这活人又将跳过一个死人!(下)

查氏  (独白)人生是多灾多难的,而且常常是没有意义的:一个丑角可以造成他人的致命伤。我将以生存的意义教给人们:那便是超人,从人类的乌云里射出的闪电。

[查拉斯图拉把尸体放入一棵大树的树洞里。

查氏  朋友,我把你埋葬在这儿,饿狼找不到你、蛆虫吃不到你。再会吧,我要朝向我的目标前进,但决不再向群众说话,而要向同伴说话。我要加入到创造者的行列中、加入到收获者、庆丰收者的行列中,我将给他们指出彩虹和超人之梯。(下)

第13场

[曙光中,查拉斯图拉上。

查氏  晨安,太阳!我一觉醒来,神清气朗,精力充沛。我要把你赐给我的光明带到人间,可是,我还不够高傲、不够聪明,请你赐给我恩惠吧!

[一头苍鹰从天上飞下。

[一条青蛇从地下游来。

查氏  (惊喜)呵,这就是我的同伴鹰与蛇了!太阳下最高傲的动物!太阳下最聪明的动物!感谢你,太阳!欢迎你,鹰与蛇,我的同伴!

[蛇盘在鹰的脖子上,凝视查拉斯图拉。

查氏  鹰与蛇呵,在人群里我所遇到的危险比野兽还多,我前面的路是荆天棘地,请你们指点我吧!(抱起鹰与蛇放在自己的肩上)

[一头骆驼负重而上。

查氏  骆驼呀,你这样不胜重负地在沙漠里前进,不觉得吃力么?

骆驼  不,我不怕重负、不怕辛苦,走过群山,去往沙漠。

查氏  你肩头驮的是什么重物?

骆驼  精神。我负着再重的精神也觉得畅快。

查氏  你的精神令人钦佩!在沙漠里前进,你如果得不到食物和水,你还能负重吗?

骆驼  我驮着比生存更高的价值!

查氏  这就象一个老深究,只知道死读书,不懂得思考一样。

骆驼  这是上帝叫我驮的。

查氏  我告诉你没有上帝,只有心造的幻影!你所以难以负重,是你背负了许多不相干的东西。甩掉额外的负担,你就能轻装上阵。

[骆驼轰然倒地,变成一头狮子。

查氏  狮子呀,你获得了自由,你就能成为沙漠的主人!

狮子  我是百兽之王,查拉斯图拉。只要我一发威,豺狼虎豹、飞禽走兽,谁都闻风而逃,或者伏地称臣?(吼叫)

查氏  呵,你的神威果然震天动地、飞沙走石;但不过你且慢得意忘形。狮子,瞧你的对手!

[巨龙上。卧于道中。它遍体发光,金鳞上都铸有“你应”两字。

狮子  你是谁?你为何挡住我的去路?

巨龙  我是上帝和主人的巨龙。我命令你应该做什么什么……否则你休想通过!

狮子  不!我回答你毒龙,我要!

巨龙  (一惊)你?你还要什么?上帝创造的一切价值已在我身上闪耀,你只需听命就是!

狮子  我要创造新价值!

巨龙  哈哈……你狮子,“创造新价值”?天大的笑话!你只会破坏,不会创造!

狮子  (惊恐)呵呵呵,我就要破坏旧世界!凭我的力量、勇气、胆略,撕碎你这黑暗的创造物!

[狮子扑向巨龙。两兽相斗,同归于尽。

[死去的狮子变成一个新生的婴儿。

查氏  孩子呀,你这么娇嫩、这么稚弱,你能担当大任吗?

小孩  你不会说童话么,查拉斯图拉?

查氏  呵,是强大的狮子在毁灭旧世界中死去,弱小的你能创造出一个美丽的新世界吗?

小孩  (载歌载舞)我是天真和遗忘,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游戏、一个自转的轮子、一个原始的动作、一个神圣的肯定。

查氏  我懂了!这是精神的三变形:骆驼—狮子—婴儿;这是精神的永恒循环:是—否—是。新价值就在新生命中孕育成长。

小孩  (挽手)来呀,查拉斯图拉!我们去否定!我们去创造!(同下)

第14场

[查拉斯图拉上。后面跟着鹰与蛇。

查氏  (惊慌)我刚才梦见了什么,使我冷汗涔涔,全身打抖?

鹰   你梦见了你的仇敌又众多又强大,他们偷去了你的武器而袭击你!

蛇   你梦见了你的朋友被吓坏了,纷纷叛离了你!

查氏  这是真的吗,鹰?我因为又要和仇敌战斗而深感幸福。

鹰   真的,你要和仇敌去搏斗,查拉斯图拉。

查氏  这是真的吗,蛇?我必须坦率地向世人宣扬真理。

蛇   真的,你必须到朋友那儿去传播你的真理,查拉斯图拉。

查氏  那我们下山去!

鹰与蛇 去哪儿?

查氏  幸福岛。

鹰   伊甸园?

蛇   不。伊甸园是上帝的禁苑,幸福岛是超人的乐园。

查氏  蛇说得对!我们走吧。

鹰   我来开路。天上的飞禽、地下的走兽,都挡不住我们前进的脚步!(同下)

[查拉斯图拉肩负鹰与蛇上。

查氏  到了,这就是幸福岛!瞧!无花果从树上掉下,新鲜而香甜;我就是吹落熟了果实的北风。

[若干群众上。有的拾无花果,有的试嚐口味,有的欣赏美景。

查氏  吃吧,嚐吧,朋友们!吸取它的美汁和果肉!在我们周围正是秋天,天朗气晴的下午。

[人们渐渐围拢来。

查氏  朋友们,从前人们望着远方的大海,便说上帝;现在,我教你们说超人—

[哗声大作:“超人?”“我的上帝!”

