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子:近作小辑(诗11首)

Share on Google+

挽歌

风马牛闯进花园
火 :在聊天
一堆太阳的歪脸流淌油脂
一群白云贩子当街收购木棺

铁吃肉
盐吃海
皱纹吃花

正加负约等于时间
零度与零度
相去甚远

你在鸟笼养育一座假山
她在阴户种植一株闪电
艺术兑换医术 :用零钱
日子:这暴露的青筋 ,那弯曲的直线

越减越繁的花圈
饶不过的寿衣店

在黑与白之间
汹涌的灰呵
是不眠的祈祷
父 :祢的遗产

在恐惧和颤栗之间
语词, 陷入鱼刺
鱼刺在鱼肉中发育
壮大了海

两条鱼 ,五个饼
喂活了满目三角形的圆

向罪而死的人
就要在死后归来

 

闪电打进核桃里

闪电打入核桃里
巨人的胆结石出土,侏儒的显微镜围观
风乎,云乎,火苗的矩阵瘦乎

闪电打在核桃里
谁都料到,顽石的精虫稀少
雷雨和蟾蜍,一定堵在赶考的路上

闪电打进核桃里
白蚁在微雕烈士的记忆
金属一旦钛白,羽毛果然钛青

闪电打在核桃里
聋子西山弄箫,哑女打钟南山
捉住闪电的人,遁入教室的黑板

闪电打进核桃里
火湖科考队烧焦了七个
得到保佑的稻草人换上消防服

闪电打进核桃里
壳内的蛀虫在白壁上画门
壳外的尺蠖高喊:钥匙在我这里!

闪电打进核桃里
万代核桃树只结闪电
万代的闪电只结核桃

2011,清华园

 

乌有乡消息


沙丘淘出谷粒
谷粒国度有了信条,为咒语的丰收
一律吃沙!为了谷神的雕像永生
玄牝啊,你必须闭经!

飞转而来的
无底
青碗
扣下来——

一个火红穹庐
一个铸铁穹庐
翻模,喷溅

吐出一条冰冻的长尾工地,蠕动
在逆光的硫磺辙迹。在
马嘶的纵横鞭裂

爬行……

我父亲是一辆遍插白旗的
推土车。红旗在云头聚啸,他的
灵魂推着一堆
盐碱肺泡
弓腰
爬向大坝的瓷土斜坡
像萤火闪跳

标语酵母,炉渣面团

仿照彩虹的炫目弧度,流星铁犁
滑进病骆驼的耳道
改造。改造。改造……

往上,再往上
沙丘踩着沙丘的秃顶

被沙风赦罪的老露水
栖在十八层松枝高处
为我们:骨灰的休耕地
……

 

诗人

全体云层分担,一双芒鞋从来浪迹
从来!选择焚尸的柴垛浴火
游子熟悉诱惑,光线悬在蛛丝

哦,浴火:那薄冰煮熟的秤砣,偏要
探听一只蜗牛的触须,偏要
采集一根竹杖的血珠,偏要

无名的病痛,偏要
养成有名的医术,偏要
千年多病,多雄蕊,多豺狗,偏要

独自登高而流淌。为石蜡发言,灌进鹤唳
为拒绝:铁椅子的竞技。为你:千年哭墙迁移
为这:羽族,虫族,世代,哦,龙麟面具

那霜降,迟早柿子黄,
那马胃里反转的青草,迟早
要变成白垩的书页,迟早全不配

迟早落笔!迟早都要发生

 

雪夜三叹

大雪:奔丧的风影抬走穿寿衣的星座

我父亲的坟茔,更白了
我母亲的坟茔,更白了
我舅父的坟茔,更白了

看!我前世的坟茔,更高了

大雪:挤破梦与醒的栅栏

青松的梦,更青了
黑马的梦,更黑了
黄河的梦,更黄了
毒蛇的梦,更毒了

死的时候只有更轻,才能埋进雪原

大雪:带着冰和谜前来交谈

核电和天使哦你们谈,交谈冻结了
候鸟和湿地哦你们谈,交谈冻结了
穷人和资本哦你们谈,交谈冻结了
魂幡和气息哦你们谈,交谈冻结了

大雪:没有词,只有冰还在哭
大雪:没有冰,只有谜还在笑

 

柏林:夏天的俳句


窃听器和界墙,嘎然一声消遁了
管风琴怀揣骨灰匣
在森林换气


自由吹拂烧焦的种子
花萼:身穿红字囚衣,穿过
电网朝我的记忆——慢跑


闪光的泪珠城市,闪光
政府在水晶的瞳孔里办公
太阳!是个琥珀收藏家


灰衣修女怀抱圣像
留影菩提树大街
生死界的奇迹,还没弥补


脚心和手心一齐睁开眼,看
焚书广场。灰堆下的词壳
劈啪爆出秦朝的黑豆粒


两个和解的铜像哭成一团
四个饱乳房,圆月
明晃晃


小教堂:从莲叶露出凉鼻孔
赤脚公主,像一只白鹳
飞入圣水墨芦苇荡

 

