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勤恒:返航(诗·外一篇)

Share on Google+

◎杨勤恒

告别绿卡,告别美元
我乘着飞机返航
——风挟着雨电拖着闪

告别了自由的世界,告别了流亡的朋友
投回战友们的怀抱
——激荡的心,澎湃着血
喘息的江河,呜咽的山川
不屈服的战场,熟悉的硝烟
祖国呵,我回来了——冲关!
只胆孤影
哪怕面对的是死亡
孤影只胆
哪怕面对的是魔窟兽穴
既我有敢天下先的胆气
就该敢当仁不让地
站在中国的战壕里
既我有敢下地狱的骨气
就该敢与中国人民手挽手
唱响我们的战歌
——怕什么专制势力迫害
这本就是我们自己愿走的路
——怕什么监狱集中营、电网高墙
这本该是我们不悔的炼狱!
我羞:隔洋空言对国内朋友的关心
我耻:相互无聊的内斗,没出息的攻讦
我奇怪:当初叱咤风云的英雄
如今却只顾自己做着领袖梦
我疑惑:当初豪语壮言的先驱
如今却只顾自己积攒着美元
我也惭愧:曾经大声呼吁要民众们起来
如今却自己躲在远远地异国
侈论着中国土地上的民主运动
我也憎恨:曾经大言自己曾经多么多么勇敢
如今却竟敢心安理得地
作了蜷缩在外洋的懦夫!
朋友:中国民主运动的根在中国的土地上
我们是中国土地上民主运动的脊梁
——我们不是一群不负责任的逃兵
我们不是一批壁上观的脓包
历史已经荣幸地让我们背上了沉重的使命
我们绝不能允许邪恶再祸害下一代!
时代已经光荣的赋予了我们伟大的职责
我们决不能抛弃仍在战场上嘶喊的战友!
哥们常常想想: 祖国的前途、人民的期待
哥们常常想想: 时代的号召、历史的责任
——归来吧哥们,该返航啦!
我们有凌云的崇高壮志
我们有冲天的昂扬斗志
别让人生有限的生命寄生,浪费
——归来吧,哥们:该返航啦!
我们没有理由放弃自己的祖国
我们不能被剥夺了我们归国的权利
哥们:归来吧,返航——
祖国,在需要着我们继续依然的事业
祖国,在盼望着我们组织新的努力
祖国,正等待我们
为她奉上我们的牺牲!
哥们:归来吧,返航——
归来吧哥们:
你应该作敢大无畏的闯关者
你应该做敢傲然地扑向苦难的人
归来吧,哥们:
已有王策、杨建利
以及张林、魏泉宝
哦!还有王炳章,等等等等
而且我相信,接着还有……
——哥们:你呢?!
哥们:归来吧——
雄赳赳的列队
理直气壮地返航
让我们对着世界大喝一声:
看我们的!
让我们举着大旗
在中国的大地上
共同向邪恶的黑暗势力
作最后的一击!
哥们:返航!

2003年春稿于上海

游五泄记

诸暨城西,有五洩也;

五洩者,乃一水库也。

得暇游之,至则缘水以进,其水碧绿,人誉为:天然的雪碧。

转过一湾,未久,登岸,蜿蜒山径间,两旁草木馥郁掩护,一边小涧逶迤相随;有小鱼,顾自戏逐无猜。

至一桥处,五洩庵幽然座林荫处,亦有数佛徒住持,黄墙里抽签打卦,庵前不远,有二小石快淹泥中,默不起眼,然识者谓其一类狮,一类象,甚真。

又经里许,但林木扶疏,行山夹间也,忽闻漎漎声相鸣,待踮过小涧,则宛然瀑布尽现:有水幕一卷,从数丈高处,凭空直跌而下,磅礴豪展,顿置人于清凉世界。阿弥陀佛,爽爽然哉!看悬流翩翩翻白,琼沫涓涓相漫,湿雾濛濛溅飞,一时,溪声、风声、鸟声、人语声,俱不闻也,唯哗哗之声不已。眩人耳目,令人心脉偾张,为之激奋。