查氏  我的话才开始,你们便表示不安?好,你们可按序提问,我会一一解答。

群众甲 天上不是有至高无上的上帝么?

查氏  上帝只是一个假定、一种信仰;而这种信仰对你们是有害的、恶劣的、非人性的。

群众乙 哪我们该怎么办?

查氏  相信超人!超人是可以感知的、可以创造的。你们能把自己变成超人,但你们必须受苦受难。

群众丙 哪么怎样创造呢?请你给我们证明,不要只说不做。

[群众鼓噪:“对对!”“证明!证明!”

查氏  朋友们!那儿有一块巨石,让我用意志的铁錘,在人生的大理石上千錘万凿,你们便瞧见创造物了。

[查拉斯图拉不远处有块巨大的卧石。

[查拉斯图拉走去,对巨石揣摩了一下,从怀里拿出金光闪闪的锤子和凿子工作起来。

[查拉斯图拉劳作迅猛、娴熟。錘凿犹如风驰电掣、雷打浪击一般。

[一尊金刚怒目的巨人雕像从石料中显现。

[群众惊喜地:“超人!超人!”

查氏  (端详作品,兴奋地)把神圣的柱石立起来!立起来!(和群众树起雕像)

[群众手舞足蹈地欢呼:“圣柱!圣柱!”

群众丁 (突然取出十字架)十字架!十字架!

蛇   (惊叫)教士!

鹰   (振翅)仇敌!

[哗声大作。有的惊慌失措,有的顶礼膜拜,有的怒目瞪视。

查氏  (阻止鹰的举动)你是教士、我的仇敌。但是,我不想用暴力来报复你对我的攻击;我要用真理的宝剑击溃你那谎言的木刀!

群众丁 查拉斯图拉!你竟敢用你的虛妄的超人来对抗真实的上帝;用麇集猛兽毒蛇的幸福岛来代替鸟语花香的伊甸园!上帝为了卑微的人类赎罪,不惜让自己的儿子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而你却魔鬼的立柱要人类堕落、再次犯罪!

查氏  (嘲笑)伟大的上帝!神圣的上帝!你以一个人的死,却要所有人苟生;用虚伪的价值和空洞的谎言囚禁人们生存的欲望;除了把人们钉在十字架上,他们不知道怎样去爱上帝。

群众丁 魔鬼!魔鬼!(挥舞十字架)

查氏  基督教的十字架钉着尸体、跪着生命;超人的圣柱光芒闪耀、顶天立地!

[群众呼喊:“超人!超人!”

鹰   从幸福岛滚出去,仇敌!

蛇   从朋友中清出去,教士!

[群众丁甩掉十字架,逃下。

[群众手舞足蹈:“超人……超人……”

查氏  超人还是雕像。超人还没有诞生,超人还需要创造。(跟着舞蹈)

[群众呼喊:“创造!创造!”

查氏  朋友们!创造必须孤独、创造必须痛苦!

[群众呼喊:“不要!不要!查拉斯图拉!”围其舞蹈。

查氏  是超人在唤我回去,因为我没有登到峰顶;是圣柱在唤我回去,因为我还不够成熟。不过,我会回来的,对你们宣传超越之道!(下)

[群众呼喊:“查拉斯图拉!”

第15场

[查拉斯图拉上。

查氏  (亢奋)呵,我登上了绝岭险峰,我开始了孤独的旅程,我回到了家。瞧!云海上晨风拂面,红日喷薄、朝霞绚丽;高峰上,寒夜冷森、天宇澄明、星光灿烂;我已经到达了伟大的路标。

[侏儒上。站在下方窥探查拉斯图拉。

查氏  (一阵寒噤)我虽则凭着最高的勇敢而登临绝地,可是如果这一切梯子使我失败呢?如果我不在头上学习升腾,我怎能再向上呢?

侏儒  但愿你的精神飞升、飞升,我要拉扯你的身体下沉、下沉!哈哈(拽住查拉斯图拉)

查氏  魔鬼?

侏儒  不,我是侏儒!你的智慧就象抛出的石头,抛得越高,摔得越重,最后把你砸死。

查氏  (一怔)你!(逼视对方)

[侏儒松手欲离。

查氏  站住,侏儒!我要跟你决斗!我要用生命杀死你这死亡、用勇敢战胜你这怜悯!

侏儒  我奉陪,查拉斯图拉!

查氏  我们决斗的方式是这样的:你瞧,在我们面前有一个柱门,它有两条路通出去,会有两种结局。但是,谁都未曾走到它们的尽头,这两条路都延伸着一个永恒,但又会在另一个瞬间即柱门处交会。因为一切真理是弯曲的;时间也是一个环—

侏儒  (打断)永远轮回!人也在永远轮回!微贱之人也在永远轮回!

查氏  我嫌恶!我嫌恶!“微贱之人也在永远轮回”!

侏儒  这不是你的立论吗?生活既无意义、又无目的,却不可避免地在那儿永远轮回,毫无目的地堕入虛无。

查氏  你歪曲了我的思想,我要把你这跛子甩下万丈深渊!

侏儒  (发出狗叫声)哈哈。(下)

[查拉斯图拉惊恐地闭目掩耳。

查氏  (惊醒)侏儒哪儿去了?还有柱门呢?这一切的对话还在轰响,我是在做梦吗?

[查拉斯图拉倒头睡下。

[一条又粗又黑的蛇游来。

[大蛇占入他的口中。

[查拉斯图拉喘着粗气、面部痉挛,扭动身子,奋臂把大蛇往外拽。大蛇纹丝不动。

查氏  (惊恐。鼓勇)咬吧,咬去它的头!咬吧!(使劲把它一咬为二,吐掉蛇头)

[查拉斯图拉神态剧变,头部圆光四射,发出怪笑。

查氏  呵,我怎能忍受着这样生活下去呢?我又怎能忍受着现在就死去呢?

