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坪:北京的尾巴(诗六首)

Share on Google+

◎ 陈家坪

耕地的不是农民

耕地的不是农民,而是,
毛泽东发动的土地革命。
你从自己的手中举起向阳花,
然后,别在我的胸前。
因为长江黄河的壮丽,
你把澎湃的热血注入我!

2009.1.7

我的政治身份掉落地上

我的政治身份掉落地上,
我不知道,地在某部分人之手。
我像一个赤身祼体的孩子,
需要大人给予温暖和衣着。

我当努力被统治,
放弃尊严、荣誉与名声。
做个无党派公鸡,
只在天亮前打呜。

2009.1.9

答曼德尔施塔姆

我不要权杖,不要自由——
无所谓生活核不核心。
我不要真理,也活得自在,
莫非人民也不要真理?

就是在找到自己以后,
我也不膜拜脚下的大地;
我拿起权杖,四下打量,
埋头向家的方向奔跑。

在这一片红色的土地上,
冰雪从来就没有融化;
我仍像从前那样——
始终感觉到家人的温暖。

太阳慢慢从地平线升起——
被一个人占为己有……
人民是对的,他们给我权杖,
让我亲眼看到了太阳!

2008.9.22

夏加尔的贫困

因为惧怕,夏加尔把耗子扔给他弟弟,
床的另一头,弟弟接住,
又扔回——
最后,丢进桶里,
水淹没了它。

“这么冷的天,还要把窗户打开?”
死去的奶奶责问,
妈妈醒来时发现——
总会有一个孩子被冻伤。

“为什么?一家八口人吃饭,
干活的只我一个!”
——他,夏加尔父亲的这个问题,
只有如实地记载。

2008.9.25

有饭吃我就很满足

有饭吃我就很满足。
你看,我长多胖,皮肤已发白。
如果我还那么瘦——如果
我阻碍了社会的发展。

你再看看,我是否已长胖?
看眼睛嘴巴鼻子和耳朵。
不看脸——脸会浮肿。

最好用手捏捏骨头——
看喊不喊疼?

2008.10.19

北京的尾巴

我在摇摆,是北京的尾巴。
工作、女友、钱包,
朝北京相反的方向摇摆。

身体吸收一剂麻醉。
为了砍断时不疼,紧紧地
抓住自己,我抓住政治和经济。

领导、官员、商人……作为名词
他们没有尾巴,我东奔西跑
有作为动词的尾巴

——下水道一样阴暗,
高楼一样倒下又爬起来,
子弹一样飞进大学生的信念,
刀一样滴着血。

夹着尾巴做人。
我不是人,因为流不出一滴泪。
说不出是谁?是谁?
把我变成了一条尾巴!

2008.2.18

《自由写作》第46期【“六四”20周年纪念专辑之二】

阅读次数:9,53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