使命

口衘火炬,猎犬
冲出寡妇的子宫

半生,千年,一瞬
死之后是什麽

无路的钟声,开天
方言的风轮,越界

从头到尾,要到几时呢?
闲云苦寒,无人采棉

无人,能像祢
末世的采棉工

世界的绷带,白到地极
耶路撒冷,一亩血田

神之绿洲,魂之银河
半死的芥子都要复活

2013,冬,香江

 

诗艺

一首诗为你把棉被捂紧
就不会再有睡意。一首诗
跪行在煤层,嘴衔饥饿的矿灯

从一粒黑盐,听到海啸,一首诗
缄默多半:如火烧云的残卷,遗民
雪岭阴坡,陋室的上颚

一首诗要有惊马的神采
直到轮子溅火,冒烟,直到草味的响鼻
颤栗在起句,辙,韵,守在你门前

一首诗:沿着语义的歧路,追踪丢失的脚
一首诗:被攀登的血液高举,响成暗河
一首诗:像蝰蛇过路,逃一次蜕皮一层

美是不够的。一首诗
等她:墓树,沉香,刨成一案锦瑟:无端
等她:渊面,生风,马槽托起圣婴:无稽

一首诗的真实,形同浪迹,刚毛临风
一首诗哦,在有无之间,空山,崆峒
变幻跟着变换,几微,无名

一首诗纯粹到老家,白发直立,倒栽云头
不像疾病隔世流传,一首诗:
医治另一首诗,一切诗医治一首诗

 

收割

磨镰的声音涌入麦浪
万古——
响彻旷野

瞎天使:尖翅膀的利刃
呼啸——
飞掠麦茬围拢的村落

求祢:挽住云雀与晨星
求祢:挽住蛙鸣与麦垛

祢能否挽紧:无地拾荒的臂膀
祢能否更瞎:瞎到——
能摸黑递给我灯座

要到几时,几刻?
祢眼泪的甘薯,再喂我
又多量出一杯,给我喝

何处? 祢再种植我——
窒息在石缝深处的麦粒;何地?
祢再掰开无言的天国

2012

 

向我的母语致敬

你怀有我,游弋,一个词
你打开你,给我看:我变成水

水看不到自己,灵泉一滴,比
脑浆更白,比过雪莲,比过银河
百年长衫落魄,你的足迹丧乱,比
铁树的骨灰更黑;比
杜宇的啼血呀,更无比

你怀有我,我便守在你羊水的方块上眺望
草根与烟岚,抓住下滑的泥石,你掰开你
掰开山海的好风水,唤我,赐我
笔意中的神子、芥子和葡萄园

你鸟虫篆书,你横平竖直,大道扛起厚德流离
你黄泉锥沙,你碧落折钗,水袖搀扶竹马流离,

流离哦,流离的茱萸遍插飞檐,数不清
你究竟有多少盏簌簌流离的青灯,照不亮
人世的白日梦和判决书,可太初有你,其命如你

把仓颉的星栗落满我胸中丘壑
又令启明星推开迷网与铁窗
放出梅花杏花梨花的大片鬼哭

一个食草寡母,擦拭她镜中的游子
在你涂抹辣椒的乳头,饥饿的律法废止

恨血千年,一只无常假眼
怎能见识姨母断魂,祭侄绝境?即便
神龟的脊背完全破裂,即便
躲在革命下水道的马蜂,哄然将她分食

你怀有我,游弋,一个词
你打开你,给我看:我变成墨

 

听证

某物:在血清里
摸黑,逆行
喜鹊在上升的狼烟中辨认归途

某物:咀嚼油炸的词语
和熄灯号,和井水
一齐下沉;总会有

一株白杨赤身穿墙,总会有
一匹白马跃出童谣,总会有
一朵雪莲卷起暗香,总会在

此刻:云的货轮
拖拽万吨肺叶
行驶在电视塔发射的滚滚鼻音

焚尸炉内部,硫磺火舌在争吵

哦,天上稀薄的吗哪
和地上的某物混成了夜歌
导盲犬咻咻游过界河

驻足此岸的我看见:那自义的
孽火,已然带来自戕的废墟
而降落彼岸的我听见:

那浮出海平线的
管风琴,突然借赞美的风力
荡响,巴赫们的片片白帆正缓缓驶过

2012-2013 冬

 

附:岛子简介

诗人、画家、艺术批评家、艺术史家。一九五六年生于山东青岛,先后毕业于西北大学、北京师范大学,获文学学士、文艺学硕士。曾任西安市文联《长安》文艺月刊副主编,四川美术学院教授、美术学系主任,重庆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艺术历史与理论专业博士导师。主要著作和译著有:《岛子实验诗选》、《美国自白派诗选》、《燃烧的女巫:西尔维娅·普拉斯诗选》、《后现代状况:关于知识的报告》、《中国当代油画研究:观念变形记》、《后现代主义艺术系谱》、《艺术哲学:艺术家的真实》、《建筑新范式:后现代主义语言》等。

阅读次数:20,56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