[鹰与蛇相偕而上。

[鹰与蛇见状,面面相觑,站在一旁。

查氏  我的深邃的思想呀,起来!你久睡的大爬虫,起来!我查拉斯图拉,人生之辩护者、受苦之辩护者、循环之辩护者—我呼叫你,我的最深邃的思想!(訇然倒地,犹如死人。)

[鹰与蛇伏在他的身旁。

鹰   你怎么啦,查拉斯图拉?如果你遇到伤害,我就去找你的仇敌。

蛇   你不能不吃不喝,查拉斯图拉?你还要拯救愚氓。

[鹰与蛇见查拉斯图拉毫无反应,窃窃私议。

[鹰取来食物:葡萄、苹果、甜菜、羔羊……

[蛇始终守护在病人身旁。

[查拉斯图拉苏醒,本能地拿起一只苹果就吃。

[鹰与蛇惊喜地雀跃。

鹰   查拉斯图拉,你已经躺了7天!快起来走出你的洞穴吧,世界如同花园一样地期待你。

蛇查拉斯图拉,你孤独地躺了7天!快起来走出你的洞穴吧,万物都盼望你早日恢复健康。

查氏  鹰与蛇呀,谢谢你们的守护。你们的言语、你们的音调仿佛舞蹈于绚烂的虹桥上。

鹰与蛇 (唱)是的,查拉斯图拉。万物都在舞蹈,而且循环。万物方来,万物方去,存在之轮永远循环!万物方生,万物方死,存在之轮永远运行!

查氏  唉,人类永远循环,甚至最伟大的人也太渺小—那就是我对人类的憎恶!甚至最渺小的人也永远循环—那就是我对一切存在的憎恶!

鹰与蛇 (齐喊)你别说了,新痊愈者!

鹰   你应该到花园般的新世界去,查拉斯图拉!

蛇   你最好为自己准备一架新的竖琴,查拉斯图拉!

鹰   你的同伴看透你是什么人,并必须成为什么人。看呀,你是永久循环的说教者—这就是你的命运!

蛇   查拉斯图拉,但愿你说话,无畏而自信,因为一种沉重的负担和压迫脱离了你,你是最坚忍的人!

[查拉斯图拉平静地躺着,默不作声。

[鹰与蛇离去。

第16场

[查拉斯图拉躺着,不时地打抖。

查氏  哦,我的灵魂呀,我已教你说:“今天”、“有一次”、“先前”,也教你在一切“此”和“彼”中间跳舞,以你自己的节奏。我的灵魂呀,我在一切僻静的角落救你出来,刷去你身上的尘土、蛛丝、黄昏的阴影。我的灵魂呀,我洗却你琐屑的耻辱和鄙陋的道德,我劝你赤裸昂立于太阳之前。

[查拉斯图拉的灵魂从其头上出来。

灵魂  查拉斯图拉,我已经听见了你的给予。你还说你给我这权利如同暴风雨一般说着“否”,如同澄清的苍天一样说着“是”,你恢复了我在创造和非创造之上的自由,而且使我洞烛未来的贪欲;你教会我蔑视,那不是如同虫蛀一般的蔑视。乃是伟大的大爱的蔑视……

查氏  我的灵魂呀,再没有比你更仁爱、更丰满、更博大的灵魂了!我给了你一切,现在我却两手空空。

灵魂  不过,我俩之中谁应当受感谢呢?给予者不是因为接受者已接受而感谢吗?赠饴不就是一种需要吗?接受不就是慈悲吗

查氏  我的灵魂呀,谁能看见你的微笑而不流泪?在你博大而慈爱的微笑中,天使也会流泪的。

灵魂  一切的啜泣不都是怀怨吗?一切的怀怨不都是控诉吗?我的查拉斯图拉!

查氏  我的灵魂呀,我给予你一切,我已两手空空。我吩咐你歌唱,那就是我的最后的赠礼。

灵魂  我歌唱!我歌唱!我的查拉斯图拉!(返入其头)

查氏  哦,生命呵,我最近凝视你的眼睛,我看到了黄金的闪耀—我的心为欢乐而几乎停止跳动。

[查拉斯图拉的生命从其身上坐起。

生命  查拉斯图拉,我远离你时你说“我爱你”,我接近你时你说“我怕你”;我逃跑时你说是诱惑你,我寻觅把你找到,你又说为我受苦。

查氏  你的冷酷犹如火焰,你的仇恨多么迷人,你的逃跑把人束缚,你的嘲弄使人熔化。

生命  瞧,查拉斯图拉,你把我说成了什么?束缚者?纠缠者?憎恨者?迷人精?(舞蹈)生命就是舞蹈!查拉斯图拉,跟我舞蹈吧:丛林、山野、湖畔……

查氏  你跳倦了吗,生命?那边是绵羊和晚霞,牧人的箫管在奏着催眠曲。女巫!假如我从来就对你歌唱,现在你应当对我哭喊!听我的鞭啸!瞧我的鞭子!

生命  查拉斯图拉,别这样可怕地击打你的鞭子!这呼啸声会杀戮思想—而且正当我有了精美的思想,我俩都是永不作好、也不作坏的匹配的伴侣。我俩必须互相和解。假如有一天智慧离开你,那么我的爱也会逃遁你。你并不如你所说的那样爱我;我知道你就要离开我!

查氏  是的,但你也知道(耳语)

生命  哦,查拉斯图拉,你那么—(两者凝视,又哭又笑,相拥而舞。)

查氏  呵,我怎能不渴望永恒,渴望循环之结婚的戒指?我永远找不到一个女性,我愿意和她生孩子,除非她是我所爱的女人;因为我爱你,永恒!