饱赏后,方读唐寅所书款“飞瀑”石碑,觉所谓号天下第一风流才子者,这字却题得欠缺风流。

又左向,缘峭壁而上,其径曲折而偪仄,鱼贯而纡狭,侧处,身难转圜,人头几相触前人之脚,忆旧时,犹陡矣。

一番彳亍,方临坪处,有一亭,红漆之,甚占佳势,卓卓然以耸,遂得倚腰搁腿相歇,坐观其景。

此处,境高了一层,故所见较山脚下又不同了,眼前溪流潺湲坦淌,唯至泄口,才因被石岩相束,乃急裹以泻,想丗事亦然:当逆境相迫,人也只得以境而处之。

当立身危眺,但脚下崖壁围列,如摒如挡,而相互栏楯之,远近皆林叶葱茏不已:竹之绿荫,松之碧意,樟之鲜翠,枫槭之绛赭,俱逞美递妍,弄娇掇丽,且层层秀色又各相异之,随风簌簌耸舞,摇曳着深浅浓淡的景致,想仙境如蓬莱瀛洲者,其秀色亦不过如此吧。

再行,战竸地点着脚尖,小心地过了水中的石磴,依岩夹隙间石级,手足并用之,一番蹭蹂,几经佝偻,方狼狈如过关,忽树木掩映出,又闪出一红亭,幽幽然于眼前,而亭畔,则为瀑流在喧嚣争奔之状了。

五洩之洩,泄也,即瀑,当地之语名也,五洩者,乃有五级相泄之瀑布矣,从上而下,为:一泄,仍始也,小而不起眼;二泄,始渐大,唯尚高,亦不甚显;而三泄,则因与二泄相衔,故得借雄旷,助豪放,而湍湍激烈,最成壮观;四泄短,且被岩壁半遮,也无奇;而山底下长垂者,乃第五泄也。

现在所见,即三泄、二泄相连接处,但乱流交汇,急纵猛翻,汩汩争泼,哗哗分喷,一片珠沫纷纭,因其山崖本宽,故水得恣其崖而肆意,坡势原斜,故其流可顺坡而横倾,且间石块磊豁,以此水能尽其情性,在石罅猖狂嚣张,怒笑恨叫,任其形状,从而组成一幅瀑流争韵图。

凭栏,从容叹赏:其水如波相沸,如浪相挤;相滂沱,相汹涌,相恶斗劲搏,相缠裹卷滚,相欢会,相怒撞,相悍呼,直如一匹匹琼幕琳琅,一组组银练纠飏,真能让人看痴,看呆,看得恍如其旁之山岩,亦随之以动驰了,盖久视而令人神飞了!

复踏石阶到顶,好累,点燃香烟猛吸一口,挺峙崖上,俯瞰这水势,仍然不知疲倦地乍分乍合,相拱相蹴,攀附奔窜的,恰象一众义士们,铿锵东向,急急欲平天下而去,再仰看各峰岭,也皆似在呼应着,扭着头,撞向群山,巍巍然,凛凛然,引人勃发雄风豪情,急欲抒此时的快意!

返途,车上回味良久,忽憾焉:惜古之诗仙词圣们,未得到此一游,以留韵相奖;而得来者,又皆如我辈之凡笔庸才,至此佳景,枉作秀于春秋。

夜,辗转灯下,悱恻于对故乡的情衷,及对五洩的欢爱,且为文并歌:

山岭相栉比兮 草木遍蓊蔚兮
春光兮竹欣荣 秋色兮松翠微
清溪流酩酊兮 劲瀑歌澎湃兮
氤氲兮 越乡美兮

2004年4月稿

《自由写作》第53期【狱中作家作品】

阅读次数:9,68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