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浩:喜剧——第四部(诗剧)

Share on Google+

◎ 蒋浩

彼此

之壹

梳洗打扮的,小雨
像拒绝,镜子,和关系。
小男人,大闸蟹。
高架桥速送各种食物,
一湖试纸不够澄清
皱纹叠加的,假山水。
纸叠的,竖立的
船形电话亭,
带触须的软蛋路灯,
胯里充电器,纯属多余。
就近的银行负责
增值虚名到无名。
你不是上海,
却笑我从海上来?
旁边路人,沤烂了猫脸,
屁股上的口袋,
装了飞机上寒碜的雨点。

之贰

石拱桥焊接彼此的不解。
桥下有水流向你,
如果你刚好骑上
爆胎的单车,要出去。
用于突破和变向的亭子,
隔着雕花窗,
扮成乞偶的蕊,
向你招手,向池子
典当首饰和衣袖的迢递。
有时不合适,不如意,
搭配单独的涟漪。
旅馆浴巾锋利,
裹擦岸边偶借的塔身。
香皂睡在腋窝里。
露水养着千年虫,
蛀坏了钟声,
和一棵玻璃塔松的尖顶。

之叁

“是否”像个雪球妹妹,
哑铃提醒“必须”。
烤肉上横的流油,
和头巾上绣的巴旦木,
蹩脚的行星注解“消息”:
……教义是家法。
欲望清苦,中年时,
才想到巍峨割礼。
你喜欢她饱满的脸,
和胸脯,高挑的,出土的
匈奴身材。寄自拉萨的绿松石项链,
饱含清真寺的逻辑之光。
在奥依塔克,车被山洪抱住了,
雨剃着鞋底的轮胎纹。
她父亲是个公安,
母亲在喀什继承到一颗狼牙、鹰眼和鹰抓,
都给了她。

之肆

狐香的飞天上了年纪,
借助手电,她的沟壑,
留在烟熏的土墙上。
空调掏空闷热的莫须有。
在这里寻欢到骨,
夏蚕的精液描靓眉。
心事幽凉,叮当的空气,
强迫你拧紧胯下之辱,
把海南女客的鳍,
租给楼下小杂货店做雨蓬;
自己搂着鱼泡充气。
驴肉黄面量大撑胃,
筷子像温度计,
预热本地风味凉菜。
前身明月,在床头狮吼。
附近沙漠有座旧山,
斑马线缝在裤腿两边。

之伍

倒车时,屁股被轻微撞了下。
刚结束的,被前插的快感,
足以应付交警的罚单。
激情戏提炼精神洁癖。
醒在车上,像个伞兵,
嘴里含着浮云的乳头。
蔚蓝的睡衣,
晾在冰淇淋的皮肤上。
没想到锦瑟的机关里,
突然蹦出只野狐狸。
花心刺客,砍削她鼻尖上
填词的天赐白垩。
手指捉到些例句,
有时,也用于修补漏水的
海底。书如沉船。
车在波浪上开。
写作,而不求甚解。

之陆

不是厌倦。训诂学
女生的皓腕雪,
拓印手镯上的电子邮件:
……某星球失火,
青蛙王子变普罗米修斯,
用进化后的尾巴,
自己反锁在女像柱上。
……今夏到处是洪水,
直升机从屋顶抱起
一窝窝生鸡蛋。
缘木求鱼。挂在枝头的,
政变的枕巾和胸衣,
像个漂白的乌托邦。
几个人挤在颧骨上,
肚脐们,撞粘在一起——
呵呵,男生的机器猫,
被谁的中指强奸了?
房屋倒塌,脱铠甲,抠疮疤。

之柒

摄影师在你我之间
放上些匆匆行人。
“我是那一个?”
坏笑,背后给你写信。
去火车站,接或送,
山河改了身上的食道。
组装的电脑认出原配女友,
笑过后,锁骨里漂着
纸屑。夏天肿胀的电流,
饭馆的灯,熄了又亮,
风给酒送来第三者。
你是孩子,白天用牛奶
擦身,晚上再火浴——
两者的差异,花瓣做的
夜漏,漏下沙,沙。
折叠寻找负数的水平线,
……尺度是潦倒者。

之捌

人性,给宗教和革命的
借口,抹辛辣口红。
母女俩分享着性别的快乐,
往购物袋里装水果。
婚礼上咬碎的半只,
在男人体内长出了树。
猴子从枝桠坠地,
再也追不上乌龟了。
因明僧操打狗棒,
点化面包和电视,
不男不女,才是红牌天使。
乞丐盘里的纸币,
灯罩般开裂的果皮。
她们收集新人衣领上的
彩屑,杯中的残酒,
喂蛇皮口袋里的胚胎。
宾语,反作用于你。

2007年4月26日至9月6日,万泉庄

《自由写作》第48期【长诗】

阅读次数:7,98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