生命  是的,是的。永恒呀,因为我爱你!

[查拉斯图拉的和生命合而为一。

第17场

[尼采肩负重物而上。他弯腰弓背、步履蹒跚,目光炯炯、精神抖擞。

尼采  (独白)我为什么会写出这样的好书?《查拉斯图拉如是说》这部著作,是我给人类的空前伟大的赠礼。它的声音将响彻千古,它不仅是世界上最高迈的书、山顶雄风最真实的书,也是最深邃的书、是宝藏、是源泉!

[出版商上。

出版商 (打着呵欠)谁一大清早在大街上开大炮,把我从好梦中惊醒?

尼采  (独白)哪个出版商得到我的手稿,都会给他带来最大的荣誉和利益。(敲门)施蒂纳先生!

出版商 (开门)呵,尼采先生?请进!请坐!这么大冷天您光临寒舍?

尼采  我寄给你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的序言,你瞧了没有?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出版商 喔,查拉斯图拉?我甚表歉意,我还没有时间拜读呢。

尼采  (失望)我今天带来该著作的前3部手稿。(放下包裹,取出一捆稿子)

出版商 这么多?我还以为这是把您像老骆驼一般压断了脊梁的金银财宝呢?

尼采  (气愤)你怎么把这无价之宝跟那些黄腊腊、臭烘烘、一无是处的粪土相比呢?

出版商 您说得似乎有理,但不过您要是有1美金的话,您就不必像老牛拖破车似地亲自背着手稿来了,您完全可以雇个仆役。

尼采  该死的1美元!你到底出不出?不出,我另找出版社;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书!我告诉你:即便把所有伟大灵魂的精华集合起来,也创造不出一段查拉斯图拉的谈话来……在他面前,没有人知道什么是高度和深度,也没有人知道什么是真理。在他面前,没有智慧、没有心灵的省察、也没有语言的艺术,文句热情洋溢、辨才化为音乐—

出版商 出出出,尼采先生!您把手稿全放在这儿。

尼采  最后部分待写,真正是辉煌的结尾!

出版商 那您赶快完稿,我立即出版!今后凡是您的大作均由我施蒂纳出版公司独家出版;稿酬从丰。您稍等些日子便可以收到样书和稿费了。再见,尼采先生!(同下)

第18场

[尼采上。他忧心忡忡,步履蹒跚。

尼采  (独白)我为什么这样聪明?我为什么知道得比世界上任何人都多?因为我懂得并实践养生疗法;营养、气候、地点的选择,这对于一个伟大的天才是必须的。

[出版商上。

出版商 (拭汗。挥扇)这种火热的天气,竟然还有蝉来火上加油地叫得人不得安宁!

尼采  (独白)我的宝贝怎么了?那个出版商究竟耍什么花招?他是不是要给我一个惊喜?(敲门)施蒂纳先生!

出版商 (开门)呵,尼采先生?请进!请坐!您怎么毒日下还来敝舍?

尼采  我是来问你《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出版怎么样了?你说马上出,但出到现在连书的影子都没有?你要我稍等些日子,我几乎等了半年!

出版商 您息息火,耐耐心。您来得正是时候,我恰好要找您。

尼采  你说!

出版商 您的大作确实是部好书,我拜读后立即安排了出版事宜。无奈我接到有关方面的通知,要我为主日学校出版50万册圣歌集,我是个基督徒,不能不尊重教会的旨令—

尼采  (打断)呵,圣歌集?这恰恰和我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唱反调。基督教是什么东西!

出版商 (惊恐)您说它是什么?

尼采  基督教否定生命、否定本能、否定创造、否定艺术和美,让人从心灵到肉体感到自己有罪而成为奴隶,它宣扬的是颓废的道德;而我的查拉斯图拉肯定生命、肯定本能、肯定创造、肯定美和艺术,自己要作自己的主人,鼓吹的是健康的道德!

出版商 呵,上帝!这可是异端邪说!

尼采  你根本不懂我的大作!

出版商 我不是哲学家,尼采先生。言归正传,为印那部圣歌集,耗费了我2个月时间。

尼采  哪接下来为什么不印我的书?你知道我写这部书稿,付出了多大代价:各种病痛、心疼、寒冷、酷暑、孤独、寂寞、失恋、流浪、失败……我是出于对千秋万代的责任心呀!出于拯救人类的天职呀!

出版商 我知道,我知道。否则,我怎么会接受您的书稿?

尼采  哪你为什么不兑现呢?把我等得快死了。家父是在36岁时死的,我早已活过了家父的年龄。

出版商 哪儿的话?您会长命百岁的,全世界都会读到您的杰作!我已经吩咐工人开印大作,不料,又有意外来了:教会又要我再印反对犹太人的小书,向全世界发行,否则,我会被革除教籍……这样又占去了我几个月时间。

尼采  该死的东西!你还要唠叨第3个延宕出版大作的理由!

出版商 (返身。拿出一本新书)先生瞧!

尼采  (惊喜)《查拉斯图拉如是说》—本空前伟大的著作终于问世了!(喜极而泣)

出版商 (亲热地)好啦好啦,我成全了您的愿望,您得赶快把样书校对;大著的第4部分完稿亦请赶快寄来,我要把它向全世界发行,像《圣经》那样人手一册,财源滚滚!

尼采  (嗫嚅地)施蒂纳先生,你……你应諾的稿费?

出版商 什么?稿费?您还想预支稿费?我为了出版这部书,冒了巨大的风险,投入了所有的资金,您居然还向我要钱?

尼采  我,我今天还没有进食……你能不能借给我回去的旅费,施蒂纳先生?

