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沨:我的蓝吉他——给Y·W(长诗)

Share on Google+

◎ 黑沨

1、
四十四年,家与国,都不在我人间地图上
四十四年的敌军,围困何止万千重
何止平沙,何止落雁
四十四年喋血,为一片遥远的月光
今夜是公元2009。
今夜我在中国
今夜水落。今夜必将石出
一生的黑暗都在今夜兵临城下。
而今生的爱人,今夜还在远方
爱人在远方,如同爱情在我遥远的心上
如同我一生追逐无果的月光
今夜,照亮了我孤单怀抱里这把蓝吉他

2、
这是近景:你行走在热烈的大地上
远景里你行走得那样空虚,那样荒凉

3、
但是,我空虚的爱人
你是被我簪在遥远的心上的,像一朵秘密的蓝莲花
盛开在我鬓边,是露水上的梦想
藏在琴弦中,是唯一的心事
唯一的水,不绝,如缕
在整整一个冬季里,像春天一样遥远地荡漾

4、
公元1965年,其实已兵临城下
空城肃杀,我来到,不合时宜,就学习缄默,学习农业
但完全不开成尘世间的春花
与生俱来的,就是一把比天还蓝的吉他
公元2009年,秋天肃杀,钢铁林立
青丝一样的琴丝
比一生还长的情丝
还缠绵在只有你的那个方向
今夜,还是我唯一携带的干净行囊

5、
命运总是这些墙
悲伤因此也是。
四十四年家国,也一早就是这样
风起云涌,而我也一早自有主张
大地荒凉,太荒太凉的时候
我就拨打你的电话。同时让你听我穿越黑夜的蓝色琴响
和你交流山谷里的月光声响
那静静的深深的山谷啊,是你的家
可那也是我家。你的人间;我的天上。
那也是我的梦和你的梦可以私奔一世的地方
——大雪纷飞,极目安祥。

6、
今夜兵临城下。
城上,我不停弹着蓝吉他。
因此今夜我也是站在遥远山谷的月光下。
西出阳关。今夜我也是站在雁门关的花树下。
今夜的飞雪也是漫天。
弹着蓝色吉他,极目安祥。
今夜你行走在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可今夜你也一定已经在来的路上。
知道吗:等你等得花儿都谢啦
爱你爱得地老天荒
我无言的琴弦喊你喊得其实地动天摇
正如我蓝得地动天摇。
可是,爱人啊,
可是这些,很久以来,你并不曾从我因羞怯而沉默的蓝色情意里听到

7、
然而我的命运就是墙。只有墙
就是今夜。只有永夜。
只有兵临城下
只有不间断的弦断。
只有无人听的寂寞。
除了音乐的碎片划破自己的心、梦、手指
以及衣裳。

8、
四十四年,家国不在我人间地图上
四十四年,人民的呼吸在我城池中
黑夜,也是永夜
巨大的钢铁,倾轧,他们匍匐
农业,但是没有收获
史前的蛮荒。今夜只有恐惧。
如同邪恶的宫廷里只有血腥和娼妓
如同我只有泪水和诗歌
而今夜的兵已临我的城下。也是你们的城下。
无边的漆黑,钢铁的围困,
乌鸦横飞,麦田无收
断了粮食和空气的时候,
甚至断了水源的时候
为一片遥远的月光,我总能遥远地活着
你就是我心上的月光啊,今夜更胜往昔
我低头拨弄着我的蓝吉他。

9、
樱子说,你是山,有裸石,幽微处有潺潺泉水
樱子她说我就是每日每夜都流动在山怀抱里的真水
只是山从不会低头看水。
樱子说,这是因为,水原本就是山的一部分。
哦,我如此热爱你的裸石,如同深爱你的泉水
只要是你的裸石,又如何不是你的泉水
山和水都是你的一部分,如同月光是你的一部分
空虚和荒凉,也是你的大部分
也是我不能企及的那部分
因此你更是我梦的一部分,诗的一部分
泪的那部分,也是我青丝萦绕的一部分
是我失落的一部分,也是我秘藏的一部分
那都是我仅存的思念与信仰
你的每一部分,都是最好的那部分

10、
四十四年杀伐。
四十四年了,杀伐的黑夜,成为我生活常识。
没有冷兵器照亮,我也看得清狰狞。
有时它们会换种嘴脸和兵刃欺近,围困。
虚弱的墙。强大的阴暗面。
一种楚歌,就常常让人意气消沉斗志全丧
四面楚歌里,我凝神拨弄蓝吉他
琴声因此直上云霄。
当琴声用来御敌
蓝吉他就骤生出我周身的冷气。
骤然间,它静默。

11、
久久的静默。
最近的一次跨越了世纪。

12、
琴声所表达的,正是是静默所昭示的——
所谓肮脏。所谓清洁。
所谓血腥。所谓悲悯。
所谓残酷。所谓温暖。
所谓坦克。所谓诗歌。
所谓钢铁。所谓蝴蝶。
不可调和。
不容侵犯。
没有暧昧余地。

13、
天地间。

我如水的琴声孤单地御敌。

万籁因此俱寂。

14、
今夜你听到了。
今夜你翻开我的诗集就听到了我的琴声。
如同我弹拨琴弦就听到了你的塞外目光。
因为沉默,因为羞怯,因为爱情其实不说话
在倾诉爱情的时候,我的琴声,它们常常不能穿越尘嚣。
今夜我才被你湿润的遥远目光所笼罩。
蓝吉他被你照亮。
湿润的我。
湿润的、我的、蓝吉他。
今夜兵临城下。
爱人啊,因此,今夜,
你要把一朵如此蓝花更端正地秘藏在你遥远的心房。
注视着超乎彼此想象的美好
在一把越来越湿润的蓝色吉他上。

15、
诗写到这里
一曲终了。
战事也已经终了。
诗写到这里,序号是单数。
远方的爱人,今生、乃至永世的爱人啊
敌人在城下,是钢铁。
敌人在头顶,是时间。
人间的地图上,我们难以成双。
其实我们已经成双。但不是在我们人世间的地图上。
兵临城下。
一切终了。
把时间还给时间吧。
把敌人还给敌人。
我的蓝吉他,是最后的蓝吉他。
我的家国。我的蓝吉他。
我的月光。我的蓝吉他。
我的爱人。我的蓝吉他。
我在你遥远的怀抱里。你寂寞的蓝花花。我孤单的蓝吉他。
四十四年。为月光而喋血。这把蓝色吉他。
唯一的蓝吉他。现在是它。最后还是它
在时间的战场上,把月光收藏。

2009年9月23日 苏州

《自由写作》第50期【诗】

阅读次数:7,75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