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旷:人类消息(组诗)

Share on Google+

编按:诗是建设生活。这种建设,自然是以天人合一为依归;不突兀,不妨碍,花鸟虫鱼觉得自然。形成这种想法以后,再看生活的日常,则一切皆诗。问题是,诗美是否恰到好处地展现在言说之中。组诗《人类消息》正是基于这一生活态度,献给人类,献给汉语。

一、春江花月夜

月光下,我们嘟嘟哝哝地搓着孩子的尿片。

我们是那些总是等着某一个人死去的民族。
我们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直到把自己一个一个等死。

二、旭日升

伫立床头的哥哥
温情地恳求他的婴儿妹妹快点醒来:
他要给她穿上在胸口暖好的花衣。他要抢在母亲前。

母亲和清风在厨房里忙活着。

三、有赠

给你送去一罐露珠。
我是问野草乞讨过来的。
泡茶唤我;煮饭给我留下一碗。
待我劳作出了一身热汗以后,
待我将我洗得清清爽爽以后。
我会沿着一路绽放的荷花踱步过去,
在我前头飞去报讯的还是只有空才是路的黄鹂。

四、享受

都准备好了。灶台与水池也擦得干干净净。
现在开始点火。火上来啦!炼油。
腌得恰到好处的翘嘴白入锅。稍待片刻。
这一面已煎得金黄;翻边。好,这一边也已金黄。
添水,放入姜片,盖上锅盖。
好,汤和牛奶一模一样了。尝尝。
来两勺剁椒进去?当然。饭入嘴就要像撵兔子下岭。
可以收汁啦。撒上葱花。装盘。
再炒一个水嫩嫩的青菜。大火。刺啦。翻炒。装盘。
还有一个菜呢。瞧炭炉子上!
烀的可不就是肥肉炖豆腐。腊月嘛,是不是!

再说,一整天,大家忙得全身都是暖洋洋而热乎乎。
厨房能不热气腾腾,幸福缭绕?

单我,今天干的就不少:
早晨,清洗了鸡舍,并一了一当
将粪肥均匀地撒在了翻耕好的开春就作菜园的菜地;
上午跑了一趟外婆家,没别的,就是送我们昨天在后湖挖的藕。
下午,没找到事情,又翻看了看
这下真的可以死了的黄永玉先生的《朱雀城》,不觉就是日暮。

你来否?你来,就是锦上添花;
听,嗡嗡的,这可是刚刚酿好的米酒。

五、当然如此

我将生下一堆用地平线跳绳的孩子。

让历史举着望远镜看。
历史反应不过来,但还是禁不住。

我的孩子是我的错误,
我的错误就是人类的错误。

错误是到秋天结果的花。

我的秋天是不期而遇的喜不自禁,
不期而遇的幡然醒悟。

六、人的力量

奶奶坐在门口,自笑自地,
挤脓疮似的,挤着自己再也不可能有的乳汁。

(平原深处的奶奶
是一根擦亮却不知道点亮什么的火柴头。)

围着她的是越来越崭新的黑夜。

七、预报失灵的天气

不该有的都没有。
茫茫天宇缩小成刚出壳的小鸭凫游江湾。

人信口无腔地浪走着还是不行,
人控制不住自己要成为父亲。

八、痛快

到地啦!树林的那边
正好是一派只待风起就搅得荒废的码头周身窒息的沙地!
可不能亏待自己憋得的这泡好尿。
警告自己:狗日的掌握好节奏:
你名字的笔画这满满一瓶墨水稍不慎就不够用。
退远一点看看。不错。真不错。
是左手都没法写出的童体。
最后一笔粗得也是应该:丑是丑,但没亏待自己的憋。

九、悲剧论

是人刚出生的独生子,终于诞生的独生子!
理所当然地,我们献出我们的一切:
由提心吊胆到全力以赴。我们豪气干云。

十、 问答

人问
好好的梯子你爷儿俩加那么多横档作甚

我们热情相邀
晚上也一起看看麻雀到底如何睡觉?

阅读次数:27,2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