出版商 呵,您不是发明了饥饿疗法?您不是喜欢孤独的散步?特别是眼下正是怡人的夏天,长途跋涉对于您的身心健康大有益处,而且还是你沉思遐想的最佳机会,尤其是伟大的天才。

尼采  先生—

出版商 好啦好啦,我还有正经事要办。待您的书稿全部寄来,您的丰厚的稿酬一齐付清。抓紧吧,尊敬的尼采先生!(同下)

第19场

[查拉斯图拉上。他白发苍苍、未老先衰;但精神鑺铄,身背挺直。

[鹰与蛇追随左右。

鹰   查拉斯图拉!你已经在山洞里修行了很长时间,你应该走出去向世人传道你的幸福。

蛇   查拉斯图拉!我们给你采集新鲜的蜂蜜和可口的食物,你必须登到峰顶去垂钓幸福的高贵者。

查氏  你们说得有理,鹰与蛇。让我们走出洞穴,放眼天涯,周围的大海在闪烁着人类的曙光,头上的澄空是紫色的宁静。

[鹰与蛇下。

[台后传来一阵呼唤:“救救我!救救我!”

查氏  是谁在呼救?

[一老叟柱杖而上。跌倒在地。

查氏  呵,原来是你预言家?欢迎!欢迎你来这洞天福地作客!(扶起)

预言家 一切都一样,没有任何东西有价值的,世界毫无意义,知识使人窒息。

查氏  从前你曾和我同桌吃饭,今天我依然欢迎你分享我的幸福。

预言家 你幸福吗,查拉斯图拉?你站在那儿并不像一个为幸福而眩晕的人;你必须跳舞,否则你就会跌倒。

查氏  闭嘴,你这忧愁的风袋!我比你清楚,世界上存在幸福岛!我仍然欢迎你去我的洞穴作客。

[预言家下。

[台后传来一阵呼唤:“救救我!救救我!”

[两个头戴皇冠的人牵一头驴上。

查氏  (旁白)这两个国王赶着一头驴到这儿来干什么呢?

国王甲 查拉斯图拉,我们是从礼仪之邦逃出来的,我们是从好社会里逃出来的!

国王乙 查拉斯图拉,那儿高贵者腐化堕落,一切都虚伪腐烂而且血腥。我们是从贱民中逃出来的,那儿充滿了污秽、恶臭、腐朽的疯狗、苍蝇、屁贩子、野心家!

国王甲 现在最高贵、最优秀、最可爱的要数农民:粗壮、敏捷、坚强;他们才是最高贵的种类。

国王乙 所以我才不愿作贱民的王。现在作帝王有什么用!

查氏  我听到你们的话而满心喜悦。是呀,现在作帝王有什么用!

国王甲 因此,我们要寻找比我们更高尚的高人,我们送给他这头驴,是因为最高的人也是大地上最高的王。

国王乙 我们终于找到了最高的人,那就是你查拉斯图拉!

查氏  谢谢你们对我的抬举。但我并不是高人,即我所指的超人;超人还没有诞生,但他正在孕育中。

国王甲 你是,查拉斯图拉!我们服从你的命令,用宝剑和战争夺回我们的王国!

国王乙 你是,查拉斯图拉!我们遵循你的教诲,用圣经和权杖恢复我们的道德!

查氏  (失望)两位国王,请牵着你们的驴到我的洞穴作客。前面又有呼唤声。

[两国王牵驴下。

[台后传来呼唤声:“救救我!救救我!”

[水蛭专家上。

水蛭专家 (自言自语)这世界上除了查拉斯图拉和吸血的水蛭,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注意。

查氏  刚才是你喊我吗?你蹲在泥坑里干什么?瞧你胳膊上还流血呢。

水蛭专家 我研究水蛭,我是精神的智者。水蛭的脑子就是我的世界,这是世上最重要的事情,其它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查氏  喔,你就是水蛭专家,可敬得很!你为什么不去研究人,人的脑子,精神的智者?

水蛭专家 人?研究人有比我研究水蛭伟大么?我研究水蛭就是为人类造福,让人拜倒在万能的科学脚下,查拉斯图拉。

查氏  是科学为人类服务,还是人为科学服务?

水蛭专家 现在,研究水蛭是我唯一的事,其余的一切与我无关!

查氏  现在你亟需要的是治疗你的创伤,我的洞府里有治疗的良药。

[水蛭专家下。

[台后传来呼唤声:“救救我,查拉斯图拉!”

[巫师上。他狂歌酣舞,如痴如醉,跌倒在地。

查氏  (旁白)他想必是位高人?他发出呼救声,瞧瞧能否帮助他?(走去,搀扶)

巫师  (不理会。唱)谁还爱我?现在谁还热烈地爱我?给我以温暖的手!给我以燃燒炭火的心!……你无耻者!你不相识者!你强盗!……什么?什么?吓吓!……滚开吧!他逃跑了!我唯一的伴侣—最大的敌人,我的不可知的神—我的绞死之神……

查氏  (顿悟,怒喝)巫师,住口!你这嬉耍的戏子!你这伪币制造者!你这说谎者!我看透了你!(挥杖打击)

巫师  (跃起)别打了,查拉斯图拉!我是在作表演。智慧的查拉斯图拉,你无情地用真理击打,你的鞭子击碎了我的谎言。

查氏  滚开,我不需要你的阿谀奉承!你这虚伪的骗子!

巫师  谁敢对我当今最伟大的人如此辱骂?呵,查拉斯图拉,其实我很厌倦、厌恶我的巫术,我不是伟人,但为什么要假装呢?你很清楚……我仍在虛妄地追求伟大,然而我力不从心地失败了。

查氏  你追求过伟大,这是光荣;但也暴露了你,你并不伟大。

巫师  ……所以我要呼救,寻觅一个真正的伟人,那就是你查拉斯图拉!

查氏  不,你寻觅的不是我。在这贱民横行的时代,谁是伟大,谁是渺小,你还是到我的洞穴里去问问我的鹰与蛇吧?

[巫师下。

[台后传来呼唤声:“救救我,查拉斯图拉!”

[神父上。他又老又黑,身披法衣,歇息路中。

查氏  (旁白)是他喊我?这个老黑人像刚才巫师那样挡住我的去路。

神父  呵,你是旅游者吧?请帮助一个迷路者、一个受伤的人、一个寻觅圣人和隐士的老黑人吧!

查氏  老人家,你是谁?

神父  我是最后的神父、过去的教皇。

查氏  你是最后的教皇?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从前信仰的上帝已不复存在。

神父  你说得对,旅游者!我供奉那上帝直到最后一刻。现在我虽然退职了,失去了主人,却仍然没有感到有一刻自由和快乐,除了虔信的回忆。所以,我想寻觅不信神中的最虔信者—查拉斯图拉。

查氏  我就是不信神的查拉斯图拉。(握手)

神父  (惊喜)呵,你就是查拉斯图拉!你自称为不信神,但你比你信仰的更虔信。接近你,我感到有种福祇之甘甜和芬芳。我感到喜悦,也感到悲哀。

查氏  欢迎你来作客,最后的教皇!我的洞穴是良好的避难所。我喜欢一切悲愁者在坚固的土地和坚固的两腿上站起来。可是,谁能从你的肩头卸下你的忧郁?我太柔弱了,我们将期待将来有人复苏你的上帝。

神父  旧的上帝死了,我将从神圣的典礼供奉新的上帝。(下)

[台后传来呼唤声:“救救我,查拉斯图拉!”

[一群牝牛拥着一个乞丐上。

查氏  该死的家伙!你们仗着兽多势众,竟然围攻一个孤弱的人?(驱赶牝牛)

乞丐  (恼怒)你要干什么,陌生人,破坏我的好事?我在对它们演讲。

查氏  (惊)你在这儿寻求什么?

乞丐  我在寻求大地的幸福,所以才向这些牝牛学习;而你却驱散它们!你是谁?

查氏  我是大憎恶的克服者—查拉斯图拉!

乞丐  呵,查拉斯图拉!是上天赠予我礼物和珠宝的人(吻其手)

查氏  你这奇异而可爱的人,我也认出你来了,你就是那个自愿抛弃了巨大财富的乞丐。你以财富和富裕为耻辱,而逃往赤贫者那儿,你把丰裕和好心赠给他们,但他们却拒绝接受。

乞丐  现在上层社会是贱民,下层社会亦是贱民。现在贫与富是什么?我不知道这种区别,所以逃得很远,从牝牛那儿学到很多好东西。你瞧它们有多么真诚,发明了反刍,躺在阳光下品尝大自然的甘美。它们也警戒一切使心情沉重的思考。

查氏  (摇头)你还是瞧瞧我的动物吧,那鹰与蛇。去我的洞穴吧!

[乞丐和牝牛下。

第20场

[查拉斯图拉上。

查氏  (独白)呵,我走遍了群山和森林,到处寻觅那些感到绝望而呼救的人们、到我的洞穴作客。现在,我将欢快地回去。

[台后传来呼唤声:“救救我,查拉斯图拉!”

[最丑陋者上。他如同鬼魅,坐于路旁,疯疯癞癞地发出怪叫。

查氏  (旁白)这是疯子、鬼魅!我应该赶快避开。

最丑陋者 哈哈,你想逃离我,查拉斯图拉!你不是说,我们不久就会见面吗?哈哈,现在我来了,你却想逃离我,查拉斯图拉?

查氏  刚才是你向我发出呼救?

最丑陋者 是我诱使你来,查拉斯图拉!你解答我出的迷语,什么是对于见证人的复仇?我首先是谁?

查氏  你是杀死上帝的凶手!你这鬼魅,因为我看透了你,使你难堪,所以你要对见证人复仇!

最丑陋者 你说得还不够正确,查拉斯图拉。我杀死了上帝,我是元凶。现在全世界都在追杀我、我为此感到骄傲、感到狂喜!从来最受迫害的人不都成功了么?越迫害人的人越容易追随别人!但那是他们的怜悯,我不需要他们的怜悯,所以逃来找你。

查氏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最丑陋者 现在是贱民掌权的时代,怜悯是被一切末人称作的道德:他们不知道尊敬伟大的不幸、伟大的丑陋、伟大的失败、即伟大的我!是你第一个发出警告,要提防怜悯,但所以许多人正寻找你向你求救。所以我警告你,你也要反对你自己的怜悯!

查氏  你警告我别走你的老路,我以赞美我的路而感谢你!你去到我的洞穴,先同我的动物谈话,它们是最骄傲的动物、最智慧的动物,它们是我的好顾问。我爱伟大的蔑视者,人是要被超越的一种东西。

[最丑陋者下。

[查拉斯图拉孑然独行。

[台后传来呼唤声:“站住!查拉斯图拉,等一会!”

[影子上。

[查拉斯图拉一震,加快脚步。

影子  查拉斯图拉,你怎么啦?我是你的影子!

查氏  (止步)你到底是谁?你在这儿干什么?你为何自称是我的影子?我不喜欢你。

影子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你离不开我!我是个漫游者,曾跟随你的脚踵行之,没有目的、也没有归宿,所以我虽不是犹太人,也不是永久,但也无异于永久漫游的犹太人。

查氏  (默然。冷对影子)

影子  真的,我常常紧跟真理之脚踵!真理之脚踵却踢我的头。有时候我想说谎,但是瞧!只在这时我击中了真理。我所爱的已不复存在,我如何还爱自己?

查氏  像我所爱而生活,否则别生活!

影子  哪儿是我的家?我询问而寻觅,没有找到。哦,永久的住处?徒然呀!

查氏  你自由的精神和漫游者呀,你有很坏的白天,注意更坏的夜晚不要再来吧!你可怜的漫游者和感伤者,你倦怠的蝴蝶呀,今夜你想有一个休息处和家么?若是愿意,就到我的洞穴去吧!现在我要赶快离开你!

[影子消失。

第21场

[查拉斯图拉上。他神采奕奕、昂首阔步。

查氏  (独白)我像一个四海为家的犹太人到处漫游,我寻觅了那些需要我帮助的高人们而一无遗漏。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睡了个安稳觉。我终于满心喜悦地返回我在山上的洞穴。

[台后传来呼唤声:“救救我,查拉斯图拉!”

查氏  (大惊)什么,又是求救声?而且这排雷惊涛般的声响来自我的洞穴?!

[国王、巫师、神父、预言家、水蛭专家、乞丐、最丑陋者、影子等蜂拥而上,一齐呐喊:“救救我,查拉斯图拉!”

[他们的身后站着鹰与蛇。

查氏  这是怎么回事,高人们?我已经把我的洞穴作为你们的避难所,还给你们蜜之赠礼和幸福的号召,而且让我的鹰与蛇回答你们的问题。

[众人争先恐后、七嘴八舌地鼓噪着什么。

查氏  我听不清你们的话,你们能不能一个个地说话?

[众人又是鼓噪连天。

鹰   住口!你们再这样像蛙鸣般地吵闹,我就扑杀你们!主人,我告诉你,这些人像蝉一样地发问,但都是微不足道的问题,因此,我拒绝回答。

蛇   主人,他们提出的问题愚蠢而琐屑,真叫我难以相信他们是高人、上等人?

查氏  别这样,鹰与蛇。他们是我的宾客、被保护人,我们应该给他们礼遇。

[众人呐喊:“查拉斯图拉,救救我们!”

查氏  安静!安静!高人们,我给你们每人两件礼物:第一件是“安全”,使你们免于野兽的危害;第二件是我的小手指,这样你们有了全手、全心。众位拿去吧!

[众人欢呼、致意:“查拉斯图拉万岁!万岁!”“查拉斯图拉天神,我们高人追随你便有了伟大的希望!”

查氏  不要向我顶礼膜拜,我不是神,也活不到千岁、万岁。你们是高人,但你们的高迈还不足,意志也不够坚定;你们是高人、高人的族类,但你们心中仍有许多歪曲和变形。世界上还没有一个铁匠能为我把你们錘正、錘直。你们只不过是桥梁;更高的人从你们身上渡到彼岸。流氓说,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可是上帝死了,在流氓面前,人人不平等。高人们呵,离开市场,登上高山,在风雨阳光下学习舞蹈与欢笑吧!

[众人发出惊讶声:“呵呵呵!”

查氏  (肩负鹰与蛇)我的动物呀,我爱你们。让我们到洞外去呼吸新鲜空气!(下)

[顿时,哗声大作:“他去了!他去了!”“怎么办?怎么办?”“恐惧!恐惧!”

[驴子上。发出欢叫:“唏—哈—是呀!”

[查拉斯图拉肩负鹰与蛇上。

查氏  刚才洞穴里喧哗如沸,如今却寂静似死,他们在里面干什么?

[众人一齐跪倒,朝驴子顶礼膜拜。

[最丑陋者头戴皇冠、腰围紫带,虔诚地领头念祈祷文。

最丑陋者 一切荣耀、尊严、智慧、感谢、赞美、力量,归于我们的上帝!永远!永远!永远!阿门!

众人  (应和)一切荣耀、尊严、智慧、感谢、赞美、力量,归于我们的上帝!永远!永远!永远!阿门!

驴子  唏—哈—是呀!

查氏  (震惊)你们在干什么?竟把一头驴子当作上帝拜倒!(挥杖殴打众人)你们是最坏的渎神者、最愚蠢的老妇人!你神父,你是把一头驴子当作上帝让大家膜拜的始作俑者!你巫师,谁还信你,当你信仰了对驴子的崇拜?你水蛭专家,你的灵魂对这种皈依者的祈祷和焚香不是太纯洁了么?你国王,为什么不抛弃这头蠢驴?你预言家,向驴子磕头就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事吗?你乞丐,为什么不去膜拜你的牝牛?你影子,自称为是的思想家,却变作僧侣搞偶像崇拜!你最丑陋者,你杀死了上帝,为什么要制造一个驴子上帝呢?!

最丑陋者 你是个无赖!你为什么不长一对驴耳朵?人人都有驴耳朵。你是个无赖!上帝是否活着,或者死而复活,或者彻底死了,你们谁最知道?我!哈哈!你是个无赖!查拉斯图拉!(夺下对方的手杖,折断)

查氏  既然是这样,你们这班丑角,为什么要在这儿佯狂乔装?你们这班蠢驴,梦想返老为童那就请便!我的超人决不进入你们的天国;他脚踏大地,走往天涯!你们这些侏儒,和下贱的末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最丑陋者 (狂叫)杀死他查拉斯图拉,无赖!

[众人朝查拉斯图拉扑去:“杀死无赖!杀死无赖!”

[鹰与蛇保护查拉斯图拉撤退。

[台后传来一声狮吼。

鹰与蛇 (惊喜)狮子!狮子!

众人  (惊恐)狮子!狮子!(逃下)

查氏  吉兆到了,狮子来了,我的时候降临。我将离开洞穴,迎着太阳,寻找超人!(同下)

第22场

[尼采柱杖而上。他面色阴沉、摇摇晃晃、怪里怪气。

尼采  (独白)我为什么这样智慧出众?因为病魔虽能折磨我的身体,但心灵却绝对健康!我有一双颠倒乾坤的手、我有一副超越地域、民族的眼光,我血统高贵、生命强劲、情感真诚、心地纯洁、勇于战斗、善于创造,我厌恶一切庸众、寻觅唯一超人……

[出版商上。

出版商 又是谁在这种愁风苦雨的秋日里,像头蟋蟀似地叫得人火冒三丈?吵吵吵!

尼采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开门!开门!施蒂纳先生!(擂门)

出版商 敲敲敲!你他妈的把我的大门都敲破了!(开门)呵,原来是尼采先生?欢迎光临!瞧您的衣裳都湿透了,快脱下。您有什么火烧眉毛的大事、急事,要在这该死的天气赶来?

尼采  (恼怒)我的大著《查拉斯图拉如是说》,我等你出版快要疯了!我这用生命和心血凝成的结晶全都托付给你了,可是你不给我1马克的稿费!大著的最后部分干脆甩入水中!

出版商 关于稿费一事,不必我再费唾沫。该书的第4部分,我告诉你:对这种格言式的东西,读者根本不感兴趣!

尼采  你这个白痴!竟敢诋毁这部空前绝后的杰作?(揪住对方)本书采用格言和警句正是它的伟大之处!拥有世界上最多读者的《圣经》难道不是用这种形式写的吗?但圣经又怎能跟《查拉斯图拉如是说》相比呢?能够如此大胆地运用崭新的前所未有的、真正创造技艺写大著的人还从未有过!

出版商 放手,先生……有话好说。

[尼采松手。

出版商 我为了出您的书,快要破产了……别别!

尼采  你为什么不去做广告、推销?只要全书出版,全世界都会人手一册,蜂拥抢购的。

出版商 (冷笑)我自己无力出版大著,为您的书稿我找遍了同行,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

尼采  谎言!骗人!你非出不可!

出版商 别动武!别动武!……我甘愿冒倾家荡产、开除教籍、坐牢杀头的危险,只要出资284马克,我立即给您开印大著!

尼采  行,施纳蒂先生!这是284马克—我倾其所有的养老金。(付钱)

出版商 (接钱)好,尼采先生。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大著《查拉斯图拉如是说》第4卷40册。(交书)

尼采  (忘乎所以)哈哈,我找到了查拉斯图拉!哈哈,查拉斯图拉已深入人心!(下)

第23场

[尼采捧书上。他衣冠楚楚、目光炯炯、步履从容,边走走喊。

尼采  快来呀!快来呀!我要赠给你们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市民们一哄而上,纷纷伸手:“疯子!疯子!”“珍宝!珍宝!”

[尼采给市民们分发书籍。

[市民们大失所望:有的把书丢掉、有的不愿接受、有的赶紧离去。

[尼采收回书本,继续前行。

尼采  快来呀!快来呀!我要赠给你们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女子们蹀躞而前,喜不自禁:“尼采!尼采!”“礼物!礼物!”

[尼采给女子们分赠书籍。

[女子们颇感扫兴:有的去作手纸、有的不屑一顾、有的塞入皮包。

[尼采不改初衷,继续前行。

尼采  快来呀!快来呀!我要赠给你们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幽灵们雀跃而来,做着鬼脸:“查拉斯图拉!查拉斯图拉!”“祭品!祭品!”

[尼采给幽灵们赠送书籍。

[幽灵们顿时作色:有的嗤之以鼻、有的严加拒绝、有的撕成碎片。

[尼采勉为其难,继续前行。

尼采  快来呀!快来呀!我要赠给你们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服务员和旅客们蜂拥而上、争先恐后:“好人!好人!”“赠品!赠品!”

[尼采给他们赠送书籍。

[服务员和旅客们兴致索然:有的掉头而去、有的抬手推开、有的物归原主。

[尼采垂头丧气,继续前行。

尼采  快来呀!快来呀!我要赠给你们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友人们纷至沓来,热情有礼:“弗里茨!弗里茨!”“大作!大作!”

[尼采给友人们赠送书籍。

[友人们嗒然若失、摇头叹息:有的神情冷漠、有的随手归还、有的不辞而别。

[尼采怅望远去的人影,一瞥满怀的书籍而长吁短叹。

尼采  呵,总算还有一个知音……

[友人丙重上。

友人丙 请原谅,弗里茨。我一点也不明白查拉斯图拉说的任何一句话。大作奉还,以免枉费了你的好心,礼物还是赠给知音吧!(还书)

尼采  (尴尬。自嘲)这就对了,亲爱的朋友。其实,只要明白查拉斯图拉说的6句格言,你就可以出类拔萃,达到比现代人更高的境界。

友人丙 是的,是的,尼采先生。(下)

[尼采失声痛哭。怀抱的书掉落一地。

尼采  呵,我的头胎儿子死了!这部写给所有人读的书,可是没有人能读懂它。因为我的时代还没有到来!

[一辆马车从远处驶来,在尼采面前停止。

[马儿俯下头去叼起一本书。

[尼采觉悟到了什么,狂喜地搂住马头亲吻。

马夫  (惊恐)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尼采  我是尼采·凯撒!我是狄奥尼索斯!我是钉在十字架上的人!我是查拉斯图拉!

马夫  疯子,滚开!(挥舞鞭子)

[台后呼应声:“疯子!疯子!”

尼采  我不是人,我是炸药!

马夫  (大恐)炸药?快跑!(抽打)

[台后呼应声:“炸药!炸药!”

尼采  (怒叱)恶魔!末人!贱民!不许你鞭打我的坐骑!

[马夫鞭打尼采。尼采倒地。马车辗过。

[台后呼喊声:“炸弹自爆了!”“疯子死了!”

尼采  不!我的时辰尚未到来!有的人要死后才出生!(死)

——剧终——

2004年1月初稿
2007年10月二稿

《自由写作》第44期【戏剧】

阅读次数:13,69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